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明与江浙游资往事

新华网浙江频道1月15日电 2003年、2004年,“涨停板敢死队”随即也如雨后春笋般的在全国各地崛起,其中典型的四家营业部除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外,还包括银河证券宁波义和路营业部、国信证券深圳红岭中路营业部、东吴证券苏州西北街营业部


“周建明现在的地址既不在柳汀新村,也不在西河小区,应该在中央花园。”1月13日晚,宁波一位知情人士章先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周建明是《市场操纵认定办法》明确后,国内被以“虚假申报操纵股市”为名查处的第一人——2008年1月6日,证监会发布了周建明操纵证券市场案的处罚决定书。决定书称,中国证监会近日依法查处了周建明利用虚交申报手段操纵证券市场的案件,没收周建明违法所得176万余元,处以罚款176万余元。


在“带头大哥”和刘芳后,又一个操纵股市的幕后人物走入公共视线。周建明是地道的宁波人,“涨停板敢死队”的主力。现在,周建明的多套房产依然在宁波,其主要生活范围也在宁波,目前,其所能动用的资金或已达上亿元。


周建明其人


根据中国证监会提供的信息,周建明为男性,出生于1965年3月,登记住址是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柳汀新村36幢86号107室。


柳汀新村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建成的一个普通民宅小区,36幢86号107室在整个小区中的位置也并不显眼,但周建明早已经从此处搬走,房子也已经出让,该小区居民都表示不认识此人。


柳汀新村所在居委会的登记资料,似乎能证明周建明曾经的存在——资料显示,周建明生于1965年,妻子朱向英生于1972年——这与本报记者从其他途径所获得的消息基本吻合。


宁波市西河小区——传说中的周建明居住地,也只是宁波市一个很普通的民宅小区。据本报记者调查显示,目前,只是周建明的父母住在这里,周本人并不居住在此。


章先生表示,周建明最新居住地址在宁波中央花园,中央花园同样属于海曙区,坐落在孝闻街139弄,1999年交付使用,该住宅小区为高档社区,住户三分之一为外籍人士。


周建明目前工作登记不明,但资料显示朱向英目前在宁波海曙区孝闻街上的某物资公司工作。近几年来,周建明“座驾”已经更换数次,从普通的桑塔纳直到宝马。


周建明2002年1月21日曾经在海曙区工商局注册一家名为宁波市海曙铭盛商贸有限公司,地址为中山东路181号22楼,注册资金50万元,其中,法人代表周建明出资25万元,一个叫喻文跃的人出资25万元,公司的业务范围为服装、鞋帽、家用电器、文化用品、百货的批发、零售、代购代销,由于当年没有进行年检,该公司2003年8月14日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


宁波上市公司维科精华(600152.SH)截至2006年12月31日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朱向英这个名字赫然在列,持股118.83万股,位列第二;巧合的是,名单中周建明也持股75.09万股,位列第6。在2007年3月31日,上述2人均从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退出。


本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周建明这个名字还在S天一科(600152.SH)、宁波华翔(000908.SZ)、S宣工(000923.SZ)等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过,其中,持有股数最多的股票为宁波华翔,达到210余万股,持股时间也最长,接近一年;朱向英这个名字则在鹏博士(600804.SH)、大亚科技(000910.SZ)、亨通光电(600487.SH)等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过,持有股数最多的为S*ST美雅(000529.SZ),达到近678万股。


不过,上述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的周建明和朱向英是否就是证监会查处的周建明及其妻子朱向英,目前还没有更多的资料可以证实。如果真是其人,那么周建明在2005年所能动用的资金就达几千万元,显然,2年牛市下来,现在的资金和当初更不能同日而语。


“周建明是宁波‘涨停板敢死队’中的一员,曾经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操作过。”宁波某证券公司的一位资深分析师黄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黄曾对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


“追涨大法”


地处宁波闹市区的两家营业部,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和光大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曾是“涨停板敢死队”的出入地。目前,两家营业部看上去似乎都有些寒碜,唯有门口偶尔停留的一些宾利、奔驰、宝马等豪华轿车,暗示着这里还是卧虎藏龙之地。


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发源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起初仅是一两个操盘高手,后来形成所谓团队,在2001年以后的弱市中迅速崛起,以少量的资金,在局部市场中营造井喷行情,“但他们属于民间游资,起初金额也不是太大,没有任何背景”。


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一位50多岁的陈姓股民对“涨停板敢死队”有点印象,但他印象中的敢死队还只是“双徐”、小吴等人,周建明这个人只是听说过几次,他们那时候都是散户们的偶像。


本报记者随后的深入探访,大致能描述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一个初步轮廓:头号人物叫徐强,此外,还有徐海鸥和被称为“小吴”的两位核心成员,徐强和“小吴”两个人当初的资金都只有几十万元左右,经过2001年之前的几年牛市,他们的资金迅速放大,达到几千万元,后来,徐海鸥加入,并由徐强的助手开始慢慢成长成骨干,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后,几个人开始在熊市中“呼风唤雨”。


2002年6月21日,周五,“敢死队”核心成员满仓吃进当时的大盘股中海发展(41.18,-0.28,-0.68%,股票吧)(600026.SH),接着周一开盘,中海发展即告涨停,随后几个交易日连续涨停,包括6月21日在内的6个交易日内涨幅接近60%,中海发展以领头羊的姿态,引发了当年的“6·24行情”,经此一役,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开始“威名远扬”。


