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九十一节 胜利大反攻(7)——我俘获了“加贺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公元一九九一年十月十日 南京 曹公馆


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曹振远将军第一次公开的接受了美国《时代周刊》的采访,作为神秘的中国特种部队“战神之刃”开山鼻祖已经年近八十岁的老先生此时依旧是精神矍铄,思路敏捷,《时代周刊》记者的提问丝毫没有令老将军感到吃力。


“尊敬的将军阁下,您好,我是《时代周刊》记者莱温斯基、克林顿非常高兴您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采访您。”漂亮的《时代周刊》记者首先做了开场白。


“美丽的小姐能够被《时代周刊》采访也是我的荣幸,不过我很惊奇像您这样一位美丽的小姐的中文居然会如此的流利。”将军一边吸着手中的烟斗一边客套道。


“将军阁下,让您见笑了,我的中文都是跟我先生学的。”


“你先生?”


“我先生克林顿是IBM公司亚洲区的代表长期住在中国。”莱温斯基、克林顿解释。


“原来这样啊!看来莱温斯基小姐和中国还是很有缘分的啊!”


“将军夸奖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十分好奇,据我所知您在退休以后一直都谢绝记者的采访,为什么这一次您会破例接受我们《时代周刊》的采访呢?”莱温斯基摆出一幅天真的神情问道。


“这个?我对你们美国人,准确地说是美丽得莱温斯基小姐的感觉很不错总可以了吧!”将军笑道。


“将军阁下,我们可以开始采访了吗?”莱温斯基十分礼貌的询问自己对面的将军。


“可以,莱温斯基小姐,今天只要你的问题不涉及国家的高级机密我会寥寥的回答你的。”


“将军阁下,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根据我们的所知道的,在二战以后有很多原来的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军官进入政府任职,其中不乏高级官员,可是很器官的一点就是为什么你们新编第七十八军系统出来的军官没有一个人参加政府呢?”


“这个……莱温斯基小姐,我们都是纯粹的军人,军人是不应该参与政治的,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您说得很对,但是据我所知,很多新编第七十八军的高级军官即便是退役以后也是不愿意参与政治,您对此做何解释呢?”


“ 莱温斯基小姐,你也说了,他们都是高级将领,他们是不应该参与政治的,他们的参与很有可能导致军队这个巨大的砝码的偏移,你懂我的意思吗?”曹振远将军笑了笑说道。


“将军阁下,我想知道这是不是与武太行将军那个传说中的最后的‘誓言’有关呢?据说当年武太行将军和手下的所有高级军官一起宣誓,其中的内容之一就是不许高级军官参与政治,这个‘誓言’真的存在吗?”


“这个,莱温斯基小姐,其实你们美国人的情报机构当年在中国是十分活跃的,这些事情他们应该已经有了确实的情报,据我所知这些情报很快就要解密了,您为什么不等着这些情报解密呢?”


“将军,这么说‘誓言’真的存在了?您是不是可以向我透露一些呢?”


“美丽的记者小姐,我看你是误会了,刚才我只是给了你一个建议,其他的我什么都没有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对不起,我唐突了,将军阁下,我想问您第二个问题:这几十年以来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人都在寻找武太行将军的下落,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找到线索,据我所知当年贵国政府曾经派出了大量的海空军力量搜索武太行将军的踪迹,而您就是搜索行动的总指挥,您有什么发现吗?”


“莱温斯基小姐,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知道为什么武太行将军会在抗战结束以后突然宣布退役以及他为什么会在乘坐军舰访问的时候会和几千名护送的海陆军官兵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是吧?”


“是的,将军阁下,据说当年武太行将军的离开是为了离开政治的困扰是吧?”


“小姐,你错了,武太行将军离开的原因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他只是为了实现他的一个承诺罢了。”老将军静静的闭上眼睛回忆道。


“承诺?”


“就是承诺!”


“您可以告诉我那是一个怎样的承诺呢?”


“莱温斯基小姐,你爱你的丈夫吗?”


“当然!可是……”莱温斯基奇怪为什么自己面前的老将军居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可是碍于身份它又不敢多问。


“他爱你吗?”


“当然了,将军阁下,我的克林顿会为我做一切的事情!”莱温斯基自豪的说。


“那就对了,武太行将军同样会为了他的爱人做出一切的事情的!”


“爱人?莫非是传说中的黄飞飞小姐?他的情人?”


