异世和谐录 游击战 第二节 基隆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基隆港位于台湾岛北部台北盆地北端的鸡笼湾内,隔着台湾本岛和台湾海峡与福建相望,东面和东北面隔太平洋西部海区与日本及琉球群岛相峙,使其成为东海、台湾海峡、太平洋西部海区航运要道,为我国南北航线和太平洋航线及环太平洋航运要冲,航运地理位置相当重要,极具军事战略意义。


基隆港三面环山一面临海,鸡笼湾是一个纵深3。6公里,入口宽280多米的狭长海湾,湾口外有三座岛屿作屏障,形成山环水绕、风平浪静的天然良港,因其形状如同鸡笼,故又有"鸡笼港" 和"大鸡笼"之称。


站在基隆港东面的基隆山上,龙天凝视着碧波万顷的海面,顿时浮想联篇,这里是他的成名之地,永乐五年龙天在这里单枪匹马夜袭倭寇营地,以一人之力将一百余名倭寇全部歼灭,至今基隆镇的百姓们都在流传着他的英勇事迹。


听着耳边传来的阵阵海滔,龙天又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那首铿锵有力的《霸王别姬》,语蝶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往事再一次历历在目,还有这首《霸王别姬》,那是龙天在战后对着大海唱出的激情豪迈之音,字字声声都浸入了她的心田。


“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长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龙天一起头,两千人的队伍开始异口同声地唱了起来,激昂的歌声盖过了鸡笼湾的海浪,淹没了拂面而来的海风,歌声唱出了武警战士的爱国情怀,唱出了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慨。


战备工作早就完成了,两千人的战斗部队也已经在基隆镇集结待命,龙天把司令部迁到了基隆镇上的二支队军营内,然后坐在了钱江坐过的椅子上,与王小柱一起共同指挥这次大规模的反登陆战。


战前会议上,与会的排以上军官们个个摩拳擦掌,脸上洋溢着求战的渴望,不过龙天看得出来,每位军官的心里都有些忐忑不安,包括王小柱,毕竟手头上只有两千兵力,面对二十万精锐倭军,以一挡百,这样的仗打起来的确没有把握。


“何副司令,这回得看你的了”,龙天看了一眼旁边的何海龙,意味深长地说道。


根据作战计划,首战将由海警的屠倭大队(铁甲舰大队)打响,由六舰屠倭级战舰和六艘快艇组成的“六。六舰队”,将在基隆近海与倭军水师打一场大规模的海战,龙天估计首批倭军护航战船的数量不少于二百艘,虽然屠倭大队有着装备上的绝对优势,不过数量上的巨大差异也让龙天为之担心。


何海龙微笑着点头示意:“首长,你放心吧,我老何自从见识了铁甲舰之后,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好久了,南洋征战去不了,国内战争又落下了,这回可逮着机会了,别的不敢说,至少屠倭大队的每一位弟兄都会全力以赴的,我老何不吹牛,不打掉一百艘鬼子的战船,我就从海里游回来”。


何海龙的风趣令会议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不少,龙天也赞许地点点头,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何海龙已年近五旬,身体也不是太好,所以南洋特遣队和台湾特遣队都没他的份,不过这一次机会是鬼子自己送上门的,既然送上门了那就绝对不能客气了,屠倭大队在接到战备令后,海警战士们顿时嗷嗷叫,歼敌一百艘的目标是战士们自己定下的。


“好了,其他问题就交给王司令了,有什么事尽管问他,总之就一句话,鬼子要想踏上台湾岛,先留下五万条命再说”,龙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五万条命?没错,这是龙天给这次反登陆战定下的歼敌目标,而且以目前台湾武警部队的实力,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困难,龙天完全有这个资本让五万鬼子把命留在基隆港。


别看武警的战斗部队只有两千人,不过武器装备却是精良的出奇,屠倭大队有六艘150吨级的蒸汽铁甲舰,每艘配有艇艏九二步兵炮一门,班用机枪一挺,乘员三十人,六艘高速快艇,每艘配40火箭筒一具,AK47一挺,乘员六人,马枪和手榴弹就不用说了,只要是个战士就有标准配备。


侦察一中队人手一挺AK47,一支54式手枪,还有迫击炮两门,班用机枪两挺,炮弹和子弹管够,不过对侦察兵来说,他们的战斗消耗并不占大头,反倒是平时的日常训练消耗了大量弹药,可以说这些侦察兵们都是用一匣一匣的子弹喂出来的。


