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84\96\2000三届大赛看不同时期欧洲杯的”变迁”[斑竹已阅]

欧洲杯,作为世界足坛最高水准的洲际性赛事,历来为行家和球迷们所观注,其历届大赛先进的打法往往成为以后数年乃至十几年中世界足坛流行踢法的风向标------------------影响之深远、广泛是“一时瑜亮”的美洲杯都难以匹及的。如果说,一届大赛代表了一个时代,那么,在世界足坛发展最快的近三四十年中,我认为要替80、90和新千年后近十年中的历届欧洲杯比赛中找一个最具代表性、最能体现当时足坛发展潮流的赛事的话,那么,80年代非84年欧洲杯、90年代非96年欧洲杯、新千年非2000欧洲杯莫属,


我们都知道,每个时代的文化都不可避免地带有那个时代的铬印,足球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三届最能代表这三个时期的赛事又何尝不是如此?谈到84年的欧洲杯,倒想起了前几年电视屏幕中出现的一位老人——那是在04年亚洲区世界杯外围赛中国队与科威特队的客场比赛上见到的一幕,当电视镜头切换到科队替补席的一刹那,我想看球有点年头的人们都不会对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者有所陌生,那种久违了的感觉在现实中对于许多人(包括我)是如此地接近而真实,对,没错,科队的那个技术顾问,伊达尔戈,正是当年威振欧洲足坛的世界劲旅的掌门人、巨星普拉蒂尼的恩师、法国足球教父级的人物——伊达尔戈。尽管满头的华发刻尽了岁月的沧桑,但老人家的面庞依然慈祥、精神依然矍铄。当然,作为中国裹足的忠实拥趸,你可以有一千个理由去恨他,去骂他,去极度反感他的助纣为虐,但是作为一个职业的教练,他无愧于人们对他深深的尊重。


在经过了82年那个极度失望的120分种后的空手而归,正是伊达尔戈使法国队重新振作起精神,让麾下弟子们一扫鋵废的阴霾,痛定思痛之下,他将一些西班牙大赛中虽有不错表现但年龄偏大已成球队“累赘”的球员如特雷索、尼维翁、洛佩斯都“清理”出了球队代之以多梅尔戈、勒鲁克斯等新鲜“血液”并重新启用78年世界杯的“老将”、状态回升的拉孔布,而事后的实战证明,他的所有努力都是正确的:恰恰就是多梅尔戈在半决赛对葡萄牙的关键一役中以一粒精彩绝伦的任意球和(在普拉蒂尼禁区中路被对方球员放倒后)机敏的抢射把法国队“保送”进了决赛,老帅眼光之锐力、识人之独到由此可见一斑------------


就84年欧洲杯来说,这是一届大打攻势足球的欧洲杯,各队都极其重视进攻,即便是欧洲杯史上破天荒少有地未能出线的前西德队,其在实际比赛中体现出来的攻击力和场面优劣也绝非人们想象的那样“一塌糊涂”。各队在比赛中表现出来的积极进取和认真态度远非现在“足球”高度商业化、金钱化后带来的诸多“后遗症”充斥其中可比,许多进球的技术含量、观赏性都相当高:像比利时VS丹麦比利时队维考特伦惊世骇俗的远射;西班牙VS西德西班牙队马切达终场前的头球绝弑;西班牙VS丹麦马切达中路扳平比分的远射;法国VS葡萄牙葡萄牙老将内内反超比分的凌空弹射反弹球破门等等----------具体到本届大赛,可以说这是一届一个人的大赛、一个叫普拉蒂尼的球员的一个人的大赛,个人五场九个进球的纪录可能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两场帽子戏法、三次任意球破门、二个助攻;左、右脚和头球包括点球均有建树)的。很显然,84欧洲杯在老普和法国队的影响下,许多球队也成为了“一个人的球队”换句话说这是一届更注重领袖和个人魅力的大赛,比如马切达之于西班牙、沃勒尔之于西德、费尔南多*戈麦斯之于葡萄牙、埃尔克耶尔之于丹麦、年轻的斯托依可维奇和希福之于南斯拉夫和比利时————也许,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应时而生,正所谓“乱世出英雄”也。