2003年第一个交易周内,在沪深交易所对涨停板的公开信息中,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5次上榜,“涨停板敢死队”在弱市中拉涨停,颇有悲壮的色彩,同时,由于“敢死队”敢于暗算庄家,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故事开始增添传奇色彩。


中国证监会对周建明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明,在2006年1月至11月期间,周建明利用在短时间内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手段操纵大同煤业(40.20,1.01,2.58%,股票吧)等15只股票价格。其中,2006年6月26日,周建明在该日上午的21分钟内连续挂出61笔大同煤业股票(601001.SH)买单,共计4009万股,申报价格从第一笔的10.22元提高到第61笔的10.59元,并随后在26分钟内全部撤单,在撤单后,以10.36元卖出大同煤业股票433万股。周建明以同样手段,在2006年7月10日到2006年11月13日,操纵其他10多只股票价格。


黄先生说,周建明的“操纵”手法正是当年“敢死队”操盘的手法之一,但事实上,这样的手法他们并不多用,多数时候,他们是利用助涨的原理,在一些股票走势形态较好,温和放量、小阴小阳线上行过程中,把握住股票有涨停趋势、主力还未最后发力的瞬间,利用很少的资金使股票封住涨板,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这是他们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武器”。


“其实,不管是什么手段,归根结底,都是游资在起作用。”黄先生认为,自古以来,江浙一代游资的市场嗅觉就非常灵敏,但之前持续几年的熊市,并没有给游资提供足够的操作空间,在此种背景下,“他们只能选择偷袭,抓住一个机会,就会果断出手”。


死磕庄家


2003年2月15日,《中国证券报》在头版刊发《涨停板敢死队》一文,首次披露了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存在“涨停板敢死队”的情况。


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的一位高管透露说,媒体披露后,宁波证监部门当时就进行了深入调查,但从了解到的事实来看,这个“战斗小组”只在可能涨停的情况下才开始追涨停板,并没有坐庄的行为,同时营业部也没有给客户融资,其资金来源全部属于自有资金,并不存在违法违规的行为。


宁波证监部门同时也召开了辖区内营业部的座谈会,告诫各营业部要杜绝辖区操纵市场、融资、透支、挪用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发生,以维护辖区证券市场健康有序运行。


2003年、2004年,“涨停板敢死队”随即也如雨后春笋般的在全国各地崛起,其中典型的四家营业部除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外,还包括银河证券宁波义和路营业部、国信证券深圳红岭中路营业部、东吴证券苏州西北街营业部,市场人士根据他们各自的特色,形象地区分为长剑派、短刀派、板斧派和暗器派。


“不过,‘涨停板敢死队’也不是无往不胜,随着庄家对其操盘手法的分析和掌握,他们也遭到了庄家的‘狙击’。”黄先生说,以至于在一段时间内,“涨停板敢死队”也经常被套,损失惨重。


宁波当地媒体曾在2005年的一个报道中称,几乎无往不胜的“涨停板敢死队”在2004年到2005年间在一些股票上不断栽跟斗——2004年5月12日桂东电力(600310.SH)涨停板,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成交金额达到1600.71万元,次日该股瞬间冲到涨停板15.50元,但转眼下一个瞬间,巨量抛单又把其股价打低到13.65元,1分钟内波幅为13%,5月14日桂东电力连续跌停,当天解放南路营业部日成交金额达到856.96万元,“敢死队”无奈斩仓出局。


2004年6月14日浦东金桥(600639.SH)、2004年10月14日空港股份(600463.SH)、2005年2月24日东方宝龙(600988.SH)等都曾经出现过老庄用“心电图”手法出货,庄家毫不犹豫当天就全线套牢“敢死队”,随后开始用“窒息战术”连续跌停。


“随着失利情况的增多,‘敢死队’也开始变得低调起来,甚至有段时间就干脆销声匿迹。”黄先生说,2004年四季度,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所在的几个营业部平均每月上榜30次,到了2005年上半年,变成25次左右,下半年,每个月10次都不到了,到了2006年,干脆已经见不到了,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由此退出大众视野。


“他们后来都离开了,我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营业部后来也没多少新的大户进来,现在资金非常分散。”上述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高管显然不愿意过多地谈论“涨停板敢死队”的故事。


有意思的是,2007年开始,更多网站上开始出现以“宁波涨停板敢死队”为名的博客。其中在2007年5月19日新浪博客中开博的一个“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博客”在“开篇语”中称:“‘5·19’行情在中国股市上的影响无疑是深远的。选择这一天开博就是祝愿中国股市能够日日红,月月红,年年红。所以本队将一如既往地以喜庆的红色作为专用色。”


“‘涨停板敢死队’作为一个团队,已经不存在了。”黄先生说,目前很多在网上开博的所谓“涨停板敢死队”,很可能是一些公司在刻意扩大自己的实力,以此来招募客户。


“‘涨停板敢死队’成员演变成私募基金后,他们的操作手法已经跟以往不同,价值投资也成为大多数人的操作理念,他们凭借自己独特的调研模式,更早地发现上市公司的价值,较早介入以获得较高回报。”黄先生说。


浙江星韬律师事务所律师汪志锋对本报记者表示,“周建明案”的查处,标志着证券监管部门对证券市场包括各类违法行为的监管、惩处力度不断加大,“事实上,包括私募基金在内,市场都需要引导,由此有序发展”。 (第一财经日报 钱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