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5/


中岛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心里想:我今年二十三了,美丽的容貌正在消退。

她俯身更靠近镜子,仔细检查自己的脸:肤色嫩白,精致的鼻子显出高雅的气质,黑亮的眼睛像山间的泉水一样清澈,这是一张清秀的脸,略带冷艳。她象意味艺术品收藏家一样仔细检查自己的脸,她有几分自恋。

她拿起那张便条,又读了一遍。


“凉子:

大日本帝国正在受到威胁,我不得不放弃你,跟随部队撤退。请你不要忘记我,我们会再打回来的。

渡边“


就这样吧,她心中想。她把那张条子撕得粉碎。


渡边是军队的少佐,几个月前他向她提出追求,经过他的苦苦追求她接受了他,结果,苏联人一来,他就不顾她了。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结局是这样的。即使不是苏联人打过来,也是他们打到苏联去,总之他是要走的。


现在她只有一个念头:“我想回家。”


在苏联军队的日本侨民登记处,中岛显的很拘谨,年轻的苏联士兵让她感到有点紧张。她第一次做这么正式的一件事。


然而苏联年轻的士兵面对这个光彩照人的东方女子也感到有些不自然。双方的一问一答也就显得有些不顺畅了。


“你有什么要求吗?”士兵问。


“我想去日本。”中岛回答。


“为什么要去日本呢?”士兵问。


“我是日本人。”中岛回答。


“你是什么时候来中国的。”士兵问。


“6年前。”


“日本有亲人吗?”


“有”


“很好,我们会帮您联系的。”苏军士兵说,“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呢?”


“我唱歌,在日本的时候,我是艺伎。”中岛回答。


“有一个情况我要告诉您,现在我们只是做一个统计,遣返工作要等到战争结束。”士兵不好意思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浪费我的时间。”她怒气冲冲地说。


“我之前也没说要把您送回日本呀。”士兵显然有点乱了。


她还在生气,只是做统计,还问的这么详细。


“您稍微等一下。”士兵转身走进里间打电话。中岛不耐烦地等待着。她感到自己有点蠢,她不该没打听清楚就来到这里。


士兵回来了,“天气比较冷,我们去喝杯伏特加好吗?”


她差点笑了出来,原来苏联男人跟日本男人都一样。她心想,我是来办理正事的。于是她决定拒绝他的邀请。她不屑一顾地看了他一眼:“你还小,不该跟姐姐谈这个。”


这一句把这个俄国少年窘的要命。“请不要误会,是我们上司有事找您,也许对您的回国有帮助。”


她想想,反正没有什么损失的。正好自己想喝一杯了。“行。”


他替她打开门。他们穿过马路来到一家俄国酒吧,每个人要了一杯伏特加。窗外的雪地被夕阳映的金黄,他看到她的眼睛里充满落寞。


“你在中国过的快乐吗?”士兵问。


“还好。”中岛心不在焉地回答。


“你家里有兄弟姐妹吗?”士兵问。


听到这里,中岛脸上显出悲伤的神情。“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哥哥去年战死在马来西亚,弟弟也在塞班岛被美国人打死了。“


“你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吗?”士兵问。


“因为他们很勇敢。”中岛回答的有些犹豫。


“错!可恶的资本家为了得到更多的财富,他们发动了战争,牺牲的却是穷人的子弟。这就是你兄弟们死的原因了。”士兵有些激昂地说。


“可是,他们说,是为了日本。”中岛喏喏地说。


“为了日本的谁,你想过吗?”士兵咄咄逼人。


“你身边的朋友死掉多少,你想过吗?”士兵继续说,“你们都死掉了,日本又是谁的呢?”