三个军营的留守中队,再加上总队直属的警备纠察中队,王小柱将四个中队临时整编成了一个大队,主要装备是唧筒式马枪和手榴弹。


警通中队由于是以女兵为主,尽管中队长语蝶数度请求参战,不过都被王小柱客气地拒绝了,语蝶不甘心,她又找到了龙天,不过龙天双手一摊表示爱莫能助,这次战役的总指挥是王小柱,龙天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后勤保障任务,有了首长亲自坐镇,平时牛皮哄哄的后勤部门立即没了脾气,在台北至基隆三十公里的公路上,到处都活跃着后勤人员忙碌的身影。


王小柱拟定的作战计划并不复杂,首先由屠倭大队在近海与远道而来的倭国水师打一场海战,达成作战目标后屠倭大队将撤离战场,以补充弹药和油料,然后择机重返战场,剩下的任务就交给步兵来完成,王小柱根据基隆三面环山的有利地形,将主要力量布置在山上,一旦鬼子在基隆港登陆,无论哪个方向都可以用火力覆盖登陆场,他的前线指挥部就设在了东面的基隆山上,站在山顶可以将海面上的情况一览无余。


“首长,你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王小柱虚心地问道,因为他看到龙天在会上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龙天摇了摇头,“没有了,不过我觉得鬼子这次也是有备而来的,小心鬼子的奸计,这是一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民族,很多时候你不能用人的标准去衡量他们,还是那句话,战场瞬息万变,再周密的计划到了战场上也可能会成为一纸空文,等打起来一切就见分晓了”。


“嗯”,王小柱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宣布散会,军官们立即动员部队去了。


洪熙元年八月初八,又是一个吉祥的日子,凛冽了多日的海风突然间变得温和了许多,海面上微波荡漾,这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好天气,非常适宜出海远洋,夏末的阳光减退了往日的毒辣,徜徉在清晨的海边,迎着和风、朝阳和细浪,顿感舒适无比。


“奉行阁下,前面发现敌船,一共六艘”,主桅杆望斗上的瞭望兵大声地喊了起来。


南云正雄已经看见了,远处有六缕黑烟在海面上升起,六个小黑点正急速着朝着船队驶来,要不是南云正雄已经知道台湾有铁甲战舰,他也会被这六个小黑点吓一跳的,没有桅杆没有风帆,但速度却是出奇地快,转眼间六个黑点由小变大,甚至用肉眼都可以看见甲板上活动着的人影。


“好厉害的战舰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拥有这样一支舰队就好了”,南云正雄咂巴了两下嘴巴,尽量不让部下闻出他身上的浓浓醋意。


“奉行阁下,听说这种战舰通体是用钢铁铸成的,不怕炮轰和火攻,有这么回事吗?”,海军大将永野修心疑惑地问道。


南云正雄痛苦地点了点头:“听说是这样的,临行前义持将军特意交待过,遇上这种‘鬼船’,千万不要蛮干,一定要智取,智取,明白吗?”。


“智取?奉行阁下,难道你指的就是他们?”,永野修心指了指甲板上站着的一干人等。


南云正雄狞笑着说道:“正是,传令下去,舰队不必减速,直接朝基隆港前进”。


永野修心一躬身:“哈依”。


尽管知道台湾有铁甲舰队,尽管知道它的强大威力,不过南云正雄根本不惧怕眼前的屠倭大队,倭军舰队依旧保持着原有的队形,即使是战船后面的三百多艘运输船也没有脱离编队,这支由五百余艘海船组成的庞大舰队依旧高扬着风帆,朝着基隆港一刻不停地行进着。


“战斗准备”,何海龙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当望远镜里出现倭军舰队的身影时,他很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呜。。。。。。”,海面上响起了急促的战斗汽笛声,这阵尖锐的鸣叫连远处的基隆山上都听得一清二楚。


屠倭大队的六艘战舰展开了战斗队型,如一支出弦的利箭快速地冲向了倭国舰队,如果把倭国舰队比喻成佛像的话,那么屠倭大队就象是一只老鼠,相比之下,它太小了,小的几乎在宽阔的海面上找不到它的存在,但就是这么一支小舰队,却要以一敌百,提纲歼敌一百艘的重任。


