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三章 间谍网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节后第一天开始的搜捕证实了李南辉的判断。他内心被巨大的恐惧塞满了。主持搜捕的不是普通的警察,而是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总局和大批便衣。警察只是配角,李南辉看得出来。他是黑社会,但他也是个聪明人,惹保安总局他连想都不敢想。当三个面无表情的汉子敲开他的门,李南辉的心吊在了嗓子眼,因为虽然将钻石项链和青花瓷已经转移走了,但那个皮箱和皮箱里要命的东西却没来得及处理,或者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下好,警察上门了,而且是便衣和怀抱自动步枪的保安总局特种警察。

“身份证,户口本,常住人口登记本。”领头的便衣面无表情地将蓝色的印着保安总局鹰徽的证件在他面前亮了亮,声音冰冷的像从冰窖里发出的。

他马上将证件取来,双手递上,“没有常住人口,”他解释道。搜查者并未看那个放在写字台下的皮箱,便衣核对了他的家人——只有一个妻子,户口本上也是这样写的。端着自动步枪的警察每个房间看了一遍。他们还给了他证件,竟然走了。

李南辉擦擦满头的汗水。眼睛看着那个精致的皮箱,心里砰砰直跳。

李南辉根本没想到自己会从皮箱的夹层里翻出印着绝密字样的文件!

那天晚上李南辉顺利回到家,仔细欣赏了在台灯下熠熠生辉钻石项链。他有个远房表哥在鼎湖做珠宝加工生意,是个表面上安分守己但实际上不太安分的人。李南辉准备将项链卖给表哥,表哥会将钻石重新打磨后出售。至于青花瓷瓶,李南辉认识好几个做古董生意的家伙,这个花瓶至少可以卖1000金元。

算算账,确实发财了。得到横财的李南辉甚至有金盆洗手的打算了。

他的眼光落在皮箱上,皮面是那样的顺手,绝对是小牛皮质地。这个皮箱也值20金元啊。他想着,开始翻检皮箱里是否有别的东西,比如钞票之类。没想到从皮箱的夹层里竟然找出三份文件。文件上盖着的“绝密”印是那样的醒目,立即吸引了他的眼光。

这是三份来自工商部、交通部的文件,分别是帝国五年发展计划纲要、帝国五年交通建设规划和与扶桑王国的贸易协定。引起李南辉害怕的是在交通规划中明确讲了帝国将在五年内修建和改扩建122个军用机场,其中一类机场38个。军用机场的数量、位置及建设时间都一清二楚。

这种文件怎么会在家里?李南辉感到问题严重了。他还没有想通该怎么处理,祭春节后的第一天,大搜捕来临了。李南辉立即想到是在找这三份文件。他当然想不到搜捕是因为龙行健的遇刺而起。他庆幸秘密警察没有搜查近在咫尺的皮箱。在警察走后,李南辉第一件事就是处理这几份该死的绝密文件!

怎么处理呢?第一个念头就是烧掉。但临到举火却犹豫起来。李南辉是个贼,但是个爱国的贼。这些文件让他联想到一个事件,那就是间谍!为什么绝密文件会放在家里呢?是疏忽还是别的?思虑再三,李南辉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2月11日。祭春节后上班的第三天,龙行健意外地收到一个大信封,信封上盖着的红戳子表明已经经过了安全检查。龙行健顺手将这个牛皮纸新封用裁纸刀裁开了。里面是一沓文件,龙行健一一看过后,摁铃叫进了秘书吕晓斌,“请粱副局长、5局肖局长来。马上。”

梁光之和肖月清一同来到龙行健办公室。正好梁广之在5局检查工作,接到电话立即赶来了。他们看过文件肯定地对龙行健点点头。

“需要做什么?”龙行健问梁广之。

“这事非常蹊跷。”粱广之沉吟着,“无论如何这些文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是复印件。”(复印机的产生在现实社会要晚的多。为情节设计方便,故事发生的时候已经出现了)

“这件事你亲自抓。5局承办。老肖,这是5局的正当业务。我首先想到我们南边那个死敌。说实话,这是我来总局任职的唯一动力。”龙行健将文件装进那个牛皮纸袋递给粱广之,“此事列为最优先。明天上班我听汇报。”

第二天粱广之和肖月清准时来到龙行健办公室。由粱广之汇报。

“信件是从墨阳区第7邮局寄出的。邮局未能提供寄信者的特征。信封在任何一家文具店都可以买到,不具有侦察价值。值得说明的是,信封和文件上除了你、我及收发人员的指纹外。再没有别人指纹。”

龙行健专注地听着,“收发人员?”

