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6/


被杜超一搅和,雷霆已经没有兴致再往下写了,拿回信纸扯下那两个多小时的成果,撕得粉碎。

第二天早上六点,一声哨响,杜超第一个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的动作比刘二牛还要快。“少穿点衣服,把被子放平整,快点站队!”刘二牛一边忙着催促其他的新兵快点起床一边交待着,一转身,杜超就不见人影了。

等八个新兵迷迷糊糊地起来穿好了衣服,杜超已经在楼下开始摇头晃脑的活动开了,吹哨的是值班的一排长,杜超是全中队第一个下去集合的,看到排长马上问了好,满心指望着这个排长能夸奖自己几句,结果那个红牌排长很不满地黑着脸问道:“你哪个班的?你们班长没讲让你们一道列队出来吗?”

杜超伸了伸舌头掉头就要往回跑,结果在门口一头撞上了边跑边扎腰带的中队长。中队长一把抓住杜超说道:“好小子,比我窜得还快,别回去了,他们都下来了!”

两分钟后,一班长刘二牛倒数第二个带着属下的八个新兵列队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大老远就冲着杜超骂道:“出什么风头?谁让你一个人跑下来的?”

中队长接茬道:“你没跟他们打好招呼第一次出操不要瞎窜吗?”

刘二牛红着脸说:“队长,我衣服还没穿好,他就窜出去了,逮都逮不到!”

中队长哈哈大笑道:“没想到有这么快的兵吧?昨天晚上就应该打好招呼!”

好不容易集合完了队伍,中队长翻了翻手腕看了下手表说道:“六点钟准时吹哨的,现在已经是六点零八分了,这还是轻装!”

“杜超出列!”中队长喊到。

每想到中队长也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站在第一排的杜超愣了一下,向前走了三步,然后立定向后转,面向新兵。

中队长说道:“我六点零三分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他往回跑,如果同志们都有他这样的速度,我这个队长天天就可以睡懒觉了!”

杜超听出来队长是在夸他,不由得挺了挺胸,把头仰得老高。

“但是!”中队长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当兵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能只想着个人英雄主义!看得出来杜超同志底子不错,动作也有模有样,可是你们班却排在全中队十二个班最后两名,在集体荣誉面前,个人成绩就算得了什么……”

中队长这席话显然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刘二牛虽然心里不服气,要不是到处找杜超这个小子,他早就带领全班第一个冲了出来!但刘二牛能理解队长的用心,也就没打算解释。

可是杜超却不那么想,站在那里大义凛然地说道:“报告队长!班长没跟我说要整队集合,也没跟我说今天要看集体成绩!”

刘二牛气得站在那里就想飞起一脚踹向杜超。中队长却不急不恼地下着命令:“下去好好想一想,入列!”

“今天早上拉大家出来就是想让各位先感受感受气氛,顺便热热身,大家不要那么紧张!等会一排长带队,到后靶场跑三圈回来整理内务,今天上午发装备,整理个人物品,十点整在俱乐部集合教育训练!”

早上的靶场,显得有点空空荡荡,地上白白一片下满了霜,老兵们都出去跑五公里了,新兵二三中队今天早上没出操,偌大的靶场只有新兵一中队的一百多号新兵顶着寒风迈着凌乱的步伐缓慢的在跑圈。两圈过后,值班的一排长一声令下:“最后一圈八面米自己冲刺,我抓最后十个,加跑一圈!”

一排长话音未落,杜超就推了前面的雷霆一把,“嗖”得一下窜了出去。杜超一马当先,雷霆和江猛也不示弱,咬紧牙关跟着他,结果两百米以后,一百多个就拉成了足有五十米长的队伍!出现在第一集团里的是杜超、雷霆、江猛和另外两个新兵,十多个新兵班长反而被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刚过了三分之一,雷霆和另外两个新兵就跟不上步伐了,没到一半,江猛也被杜超甩开了十多米。杜超一边咬牙狠命地往前跑,一边还不时的回头看看那些被他越甩越远的战友们。

杜超同志很是得意,跑了大半圈后,他就在想:这些老兵也不过如此,连我都跑不过,我看你们还牛什么?