“是的,他们本来是打算去佛罗伦萨大教堂结婚,然后周游世界的,这就是武太行将军对他,对一个他爱的女人的承诺!”将军缓缓的说。


“太浪漫了!将军阁下,老实说,如果不是您告诉我的话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敢相信武太行将军是那种为了爱情可以抛弃一切功名利禄的人啊!”


“那你心目中的武太行将军应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将军睁开了眼睛笑着问道。


“他……年轻、英俊、聪明、睿智有些哲人的高傲又有些诗人的狂妄,他还要冷冷的眼神中多少有些忧伤,这才像横扫千军的武太行将军、这才像指挥部队消灭了几百万敌人的武太行将军,这才像你们国家的大英雄啊!”莱温斯基托着下巴,一边想着一边说着,在她的脑海中武太行这位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似乎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其实你错了,武太行将军在表面看来似乎应该和你的评论十分的接近,可是呢?你要知道他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当年还没有我的年纪大呢,从本质里来说他和我们所有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也是一个人,他也和我们一样期盼着爱情的降临,他也有一分属于自己的爱情,你懂吗?”


“那武太行将军的爱人就是那个黄飞飞小姐吗?可是我们听说贵国前财政部长孔祥XI先生的二女儿孔令WEI小姐对武太行将军也是一往情深啊,我还听说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一段故事啊!”


“你都说那时听说了,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和我身边的同志看到的,你懂吗?”


“这个我懂,可是将军阁下,为什么武太行将军会这样决绝的带着黄小姐去周游世界呢?”


“很多人都说武太行将军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似乎我们的将军生下来的时候就注定要作为军人存在了,其实并不是那个样子的,那个时候国家正处于战争之中,不管你走到了什么地方你都不可能彻底的摆脱战争的束缚,只不过我们的将军从他一踏进这个国家的时刻便被历史选中了罢了,如果不是战争,我相信武太行将军个喜欢去做学问吧!”


“那您怎么解释他对于黄小姐的感情呢?”


“你想知道?”


“嗯……”此时两人之间的谈话似乎已经不再是一场访问了,看起来更像是祖孙之间的闲聊。


“武太行将军,是一个战争孤儿,他的父母都死于我们的内战,他是被我们的老主席收养长大的,对于感情和关怀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望,他需要别人关怀、他需要别人爱护,而荒飞飞小姐出现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从延安开始将军就一直和黄飞飞小姐在一起,他们之间产生感情因该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不是吗?”


“那黄飞飞小姐爱武太行将军吗?”


“莱温斯基小姐换做你的话,你会爱武太行将军吗?”


“当然了将军阁下,武太行将军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神!”莱温斯基眨着他的大眼睛说道。


“那不就得了!黄小姐也是一个女人,她和那个时代所有的女人一样都疯狂的爱上了我们的将军。”老将军吸了一口烟斗笑着说道。


“坏了!将军阁下,我们谈了这么半天您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


“这是机密,我不能告诉你,你可以等到相关的资料解密的时候再说,你还这么年轻相信你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


“那,俺要到2045年的,将军阁下,那个时候我都成老太婆了!”莱温斯基淘气的说。


“哈哈,老太婆。老太婆,莱温斯基小姐,你真是太幽默了!”曹振远老将军居然被莱温斯基逗得笑了起来。


“将军阁下,我只是想知道一点,从您的跟人角度来看,武太行将军死了吗?”莱温斯基依旧不死心的问。


“莱温斯基小姐,你觉得武太行将军的运气如何?”


“运气?武太行将军的运气绝对是一级帮的,有人统计过,在武太行将军的军旅生涯中有几十次在必死的情况下都是他那奇迹般的运气拯救了他!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人的运气会比武太行将军好的!”莱温斯基这个武太行迷的“知识”终于派上了用场。


“有答案了?”将军慈爱的看着对面的这个女记者。


“噢——将军,”


“莱温斯基小姐,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啊!”


“我明白,我明白,将军阁下,我是不是可以继续问下去了?”


“可以,不过我要提一个条件。”


“条件?”


“是的!”


“尊敬的将军阁下,您讲吧。”


“莱温斯基小姐,我希望你接下来的问题不要这样尖锐好吗?既然这是我的专访我希望您还是多提问和我相关的问题好吗?”老将军被莱温斯基闹得实在没有办法不得不压制一下对方。


“对不起,将军阁下,刚才是我冒失了,将军阁下,作为中国最神秘的特种部队‘战神之刃’的第一任指挥官,您的身份似乎比李克NONG、康SHENG这样的谍报头子更加的神秘,市面上甚至找不到一份真实的人的个人资料,您知道吗?据说中央情报局至今都无法搞清楚您的年龄!”


