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李璟继位

李昪去世后,其子李璟登上南唐帝位。李昪共有五子,李璟为长子,初名景通,继帝位后改名“瑶”,后因“瑶”为常用字,不易避讳,又改名“璟”。景通由王子到正式继承帝位,经历了漫长曲折的过程。李昪之子大多温雅谦和、好读诗书,景通以长子身份当立为嗣。杨吴大和三年(公元931年)李昪已控制杨吴大政,准备移镇金陵,留景通于扬州辅政,官拜司徒,同平章政事、知中外诸军 事之职,并以王令谋、宋齐丘辅佐景通。李昪次子景迁,较之景通 又有生活简朴的优点,颇具父风,深得李昪喜爱。宋齐丘揣度李昪 心意,并认为景迁年幼,一旦继位,易于控制,于是屡屡夸大景通的过失。李昪果真将景通招至金陵,以景迁替之。另一方面,景迁作 为吴王婿,辅吴政名正言顺。然而,景迁未及李昪受禅就去世了。 另有景遂、景达都是李昪嫡子,景达出生时,正逢久旱遇甘霖,因而尤得李昪喜爱,景遂、景达为政处事都有过人之处。幼子景逿,出 生于李昪受禅那年的仁寿节。景逿之母种氏见宠于李昪,因而想劝说李昪立景逿为太子,李昪对妇人预政极为敏感,反因此贬谪了种氏。



李昪五子中,以景通最偏好文艺,一次,他摆弄乐器,被李 昪撞见。在李昪看来,景通不恤政事,欠缺担当家国重任所需的政治素质。宋齐丘乘机挑拨,李昪对景通不甚放心。但是,景通因此保住了太子之位。 景通却自以为无望得立,也无心卷入权力之争,在庐山瀑布前 构书堂,潜心钻研诗书。 景迁去世后,李昪基本已决定传位给长子景通,受禅前不久, 欲立景通为王世子,然而景通不肯接受。李昪受禅后,受封吴王,后改封齐王,但景通仍不愿居太子之位。李昪重视培养继承人的政治素质,建南唐后不久,就将部分政 事交给景通处理,以考验、培养这位未来国主。李昪在世时,景通 任诸道兵马大元帅、判六军诸卫、守太尉、录尚书事,李昪几次要正 式册立他为太子,景通以自己与诸兄弟和睦友善、无须过早立嗣为理由,坚决辞让。李昪深知兄弟争位必然会影响统治基业的稳固,景通的再三退让,深得赞许,故专门下诏,“称其‘守廉退之风,师忠贞之节,有子如此,予复何忧。’赦殊死以下臣民,奉笺齐王如太子礼。”景通在地位稳固以后,对臣下仍持谦逊态度:“谦虚下士,常若弗及。”



但是,景通的继位还是经历了一番波折。他为齐王时,因为爱好文学,府中聚集了冯延嗣、陈觉、魏岑等文士,在以中书侍郎孙晟为首的南唐朝臣看来,这些人徒有文才,却难担当治国重任。孙晟担心一旦景通继位,南唐大权将为冯延嗣等人操纵,于是在李昪死后,力推景通之母宋太后临朝听政。宋太后以其贤德,在南唐颇得人心。然而翰林学士李贻业当即提出李昪“妇人预政,乱之本也” 的遗训,孙晟不敢妄作主张。即便如此,景通仍未欣然继位,他推让再三,要让位于诸弟。这时,在李昪受禅时起过重要作用的周 宗、徐玠为他披上衮冕,称:“大行付殿下以神器之重,殿下固守小节,非所以遵先旨,崇孝道也。”



景通继位后,声称要承先帝之意,立景遂为太弟,封齐王,后改为晋王,以景达为燕王,后改封齐王,相约兄弟传国。景遂、景达多次表示不愿被立为储,景遂甚至 改字为“退身”,以示决心。自夏、商以来,帝王的传位方式由兄终 弟及、父死子继并存,逐渐演化为以父死子继为主导。在特定的历 史时期,兄终弟及的传位方式仍有出现。五代十国时期,特别是南方小国,这一继位形式尤为多见。如南汉的王业继承自其兄刘隐之手;闽、楚也都是由兄弟相继。这种现象决定于当时的历史 条件。大凡政权草创时期,兄弟并肩作战,开创基业,比如闽之王潮、王审知兄弟及南汉刘隐等兄弟,兄死由其弟继承其位也在情理之中。另一种情况是国家建立不久,一切都尚未制度化,正统体系尚未确立,创业功臣参与王储废立,并可能引起兄弟争斗,闽、楚是其中典型事例,吴越也有大将胡进思杀钱弘倧、立弘佐之事。后一种情况会直接导致国家的分裂。南唐帝位由先主到中主之间的平稳传承,保证了其政权的稳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