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春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周围一片死寂,唯有“唰唰”的雨声清晰可闻,都说春雨贵如油,而这春雨对我竟有些伤感。这几天心情甚是不好,祖母刚过世不久,前天夜里,姑母也离开了我,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穿了两次孝,尽管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可眼见亲人一个个离我而去,心情还是很压抑。办完姑母的后事,神情竟有些恍惚,脑海中不时出现漫天飞舞的冰棍儿和姑母那笑吟吟的略显富态的脸庞。

小时候因父亲下放,家住农村,虽然温饱无忧,可那个年代,有很多东西对于农村人来说,是奢侈品,而且,即使你有钱,也未必买的到,且不说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之类的大件,能托亲朋好友买到一件比较时髦的衣服,那在当地都是非常有脸面的事情。而城里人常吃的冰棍儿,很多人当时见都没见过,别说吃过了。因为,当时在农村,根本就没有生产或者贩卖的。

姑母比父亲大五岁,嫁到了城里。那时候,城里夏天是有卖冰棍儿的,我依稀记得,当时奶油口味的三分钱一支,小豆口味的二分钱(不知这小豆是否就是红豆),水果口味的一分钱一支。俗话说,姑母疼娘家侄子,舅舅疼外甥,这话不假,至少我姑母就十分疼爱我。那时候,我大约六,七岁罢,祖母经常带我去城里的姑母家玩,而每次去,姑母都给我买很多冰棍儿吃。即使是城里,冰棍儿也是不常吃的,因为一支冰棍儿在当时抵得上几个鸡蛋的价钱。

那年夏天,我是在姑母家过了一夏,冰棍儿是没少吃。姑母还经常给我点零花钱,虽每次只是一角或两角,可在当时的我看来,那已经非常可观了,因为那可以买不少冰棍儿的。有一次,姑母给了我三角钱 ,我欣喜若狂,跑到街上,在卖冰棍儿的窗前,全部买了冰棍儿,因为怕融化了,就站在那窗口,一支接一支,把冰棍儿全部吃了。结果到了夜里,肚子开始疼了起来,上吐下泻,把姑母吓坏了,急忙连夜把我送进了医院。在医院看病的具体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只是模糊的记得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还有就是漫天飞舞的冰棍儿,但姑母那焦急的面容,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至今清晰可见。当时,我在心里说,长大以后我一定要孝顺姑母。

来的几年,姑母每次去我家,都给我带几支冰棍儿。我家当时离城里六十公里,因祖父在铁路工作,我们全家就住在火车站宿舍。为了给我带冰棍儿,姑母专门缝制了一个棉布包,在城里临上火车时,买几支冰棍儿,用棉布包左一层右一层的包裹严实,往往到我手里的时候,冰棍儿还没融化。直到我们开始有卖冰棍儿的,姑母才不再给我带冰棍儿,改成给我零花钱。

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冰棍儿也退出了人们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雪糕,冰淇淋等花样繁多,各种口味的冷饮食品。人们也不会把吃冷饮当作什么奢侈,但是,我总感觉少了儿时冰棍儿的某种东西,感觉没有儿时的冰棍儿好吃。

我长大以后,因为工作,生活等方面比较忙碌,加上少不更事,与姑母见面也有些稀少了,总感觉姑母还年轻,等姑母以后老了,好好孝敬姑母,可如今,正是欲孝亲不在啊。

人啊,为什么非要等到一些东西失去了,才能感觉到它的可贵呢?

还是春天,此刻我非常想吃一支儿时的冰棍儿,很想,很想。。。。。。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20:09:28 被荷锄书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