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长城下燃烽火,为这支装甲雄师敲响警钟:“要么被时代淘汰,要么主动转型。”

1997年冬季的一个夜晚,燕山山脉深处,一辆“五九”式坦克喘着粗气爬上山坡。

炮塔盖掀开,伸出一个怪模怪样的圆筒———该师官兵从某研究所借来的外军坦克微光夜视仪首次进行试验。

一阵惊呼传来,无边暗夜中,方圆1500米内,树木、山包、车辆、人员、装备一清二楚,无一遁形。

忧思,顿时弥漫在夜幕中的钢铁方阵:“夜战,已经不是我军的强项。过去,我们说朝鲜的白天是美军的,夜晚是我军的。现在,已经不存在这种事情!”

这一夜,该师官兵初步领略了什么叫战场“单向透明”。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短短几年间,接连亮相的高科技战争犹如重锤击鼓,在该师官兵的耳边响成一片——

伊拉克战争,美军两种主战坦克M1A2与M1A1同时驶上中东沙漠。行驶速度,两者几乎完全一样。但是,加装了导航定位系统的M1A2坦克到达同一个测试点,比M1A1少走10%的路程、少用42%的时间。坐在M1A2坦克里的指挥官,观看一张三维数字地图,远比看1000字的电文更迅速……

美军实验证明,数字化部队拥有3倍于常规部队的潜在战斗力,一个数字化师已达到6个传统师的作战能力。

存在“代差”的战争,胜负天平是一边倒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溃不成军的事实已经证明,信息化战争中,芯片的作用胜过了钢铁,信息的地位已经高于物质和能量!

这一年,一场强电磁干扰下的演习,让时任营长的苏荣至今记忆犹新:指挥车上,竖起3根天线,耳中依然不闻军令传达,只有阵阵细碎的噪声,似马蹄嗒嗒,像急雨淅淅。

苏荣急了:“准备放烽火,一堆火进攻,两堆火后退!”

演习后,官兵指着驻地山峦上的古长城烽火台,戏称:“苏营长一把火,回到原始社会了!”

全新的信息化战争,给燕山脚下的这支中国装甲劲旅敲响了警钟———信息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要么坐以待毙,要么主动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