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三章 初抵鬼城

马鲁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隆冬时节的重庆清晨总是大雾弥漫的,从某个角度上说,重庆和伦敦可以并称为“雾都双子星”。嘉陵江虽然已是枯水期,但是站在江边仍然可以听见一阵阵时不时有点喧闹的江水声。 候正此时和水京正站在一处谁也不会注意到的岸边注视着水面,水京焦急地看了看表正要说什么,水面突然有了动静。曾三山和洪闻理穿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隆冬时节的重庆清晨总是大雾弥漫的,从某个角度上说,重庆和伦敦可以并称为“雾都双子星”。嘉陵江虽然已是枯水期,但是站在江边仍然可以听见一阵阵时不时有点喧闹的江水声。

候正此时和水京正站在一处谁也不会注意到的岸边注视着水面,水京焦急地看了看表正要说什么,水面突然有了动静。曾三山和洪闻理穿着一身潜水服托着一个大木箱子从水里冒了出来。

候正和水京接过箱子拖到岸上,然后一人一个把曾三山和洪闻理拉上了岸。“阿嚏!猴子你要给老子报医药费!”曾三山上岸第一句话就让自己的屁股再次遭受了一记重踢。

水京掏出螺丝刀两下就把木箱子撬开,箱子里面放着四个装着东西的黑色塑料袋。水京拿起一个打开,“我日,猴子。你的!”

候正接过水京递过来的塑料袋打开一看,久违的“时力2000”装配箱出现在眼前,再翻了一下,除了子弹外还有一把“霹雳火”以及一根“雪豹A系列”的多功能军刺。候正再看看其他人,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的兴奋。

“我日!猴子,这个军刺霸道哦!你看还有暗藏的倒钩!”水京兴奋地挥了挥手中的“雪豹”。一边的曾三山也拿出十二把连着刀鞘的“龙牙”玩了起来。

“我说你两个还是收敛点,快点收好!这个毛毛也太吝啬老!游客迈总该置办点衣服撒。”候正将塑料袋重新封好放在一边,然后向三人招了招手,“先把这个解决老来!”三人迅速地收好了武器装备,水京和洪闻理抬起一个大的塑料袋走了过来一把扔在了木箱子里然后重新钉上了木箱子,候正和曾三山一把把箱子重新推进了水里。

看着箱子完全地沉入水里,水京摇了摇头,“谁叫你这小胡子是个特务呢!”


经过在曾三山在朝天门批发市场的指导选购,四人全都买好了旅游的装备,而手上的抢来的武器和奔驰车等等全都由水京在黑市上处理掉了。等到四人再度碰头的时候已经是身在朝天门水运码头了。

四人慢慢地登上了浮板,曾三山突然异想天开地问候正,“我说猴子,你不是说精通天文地理得嘛?那我问你为撒子这点南岸的浮板搭得比北岸的长?”

候正的表情分明觉得曾三山这问题弱智之极,但是还是开口回答了,“这是因为北岸北岸是嘉陵江的侵蚀岸,南岸是长江的沉积岸,船搁浅的危险比南岸的小。”

曾三山本以为会问倒候正,没想到候正这么快就回答正确了,做了个自讨没趣的表情上了船。

深夜的长江边,一艘客轮缓缓地启航。长江两岸灯火通明,这是大年三十的晚上。两岸的灯火通明,客轮上水手三三两两地打闹着向船头走去观赏着礼花。


“猴子!我说这个船上就我们四个是旅游的,其他的都是回家过年的。你说毛毛是不是故意的?”曾三山一边往嘴里丢着酒鬼花生,一边漫不经心地小声对旁边倚着栏杆的现在在船上叫做西门略商的候正说。

候正正要说话,身后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兄弟,你们要不要到船头去喝一杯?”

