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害怕中国了:一波衰败哀愁在法国蔓延

拿破仑1806年为庆祝胜利修建的凯旋门曾被视为法兰西光荣的纪念碑,但200年后面临投票选举新总统之时,祖先曾为拿破仑而战的法国人罗兰德却认为,凯旋门成了衰落的象征,"令人感觉光荣不再"。近年来,一波"法国衰落论"的哀愁在法国蔓延。《悉尼先驱晨报》援引专家的话说,"法国害怕世界,害怕别人,甚至害怕他们自己,他们害怕自己的恐惧"。西方媒体今年2月的调查结果表明,在对国家最满意的人群比例中,法国为7%,远低于英美德;在对国家最不满意的人群中,法国又以17%的比例远高于英美德。被国际社会认为向来自信的法国人似乎变得不那么自信了。

巴黎曾是世界神经中枢

研究法国历史文化的著名专家普罗夏松曾用这样一段话描述法国的光荣:"在19世纪,大家可以不去伦敦,不去维也纳、柏林,不去圣彼得堡,也可以不去罗马,但无论是谁,不管他什么出身,也不管他是什么国籍,他却不能不去巴黎",因为那时候,"巴黎是世界的神经中枢,正如雅典原先是希腊的思想灵魂一样。"

早在1453年在百年战争中击败英格兰后,法国就开始成为欧洲强国,之后经过路易十一、查理八世等几代国王的经营,逐渐成为中世纪欧洲罕见的中央集权国家。17世纪起,法国经历了宗教战争洗礼,平息了欧洲战局,成为凌驾于神圣罗马帝国和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之上的欧洲第一强权。巴黎俨然成为欧洲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法国成为艺术家的乐园、文化和思想的交汇点,法国宫廷制度、服装饮食,成为各国效仿和羡慕的对象。法国的重商主义经济得到发展,金融业开始崛起,这确立了法国在西方思想和文化领域不可动摇的主导地位。伏尔泰、卢梭等一批启蒙思想家推动了近代自由、平等、博爱思想的传播,法国大革命更奠定了现代民主共和政体的基础,这一切都让法国领导着世界潮流,也带给法国人无穷的自信。

拿破仑时代,法国军队的锋芒席卷全欧,《拿破仑法典》以及大革命思想随着军队马蹄传遍欧洲。17世纪起,法国开始在海外殖民扩张,在1939年的巅峰时期,法国殖民地总面积超过1200万平方公里,加上本土总面积占全球陆地总面积的8.6%,是仅次于英国的世界第二殖民帝国;战后,法国凭借其影响力成为非洲宪兵。稳定的西非法郎、四通八达的非洲航空,成为法国在非洲"龙头老大"实力的象征。在移民方面,法国长时期扮演着海纳百川的角色,曾有一位韩国作家感慨,非洲互相对立的失意政客可以在巴黎相安无事地比邻而居,塞内加尔前总统桑戈尔一直以在巴黎拥有寓所和居住权而自豪。

面对凯旋门"光荣不再"?

2007年法国总统选举之前,美联社一篇文章写道,代表法国永恒光荣的凯旋门曾让欧洲在法国面前颤抖,但距离2007年的选举不到一星期之际,对祖先曾为拿破仑而战的法国人罗兰德来说,凯旋门成了一个衰败的象征。"令人感觉光荣不再,法兰西失去了曾拥有的光环。"

被很多法国人视为"世界上最美语言"的法语曾长时期作为欧洲外交的主要语言,欧洲精英,无论皇室还是知识分子在18世纪和19世纪都偏爱法语,引发一战的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的最后通牒用的就是法文。1919年《凡尔赛和约》接受了英文,到上世纪70年代,法语几乎在拉美消失,到80年代,法语在南欧也成为稀有物品。随着殖民地的解放,法国昔日广袤的领地所剩无几,和英联邦相比,法国与旧殖民地的"血脉"断得更彻底,曾经的"法兰西共同体"昙花一现,如今的法语国家峰会更像法国埋单的务虚茶话会。

在国际热点问题上,法国和美国的针锋相对,开始被亦步亦趋所取代;在非洲,今年初萨科齐声称不愿继续充当"非洲警察",急欲减少投入,从非洲脱身,还逼迫非洲"对等"减免关税和开放市场。非航因缺乏资金倒闭,曾经多年屹立不动的西非法郎两次贬值,曾经的"宪兵"变得缺乏活力,法国盟友乍得被反政府军攻入首都,驻扎当地的法军观望数日方才行动,和法国关系密切的科摩罗平息分离势力,就驻扎在那里的法军却把出彩的机会让给了非盟的联军。对法国的"懈怠",许多非洲领导人表示不满。不仅如此,卢旺达还因法国的"霸权主义行径"宣布与之断交,乍得则毫不犹豫地将涉嫌贩卖人口的法国嫌犯判处苦役,而法国似乎束手无策。这些都在销蚀法国人的自信。法国的历史教师菲利普说,"法兰西不再拥有值得夸耀的军事力量,不再有竞争力,这使得法国在国际上和外交上沦为二流国家,它的声音不再被所有国家听到。"