中岛不说话了,她似乎明白了士兵的话了。


“我出生在乌克兰的乡下,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把我变成了工人,在苏联,我们努力工作,不计回报,因为国家是我们的,工厂是我们的,劳动成果是我们的,我们每个人都很幸福。这就是为什么每个资本主义国家都想憎恨我们的原因。”


中岛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感到很惊奇,她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俄国士兵,沉浸在对苏联的向往中。


“你们真幸福!”中岛由衷地说。


“我们的领袖斯大林正把这种幸福带到整个欧洲,中国,接下来将是日本。”苏联士兵坚定地说。


正在这个时候,屋外走进了一个人,穿着一件苏军将军服,身材高大笔直,白玉般的脸盘,小眼睛显得很和善。他正是我们的英雄铁战。

士兵起身给他敬了个礼,铁战笑着还礼。


铁战做到他们中间,微笑着问中岛,士兵赶忙给他们互相做了一个介绍。


中岛打量着这个人。这个长相平庸的中国人是这片土地上千千万万人中的一个。不同的是,俄罗斯军队的伙食或者其他别的原因,让他比普通中国人高大健壮许多。


他跟俄罗斯士兵互相用俄语说着什么,中岛向一个局外人一样听着,铁战的表现令他惊奇,如果他是俄罗斯人,那么他的中文无疑十分不错,如果他是中国人,那么他的俄语是实在近乎完美。


她鼓起勇气来问:“铁将军是哪里人呢?”


铁战说:“我是中国山东莱阳人,小时候,随全家人闯关东来到东北,全家人先后在哈尔滨和鸡西几个城市开过饭店,因为同行的互相拆台,生意做不下去了。后来在一个苏联朋友的帮助下,全家人移民到了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在那里经营一家中国餐馆,二战爆发之后,我参加了苏联红军。”


中岛被他的直爽打动了,问:“苏联真的是穷人的国家吗?”


“是的,我们红军就是为全世界的穷人在战斗。”铁战坚定地说。


“你们找我是有什么需要我效劳对吗?”中岛小心翼翼地问。


“在哈尔滨到处都是知道苏军机密的人,他们清楚地知道我们的力量,知道我们的部署。敌人也想知道这个秘密,在哈尔滨有很多人正为日本人工作,我的任务正是制止他们。”铁战认真地说。


“我没准也是为日本人工作呢。”中岛有些调皮地说,很明显,她已经放松下来。


“至少现在我还没发现。等我发现以后再作处理。”铁战哈哈一笑。


“你是想让我帮助你们把这些间谍找出来?你以为我是谁呀?我只是一个艺伎。”中岛有些想笑。


“我要的是情报,这也是你的工作,因为你是日本人,你可以接触到许多谣传,和街头巷尾的议论。这些话,除了日本人,没人可以听到。”


“什么样的谣言呢?”中岛问。


“只要是有人打听苏军情报,这样的人就值得你报告给我们。”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告诉她多少内容。“现在我正在找一个叫李贤录的朝鲜人。他是最近到达哈尔滨的,他很可疑。”


中岛有些失望,“说了这么多,原来让我找一个人。”


铁战哈哈一笑,“那你还想去做什么?潜入关东军司令部?”


中岛发现,铁战笑的时候,还不是那么古板。


“虽然无聊,但是你愿意干吗?”铁战问。“因为你观察力敏锐,有很好的身份掩护,也有很好的机会。”


中岛还是感觉到他很尊重自己的感觉,这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那我为什么要给你做事呢?”中岛问。


“你是说钱吗?每个月100卢布怎样?”铁战问。


“还好啦,那就这么定了。”中岛突然感觉自己跟这场宏大的战争扯上了关系。


“假如别人看到我们在一起,我该怎样说?”中岛问。


“说你是我的手下呀。”铁战说。


“你想害死我呀。”中岛对铁战的傻有些着急。


“那你说应该怎么说。”铁战反问道。


“就说,你是我的男朋友吧。”中岛说完这句话,感到脸很烫。


铁战也有些烫,他们沉默了一会,中岛起身鞠躬告辞了。


“我会联系你的。”铁战在她身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