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美元买一个饭店”:建国饭店创建内情

昭勇将军 收藏 1 592
导读: 我作为一名在美国大学获英文专业硕士学位于50年代初归国参加外交工作的干部,有幸参与创建了我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建国饭店的具体工作。 在邓小平指示下组建“侨外资办” 包括建国饭店等一批中外合资旅游饭店,是在邓小平改革开放思想指引下创建的。 邓小平曾经说过:“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关起门来搞建设不行。”这是他对外开放思想的核心内容。他认为,旅游业应先行一步,旅游事业大有文章可做。发展旅游可成为国际社会了解中国、走进中国、中国走向世界的一条捷径,而且可以引进外资创汇。在他的积极


我作为一名在美国大学获英文专业硕士学位于50年代初归国参加外交工作的干部,有幸参与创建了我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建国饭店的具体工作。


在邓小平指示下组建“侨外资办”


包括建国饭店等一批中外合资旅游饭店,是在邓小平改革开放思想指引下创建的。


邓小平曾经说过:“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关起门来搞建设不行。”这是他对外开放思想的核心内容。他认为,旅游业应先行一步,旅游事业大有文章可做。发展旅游可成为国际社会了解中国、走进中国、中国走向世界的一条捷径,而且可以引进外资创汇。在他的积极倡导下,中国向世界旅游者打开大门,海外旅游者蜂拥而至,单1978年全国旅游入境人数达180.9万人次,超过以前20年人数的总和,1979年又猛增到420.4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32.4%。


但在中国打开旅游大门时,面临的突出困难是接待能力严重不足,特别是北京客房最为紧张。而外国旅游者来华,80%以上的人都要到北京游览,他们认为不到北京等于没有到中国。而当时北京只有7家涉外饭店,5200张床位,实际达到接待标准的仅1000张左右,而且基础设施、服务水平、管理水平都与国外星级宾馆相距甚远。庞大的旅游大军令北京的接待单位措手不及,许多外国客人一下飞机,不是立即安排住宿,而是被拉到景点去游览,晚上再到饭店。北京实在无处下榻了,便把客人送到天津、南京、上海等地。为解决旅游住房问题,除国家投资兴建和挖潜改造外,邓小平审时度势,提出要积极利用侨资、外资建设一批具有现代国际水平的旅游饭店,加速发展旅游业,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吸收外汇和积累资金。1978年,先是中央指定谷牧、廖承志在北京京西宾馆主持召开了各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负责人会议,传达了邓小平关于“民航、旅游很值得搞”,“要以发展旅游为中心搞一个综合方案”,以及利用侨资、外资造旅游饭店,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指示精神,研究了具体落实措施。为加强领导,国务院正式成立了以谷牧、陈慕华、廖承志为首的利用侨外资建设旅游饭店领导小组,成员有计委、建委、外交、轻工、商业、外贸、铁道、交通、民航、财政、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1978年8月,在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简称“侨外资办”),当时的国家旅游总局局长卢绪章兼任主任,副局长庄炎林兼外资办常务副主任。办公室成员基本上是旅游总局的工作人员,下设谈判、会计、建筑设计、秘书等处,而我本人则被卢绪章点名任办公室谈判处处长。这对我来说完全是一项崭新的工作,无先例、无参照,而我对财务又是一窍不通,对法律也是外行。我只好依靠领导的指导,依靠同志的帮忙,边干边学,总算没有辜负组织上的重托,比较顺利地完成了交给我的任务。


“1美元买一个饭店”


侨外资办的工作十分繁忙、紧张。当我国要利用侨外资建造旅游饭店的消息一传开,许多侨商、外商认为中国旅游资源丰富,旅游饭店建设很有前途,均争先恐后蜂拥而至。在一年之内,侨外资办就先后同许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0多家侨商、外商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和商谈。其中外商有泛美洲际饭店公司董事长、菲律宾的马科斯夫人和她带来的马尼拉饭店总经理、泰国一位总理推荐来的一家饭店总经理、英美的许多大饭店老板如美国“五月花”饭店等;侨商则有霍英东、罗新权、陶欣伯等。这些重要的客人主要由卢绪章、庄炎林接待。邓小平还亲自会见了泛美航空公司董事长西威尔和洲际饭店公司的客人,其他许多外商则由我接触和商谈。