“哈哈哈哈,莱温斯基小姐真幽默啊,好吧,今天我就帮你们的中央情报局解开这个秘密,我是民国元年的人,今年正好八十岁。”


“那您是什么时候参加的中共呢?”


“我在民国十六年参加的南昌起义,那一年我十六岁,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部队。”


“十六岁,天啊,将军阁下,那您岂不是还是一个孩子?”


“莱温斯基小姐,其实你不了解中国人,中国和你们美国不一样,男人是一个家庭的支柱,所以他们普遍都早熟,在中国十四五岁就结婚生子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因此我在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在国民革命军当班长了。”


“十六岁的班长!太了不起了!那将军阁下之后做什么呢?”


“我,开始一直都在部队里干,由于我的年纪不大不久后便被抽调到机关警备部队担任连长了,后来我又进入了中央苏区的特科工作。”


“特科?是不是就是我们常说的红色间谍中心?根据传闻二战中的许多重大的间谍行动的背后都有传说中的中共中央特科的影子,是这样吗?”莱温斯基兴奋的问。


“莱温斯基小姐,你要知道,当年的我只是一个连级干部,以我的级别我会知道那样的绝密情报吗?”


“也对,那-……将军阁下,您是什么时候到武太行将军的部队里服役的呢?”


“莱温斯基小姐,我改一下你的话,武太行将军的部队是我们的党的部队,而我们党的部队也是中国的军队,也是国民革命军!”老将军说到“国民革命军”几个字的时候故意的加大了音量。


“对不起,将军阁下,这都是我的失误!”莱温斯基小姐连忙道歉,知道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自己面前的这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是令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都闻风丧胆的“战神之刃”部队的掌门人。


“莱温斯基小姐,你不要害怕,我只是重申一下,其实在武太将军没有放弃军队以前也有很多人怀疑武太行将军对于国家对于党的忠诚,毕竟武太行的名望太大了,要知道当时只要他振臂一呼就可以随时改变这个国家的颜色,可是呢?武太行将军没有,在他的人生走到最高点的时候他毅然选择了那虚无的荣誉。”


“将军阁下,您第一次和武太行将军共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第一次……是民国二十九年,上海保卫战的时候吧。”


“上海保卫战!将军阁下,就是1940年的上海保卫战,就是武太行将军军旅生涯中打得最惨烈的上海保卫战?”莱温斯基兴奋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要知道由于上海保卫战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战后中国政府和民间对于上海保卫战一直都是尽量的回避,外界的种种说法也大多数没有得到政府的认可。


“对,就是那个时候!”老将军轻轻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


“将军阁下,在上海保卫战的时候武太行将军真的曾经驱赶没有受过任何的军事训练也没有足够的武器的老百姓区和精锐的日军拼命了吗?还有就是上海保卫战真的死伤了几百万平民吗?还有……”莱温斯基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问不完的问题。


“莱温斯基小姐,恐怕你要失望了,我是在上海保卫战接近尾声的时候和我的部队一起被空投到上海的,你问的那些问题我都没有看到过,所以说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您和您的部队?是‘战神之刃’吗?”


“是的。”


“将军阁下,那时的‘战神之刃’部队有多大的规模呢?战斗力如何?”


“那时候?我们的部队当时只有四百多人,成立也仅仅有一年的时间,我们是直接从训练场上被装上飞机空投到上海的。”


“刚刚成军一年的部队?才四百人?将军阁下,据我所知上海保卫战中双方立即动用的兵力超过了两百万,您和您的四百人空投到上海会有什么样的作用呢?”


“莱温斯基小姐,你不记得了?我们的部队是‘战神之刃’,是特种部队,你什么时候听说特种部队直接进行阵地战了?”


“是啊!可是我们并没有听说上海保卫战中武太行将军是用过特种部队了啊!”


“莱温斯基小姐,你没有听说过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是吧?”


“将军阁下,您可以告诉我这场特种作战的情形吗?”


“你知道‘加贺号’的事情吗?”老将军笑着问道。


“就是那艘被贵军装备的第一种反舰导弹击沉后又打捞上来修复后在贵国的海军中服役的那艘航空母舰吧?”


“是的!”


“那这和您的部队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莱温斯基小姐,如果我告诉你是我俘获了‘加贺号’,你相信吗?”


“什么!是您俘获了‘加贺号’!” 莱温斯基再一次的站了起来。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