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把政审材料交上去以后,一颗心就一直悬着。一天又一天,都没有看到老师来,那心里就跟蚂蚁爬一样。想起之前在老师家里听老师说:身上最好没伤疤。在这等待的日子里,就连自己的最爱--足球也得放放啦,每天中规中矩的上学放学。可是我们三个中的一个小子不听老师的忠告,还是不舍自己的体育爱好--篮球。也是不巧,就在这天小子被打球的同伴绊倒了,漆盖被撞破啦。到了医务室,这小子才想起了老师的忠告,还好医生的话让他吃了定心丸,“很快会好的”。

期盼终于到头了,政教处的老师终于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我很得意的在老师的召唤下到了老师跟前,发现那两个小子已经在走廊里了,老师和授课的老师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就领着我们去了年级主任的办公室。进到主任的办公室,老师向年级主任讲明了情况, “明天,这三位同学就将代表我们学校去省里参加招飞的体检啦,特到主任这里来,带他们向主任请假啊!···”

年级主任看了看我们,用激励的口吻对我们说:“安心去体检,争取为学校和我这个年级主任争光啊!···”

我们和年级主任话别之后,就各自回自己的教室,和老师、同学们作别,然后收拾自己的物品离开了教室。

回到了家里,可能是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母亲的话都是生活琐碎的各种各样的唠叨,还不时的往我的背包里塞这塞那。父亲没有说话,只是抽着他的烟,焦虑写在了他的脸上。漫漫长夜,在失眠中度过啦。

第二天的淡蓝出现在天空,我就早早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漱完吃过早餐,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待,憧憬着省城的一切。要出门了,母亲还是没完的叮咛和祝福,而父亲只是对我说了一句话,“是男子汉啦,是应该出去看看啦,一定要听带队老师的话啊,等你的好消息啊!”


先是汽车的一路颠簸,接着又是火车窗外的景物飞驰而过,风吹在我们欢笑的脸上。在半天的旅途劳顿之后,我们终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国防院校的干休所,房子还是很老式的四层小楼,前面是一个水泥操坪。我们的到来不再是像我们离开学校时的场面,我们的到来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样,房前屋后早就是人来人往啦,一看便知也是来体检的学生,他们抄着不同的口音交谈着。我们一行四人在接待的战士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我们休息的地方,因为这里只能住体检学员,老师和我们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一定要注意休息啊,明天就要体检啦,一定不能熬夜啊!···”

因为都是第一次出来,一切的新鲜感都充斥着我们的眼睛。在这不大的干休所里房前屋后转悠,就在这时,一名战士来到了宿舍区,向我们所有的体检学员宣布了干休所的作息时间。每人都得到了一个编号,一人还领到了红红绿绿的餐票,具体多少已经记不清啦,“你们凭餐票到食堂就餐,···”领到了餐票,我们就回到了宿舍里,和其他的战友聊了起来,聊到的也都是一些各自地区体检的见闻而已。就餐以后,就是在宿舍里的漫漫等待,等待明天的“考试”。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被叫起了床,穿好衣服,我们在战士的引领下,来到二楼的一间大教室里,我们一一落座,这时进来了一位空军少校,手里拿着一垛白本本,一看很眼熟,是我们的政审材料。我们一一拿到了手里,“这些政审材料,会随着你们一起,在你们进到一个项目,就把你的政审材料交给体检的医师。···”接下来,又进来了一位空军女大校,后面还跟着几位中校和少校,“这几位是这次体检的监察官,如果你们在体检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他们申报,比如你对哪一项的体检结果有疑问都可以找到他们询问···”少校又接着说。

“现在进行我们的第一项”,我们一人拿到了一份考卷,“拿到后先不要打开,每一面的题都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去做,没做完的我们进行下一面的题,不允许后来再补做。现在开始,我们打开试卷,都是一些简单的数学题,但题量相当的大,只有一分钟,我们是不敢多想,提笔就赶。“时间到,我们翻页。”看着那些简单的题,就是不够时间,心里就急,还是必须得翻页,因为有人在旁监督着。翻开第二页,都是一些简单的模型平面图,要按照分离的立体图,在平面图上进行划分。时间也是不够,做的也不是很多,接着是第三页,第四页···就这样短短15分钟的考试就完啦,教官毫不留情的收走了试卷,心里想起那些没来得及完成的题就急啊。