对应于84年的“个人魅力”,生性沉稳的人可能更倾向于96年的含蓄深沉而引而不发的更“看重”集体的力量,无疑,96年欧洲杯上德国队的表现是这种定义的最好诠释,历经沉闷的90意大利之夏和酷热易“痿”的美国世界杯,世界足坛的潮流打法更趋向于一个无法界定、无法“看清未来”的“十字路口”,应该说,单纯从技战术角度讲,96欧洲杯并未有任何实质性、革命性的变化,而识时务的福格茨只不过是看准了自已手中握有一张“天然的好牌”——萨默尔的契机于22年后再走当年绍恩设计的后场自由人(贝啃包尔)战术的老路而已却能以进退有据的“崭新”打法让人耳目一新不能不说是球员时代并不聪明的福格茨在进入教练这一层面上紧紧抓住了“打法取向混乱的年代”的绝佳时机,尤其是狠抓防守这个环节使德国队的后防达到了参赛16队中“最好”的境界——因为他明白,:在参赛各队进攻能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防守的比拚可能是决定性的且自已手中的“新鲜血液”齐格、埃尔茨、巴贝尔等人偏向于防守球员的一类。


纵观本届大赛,能够最终取得佳绩的球队无一不是在攻防两端做到了攻守的相对平衡,以捷克队为例,论攻击力,在16支参赛队中是排不进前四的,这一点甚至不如被它淘汰的葡萄牙队(全场葡萄牙队占据七成以上攻势,仅由于前锋若昂*平托的一次前场带球被断造成波博斯基“过五关”后的吊射而撼负)和另一支东欧球队克罗地亚,即使是小组赛的直接竞争对手俄罗斯队捷克人也未能摆平(此役俄罗斯队一度靠莫斯托沃依、特特拉泽和别斯查尼奇的进球3:2反超领先至终场前一分种将捷克人“逼上悬崖”,最后时刻斯米切尔才将比分扳平),可捷克人仍能走进决赛靠的就是他们相对良好均衡的整体防守,反观一些陡有进攻而防守滞后的球队如葡萄牙、克罗地亚、荷兰等尽管场面不错但最终还是为“头重脚轻”的整体构架付出了代价。






当然,96年欧洲杯如果说是一些作为初来窄到的新军、学徒工们“成熟”起来所必须付出的学费的话,这个学费还是值得的,起码对于4年后的新千年的第一个欧洲杯上的法国和葡萄牙来说是如此,在2000年欧洲杯上,这两支球队高擎起技术足球的大旗,为本届杯赛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尤其是葡萄牙队,这个阔别世界足坛十年并于上届杯赛有不俗表现的“没落贵族”仅仅以小组赛第一场90分种的惊艳亮相就震惊了世界,要知道,很少有球队能够在落后水平相差无几的球队两球的情况下还能大翻盘的更遑论是英格兰队呢?虽然斯科尔斯和麦克马纳曼的闪电进球让许多人认为这场球已经结束,也许英格人包括英格队自已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如果他们要是早点看到上次杯赛葡队的录象,他们是绝不敢这么想了,科斯塔和菲戈及保罗*本托、维迪加尔将中场完全控制住,剩下的就是一步一步收紧套在英国人头上的那根”绞索”而已.看着对手如世外仙人般将自已玩弄于股掌之中却每一次发力如同打在棉花上一样的感觉肯定是很不好受的,以至于内维尔的那篇 的内心独白读来是如此地绝望而凄凉.没办法,谁让他们第一战就碰上了黄金一代?碰上了完全主导了本届杯赛风格特点的黄金一代?


记得2000年 曾在葡萄牙战胜英格兰后以”技术的胜利”并配以葡萄牙前锋平托和对方球员争顶头球的照片来做这场比赛的专栏文章,确实,这是一场技术的胜利;是一届技术型大赛的全面胜利-----------当罗马尼亚人加尼亚最后时刻的点球将英格兰人”送回老家”的时候\当葡萄牙二队都能够毫无顾忌地”人为鱼肉我为刀俎”之时\当土耳其人哈坎*苏克两脚就将比利时队”踢下悬崖”之时\当西班牙和南斯拉夫”联手赶走”可怜的北欧海盗和斯洛文尼亚的时候.球迷们终于意识到什么叫真正的技术型球队荟萃的大赛.


从淘汰赛阶段起,2000年欧洲杯的每一场球都可以说代表了当时世界的最高水平,两场”华山论剑”的半决赛则是颠峰之作,意大利与荷兰的对决充满了戏剧性,现在看来,赞布罗塔的红牌出场倒更象是戏剧来临前的铺垫,是德波尔”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里”(央视名嘴HJX语)是马尔蒂尼\斯塔姆\博斯维尔特纷纷为取悦球迷而搞笑的铺垫-----只不过,当搞笑搞得太出格的时候,代价也是惨痛的.就譬如那个搞怪发型的沙维尔不经大脑地伸出他那毛茸大手的一刹那的时候,这代价注定是要有人来承担的.





本主贴申请加精或推荐!!!!!


本文内容于 2008-4-18 22:41:13 被sntian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