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31节: 黑船降临


在泱泱大国的东边,中华雄鸡的眼皮子底下,有一条正在蠕动着的毛毛虫。这条虫子的尾巴甩向鄂霍茨克海,而头却拼命地伸向东海,妄图爬上中华大陆,捞取那怕是一根稻草。

此时它正在痛苦地、努力地从陈瘸的、束缚自巳身体发展、成长、壮大的蜕皮中挣扎出来。可惜的是,人们满怀希望这条虫子能脱胎换骨,变成为一只人见人爱,斑澜美丽的蝴蝶;结果却大失所望,它反而演化成为一只人人讨厌、畏惧、避之尤恐不及的;具有一副丑恶、可憎面目的;并且到处传播疫菌、病毒的苍蝇、蚊子。在尔后的百余年时间里,它几乎飞遍整个亚洲,掠走了丰富的资源,留下的只有死亡!这条虫子的名字就叫“小日本” 。

说起来,当时的小日本与大清王朝,真可以说是一对难兄难弟。一样的采用儒家思想,进行封建制度统治;一样的采取闭关锁国的政策、小农经济、自给自足、不与外国交通;一样的多灾多难,饱受西方列强的欺负和凌辱;因此也一样的、不可避免地、遭受到西方列强船坚炮利的威胁、攻击、并被迫对外开放国门。

不过,也有两点不一样。一是:当时日本的政治体制还远远落后于中国,执政的并不是中央集权政府,而是四分五裂、各自为政的幕藩将军;二是:门户开放之后,结果却大不相同,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小日本就后来居上,敢向美国叫板、挑战;而大清王朝却消亡了!

小日本的天也在变,而且变得暴日东洋,遍地红光。

1830年以后,美国的捕鲸船队逐渐地把它的作业中心从赤道边,移到接近北海道的北太平洋水域。特别是加利福尼亚州的并入使美国成了太平洋大国。而日本正好位于美国至上海的大圆航线上,日本人的态度逐渐地成为美国政府所关心的问题。

这一天美国总统菲尔莫尔,召见了美国东印度分舰队司令官马修?卡尔布雷恩?佩里准将。菲尔莫尔总统郑重地将一只镶金黄檀盒子交给佩里准将,说道:“阁下,这里面装的是给日本天皇的一封国书。为了美国的利益,我授权你去与日本,谈判有关为在日本的美国侨民和财产承担保护;允许自由进入一个或多个日本港口,以便于补给和贸易的协定。小小的日本横挡在新开辟的美洲——中国航线上,拒绝向欧美的商船提供补给,也不让我们的水手在那里躲避台风。对于一个像美国这样的新兴商业国家来说,这真是……”

“这真是滔天的罪行。”心直口快的佩里大声说。

“哦”,菲尔莫尔点点头“日本,在我们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沉睡国家,是中古世纪政治的活化石。据日本人说,他们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天地创造者和太阳女神,这不过是美丽的鬼话罢了。天皇家族居住在博物馆一样的京都皇宫中,虽神圣却无权力。而另外一种政治活化石将军们,则住在豪华得多的江户城堡中,而且在实质上统治着这个国家。

日本与世隔绝太令人气愤,可是这个岛国又有尚未挖掘的商业潜力,早在元代马可波罗就曾在传记中记载:日本盛产黄金。这些都使我们必须捷足先登,不能落在英、法、德、俄等国的后面。”

“总统阁下,我记得早在1846年,便有贝特尔准将率领3艘军舰去日本商谈开国问题,但被幕府回绝。”

“是的,是的。我们已经尽了一切努力了,当任何常规性的开国提案都没有得到幕府响应的时候,美国该怎么办?!”

菲尔莫尔狡黠地看着佩里。

“派武装舰队去。”佩里叫道。

“好,好主意!”顿了顿,菲尔莫尔加重语气继续说:“阁下将要做的是一件美国历史上重未有过的,开天辟地的伟大事业!你的成功将名垂青史,美国人民将会永远纪念的。”

佩里听罢心情激动,兴奋地向总统敬了一个军礼:“请总统放心,我绝不会给美利坚合众国、给海军丢脸。”

想了想,佩里问:“总统阁下,要是这些不开化的亚洲黄猴子拒不接受,甚至武力反抗,我与我的舰队是否可以使用武力?”