由于国内长期的封闭、半封闭和因循成规,对于利用外资建造旅游饭店一开始就有一些不同看法或存有疑虑,一时议论纷纷。侨外资办组织了许多次会议,对旅游饭店的合作方式、建筑设计、材料装修、经营管理、偿还能力等问题进行了研讨和论证。经过反复摸索和可行性分析,大家逐步认识到利用侨外资建造饭店,可以解决国内资金不足和材料设备紧缺的问题,并可学习国外建造和经营饭店的先进技术和经验,提高管理素质。据此侨外资办整理了关于利用侨外资建造旅游饭店的一些情况和问题材料,印发给人大代表等方面,介绍进展情况,答复解释疑问,提供咨询,以争取支持,减少阻力。


我们的工作一直得到邓小平的关怀、指示和廖承志的直接领导。据庄炎林副主任说,是廖公将陈宣远——一位美籍华人、建筑师兼饭店经营者介绍给我们的,这也是我国第一家合资饭店——建国饭店的合作者。廖公告诉他:陈宣远早年在上海圣约翰中学读书,后来到美国定居,拥有饭店经营者和建筑师双重身份,在美国设计并建造过旅馆,也经营、管理过饭店,如今拥有美国加州旧金山、帕洛阿尔托、拉古纳、帕萨迪纳四家饭店和布法罗(水牛城)一家希尔顿饭店;他还有一个建筑事务所,对饭店的建设、经营和管理都颇有经验。更重要的是,他有强烈的爱国、报国思想,愿意为国家尽点心力。廖公又坦城地告诉庄炎林:“宣远是我的远房表亲。他的为人我了解,他与我谈过在国内建饭店的事,举贤不避亲,当然,我只介绍,绝不插手,你们自己去谈。”


接着,我们就和陈宣远联系上并开始谈起来。他为人坦率、友好。由于我留美前曾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过一年书,后因病辍学,陈宣远就和我说:“我们是校友。”后来我在美国时曾到他在旧金山蒙哥马利街的建筑事务所去看望他,也曾到位于尼亚加拉瀑布边上的布法罗城的希尔顿饭店去住过。他在谈判中把他儿子和一位美国律师叫来。有许多时候,在大原则、条件和庄副主任谈完后,具体的问题,如合同文件等,我偕同时请来的两位我国法学界的律师谈,这两位律师和具体搞工作的会计师都不懂英文,我只好边谈边当他们的翻译,而我也不懂法律、财务,只好找来中英文对照的法律、财务词汇,硬着头皮干。我心里暗自想,如果我还有来生,我一定学法律,当律师。我当年未料到今天我国已有13万律师,其中不乏精通英语、国际商务谈判的佼佼者。


陈宣远真心诚意想为国家作点贡献。当了解到在以往和对方谈判中,中方皆因有人怕吃亏而未谈成时,他毅然作出让步,他说:“我看这样,我们批订合资方案,要按能让国内多方面都能够接受的条件来办。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尽快在北京建成中国第一家合资饭店。”经过谈判,双方议定:双方合资2000万美元建设建国饭店,饭店共528间房间,其中中方占51%的股权,外方占49%的股权。双方合作10年,10年后,外方将所拥有的49%股权赠给中方,也就是说中方10年后完全拥有饭店。与陈宣远同来的美国律师提出:按照美国法律,在国外投资是不能送的,白送就是违法,但可以有价转让,至于多少钱则没有规定,可以由业主双方商定。经双方商量后,确定此合资饭店经营10年后,陈宣远所占有的49%的股份以1美元转给中方所有。


因此就有了“1美元买一个饭店”的合同。显然这个条件对中方是十分有利的,而且中方所出的1000万美元全部是低息贷款。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等都看好此工程,愿提供贷款,最后由该行在中国银行担保下提供了全部贷款。