我们被再一次集中并被分成了几组,我们拿着自己的政审材料,在教官的引领下上到三楼。我们被分在了不同的组里,我的第一个项目,有些难以启齿,进到房间里,我们被要求脱光,脱光以后,军医大夫对身上的每一块皮肤都好像要用放大镜来检查,对口腔里的每一颗牙齿都要考验一下,还有量我们的臂长(标准是65公分至75公分),检查我们的敏感部位···这一项完成以后,大夫会把我们的体检卡填写好,交给带着我们的教官,然后去下一项。我的第二项视力检查,看到视力表,我对自己的视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我真正的站到视力表前我就有点傻眼啦,不是E字表啊,是C字表,上下左右外还有左上、右上、左下、右下四个方向,一共八个方向,而且远远的看,C字就像个小圆圈或小圆点,深吸了口气,蒙上我的左眼,一个一个看着,还好有1.0,又换蒙右眼,有点不清楚就蒙吧,也算是过了关。还以为这关过了,还没有,我们接着被领进里面一间房,只看到医生和学员坐的很近,强光对着学员的眼睛,学员面前两眼之间被遮光板隔开,学员头部两边还有一个辅助的细线装置,太专业了,我也不知如何形容啦,当我坐在那里时,感觉眼睛是越来越亮,当我从座位上下来时,眼前是一片模糊,人走路都有危险啊,后来才得知这个叫:散瞳。过了这一关,我们这组又接着上三楼,看看我们的队伍人数也越来越少啦,开始还有20几个,现在只有8个啦,这时也让我想起了他们俩,不知他们怎样啦。第三关,进门没有别的设备,就是房间正中央摆着一把转椅,转椅上还有捆绑的辅助带子,看到这个就让我紧张,我是第一个坐上去的,大夫帮我绑好手和腿,还有固定好头部,大夫问了一句是否现在就开始,我示意等等,深呼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就说开始吧。不像儿时玩的大转盘,但还是可以借鉴一下,它不光正转还要反转,当我从上面下来,打了个踉跄,软在了地上,被医师扶起来,然后问一些简单的问题,看是考验神志是否清醒,还好有经验借鉴好点,还是回答出来啦,算是过了关啊。再看看一组的战友,有的就干脆没能醒过来被送走了,有的吐得一塌糊涂,···经过这关后,我们这组由原来最初的20几个人只剩下了5个,今天的体检就算结束啦。

体检一完,我就急急忙忙的往宿舍赶就想知道他们情况如何啦,因为这淘汰率太高啦。等我回到宿舍时,他们已经在收拾东西啦,我就问他们,一个是上次不听老师劝告,带伤上阵,一次就被拿下了,另一个呢是鼻息肉的问题,因为考虑到是要上天飞行,鼻息肉会影响脑颅内的压力不均造成大脑麻痹甚至致人死亡···反正都被刷啦,三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啊,老师就来接他们了,送走他们,我一个人留在了这陌生的房间,没有了来时欢笑···

送走了“战友”,在偌大的房间里,可能是自己的承受能力太差啦,自己在那一夜失眠啦,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但就是失眠啦。想着我们一起从学校一步一步共同走过,现在他们的离开,让我的心里不是滋味。就这样想着想着,我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啦,一个急促的口令喊醒了我,“集合啦!”我摸了摸枕边的手表,一看才5点钟啊,干什么也没这么早啊,心里边想边穿着衣服。穿好衣服,来到操坪,人较来时已经少了一多半啦。教官把我们重新分了组,然后和我们讲:“这么早叫你们起床,是因为今天的体检项目比较多,现在要进行的是第一项,验血(肝功能)。”因为没有休息好,我的眼皮有点不听话,老是不停往下耷拉,还是勉强跟在教官后面走着,到了抽血的地方,我是第三个,看着一个个没睡醒的同伴,也不足为奇,轮到我啦,医生还是像我之前面对的抽血一样抽血,抽完血,自己按着针眼出来啦,抽血很快,没多会同伴们就一一出来啦。我们在外面整队等待着结果,等了很久,教官也没出来,那是的心就只有焦急,终于教官出来了,“现在点名,点到的上三楼去集合,没有点到的可以回去了,现在开始点名:肖XX、王XX···,点名完毕,其他学员可以离开啦。”听到最后,我也没有听到我名字,等教官要离开时,我上前拦住了他,询问他我的情况,他打开他的夹子,用手指搜寻着,“哦,你的血小板超标,你淘汰啦。”说完就走啦,五雷轰顶,我坐在操坪的石凳上,啥也不想,也不知道从何想起。

回到宿舍,看到老师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有点木,老师叫住了我,“看看你,肯定是没有休息好吧!行啦,都过去了,收拾东西我们回去了,已经不错了,这些年来,你可是我们学校体检时间最长的了,还是回去好好复习准备高考!···”

···

回到家,回到学校,没有了出发时的激情与张扬,剩下的只有生活的一次青春历练在心里挥之不去,我的“招飞”故事就一直留存在心里,永远清晰,永远铭记!



本文内容于 2008-4-18 22:34:34 被漓湘游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