最后不到两百米,杜超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气也喘不匀了,嘴也合不拢了!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刘二牛就跑到了杜超的身边,一脸轻松惬意地对杜超说道:“来呀,快跟上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怎么就蔫了?”

杜超两手叉着腰,咬咬牙就要提速追赶,可是他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刘二牛面朝着杜超倒着跑了十多米,然后摇摇头,转身风一样卷向终点。最后也就不过五十米,眼瞅着就要到终点了,杜超心想,跑不了第一跑个第二也成!可是后面的班长集体发力了,杜超直听得一阵风声,身边“嗖嗖嗖”十多个班长转瞬之间就超过了他,最让杜超郁闷地是,就在最后一脚跨越终点线的时候,江猛竟然窜到了他的前面!

虽然在新兵中跑了第二,可是被名不见经传,深藏不透的好朋友江猛给超越了,新兵杜超同志甭提有多郁闷了,气得站在那里瞪着笑嘻嘻地江猛,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这次受表扬的是江猛了,一排长好像无视杜超的存在,根本就没提前七百九十九点九米还跑在第一的杜超!

杜超整个上午都无精打采的,跟谁都不说话,领了新衣新鞋后,就闷着头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江猛知道杜超为什么郁闷,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和雷霆叫了他几次,杜超连头都不抬一下,好像跟两个好朋友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上午两个小时的入伍后的第一次政治教育课,杜超一句也没听进去,他上学的时候就是那种一上课就思维特别活跃的人,不是思考老师教的和课本上的东西,而是尽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人坐在那里,心早就飞了出去。早上被江猛抢了第一,杜超就一直在想着晚上怎么跟班长开口,再到靶场上去跟江猛单挑!他觉得江猛肯定是投机取巧抄了近路,说不定还是直接从靶场中间跑过来的,只是人多没有被发现罢了!

下午本来安排了队列训练,可马啸杨临时改变了主意,通知各中队教新兵整理内务,说简单点就是如何叠被子,如何按部队内务条令摆放物品。

刘二牛在招呼全班新兵过来看他叠被子的时候,杜超说:“报告班长!我去擦玻璃好吗?”

刘二牛说:“杜超,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你不用学吗?”

“报告班长,我叠一遍给您看!”杜超边说边把自己的被子抱了过来,扔在刘二牛的床上,也不等刘二牛说话,就开始折腾。

刘二牛哭笑不得,要是一年前的性子,就杜超今天早上的表现,早被他踹了几脚了!早上收完操回来,刘二牛就想要发作,后来想起自己对马啸杨的承诺,怕杜超再顶嘴自己把持不住要收拾他,就忍了这口鸟气。这会儿杜超又要给自己眼里揉沙子,再不好好收拾这小子一顿,自己的权威就要受到挑战了。

刘二牛很不耐烦地看着杜超在那里装模作样地一边胡乱地讲解,一边叠着被子,就过去一把把杜超叠了一半的被子扯了,扔到杜超的床上说道:“你那叠被子的方法是谁教的?”

杜超说:“报告班长!你为什么扔我的被子?我在家里跟我二叔学了好几天,我二叔可是在越南杀过鬼子的老兵!”然后又指着刘二牛那个松松垮垮的被子说道:“我叠起来肯定比你那个好看!”

刘二牛气得吼道:“自卫反击战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内务条令早就改了!”

“但是,被子叠成方块半个多世纪都没改过!”中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一班,站在一群人后面冷不丁地说道。

刘二牛看到中队长来了,很委屈地告状:“杜超太不像话了,我要他们看我叠,他说他来叠,还说比我叠得好,没见过这么牛的新兵!”

中队长笑呵呵地拍了拍刘二牛的肩膀说:“他要叠,你就让他叠嘛,比你叠得好,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中队长说完又转身对杜超说道:“有你这么跟班长讲话的吗?一点不懂得谦虚!”

杜超撇撇嘴,讨好似的对刘二牛说道:“班长,还是您来吧?队长说得不错,我就是个人英雄主义在作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刘二牛又是个哭笑不得,站在那里不搭腔。

中队长看到杜超有道歉的意思,也就没为难他,自顾自地走出了一班。

刘二牛没再理会杜超,摊开自己的被子就开始讲解,杜超退到了一群人的后面,没精打采地觉得无聊透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