接着,庄炎林签发了旅游总局送呈国务院的一份报告,就建造建国饭店的合作方式作了说明:由陈宣远负责筹集全部资金。分别作为双方贷款投资(中方占51%,外方占49%),共同合作建造经营,中方负责提供地皮、劳力和砂石料等(均计价收外汇)。对方负责设计和进口材料、设备等。饭店建成后合营10年,总收入扣除支出和按期返本付息后,剩下的净得按照投资比例分配,合营期满,中方象征性地以1美元购得对方所有的股份,饭店全部归中方所有……


就是这样一个优惠的方案,却遭到有些部门的反对,怀疑我方是否会赔本。领导小组组长只好召开国务院常务办公会议进行讨论,庄炎林列席,经过反复讨论,研究了庄炎林与陈宣远一起搞的可行性分析,以大量数据和事实,充分剖析建国饭店建设的利与弊,让人感到办建国饭店的必要性、可能性以及能为国家赢利的科学性、必然性。庄炎林说:“快则六七年,慢则八九年,建国饭店能够全部还本付息,还赚回一个饭店,只需花费1美元。”最终报告上呈,在17位中央领导手中传阅批示,邓小平态度鲜明:要旅游就必须建造足够上档次的旅游饭店;陈云、李先念过目后授意马上开工;时任党中央主席兼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最后一锤定音:建合资饭店我们没有经验,但可以试一试,搞好了,以后推广;搞不好,就此一个。


就这样,1979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的第一批作为引进侨外资的旅游饭店有:北京建国饭店、长城饭店、广州白天鹅宾馆(与侨商霍英东合作)、南京金陵饭店(与陶欣伯合作)等6座,共约5000多间客房。



“1美元买一个饭店”:建国饭店创建内情

2008-04-16 11:14 来源:《纵横》杂志



建国饭店随即由北京市旅游局副局长侯锡九为一方,陈宣远为另一方,签订合同,就饭店的选地、拆迁、定楼层、设计方案等动手工作。饭店决定选在建国门外大街,那里地处繁华,占地面积1万平方米,是很理想的场地。当时碰到一个问题,即这块地的后面是外交部的宿舍楼,如饭店建高了就会挡住那些宿舍楼的阳光,只好在宿舍楼一方只建4层半楼房,以保证在全年最短的冬至那天,阳光能照到他们的一层窗户;在无宿舍的一边也只建了9层高的楼房。我记得当时还就有关事咨询了因建造毛主席纪念堂而著名的“现代鲁班”李瑞环。陈宣远的设计方案先后共修改了5次才最后定下来。


建国饭店成功运营:10年赚了七八个建国饭店


建国饭店于1980年6月20日动工兴建,1982年4月28日建成开业。由于它纳入美国假日酒店经营管理系统,有一套办法,生意兴隆,所以头一年即盈利150多万美元,第二年盈利400多万美元,第三年盈利800多万美元,第四年盈利1500万美元,仅用了4年多时间就连本带息还清了汇丰银行的全部贷款2000万美元。而10年后,建国饭店所创的利税等于赚了七八个建国饭店。


当然,我们和陈宣远的合作,是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陈宣远从中也赚了不少钱。当年为了鼓励侨外资来我国投资,我们对建国饭店的税收采取“二免三减半”的规定。


根据1980年第五届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法:“第五条:合营企业的合营期在1O年以上的,经企业申请,税务机关批准,从开始获利的年度起,第一年和第二年免征所得税,第三年至第五年减半征收所得税。”即“二免三减半”的税收规定。而当时的建国饭店即享有“二免三减半”的税收待遇。


1984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在全国推广了建国饭店的经营管理方法,以改革我国饭店的管理工作。可以说建国饭店是中国旅游饭店的一面旗帜,在中国旅游饭店业的发展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我本人于1980年5月被外交部调回部里,参加国际司主办的出席联合国讨论发展问题的特别联大代表团兼任新闻官。接着我随陈辉赴世界银行工作至1983年回国。记得回京后,侯锡九副局长还邀请我去建国饭店参观用餐,那精美的佳肴、一流的服务、优雅的楼厅使我赞不绝口,又惊又喜。


接着,其他利用侨外资建造的旅游饭店如长城饭店、金陵饭店、白天鹅宾馆等建成开业的喜讯相继传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