“是的。我们采取了总局收发室、你的秘书的指纹,那个邮局的所有人员的指纹都拿到了,没有异常。”

“正常吗?”龙行健问。

“信封上有的指纹都有接触信封的合理理由。文件上只有你和我的指纹反而不正常。”

龙行健点点头,表示听懂了。

“文件均为绝密级。发文单位为工商部。目前尚未开展对工商部的调查,这需要你的批准。”

龙行健不满,“你们一天就做了这点事?”

“不。我们做了分析。这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错误的推断将引领我们至错误的方向。局座,假设这三份文件是真的。现在我个人认为是真的。这个假设将带来以下问题:1、文件为什么流出了工商部?2、文件怎样流出了工商部?3、文件落在谁手里,这个人为什么寄给你。而且细致地擦去了指纹?4、事件和我们9号进行的搜捕有没有关系?”

龙行健皱着眉头听着,“老梁,你知道我是外行,你直接说。”

“这三份文件是不应该在你桌子上的。如果是失误,比如工商部可以看到这份文件的某个人不小心将文件带出了办公室,他会将文件悄悄地还回去。绝不会声张。只有二种情况,1、文件不慎丢失了,被一个爱国的人捡到了,他将文件寄给了你。但这个假设有点问题,他完全可以亲自送来领赏。而且完全不必要将自己的指纹擦掉。2、一个人在不该去的地方拿到了这封文件,他又不能很好地解释自己的行为。所以他采取了一种看似奇怪但实际上合乎情理的措施,将文件擦干净寄给了总局。这个人是戴手套寄信的,现在天气还冷,戴手套不会给邮局留下印象。这是个爱国者,他意识到政府存在着重大的泄密漏洞,提醒我们注意。”

龙行健点点头,“你的分析我同意。我决定由你亲自负责此案的侦破。我会过问这个案件,因为它是我接手的第一起间谍案,我相信是间谍案。”

“是。我拟了个名单,这些人将有权获知本案的内情并参与侦破,请局座批准。”粱广之将一份名单放在龙行健办公桌上。

龙行$L̪ԌE$L̪Ԍdiv style='color:#FFF' class='AddTxInfo'>

“工商部是重点,只检查工商部是会引起对手警觉的。我们要有一个解释。我拟了一个掩护计划,分二批对政府各部的安全进行检查。这是总局的职权。文件我拟好了,请局座审阅。”

龙行健细致地看完这份看上去是例行检查的公文,一字不改地签发了。

“谢谢局座的支持,我们这就安排。”粱广之站起来告退。

“记住我说过的话,总局主要精力是对外!”龙行健起身相送。

自2月14号,政府第一批十一个部接到保安总局的正式通知,要求配合总局例行的安全检查。尽管各部对总局抱有任何时候都有的偏见,但仍积极的配合了总局派来的检查组。检查组一般由一名副局长或处长带队,对各部的安全保卫设施,涉密文件管理,会议保密等做了在他人看来非常细致的检查。检查共进行了三天,检查组撤走了。各部恢复了正常。

粱广之没有得到他需要的东西,“工商部在文件管理上没有漏洞。复印文件有着严格的审批规定。我没有得到我需要的东西。”他有点沮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决定了,通报副首相兼工商部长许期中。他主管的部出了问题。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他是可以信赖的,否则我们现在就不在帝都。”龙行键很快做出了决定,“梁副局长,你继续抓信封那条线,我来跟他谈这个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