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5章.龙游九州 266.夺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一直到21日早晨,定城正面的倭人没有什么动作,南华共和国的飞机也没有在夜间轰炸倭人118旅团。

可是倭人118旅团旅团长古藤英一没有任何一点的兴奋,因为南华共和国的轰炸机编队并不是没有出任务,相反在20日夜间南华共和国的H-1编队大部分轰炸机都出动了2-3次,而轰炸目标就是攻陷131师驻守的任丘的倭人机械化第6师团。

葛青由于在之前的轰炸任务中带领自己的轰炸机中队表现出色,所以几乎可以确定回到南华的他将再次受到嘉奖,升任航空团长也许不会那么快但是他的功勋已经够的,只是南华也许需要更多的考察和磨练他。

这些消息都是冯克长亲自召见了他之后透露给他的,其实冯克长也觉得自己的部队里出了这么一个人很光荣,如今在南华军中风头最盛的就是他航空2军。虽然那狂人小队也是战果辉煌,不过毕竟他们所在的海军是打了败仗了,这次将狂人小队放到中国来也不过是南华对昂贵的预警飞机的重视。

20日晚间在任丘的轰炸一开始就因为有明亮的月光变得顺利,冯克长亲自在南华共和国的Y-1预警机上指挥轰炸。

山下奉文可是倭人新生代将领中的出色人物,山下奉文的军事生涯从他开始识字的时候就进入了倭人陆小学习,之后在陆士和陆大一直名列前茅,也正是因为这样倭人大本营才将一个机械化师团交给山下奉文,倭人陆军中前6个师团加上第10师团,号称当今陆军7大主力,除了第1、2、4、10师团外其他三个师团都是机械化师团,而第1、2师团是倭人天皇的御林军其庞大的编制已经让每师团扩张到5万人上下,在装甲数量上丝毫不比任何机械化师团逊色,只有第10师团是在大多数平民师团中靠自身训练成绩脱颖而出的。

所以山下奉文不所自身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军国主义分子,其心气在倭人军中也是极高,加上这一次顺利突破清苑一线第6师团当记首功,山下奉文一早就要求华北方面司令部将在补给物资上予以第6师团必要倾斜。

山下奉文立功心切,不过此人毕竟很有些能耐,南华之前已经屡次轰炸倭人补给,山下奉文要求工兵和后勤部队制造了很多假目标,并特别要求华北方面军将一个放空炮营加强给了第6师团。

山下奉文就这样打算在得到补给之后视情况而强行攻击奉县或者协助109师团拿下正定,只是山下奉文没有想到南华共和国当夜就出动了750架次的H-1轰炸机运送了1500吨的炸药在预警机也上半夜明亮月光的指引下对第6师团进行了饱和轰炸。

当冯克长乘坐在有着40多平米指挥室的Y-1上的时候他的感觉很怪异,预警机是南华共和国来自未来团体未来思想的产物。在这个年代一架象Y-1这样的预警机需要8台大功率发动机,算上所需要的设备和庞大的机体,其成本完全可以造出一个中队的z-1战斗机出来。

而Y-1的技术并不算成熟,主要是探测能力不过几十公里,对复杂地貌的地面目标探测更是有限,而且指挥系统职能通过固定频道指挥各中队的长机,这就意味着每个中队的长机将放弃上百公斤的炸药安装另外一套空中通讯设备。

在Y-1的指挥室里一共有18个人拥挤在这里通过通讯设备向各中队发布命令,在Y-1的边上是已经扩编成中队的狂人组合的12架护航飞机。

在12架Z-1的簇拥下。Y-1用其高倍的对地侦察设备为各中队指示目标。

为了更好的指引目标冯克长想也不想就命令Y-1和轰炸机一起突入倭人第6师团防区,随着放空炮的不断响起那些原本在地面做联络指挥工作的人员因为第一次参加战斗显得有些紧张。

只不过这种炮击对南华的整个攻击编队并没有什么威胁,原因就在于南华的飞机够大飞得够高,倭人虽然在当时联合舰队遭受空袭的时候就开始在国内制造打得更高的高射炮,只是要现在就批量拿出货来怕是很勉强。

所以总体来说倭人的防空很被动,特别是倭人飞机不能出勤的夜间那简直是任由南华共和国H-1轰炸机肆虐的舞台。

“命令第一中队攻击城北城楼内侧的目标,第二中队攻击城西北10公里处的目标,第三、四、五中队攻击任丘县政府大楼、第六中队攻击城市北门外倭人坦克,第7、8、9中队在任丘半径10公里内寻找倭人防空火力自由攻击........所有中队完成任务之后自由寻找目标,注意保持高度。”