在经济上,法国人均GDP最近25年中从世界排名第7降至第17位。目前,法国经济增长率仅在1%至2%之间徘徊,在欧盟国家中几乎最低,而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则几乎最高。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收入,1990年法国在欧盟成员国中排第三位;美国中情局2007世界概况介绍法国人均GDP时说法国排名第28位。法国年轻人的失业率达22%,居欧洲之首。至关重要的金融产业则因"国民银行弊案"、"兴业银行弊案"等一系列丑闻严重影响了声誉。 号称要和BBC、CNN分庭抗礼,在全球发出"法兰西声音"的法兰西24电视台年预算1.5亿,远远低于BBCWORLD的8亿美元和CNN的16亿美元。

西方议论法国衰落

近年来西方对"法国衰落"加强了关注。《澳大利亚人周末报》题为"法兰西的衰败和自由落体"的文章说,在法国,过去几年来很多民族的错觉气泡被逐个打破,由于对崛起的穆斯林社区的不妥当管理,法兰西共和国的理想遭到破坏,法国技术创新的声誉因戴高乐机场屋顶坍塌而受到打击;法国可免于***恐怖主义袭击的幻想也因***组织威胁炸毁法国的轨道交通而破灭。报道说,2003年,法国发生了193起攻击犹太人的暴力事件,还有731起威胁。分析家指出,暴力根源在于阿以冲突以及法国社会吸收阿拉伯移居者的失败。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的文章说,至少从19世纪起,法国人就常听到有关他们国家衰落的谈论。他们通常是标志性地耸耸肩,报以"根本不"的回答。但现在,从法国的几部畅销书和出现在国内电台、电视和报纸上的自我贬抑的调子来看,这个国家已开始讨论自身衰落问题了。讨论触及在政治、经济、艺术、外交乃至语言等领域的影响的丧失。

2007年底,美国《时代》周刊题为"法国文化之死"的评论文章让法国一片哗然。文章一针见血地说道:"捉襟见肘的法国文化还剩下什么?"那就是"法国时尚、法国烹饪和法国红酒仍名列世界前茅"。《时代》列出的数据有:法国小说能进入美国的不超过一打,国内却有近30%的小说译自英语;占全国票房一半的是好莱坞电影;法国拍卖行的收入仅占当代艺术交易总额的8%;全球曝光率最高的10大艺术家法国一个没有......

衰落影响法国的心态

美国企业研究所网站2005年9月刊登题为"老欧洲的衰落"的文章,作者称他参观阿尔萨斯市时看到法国电视5台的一个节目,当时争论的话题是:美国是一个泥足巨人吗?作者认为,他们讨论的可能是美国,但思考的却是法国。文章称,"感觉法国城市越来越混乱和危险,法国多数人不避讳表达对穆斯林少数族裔的恐惧和怨恨,少数族裔也不掩饰他们的疏远和敌意。法国安全官员说法国不能期望不出现来自内部的攻击,像2004年马德里恐怖袭击以及2005年的伦敦恐怖袭击事件。"

一系列描写法国衰落的书成了畅销品,如《法国混乱》、《法国的傲慢》、《自由落体的法国》等。在《自由落体的法国》中,经济学家巴夫瑞兹说,"民主活力和技术优势被美国超过,走下坡路的工业面临中国和亚洲的挑战,法国的衰落正在像世界变化的速度那样加速进行"。巴夫瑞兹认为,法国陶醉于只拥有口头权力,没有影响与行动的能力。

法国《快报》1991年的调查发现,72%的法国人认为法国仍是大国,而德国的比例为35%,美国为29%,英国为25%。到2008年2月,法兰西24小时电视台等公布的调查显示,对"你如何评价本国目前所作的一切"这一问题,各国最满意的人群中,法国7%的比例远低于德国的28%、英国的20%与美国的19%;各国最不满意的人群中,法国以17%的比例,远高于德国的7%,英国的8%和美国的11%。

当前法国人最不自信的就是经济,普通人的生活远不像以往那么潇洒,不少法国人的脾气开始变坏,以前少有的乱穿马路也开始变多。对圣火传递在巴黎出现的混乱有法国电视台的人员说,法国不是出于对当年申奥时被中国击败的报复,但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接连两次申奥的失败影响了法国人的自信,尤其最新一次败于英国。

为了发展经济,法国采取了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以便获取订单,但为了彰显大国地位,在人权、民主、非洲问题上也大量发声,有人说,这是法国为经济迟滞找的一块遮羞布。在法国,也有反对"衰落论"的声音,认为法国在历史、文化等方面都值得自豪。

著名华人音乐家高远先生旅居法国10年,非常清楚地体会到了法国人对中国的一些微妙情感。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他说,10年前,法国还很少看到中国人,当他们知道你是中国人,会问,你见过那么宽的马路吗?但现在法国朋友经常诧异,怎么会有这么多中国人呢?10年前,中国人走进法国高档商店,法国人一般不搭理你,因为他们知道你一定买不起。但前段时间,高远先生去一家高档服装店买一件名牌衬衫,对方知道他是中国人后,竟蛮横地要查看他的护照以及其他证件。"这不是第一次了!"高远先生说,在一些法国人眼里,他们开始质疑中国人短短时间内怎么会这么有钱?是不是来历不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