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唐宋征文]在评千古一帝《唐太宗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玄武门之变,决断、速度和狠毒

夜读《唐太宗》,关于玄武门之变。感受最深刻的几点:其一树欲静而风不止,自安之计就是面对现实;其二命运总是难以两全,那么决定去作的事情,去作不要回头。

关于功高不赏。太原起兵一路战役是李渊和李世民以及李建成一起打过来的,但是到了统一全国的战争中,太宗就是绝对的主心骨了,征薛举,平刘武周,围王世允,扫平刘黑子,除了李孝恭打的两场战外。但是封建王朝的传统就是长子继位,也就是在这种状况下,秦王和太子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以至最后的水火不融。且不论秦王最初是否有问鼎之心,我想应该也是有的,即有心,又有胆,还有相应的能力,不管是军事还是政治才能。光光就是所在为止就有“功高不赏之危”,即使没有此心,太子一样要怀疑,即使有意退让,能否自全也是两可之间。自古功高而不得好死可不在少数,韩信可提10万之众扫平天下,但最终死于妇人之手,赵氏的杯酒兵权还算是温柔之举,朱元璋可就一把火解决了问题。处于这种地位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即使秦王没有夺嫡之心,也是骑老虎难下,早晚给逼出来。

关于玄武门之变。林彪曾经说宫闱之变在于快、狠、准,可谓一言中的。玄武门之前秦王实际已经是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原来的赫赫战功已经过了三年渐渐被淡化,秦王府的文臣武将被慢慢地剪除,从内宫、外廷到地方势力太子府和秦王府同样针锋相对,但是关键是李渊依然倾太子。玄武门的导火索是出兵打击匈奴,三第元吉领兵,而抽调秦王府的主要武将,如果此行成,那么秦王也许就如同脱了毛的鸡,任人宰割了。也就是在这种状况太宗决定先发制人,收买玄武门的守将(原太子的人马),伏兵于玄武门,毙两兄弟并示之众将,以涣太子军之心,最终逼李渊退位为太上皇。且不论伦理道德是否能够经受考验,当就做事的角度,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集中兵力于一点,起事决绝、干脆,最终达成目的。更何况,大丈夫本不需有妇人之仁,大事者不拘小结,生死相博,伦理何物,道德何物,本就无可厚非。

贞观之治,平稳形势、发展农业和网罗人才

玄武门夺嫡之后,首当其次的就是平定人心。平定政治局势后接下来就需要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离不开人才利用。

关于稳定政治局面。在当时的形势下,各种心态的人都有,原太子党人整体岌岌自危,有自危就要跳墙,另外一部分是对太宗掌权不满意的人,特别是太子原来经营的山东地区;最后一部分人是妄想乘火打劫,假大名以谋私利的投机分子。太宗最初是实行高压政策,但是高压政策的后果是水里的葫瓢,压了一边另一边起。其后对太子余党采取宽大政策,进而惩罚揭发于太子党的行为,从而安定了这部分人心,大多数人只要没有性命之隅还是乐的悠哉游哉的;而对山东地区的安抚政策就是擢用该系能员,比如魏征,这是一个明显的姿态,并让魏征加以安抚。稳定朝外局势只有,转手调整朝廷,对斐寂之流就按步处理,直至流放;对有功重臣,但是能力不足者,给名给利回家养老;将房玄龄、杜如晦、魏征这样的德才兼备者提到最重要的位置。

关于发展经济。封建社会的经济支柱就是农业,连年的战争,人口大减,土地荒芜,并且土地掌握在地主和贵族手上。发展经济首先就是均放土地,配置资源,其次是鼓励生育,增加劳动力,其三是减少赋税,刺激劳动,并增加农业投入,最后是采取政策鼓励农耕,调整劳役避开农时,并兴修水利。

关于网罗人才。最主要的用人观,首先是知人,然后是取长补短,最后是人尽其才。贞观之世的人才在整个唐朝,乃至整个中国历史中,人才也是最鼎盛的时代之一,房谋杜端,魏征,王圭,长孙无忌等文臣,尉迟建德,李靖,李世绩等武将。唐太宗是封建帝王中用人用得最好得皇帝之一,新旧并用,亲疏并举,并兼用人不疑。一般来说知人难,用人更难,而能人尽其才那是难上加难,终贞观之世,唐太宗虽有不克终的表现,但总体来说对人才是一直重视。实际上现代企业以人为本的一个方面就是以人才为本。

扩展版图:远交近攻,各个击破和奇正相间

唐朝建国战争中突厥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曾经参与起兵的行动,但是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突厥不断扩展,实力不断增强,虽然后来分为东西突厥,但是刚建国的唐朝是无法和突厥抗衡的,在建立唐朝的前期是对突厥特别是东突厥俯首称臣的。而唐朝的版图扩张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的,抗击突厥,平定吐谷浑,统一高昌。统一战争需要各个方面的条件的成熟,首先需要加强自身实力,达到可以抗衡的地步;其次在具体战略上采取远交近攻,各个击破的方法;最后在战术层面是奇正相互间。

