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



开了。

哈哈,是——

大。

晕。秦万琪差点没高兴得晕过去。当然,这只是他的心理而已。表面上,他一点也不像那些赢了的人一样,欢天喜地,乐得快要撞墙。他的神情十分平静,连目光也没闪出一丝过分高兴的样子。倒是表现出一种赢区区二三百两金子算什么的气度。

气度很紧要。尤其是在赌场上。赢一座金山,也不要露出过分高兴的样子。那样的话,就显得轻了,浮了,前世没见过钱似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你家里有多少根底。

赢也欣然。

输亦欣然。

这才是赌圣的风范。

他的淡然自若,无疑是将在场的人都慑住了。那些原来对他很紧张的黑衣打手,对他也露出了钦佩的神色。

第二轮,秦万琪也赢了。

但从第三轮开始,他就一输到底。什么千术他都用上了,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天要弄我了,奈何?

秦万琪心道。

黑衣打手从他第四轮又输,目光又紧紧地盯住他了。不是怕他跑。入了赌场想跑,那是做梦。是怕他想不开,撞墙撞死了什么的,一分息都收不到了。所以,当他越输,黑衣打手距离他就越近,近到伸手可触。只要他有一点异常动作,黑衣打手立马就会出手,将他拉住、按住。反正不可能让他做出对赌场不利的一切动作来。

管你是什么赌圣,输了就狗屁不是。何况你是借了那么多高利贷的?场上的人投到他身上的目光就十分丰富,既有幸灾乐祸的,也有鄙视的,更多的是讥嘲与冷讽。

秦万琪很想得通。胜者为王、为圣,为什么都得,败了就是寇,就是狗屎。

神色仍是淡然的。

再借高利贷?不是不可能,但得有抵押品。没有的话,亲爹都不行。

机会只有一次,信誉只有一次,不可能给你第二次。如果如此无完无了的下去,赌场都不用开了。

潇洒地挥了挥手,主管马上跑到他身边,笑问,“公子有什么吩咐?”

“一颗夜明珠可当多少金子?”秦万琪悠然地问。

场上的人双眼都瞪得天大。主管也是大气都不敢喘了。夜明珠可是价值连城的,岂是赌场的金子能当得起的?

目光投到他秦万琪身上,就像敬仰着皇帝一样敬着,与先前的目光,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世俗的目光,就这么现实。

主管毕竟见过世面,喘过气来之后,忙笑道,“公子,当是不敢跟你当的。但暂时抵押一下,权当我们暂时保管一下,你想要多少金子,只管开口。”

“再来五百两吧。”秦万琪视千金如粪土地道。

“行行行。那公子随我来。”主管忙点头说。

众人便让开一条道,让主管带着秦万琪走向赌场的金库。

因为场上人多杂乱,谁敢担保里面没混着江洋大盗?万一夜明珠被盗了,就大祸了。

因此,每当客人说有贵重物品,肯定就要带入保卫严密的金库。到了里面才验明证身。

秦万琪看这一招还灵,心里不由窃笑:我那脚环,不过是颗平常的玉,哪是什么狗屁夜明珠?

但进了金库就好办了。秦万琪想。就他和主管两人,他逃跑起来,也方便得多吧。

进了金库,主管很是热情万分,先请秦万琪坐下,然后泡上一壶靓茶,这才目光望秦万琪。意思很明显,该你秦万琪拿出夜明珠来的时候了。

秦万琪将手伸入了怀里。宝贝一般都藏在怀里的。

主管不由双眼放光,恨不得一睹夜明珠的芳容。

但——

秦万琪的手抽出来的时候,往主管眼前伸的时候,主管还真以为秦万琪手里握着夜明珠,心下狂喜不已,早已毫无防备,这个时候,秦万琪的另一只手就动了。一掌劈在主管的脖子上,主管连“啊”的一声都没有,就“卟嗵”地倒地,昏死过去。

将主管拖到一边藏着,秦万琪才笑了笑,心想一代赌圣也没办法了,危难之时,只好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法了。

开门出去,秦万琪故意回头朝金库道,“主管,你先点着金子,我方便了就回来。”

说得十分自然,外面的打手自然也就当真的,不会有二想。

但当他走出了十几步,正自赞自己智慧非凡,马上就可以脱身的时候,打手却反应了过来,高叫着,“那小子想跑,拦住他。”

一听声起,秦万琪就不敢斯文了,撒腿就跑。

外面的打手毕竟不多,被他三几下就解决了,很快便冲出了赌场,飞上了屋顶,踏瓦而跑。

还不错。功夫尚在。

可怪了,飞上了屋顶,他就像突然没了功夫一样,一踩瓦就碎,他的脚就掉入瓦窟窿里,拔出这只脚,那只脚又掉入了窟窿。别说跑,走都难。

“哈哈,小子,跑呀,你倒跑给我看呀。”

身后传来打手的讥嘲。

妈哦,难道老天真要我出洋相了?秦万琪心道。都是死东方老怪作弄我的。哼哼,下次见到他,看我——

“我”字刚想出,一片瓦已经砸在他的背上,“叭啦”一声碎得很响。他的背脊也痛得像断。

完了。

我这个赌圣就这么栽在京城了。

“叭”,那是被掌嘴。

“嗵”,那是被脚踢。

“狗屎你”,这是被辱骂。

被抓着的话,脸就会这样被丢尽的了。

秦万琪痛苦地想。一边仍在拔脚,希望跑几步算几步。

哟,脚被卡住了。

真是屋漏偏又逢雨。

算了,等死吧。秦万琪干脆不动了。抬头望着夜空,唔,月亮不错,星星不错,就最后望一眼这不错的世界吧。

“叭”的一声,他以为自己被掌嘴了,痛苦地抽搐着脸。

脸却没有火辣辣的痛。

“叭”的一声是从后面传来的。

断而是叮叮当当的刀剑声。

呵呵,东方老怪安排大侠之类来救我了。这还不错。

秦万琪开心地想。

“啊噢。”

“噢哇。”

打手的惨叫声。

不知哪路的大侠,功夫如此了得?

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