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前,中美两国备受瞩目的军事热线正式启用,两国国防部长首次使用该交流机制进行了直接通话。中美军事热线的建立,外界普遍认为是两国军事关系深化,及两军交流走向成熟的重要举措,具有十分特殊的象征意义。

两国防长首次启用

4月10日,对于中美两军交流的历史而言,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这一天,两国防长使用刚刚建立的国防部直通电话进行了首次通话,这标志着中美之间的军事热线交流机制正式启动。

据报道,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上将在与美国防部长盖茨的通话中指出,建立中美国防部直通电话,是两国国家和军队领导人从战略高度和长远利益出发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也是中美两军加强务实合作的实际举措。

梁光烈强调,当前台海局势依然敏感复杂,希望美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坚持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立场,停止售台武器和美台军事联系,与中方一道共同维护好台海和平稳定与中美关系大局。

盖茨对梁光烈担任国防部长表示祝贺,对美中国防部直通电话的开通表示高兴。盖茨说,两国国防部直通电话的开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为双方进一步加强沟通、开展合作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盖茨重申了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与立场,表示美将继续坚持一个中国政策。

开通历经4个年头

从中美两国国防部长通过军事热线的对话内容来看,台湾问题成为重点话题。追根溯源,最初也是台湾问题催生了中美军事热线的设想。

据介绍,有关中美之间建立军事热线的提议最初是由前美太平洋总部司令约瑟夫·普吕厄上将提出。1996年3月,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期间,普吕厄命令“独立”号、“尼米兹”号两个航母战斗群接近台湾海峡。普吕厄后来表示,“当时与中国军方一点联系都没有,神经绷得紧紧的,很担心由误判发生的擦枪走火”。

此后,1999年我驻南联盟使馆被炸、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使中美两军关系降至冰点。在两军交流逐步走向正常化后,如何避免再次发生影响两国军事关系大局的事件,或者在事件发生后如何对危机进行管控,成为中美双方军事高层和智库人员思考的重要议题。此时,建立军事热线成为一个选项。

2004年2月,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道格拉斯·费斯首次提出建立军事热线的建议。2005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访华、2006年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代表团访华,美方又表达了这一愿望,中方表示理解,但认为时机尚不成熟。

2006年6月,在第八次中美防务磋商会议上,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罗德曼正式提出建立军事热线问题。一年后的2007年6月,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章沁生中将在新加坡出席第六届亚洲安全会议时宣布,同年9月中美第九次防务磋商会议将最终敲定建立军事热线方案。

2008年2月29日,中美国防部在上海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和美利坚合众国国防部关于建立直通保密电话通信线路的协定》,确定建立中美军事热线。

有助深化两军交流

在军事热线建立之前,中美两军之间已经存在了比较广泛的军事交流和磋商机制。除两国使馆武官就日常军事事务进行交流外,还包括两国防务磋商、国防部工作会晤、国防部政策会议、海上安全磋商机制等等。此外,两军各层级军官或部队之间也会进行不定期的互访活动。

然而,这些机制与军事热线相比,都存在一些“缺陷”。比如,使馆的武官虽然是两国军方在驻在国的代表,但并非决策机构。他们对于涉及两国利益、有关两军关系发展的重大问题,无权自行处理。一旦遭遇两军因某种因素出现误会,进而导致对峙时,这种机制就无法满足需求了。

军事热线连接的是双方的国防部长。他们对军事事务具有相当决策权,在紧急情况出现时,能有效采取措施防止危机或避免危机向深度发展。可以说,军事热线的建立对于减少两军误判形势、防止冲突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新闻分析 / ANALYSIS

深化战略互信才是关键

中美两国军事热线的建立仅仅是扩大了两军交流的手段,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中美两军交流的所有问题。

当前阻碍两军深入交流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美国军方对中国军队发展前景的深深忧虑。每年五角大楼出台的《中国军力报告》已经成为美军方对外公开表达这种担忧的一种主要方式。不论美军的忧虑出于何种心态,为寻找和树立一个对手也好,的确有切实的感受也罢,它已经成为笼罩中美两军战略互信的阴霾。如果缺乏战略互信这一根本性的基础,军事热线的作用就可能形同虚设。

因此,如要中美之间的军事热线发挥预期的作用,如何推动两军战略互信的深化才是关键。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