龙天和王小柱站在基隆山顶,两人正端着望远镜观察着即将到来的海战,王小柱兴奋异常,不过龙天却相当的平静,平静地让人有些不可思议,端着望远镜的双手迟迟都不肯放下来。


艇艏的九二步兵炮已经调整完毕,黑洞洞的炮口直抵当头的倭军战船,五名海警战士很轻易地就找到了目标,或者说根本无需寻找,海面上的射击目标多如牛毛,只要敌舰一进入火炮射程,首发命中简直是小菜一碟,庞大的倭军船队把整个基隆外海堵得死死的,一眼根本望不到头。


“近点,再近点,好”。


望远镜里的刻度显示,此时敌船已经驶进了两千米的有效射击距离,何海龙猛吸了一口气,右手高高地举了起来,只要他的手一放下,目标敌船就将船沉人亡,九二步兵炮虽然是陆战支援火力,但只要操作得当,完全能胜任舰炮的使命。


屠倭二号至六号都已经找准了目标,只等旗舰屠倭一号上的何海龙下令了,双方的距离在进一步接近,微风摇动着波浪在温和地拍打着舰身,不过此时敌我双方的指挥员心里都已紧张到了极点,海战呈一触即发之势。


“不好”,何海龙惊呼一声。


倭军的每一艘战船上除了水手之外,船艏甲板上都站着十几名身穿明朝服饰的人,透过望远镜,何海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因害怕而导致的扭曲的面孔,这些人中有老人,有妇女,甚至还有妇女怀中的婴儿,他们被充当了“人体盾牌”,只要屠倭大队一开火,那么这些无辜的百姓们将陪同倭人一道,共同沉入冰冷无情的大海。


“怎么办?”,何海龙放下了望远镜。


眼前的场景已经无法再看下去了,他的双拳紧紧地握了起来,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副司令,各舰都在等待命令,打还是不打?”,信号兵大声喊道。


听得出来,另五艘屠倭舰上的指挥员也都看到了眼前复杂的形势,也都在急切地等待着何海龙的命令。


“怎么办?”,何海龙又一次在心里问自己,头上的冷汗紧接着冒了出来。


打?以屠倭大队的实力,消灭一百艘倭船易如反掌,但船上的无辜同胞就将大难临头。


不打?自己的身后就是基隆港,就是台湾岛,如果任由倭军登陆,那么可以想象台湾将成为人间炼狱。


就在何海龙陷入痛苦的思索时,敌我双方的距离已接近了一千米,这时用不用望远镜都差不多,屠倭大队也驶进了倭军战船火炮的射程,不过海面上在这一刻显得异常平静,敌我双方都没有抢先开炮,而是任由着双方的战船在慢慢地接近、接近。


“怎么会这样?这一招真毒啊”,龙天已经看到了海面上发生的变化,也看到了倭军战船上的明朝百姓。


王小柱的双手有些颤抖,不过看得出来,那是被倭人气成这样的,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不但是海面上的何海龙,就连王小柱和龙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打与不打之间徘徊着。


南云正雄显得胸有成足,望着海面上的六艘屠倭战舰,再看看越来越清晰的海岸线,还有耸立在岸边的基隆山,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奉行阁下,看来他们一定是发现了船上的中国百姓,否则的话他们早就开炮了,真是绝妙的一着棋啊,我对奉行阁下的佩服有如。。。。。。”,一大串恭维之词从永野修心的嘴里往外直蹦。


南云正雄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永野君,这一招不是我想出来的,是义持将军的妙着,你应该知道,义持将军可是棋道高手啊”。


“哦”,永野修心知道马屁拍到了马脚上,他一低头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千钧一发之下,何海龙猛力一掌击在了坚硬的仓壁上,然后咬牙说道:“撤”,伴着一声重重的跺脚。


六艘屠倭舰很快掉转船头,朝着南边撤去,在经过基隆山时,信号兵朝着山上打出了旗语。


王小柱一时间慌了神,他眼巴巴地盯着龙天,“首长,你看这。。。。。。”。


龙天重重地叹了口气,“何海龙做得对,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选择撤退的,回令,屠倭大队立即撤出战场,同时派人与司令部联络,没有命令不许擅自出击”。


六艘屠倭舰,六艘快艇,很快就消失在了龙天的视野中,在海面上划出了十二道长长的尾流,舰队一直朝着南面的备用港口驶去。


“首长,那我们该怎么办?”,王小柱的心里越来越紧张了。


龙天阴沉着脸,半天都没有开腔,此时倭军战船已经接近了基隆码头,海面上停泊着大量等待登陆的运输船只。


“轰,轰,轰。。。。。。”,二百艘倭军战船朝着基隆山阵地上疯狂地倾泻着铁弹。


倭军战船沿着海岸线一字排开,二百门船艏主炮一刻不停地突出火光和白烟,二百颗硕大的铁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密集地落在了基隆山阵地上。