菲尔莫尔思忖了一下,点头同意:“在必要时,你可以使用武力,但是这仅仅是最后的手段。你必须记住,打开日本的国门进行贸易通商,这才是我们的目的。为此使用任何手段,都是值得的。不过你应该适可而止,尤其不能滥杀无辜,酿成外交事件;因为你代表的是美国,是一个友好、亲善的国度。”

佩里再次敬礼:“总统阁下,你就等着好消息吧!执行这样的光荣使命,东印度分舰队巳经不是第一次了。”

为此佩里在装载了一大批典型的美国机器和其它工业产品作为礼品,就率领远征舰队在1853年初启程了。不过,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在他的家乡,他的同胞们并没有为他树立纪念碑;反而在日本,变态的日本人不仅为他树立了纪念碑;而且还在专门的日子里纪念他。

1853年7月8日,(大清咸丰三年、日本嘉永六年六月三日。)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海军准将马修?佩里坐镇旗舰“萨斯喀那号”蒸汽明轮护卫舰,(1850年建造,排水量2450吨,搭载9门炮,船员300人。)率领“普利茅斯号”风帆护卫舰、“萨拉托加号”风帆护卫舰、“密西西比号”蒸汽明轮护卫舰等4艘战舰,驶入德川幕府咽喉要地,江户湾——相州浦贺海面(今东京湾,神奈川县南部)下碇停泊。船上的大炮不怀好意地瞄准了岸上的炮台。

这四艘军舰只是奉美国总统命前往远东,与日本、琉球等国商谈开埠贸易问题的大舰队的一小部分。由于这些军舰船体漆成黑色,又像怪兽一样不断地喷出漆黑的浓烟,发出轰鸣,所以被岸上那些受到震惊的日本人称作“黑船”。

在抵达江户港后,佩里在仪仗队的迎接中上岸,庄重地把装在镶金黄檀盒子里的、写在精制牛皮纸上的总统国书,交给日本天皇的代表。信中要求日本政府准予经商特权、开放装煤港和保护失事船上的美国人。

黑船所显示的威力足以使人望而生畏。佩里的态度又比起弘化三年(公元1846年)比得勒提督的态度要强硬得多,他要求日本政府接受美国总统的亲笔国书。

美国总统菲尔莫尔在给日本国皇帝(将军)的国书中,郑重地表示只寻求日美两国的友好通商和煤炭食料的供给,以及对美国漂流者的保护,决无干涉日本内政和宗教之意。

当天午夜,江户城放飞信鸽将“黑船”到来的消息送往京都,孝明天皇接到消息后天颜失色。从他七年前即位伊始,西洋各国叩关之声便一阵紧似一阵,如今外国军舰真的击碎了德川幕府的“两百年太平之梦”。孝明天皇对“黑船到访”一筹莫展,只得一面谕示幕府不要忘记负有保卫日本的责任,一面亲自前往神社,连续祈祷17天,乞求神灵保佑、攘斥夷类;天下太平,皇祚长久。

这一次美国人显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其实,在佩里来日一年之前,长崎荷兰商馆馆长库修斯,便已将美国舰队即将到来的传闻告知幕府,劝其马上缔结日荷通商条约作为对策。但是幕府对此事一直半信半疑,认为“反正上托祖宗神灵的威福保佑,区区洋人到时又能怎样?”于是上下垂手坐待,毫无对策。

佩里到来的当天夜里,江户城一片混乱。武士们忙于备战,车声粼粼、战马萧萧;城外大小寺院内钟声齐鸣;妇孺凄厉地哭喊;有钱人准备逃往乡间;更多的人拥进神社,击掌祷告神灵,乞求“神风”再起,摧毁“黑船”。

在从未见过的蒸汽快船和大口径火炮的威胁下,对恃了3日之后,幕府软了下来,决定接受国书。并命令浦贺奉行在久里浜,从已率领300余名士兵上陆的佩里手中,被迫接收了美国总统要求日本开埠、保护美国遇难船员、提供煤水补给站三条内容的国书。但是对其具体细节,则借口因要召集幕府各藩大将军会议,请求推迟到明年予以答复。日本人以为黑船不会再次来临,妄图不了了之。

于是佩里暂时答应了幕府的请求,但是在返航前,美舰突然开入江户湾深处,测量水道。为此,江户城内人心惶惶。当怒气冲冲的日本官员质问原因时,佩里的态度却显得格外强硬,暗含杀机地回答道:“明年春天我会再次来访。那时率领的将是一支更大的舰队,(佩里原本计划率12艘军舰的舰队)现在测量水道,正是为明年这支更大的舰队寻找一个更大的停泊地。”

他还警告幕府说:“在明年春天作出答复还不晚,但是如果美国的要求得不到满足,那么我将不惜诉诸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