关于自身实力的加强。孙子云“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唐初整体势力弱于突厥,在这种状况下,整体战略就是俯首纳供,即使在瘃州对阵,太宗以百骑吓退万余雄兵,隔河相对而结渭桥之盟之后依然弱于对手,在这之后采取府兵制,军功政策,提升军队数量,加强兵士气操练提高战斗力,建立自有的强大的骑兵。最终定襄一战而擒突厥可汗。

关于各个击破和远交近攻。“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毛老汉的论断可谓精确之至,东突厥的上下层分裂是战争开展的前提条件。拆散盟友,远交高昌,灭东突厥之后回头对付吐谷浑和西突厥。春秋战国事情是远交近攻用得最多得时代,而且直到康熙时代,葛尔丹统一大漠也是用同样的方法,现代外交同样是使用,只不过是以前是以地理为纬度而现在可能有多个纬度。

关于奇正相间。孙子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灭东突厥李靖以神速直趋定襄,在取得阶段性胜利,吉利假意偷袭之时将计就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平余兵,吐谷浑之役已经高昌之役都是以正兵挡前,而以伏兵取胜。兵者,诡道也,无有惯例可循,决断,快速,坚持是本。

平稳边疆,恩威并施

读完后翻了翻《资治通鉴》的汉本纪二、三和四,文帝、景帝和武帝的边疆政策。汉继秦而立,唐随隋而成,在很多策略上非常相似。历史总是重复的是至理名言啊。

按照正统的说法,中国从夏开始,一直到清一直受到边疆少数民族侵扰,伟大的长城也就由此而建,战国时代的赵李牧,秦王剪,汉的卫青,霍去病,李广都是边疆战场,应付匈奴的骁将。两晋、南北朝时的群雄格局大半是少数民族,隋唐时代的突厥,宋于金和蒙古,明于满,元和清更是少数民族入关而有天下。一直以来,华夏正统和边域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和斗争源远流长。那么边疆方略主要有恩服和威服两种。

关于威服。以武力征服边疆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汉武帝时期,经过文景之治,以及多年的黄老“与民生息”的指导下,国力昌盛,国库充盈,但是边疆匈奴两年不决,和亲政策名存实亡,在这种状况下,汉武帝大行军备,并最终以卫青,霍去病两员名将澄清玉宇,但是也付出了承重的代价,晚年国库空亏,危亡之机已现,最终颁布了著名的“轮台诏”回复,原来的静民政策。公平来说,在如果武帝没有采用武力恐怕也是难以平复不断强大的匈奴。而唐朝在完成统一后首先征服突厥这个最大的少数民族,不同的是之后唐除了武力威慑更多的是采用恩服,并且这个与唐太宗一视同仁的思想分不开。

关于恩服。贞观后期的政策主要恩服,包括和亲,团结和德化。和亲是中国古代一贯采用的安抚方式,但是有不同的目的,汉武帝送女儿以及清康熙嫁女儿更多的权益之计,目的仅仅是争取时间,最终还是兵戎相见,以武力分胜负,和亲仅仅是争取时间。而唐太宗的和亲政策确取得了非常好的结果,著名的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的和亲至今还是美谈论,那么我想这个实现一方面是与唐皇朝的军事势力相关,一方面是与唐比较开明的民族政策相关,唐朝是少数几个平等对待少数民族的皇朝。

我想任何情况下恩和威都是必须的,和平是战争之下才能够取得的,并且在实际的政治斗争一样适用,康熙平吴三桂,灭葛尔丹,收复台湾用的都是一样的手法。但是长远来说恩服总是要好于威服,马上可以打天下,但是不能治天下,偃武修文,圣人之道方位长远之道。

萧墙深如海

自古皇族后宫就是是非之地,多少英雄豪杰死于其中。萧墙内的两个主导因素,其一是储君之争,其二是内宫和外戚专权。

关于储君之争取。太宗的储君之争取在承乾太子,魏王泰以及晋王泰之间展开。太子承乾是长子,于理于制当承大统,但是年少轻狂,亲小人,远贤臣,心有余而力不足,且不学无术,有胆无心,终至谋反被流。魏王泰深得太宗之爱,然过于做作,亲近新人而不能拉拢贞观重臣,兼且才具不够,总也无所作为。 晋王泰仁弱,也可说无能,但是得到几个长孙无忌、李绩等几个重臣的支持,在当时的形势下面,如果太子没有几个重臣的支持根本无法安稳。太宗最终迫于而立晋王。在这个过程中,身修为第一,权术为第二。我想在储君之位总也是应修身养性,左协良师,右靠父王。不过话说回来不同形势总要不同分析,太宗本人是一奋而成千古一帝,高宗可是在迷迷糊糊中继位。曾经读过二月河的《雍正》,其中九宫夺嫡那节可谓精彩,读到邬思道“争是不争,不争是争,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拍案叫绝,此谓雄才大略。

关于外戚专权。太宗先有贤后长孙,后有贤妃徐妃,终太宗朝,没有什么后宫之乱,除了培育的武则天这个千古女帝外。但是后宫和外戚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完全割断,并且最终也是长孙无忌坐朝理政治。只是长孙无忌还算忠没有造成千古恨事,也没有成为下一个霍光。外戚专政最盛于东汉,吕后,窦太后,王太后,霍光,最终于王莽手上斩断了大汉800年江山,而成就了光武帝开西汉。


本文内容于 2008-4-19 12:28:51 被霹雳系列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