王小柱的脸上都是汗水,面对倭军的疯狂攻击,他并没有立即下达反击命令,而是冒险站在山顶上注视着山下的基隆港。


“传令下去,立即开始登陆,速度要快,登陆后马上展开攻击,将三座山头给我拿下来”,南云正雄见守军没有任何还击,且基隆港内空无一人时,立即下令登陆。


第一道由屠倭大队组成的战线被倭军轻而易举地瓦解了,那么些接下来由步兵组成的第二道战线就成了唯一的指望,鬼子的陆战兵已经登上了码头,停泊在海面上的倭军战船还在不停地轰击着武警阵地,眼看着登陆的鬼子越来越多,此时所有人的手心都是湿漉漉的。


王小柱很想下令开火,不过被龙天痛苦地否决了,倭人很聪明,当知道武警忌讳他们的“人体盾牌”时,他们便开始肆无忌禅地展开了大规模的抢滩登陆,不但如此,连同船上的中国百姓都被驱赶下船,倭军裹胁着几千名无辜百姓登上了基隆港,而后又被迫随同他们一道向守军的三座阵地发起了攻击。


“首长,怎么办?”,眼看着倭人已经进入了机枪射程,王小柱大声喊道。


龙天痛苦地捏紧了双拳,目光中冒出了熊熊的火花,他重重一拳打在了岩石上,手上顿时血流如注。


“撤”,龙天怒吼一声。


王小柱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失去了这次机会,以后再想打掉这股上岸的敌人就困难了。


“撤”,王小柱猛一跺脚,终于下定了决心。


在倭军狂妄的叫嚣中,在头顶不时落下的弹雨中,三座阵地上的一千五百多名武警官兵开始快速撤出阵地,整个过程一枪未发,战场上到处充斥着倭军得意的奸笑声,还有不时响起的炮声和虎枪声,隐隐还有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传来。


“首长,不能让鬼子这么轻易地占领基隆港”,王小柱咬牙切齿地说道。


龙天点点头:“我知道,去吧,按照你的思路去打,记住,要打蛇但不能被蛇咬住,明白吗?”。


王小柱立正敬礼:“是”。


基隆镇上的二支队军营内,龙天正指挥部队抢运物资,然后开始朝着台北镇撤退,公路上都是拉着弹药箱的马车,还有心怀不甘的武警战士,在龙天的严令下,部队掩护着后勤物资一直朝着台北镇跑步前进,不时有人回头看上一眼,泪水无声地挂在一张张年青的脸上。


王小柱并没有撤回台北镇,他选择留在了基隆掩护部队撤退,和他一起的是赵子才的侦察一中队,一百五十号精兵强将,这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地插入了鬼子的胸膛。


基隆港内一片忙忙碌碌的景象,一艘接一艘倭国海船靠上了码头,将船上的人员和物资卸下了船,然后又扬起风帆朝着琉球王国进发,那里还有十五万部队在等待运输。


从朝阳升起到夕阳落下,五万倭军步兵踏上了台湾岛,基隆港被占领,三座山头阵地被占领,在巩固了登陆场后,近万名倭军虎枪兵朝着基隆镇轻装前进。


基隆镇外的小山坡上,王小柱领着一百五十名侦察兵正埋伏在这里,看着前方正急速开来的倭军,王小柱露出了一丝冷笑,尽管这一万名倭军都扛着虎枪,尽管队伍里还夹带着近千名中国百姓,不过王小柱此时已不再有任何的压力,他准备放手一搏,初步的目标是歼敌两千人,这也算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赵子才,要消灭敌人,还不能误伤了百姓,有把握吗?”,王小柱还是有些不放心。


