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郑家村说事]咱们抵制吗

[郑家村说事]咱们抵制吗


郑家村的人们喜欢喝茶,只要是天气好,大家晚上都会在榕树下泡起了工夫茶,乡下人不爱讲究,喝茶没有什么点心,随便找点聊天的话题就是点心了。

郑青云这几天没出去打鱼,因为村里就要唱大戏了,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郑青云没多少钱,可力气还是不少的,所以他这几天都在村里帮忙搭戏台。到今天下午戏台终于搭好,族长郑老爷很高兴,让大家早早收工。所以今天晚上郑青云一早就在榕树下占了一个好位置,悠闲地泡起了工夫茶,当茶的涩味在青云的口中慢慢变为甘霖沁入心中的时候,青云的一天劳累化为乌有。

郑奋奋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坐在了青云的面前,好像不怕热地拿起一杯茶就喝了下去后才说话:“云哥,你听说了吗?祸山庄他们太过分了,据说他们有人时不时都给阿达送钱,他们的族长也在说咱们这样处理阿达是野蛮的,所以他们就不来看咱们村的戏了。”

郑青云:“我早知道了,这事的确过分!”

“可是他们去年不是这个样子的!”奋奋接着说。

“去年还不是咱们要向他们村买牛车,你知不知他们一直和米家村在争着卖给咱们村的牛车,不和咱们好谁和他们做生意?”青云喝了一口茶说。

“可这样做人也忒不厚道了,所以村里的兄弟们都想教训教训祸山庄!”

“哦?如何个教训法?”

“村口不是有一间法山庄人祸阿水开的杂货店吗?兄弟们都说大家去闹一闹,让这杂货店关门!再不行,就砸他几块玻璃解解气。”奋奋好像早有准备。

“这可不行,这会出大事的!”这时,村里的广播员郑山石也走过来,听到了奋奋说的话立马地制止。

“为什么不行?”奋奋见有人反对,不高兴了。

山石因为读过几年书,就当上了村广播员,每天给大家讲讲村内外的趣事,也算是村里面的名人之一了。这不,名人就有名人的风度,他用牙签挑出了塞在牙缝里面的一块残羹,吞下去以后才慢慢悠地说:“这间杂货店是租咱们村郑二屁的,这店里的几个伙计也是咱们村的人,卖的东西也大多是咱们村的,何况人家的买卖也算公道,你如何能去搞人家的杂货店?”

“这可是挣钱的是祸阿水!”奋奋反驳。

山石见奋奋不听劝又说了:“你想想,如果你们搞到他生意做不成,那郑二屁还和几个伙计不都要饿肚子,特别是郑二屁无儿无女,就靠这点租金过活!”

奋奋一早就为郑二屁和那几个伙计计划好了:“难道咱们村里人开的店就不好了吗?阿水的生意做不下去,咱们村里的人可以去接的,郑二屁和那几个伙计也一样可以过生活!”

山石;“你知不知道,米家村的广播站已经在说咱们是野蛮人了,你们这样一搞更会给人家说咱们村野蛮,这样他们更有借口说不来看戏了。人家郑老爷都没有出声,轮到你在这里说话?”

“你不要把郑老爷拿出来说事,这是小事,那能劳动郑老爷,我看你小子是没种!”奋奋生气了。

“你俩都别吵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青云终于开口了。

青云接着说:“你们还记不记得前两年咱们抵制矮子的时候,村里是谁走在最前面?”

奋奋:“那还用说,就是青云哥你嘛!这不,兄弟们还想请你明天带咱们去阿水的杂货店呢!”

青云不搭理奋奋接着说:“想那时,大家的口号都叫得价天响,不止搞得矮子一时做不了生意,还有些兄弟把矮子的玻璃也给砸了好几块。村里的人也都叫好,可是你看看,如今还有几个人没用矮子的东西?”

“咱们村就是有些人欠教训!”奋奋答。

山石抢着说:“你就少扯吧,还不是咱们村的东西比不过人家?如果咱们村的东西好,谁还去买别人村的东西?”

“你少来,你狗日的少装,你家里就藏着不少祸山庄的米酒!”奋奋叫了起来。

“是呀,我就爱那口,你能奈我何?我隔壁郑狗蛋的女婿还是祸山庄的人呐,你不去把狗蛋的房子给拆了?”山石激起奋奋。

奋奋:“你……你……你……”

“我看呀,咱们生祸家村的气是应该的,但是生气归生气,咱们不能做出格,是生气就好了,免得别的村又说咱们不文明,又不来看戏了!”山石见奋奋说不出话继续劝。

青云:“山石,你说不要出格这我同意,但是咱们生气不表示一下别人怎么知道咱们生气?其实人家想抹黑咱们,你不搞事他们也能找点事出来,米家村等几个广播站不就这样乱说的吗?明明是阿达让人闹事,可经人家一说就好像变成咱们对不起阿达一样。”

山石:“人家越是这样,咱们越不能闹事!免是给人家抓住把柄!”

青云:“谁说我们想闹事?奋奋,把兄弟们都找来,让他们分别告诉乡亲们,祸山庄对咱们说三道四,咱们也得表示表示,总之从现在开始咱们这些兄弟是不去阿水的杂货店买东西了,其他乡亲们去不去自愿,咱们不管!人家都骑到咱们头上拉屎了,不表示一下不行的!”

“好呐!”奋奋一听,就跑去通知道村里的年青人了,不一会就没了影。

山石:“青云,你可要三思呀,搞不好咱们就这样和祸山庄就结怨了!”

“我说山石,你怎么这么糊涂,是人家祸山庄先对咱们说三道四的,咱们可没招他惹他。总之我心里有分寸,抵制一定要,但村规咱们是不会违犯的。”青云原来也早有决心。“总之,别人我管不着,我自己是要抵制了,这也是让人家知道,咱们郑家村的人也是会生气的!”

“你……你……”现在论到山石说不出话了。

也许山石的声音太响了,竟然惊动榕树上早已睡着的老鸦,老鸦们都“鸦鸦”地叫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在抗议?



本文内容于 2008-4-19 1:31:36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