两人转身一看,一个穿着一件军大衣的中等身材的中年水手手里拿着瓶山城啤酒笑呵呵地望着自己。

“我说哥子,是不是当过兵的哦?”曾三山笑着递上一根烟。

中年水手也不客气,接过烟夹在耳朵上点了点头,“嗯,当过两年兵。没得撒子说头得。走嘛,到前面船头去,船长要请全船的人喝酒。”中年水手说完自顾自地先走了。

候正看了看中年水手的背影,一拍曾三山肩膀,“去喊熊和海豹,我们也去喝口不要钱的酒!”


等到四人走上船头的时候,船头已经站满了人,一大群坐船回乡的农民工挤在一起享受着年夜的免费啤酒。见到四人到来,站在人群中的船长顿时兴奋起来,“也!来来来!小伙子些。一个一瓶山城拿起。”

四人接过啤酒用嘴咬开了瓶盖,候正咕嘟咕嘟地灌了一大口。这时船长喊了起来,“来来来!我来给过年还在外面的兄弟伙些唱个歌!”说完船长把手里的啤酒瓶一扔,随性地扯开了嗓子吼开了,“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迷迷茫茫一村又一庄。看斜阳落下去又回来,地不老天不荒,岁月长又长!”

听着船长的倾情嚎叫和人群的掌声,现在已经改名叫西门略商的候正倚着栏杆看着两岸向后挪动的黑暗里的山峰出神。


这天一大早,水手的一声吼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丰都到了!”

候正四个人收拾好背包跟着一大群人下了船,面前一道高高的堤坝,而堤坝背后就是赫赫有名的丰都鬼城了。

走下堤坝,面前就是丰都鬼城的大牌坊了,看着面前写着名山胜景的牌坊,候正脑子里跳出的是那西游记里面阴森的阎罗殿。

“几位是旅游的?”一个中年妇女迎了上来,曾三山立刻回答到,“嗯,我们是旅游的。”

“哦,老实的。过年过节的几个年轻人还出来旅游,要住宿撒?”中年妇女看了看四人说。

“好多钱一晚上嘛?”曾三山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

“走嘛!你们看老房子随便给个价就是。”中年妇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自顾自地走了。

候正四人一对眼,也背起背包跟了上去。四人跟着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看见了一个有着四个鬼头的塔形建筑。四人正打量着这个建筑,候正突然感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连忙向四周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来嘛,几位!前面就到了!”中年妇女指着一栋高楼说。

四人跟着上了楼进了五楼的一个房间,只见屋内清清爽爽地布置着一个双人沙发以及一个大彩电。卧室内是四张小床。

“这个,老板你说好多钱嘛?”曾三山试探着问。

“你们看到给嘛!我说实话哈,这个房子你们如果晚上觉得有撒子黑人(吓人)的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中年妇女一脸的不自然。

“黑人的东西?”曾三山看了看中年妇女不自然的脸,“不不,你莫黑我们哦!”

“不是不是,我这个房子一直都是租给一个人的。结果前天他给我说这个房子晚上有怪声音他不住了!我也不晓得是撒子东西撒。”中年妇女急忙辩解。

“那一个三十块,你看囊个样子?”曾三山开口就咬死了价钱,看着中年妇女收了钱悻悻地下了楼,曾三山一下子笑出声来。

“我日!我们这些无神论者还怕有鬼迈?”曾三山一把把背包取了下来,“走走走,吃点东西!老子肚子都饿扁老!”


等到四人吃喝完毕再坐下来的时候,时间才到十点。候正走到窗外的阳台看了看,回到屋内拉上了窗帘打开背包清理起装备来。

曾三山一边把匕首拿出一边嘟嘟囔囔,“我说猴子,毛毛再吝啬也该给我们点GPS手表和纽扣这些东西撒。”

“你懂个屁!这回我们不是以公开的军队身份。是相当于间谍得嘛,真正的间谍最常用的都是最简易的装备。007那种是拍出来看的。”水京把消声器装上“霹雳火”瞄了瞄准星。

“对老,猴子。我们到底该囊个找也?毛毛是撒子都没给我们说得嘛。”洪闻理手里正在组装一把散弹枪。

没等候正开口,曾三山已经先咂起了嘴,“我日哦!熊你娃的这个也太日白(震撼)了哦!”

洪闻理停下动作正想说什么,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