赵子才扬了扬手中的AK47,略带得意的小声说道:“放心吧司令员,有这玩意儿咱还怕啥”。


王小柱:“好,都给我瞄准了打,狠狠地打,妈的,我就不信干不掉两千头死猪”。


赵子才没有说话,因为此时倭军已经一脚踏进了伏击圈,先头的倭军进入了突击步枪的有效射程,阵地上响起了一片拉枪栓的声音,所有的侦察战士都把保险拉到了单发位置上。


“啪”,赵子才打响了反击侵略的第一枪。


“扑嗵”一声,当头的倭兵栽倒在地,痛苦地挣扎了几下之后他选择了放弃生命。


他的眉心多出了一个黑乎乎的血洞,半个后脑勺被打飞了,7。62MM子弹的杀伤力不在于入口的尺寸大小,而是子弹在穿过身体后的爆炸伤。


“啪”、“啪”、“啪”。。。。。。


阵地上响起了声声清脆的枪响,侦察兵们将AK47的单发性能发挥到了极致,基本上每响一枪就会带走一条鬼子的生命。


王小柱看得目瞪口呆,几轮射击下来,前方已经看不到站着的鬼子了,小部份人被打死,大部份人选择了就地卧倒,以躲避这要命的精确打击。


鬼子一卧倒,阵地上立即就沉静了下来,战士们屏声静气地端着枪,枪口的准星牢牢地锁定了前方,一旦有鬼子从地上爬起来,必然会再次扣动扳动,在倒下几十人之后,眼前的鬼子又趴了一地。


“哎,我说,难怪首长会这么器重你们侦察大队,把所有的好装备都给了你们,侦察大队果然不是盖的,佩服佩服”,王小柱的心情随着战斗的进展变得好转了许多。


赵子才的肩膀一耸,手中的AK47又跳出了一枚铜弹壳,然后朝着王小柱笑了笑,“那是啊,没有金刚钻,咱可不敢揽瓷器活,别的不敢说,至少在枪法上弟兄们从来就没有熊过”。


“啪”、“啪”、“啪”。。。。。。


阵地上又响起了一阵稀疏的枪声,鬼子又发起了一次小规模的进攻,不过都在侦察兵的枪下直奔地狱而去。


王小柱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对侦察中队的表现相当满意,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粗粗地数了数,至少一千名鬼子变成了真正的“鬼子”,也就是说已经完成一半的任务了。


“赵子才,要不你别在侦察大队混了,到我的三支队来吧,副支队长的位置,你有兴趣吗?”,听得出来王小柱也是个爱才之将。


赵子才歪了歪嘴巴,“嘿嘿,拉倒吧,只要能呆在侦察大队,给个支队长都不换,还记得张小海吗?当时首长把他调离侦察大队的时候,虽然是去当一支队长,不过他委屈了好几个月,有感情啊”。


王小柱拍了拍赵子才的肩膀说道:“先别拒绝啊,考虑考虑吧,啊,我等你的消息”。


赵子才严肃地说道:“都不用考虑了,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不行,除非有首长的命令”。


王小柱只得哀叹一声,龙天这一关他可没把握,谁都知道侦察大队的每一名战士都是宝贝,个个连走路都打横,王小柱想起了台北镇的百姓们流传的一句话,“走在路上头仰得最高的,十有八九是侦察大队的兵”。


“司令员,敌人又发起进攻了”。


王小柱定睛一瞧,乐了,一千多名鬼子又站了起来,弯下腰身发起了集团进攻,估计是爬在地上当王八的滋味不好受,抑或者是受到军官的胁迫,总之一千多名鬼子端着虎枪,疯狂地叫嚣着朝着阵地上发起了自杀式攻击。


“机枪准备”,王小柱大声下令,不过他突然间感觉越权了,于是拍了拍赵子才的肩膀,很友好地笑了笑。


“全体听我命令,把鬼子放进五十米再开火,一排打头,二排三排截尾,记住不能放一个鬼子回去,谁放跑一个我他妈的就让他冲出去给老子捉回来”,赵子才不慌不忙的说道。


“队长,那我们炮班呢?”,炮班班长不满地叫了起来,两门迫击炮早就已经架好了,不过迟迟没有得到开火的命令。


“睡觉,妈的,你们手里拿的是烧火棍啊,放炮放炮,成天就知道放炮,你们干脆和迫击炮成亲算了”,赵子才气乎乎地骂了起来。


赵子才话音刚落,鬼子的前锋就攻进了五十米距离,已经有为数不少的铁砂从头上呼啸而过,武警部队此时也进入了虎枪的有效射程之内。


“哒哒哒。。。。。。”,两挺机枪疯狂地喷着火舌。


“哒哒哒。。。。。。”,几十挺AK47打起了连发。


“砰”、“砰”、“砰”。。。。。。这是倭军的虎枪兵在做着无谓的射击,他们处于仰攻的位置,决定了这样的射击充其量只能起到壮胆的作用。


“轰,轰,轰。。。。。。”,手榴弹又接二连三地飞了出去。


“啪”、“啪”、“啪”。。。。。。这是最后补射的枪声。


正如赵子才所预料的那样,攻击阵地的鬼子一个也没有回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