这就是预警机的优势,即时获得信息发布命令,用相对大型的设备帮助轰炸机确认目标。

南华共和国在前几天的轰炸中也损失了不少飞机,随后总结出倭人的放空炮在3000米以上的高空几乎没有能够杀伤任何南华轰炸机,所以在新运来的弹药中就再也不是什么重磅炸弹,而是那种比手榴弹大一些的覆盖炸弹。

H-1轰炸机每次投掷一片24枚可以覆盖宽30米长160米的范围,而一架H-1可以带上360颗这种炸弹。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月亮逐渐下山的下半夜,南华共和国的轰炸机群反而更容易寻找到目标,因为任丘周边的倭人第6师团营地和物资配给站连带他们设置的架目标全部变成了一片火海,上千吨的TNT对只有300多辆战车的倭人来说平均3吨TNT对付一辆坦克。

当然说是覆盖要直接击毁地面上的坦克除了俯冲轰炸机和未来的直升机或者制导炸弹外是很难作到的,不过就算如此那些油料、弹药、人员却是轰炸极其容易取得效果的目标。

到第二天早晨依旧冒着遮天蔽日浓烟的任丘,山下奉文接到统计报告就已经知道自己的部队至少在1个星期内是不可能发动攻击了。

他的油料已经完全被大火吞噬,弹药损失了60%,后勤和运输人员损失了50%,山下奉文在请求物资的电报向方面军司令部立的军令状也不可能实现了,不过山下奉文在严重损失后一篇总结在被倭人高层发现之后又得到了大本营的重视。

山下奉文发现本国没有专门的后勤补给技术官员学校,所有的军官都是从陆士毕业,而陆士只学习战场指挥,所以那些后勤、工兵等技术兵种和军官都是陆士毕业到军队后再进行培训的人。

由于非常有针对性这些人还懂得部队的指挥,那也就能容易了解军队的需要,所以一直以来倭人这种体制在后勤保障上做的很好。

只是现在问题却出来了,在这些人因为战斗减员之后在外争战的部队不可能对补充人员进行培训,而国内又没有专门的学校,这直接导致了军队战斗能力随着战斗进程的急剧下降。

这就是挽救山下奉文在倭人大本营地位的观点,总的来说他发现了倭人在战争中越战越弱的一部分原因。

只是和倭人不同南华和中国都是越战越强的主。

中华民族适合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只要有战场余生的人的累计,那么军队战斗力就会节节攀升。

而倭人却不同,他们的军官教育体制就制约了本国军官的战争创造性,军官从他们在陆士毕业的那一天起基本就已经确定了未来可能的军衔和军中的地位,而从学校就开始的排名让他们更加只知道服从上级,所以创造这个词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不过说到南华越战越强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战争潜力。

不过无论战争潜力如何在第当晚,也就是南华清晨接到这次轰炸报告之后向念恩却只是戏谑地说了三个字:“败家子!”

上千吨的炸弹就这么囫囵了,那实在是太正确了。

向念恩很欣慰前线指挥官的判断能力,中国需要的就是时间,任何可以拖延时间的办法就是好办法,这就是战略的中心,从包含文和冯克长的举动就知道这两个人具备了战略思考能力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高级将领了。

因为经过这样的轰炸倭人现在突进最迅速的第6师团和地109师团都已经无法处于最好的战斗状态,暂时不能发挥全部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南华这次空袭对倭人第6师团造成的心里阴影是无法估计的,从大了说那是动摇了倭人的战斗意志,告诉一直处于失败状态的民国军队:倭人并非不可战胜!

但是这还不够!

“但是这还不够!”

