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媒体是相当有用的。 双方都有户外集会。 当西部媒介把她树立为有理性的孤立声

音时,中国电视已给她打上奸贼的烙记。 双方都忽略了事实,那就是在9分钟Youtube和

光彩的采访之外,Grace 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当我首先在晚餐遇见她时,她立刻将她的背景全盘吐出。 我认为,她可能是个交际上

有点低能的混混,而又热衷于交朋友。 我洗耳恭听. 真是个好故事。



她告诉她怎样参与在中国的一个由一些高级律师组成的政治利益集团。 他们设法揭露

天安门广场事件的真相。他们在一起写了这些方面的文章和博克。 然后一天,小组中

的一个朋友消失了。他们打电话给她(那个朋友),去了她的家,并尝试一切手段,但是

还是没有找到她。 然后Grace和她的父母开始极度兴奋。 Grace的爸爸,当时是前青岛

市市长,担心Grace 会面临相似的命运,所以去了市政府,将她的档案全部消除。 所以

她有了个新名字, 并迅速搬到南韩居住。那时,她在青岛已经退出高中,因为她对山东

省最佳的高中的教学不满意。 她搬到韩国,在那里她通过观看美国影片学会了英语。

在那里,她与很多人上了床。 然后她申请哈佛被拒绝。 下一年,她再申请哈佛、普林

斯顿、耶鲁和Duke。 除了哈佛她被所有学校录取。因为她得到了Robertson,她选择了

Duke。 因为她不想受该学科设置的制约,她拒绝了Robertson。



讲完该故事时,我们都相当惊奇。 我们都认为这名表面上天真的的中国学生大有可为

。 在我们回来到我的室之后,她告诉我们, 她与某男在宿舍里发生性关系。。。。。

。。


听了她的故事之后,我们都感到十分惊奇。我们相信这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中国小姑

娘将来必定是个大人物。当我们一起回到宿舍之后,她继续讲述她的故事,并说可以告

诉我们宿舍里谁跟她上过床。我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她看起来真的很傻很天真,而且最

关键的是我们来到杜克也不过刚刚五天的时间。他说那个男生是个处男,而且现在还想

跟她继续发展。于是我们来到整个宿舍共用的客厅,她指着正在宿舍另一边正在玩台球

的一个人说:就是他。但是那个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王千源。此后她还告诉我们很多

她的故事,她谈论的一切几乎都是她自己的经历。但是随着故事越来越多,似乎有些难

以自圆其说了,甚至明显地自相矛盾。人们开始怀疑她是否诚实。几个月后,她的谎言

和无厘头的行为终于让所有人都不喜欢她了。在我们这样一个互相信任和友善的大宿舍

中,一个人如果能沦落到被所有人讨厌,那一定相当特别,而王千源就恰恰这么特别。

现在我们都知道她在撒谎了,她没去过韩国也没参加过任何形式的政治活动。她甚至告

诉别人她自己给自己写了推荐信才申请的大学。她编造了许多让大学对她感兴趣的故事

,而现在对她感兴趣的则变成了西方媒体。


她现在每学期超计划地选修了6门课,其中的2到3门是外国语言课。她对于教务部不允

许她注册更多的课程感到十分愤怒。但有趣的事情是,她现在这些课程的成绩并不怎么

样。我曾经听她练习德语,发音很糟糕。


她同样经常发狂地阅读。我其实不知道她在读什么,好象是中国文学、哲学和政治类的

东西。她一个晚上就打印了数百页的文章,将书桌上堆满打印的文章。同时也给任何愿

意听她宏论的人布道,试图让人感受到她对政治的敏锐。


她有天剃了自己的眉毛,因为:第一,所有男女问题可以彻底离她远去;第二,纤弱的

女孩从来不能改造历史。

她还编造了有男生如何邀她上床或偷偷摸摸跟她玩暧昧的故事。


究竟是我,还是她相信她将来注定是个大人物呢?


如果要把王千源的故事完完整整地说出来那实在是太长了,我还是决定适可而止。但是

我想说的是,她在西~藏问题上已经被西方媒体完全拔高了。她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因为最终她会被视为一位英雄。


真是一个很傻很荒谬的姑娘。


哦,我差点忘了说了,她曾经说过她要当中国的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