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关注着圣火在国外的传递过程……

为藏独的残暴而气愤。这种气愤常常让我热血沸腾,有时候都怀疑自己干吗这么冲动!但是,我常常迷醉于这种热血沸腾的环境,也许,内心深处,始终有一种自小就埋下的英雄和仗义的情节。


为圣火遭受冲击愤怒,为法国的无耻气愤,为中国这么艰难地在世界站立而感叹,更为这其中涌现出来的海外爱国华人和留学生的热血而热泪盈眶——是的,是热泪盈眶,不知到为什么,我每每容易被这类的场面感到着。也许,这是我内心深处那极其强烈的爱国主义意识所为吧。


抵制家乐福、LV……也许在哪些所谓“清醒”的人看来很无聊很弱智很愤青,但是,我更愿意把这种行动看着是一种爱国情绪的表达,太清醒的人永远缺乏激情和快乐,我宁愿把这类清醒的人划分为那样一群人:即使是看到老婆在床上和别人胡搞也先是冷静地考虑法律和财产,而不会去痛揍一通解恨的一类人。 社会的每一次大变革、科技的每一次大进步,往往就是由那种“不清醒”的人发动起来的。人之所以成之为人,就在于人会因为情绪而犯错。 不完美,才之为人生。


我宁愿常常热血沸腾地做个瓜娃,也不想时时冷静得像个太监。

本文内容于 2008-4-19 0:00:10 被铁木辛哥元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