20刚刚入夜包汉文和张自忠都暂时没有离开定城,张自忠也想看看南华所谓的防御准备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直到114旅在南华兵士的指导下完成了一个基本的包括防炮洞、前线观察掩体、射击掩体、交通壕等部分构成的工事构造之后都知道向念恩看见士兵聚赌为什么会生气了,现在的每多一分准备战场上就少流一滴血。

在114旅军官和张自忠将军的夸张声中包汉文说了上面的话。

“包顾问,这也许离你们设想的攻势还差很远,但是我们不可能在提高速度了,明天就要开战士兵需要休息,52军的官兵也不可能大规模进入阵地那必然招致倭人的注意很可能招来炮火,而且现在灯火管制阵地上施工很困难。”

董旅长的说的完全没有错,但是包汉文却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并不是指工事,工事可以慢慢完善,我是说我们可能在今天晚上狠狠地给倭人一下子。”

就算没有灯光,民国众将领还是清楚地从他那发光的眼神中感觉到一种狂热。

“进攻?”张将军轻声地说了一句,就座在壕沟里点上了烟,吸了两口发现周围人异样的眼神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虽然在有月光的夜晚这样吸烟是不可能被发现的,但是纪律就是纪律,任何头顶没有遮蔽的位置都禁止吸烟。

“师座,我部昨天一夜和我人拼死作战损失惨重,今天白天又一直被倭人骚扰,从傍晚开始又进行土工作业,这拿什么进攻啊?”看着张将军还在思考董旅长着急了,“师座,就算今夜取得一定成果明天我部势必更加疲惫,如何防御?”

在董旅长看来这根本是个馊主意。

张将军似乎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在思考,董升堂也不敢多说,只是有些恼怒地看着这“要114旅命的包顾问”。

张将军思考了一会,看了看地上的烟头虽然已经熄灭但是还是使劲踩了一脚。

“包顾问,我们的困难董旅长已经说了,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首先我到这里来以后已经很确切地了解了昨天114旅和倭人第109师团的战斗,重创了31旅团,而且我在来定城之前也见了143师和52军的长官,从他们的描述中倭人在清苑的攻坚也算是苦战,从白天高空侦察的结果来看倭人部署在定城前的不是31旅团,31旅团撤到清苑修整了。

所以基本断定是另外两个旅团之一的倭人118旅团,整个白天倭人都在运送装备和弹药并调整部署,而且118旅团虽然并没有和贵部发生战斗但至少也是对52军和143师进行了追击,白天又做了大规模的后勤准备,如果倭人明天发动攻击的话,那么今夜的防范应该会比较薄弱,毕竟人是需要休息。

所以我的意见是与其明天大家都养足了精神而我军却在这里哎炸弹,不如乘晚上大家都疲劳一起去拼刺刀。”

包汉文看着张自忠将军目光的闪动知道自己说动了这个将军。

“我素闻29军长的大刀在长城抗战中威风八面,若夜晚出击正是扬我之长避我之短,另外自开展以来倭人在战场上节节胜利,就算是昨夜也不过是双方互有伤亡,算不得真正的胜利。兵法云:三军可以夺帅而不可夺气!

14集团军至少还需要5天才能增援到达,而倭人第20师团已经从平绥路南下,估计3日后到达定城,贵军若不能气势恢弘就算能守住石门,正定只怕.....”

“夺气!”

张将军默默地念叨。

“对,夺气,倭人连续胜利骄横异常,如今贵部没有退路只有背水而战,自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今夜就要给士兵勇气。而且我们的空军今天晚上将进行大规模的轰炸,倭人第6师团应该无法在短期内继续攻击了,但是倭人第20师团南下想要守住定城就只有如此破釜沉舟!”

包汉文的话其实有些危言耸听,因为这几天内38师并非没有支援,出自四川的王铭章122师由于率先等上北上的火车因此预计在后天下午就能到达石门,原本川军一路而来却找不到哪个战区愿意收留。因为川军自中国军阀混战以来就军纪涣散,时常骚扰百姓,因此无论是便于接收的第2、3、4战区都不愿意接收,因为这几个战区的长官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官员,害怕川军制造麻烦,无奈最后这支部队被第5战区要了去,只是这次石门实在吃紧才将122师由第5战区序列暂时编入第2战区支援石门。

不过出自正规军校的张将军却是看不上川军,军纪涣散、骚扰百姓的部队能有多少战斗力?

不过张将军最后还是将川军前来支援的的话再说了一遍,其用意值得推敲。

“包顾问这就错了,最迟后日122师就能支援到达,川军虽然和我军一样训练和装备薄弱,但是我民国军队保家守土不惜命,纵然战死亦不过遂成仁之志尔。”

这话仰天而言,真有说不出的豪情。

包汉文一听就知道事情的原因了,当年在凇沪战场也有民国将领不满他的盛气凌人。

而张将军一代名将自然是有自己的傲气。

“张将军说的不错,这一点是我思虑不周.....”包汉文还待要说话。

“不过,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张自忠将军这个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先夺倭人之气,以强者姿态带着胜利信心而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