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滞留在琉球岛上的两天,对于因为“江南事变”而归心似箭的岳效飞来说,实在是相当漫长而痛苦的两天。当然这不包括中间那个缠绵的夜晚。

但他又不能不在这儿滞留一下,最少这一次得滞留一下,以体现他对于琉球世袭领主的尚家及琉球自治领发展的关注。

在一大群不十分熟悉的人的陪伴之下,在什么商业区、民港间来回巡视,身旁还跟着个掌握了“独家专访权”李湄连珠炮似的发问,这都使岳效飞这生性相当散漫的人感觉,今天明媚的太阳实在是走得太慢!

好在时间并不因为他的哀叹而有所改变,所以他只有耐着性子,有说有笑的参观完了不感兴趣的商业区和新城,当然他在最感兴趣的军港留连的时间最长。

最终,在他不断的乞求之下,天终于渐渐暗了下来,到了可以开始“告别晚餐”的时候了,这也就预示着第二天岳效飞率领的舰队就可以向中华明月湾出发。

当天的夜宴没什么好说的,值得一提的就是在琉球世袭领主尚元的要求之下,岳效飞将收下尚武,并使他进入神州军之中服役。同时答应尚元尽快派一去护卫舰队前来驻守,以防止琉球受到清廷及海外敌人的侵扰。

当在度踏上归途之后,所有神州军的将士包括岳效飞、慕容卓在内都显得有些燥动不安。

去年他们离开神州城,远征扶桑,而现在他们则是归向中华明月湾。固然他们都曾从书信及别人嘴里知道中华明月湾的建设情况,可是几乎每个人心中又都有些惴惴不安,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家家门开在何处。

可是他们两人是神州军的头,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商量,最少大的战略方向要首先确立完成。

“卓大哥,现在是群情激愤,不打不行啊!那张百万两银子的银票看着是钱,实际上那是要求。”

慕容卓盯着台子上铺开的地图,缓缓摇头道:“固然按你所说,民意总是要想法完成的,但打仗可不是你想怎么样的问题。现在的情况是,支援太湖基地凭现有的军力及物资,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按你说的要给清军一个沉重的教训,这件事可就有相当的难度。”

岳效飞点头表示同意:“是啊,现在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扶桑,同时是保证各城和自治领的安全,但是我们也不能不考虑百姓的想法……嘿!这次博洛这个王八蛋给我们出了个难题啊!”

曾经为博洛大军打探过消息的慕容卓,对于博洛有相当的了解。

“博洛其人,用兵狠辣而且变化多端。如果不是他搞了这么一下,我们就能太平一到两年,等扶桑彻底平定之后,那时我们就能腾得出手来。可是现在他的兵力已经完成集中,现在恐怕就在准备物资了,或者可能又会南下进攻我们的那位老朋友了!”

岳效飞知道慕容卓说的是谁,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

博洛或许会沿老路向福建进攻,如果那样的话,按照博洛军队现在的装备及朱聿建那里一盘散沙的模样,不用打就已经知道是谁胜谁负了。如果一但博洛得手,那么中华明月湾的物资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了。

慕容卓想来想去不得要领,有些泄气道:“情形大致就是这个样子,总之要让博洛的部队散开,不然的话在战略上来说我们依然得处在被动防守的地位。而且我们的太湖基地因为对于吴胜兆的救援已经暴露,救援行动只怕要快了,不然的话那儿危险了。

至于太湖基地要依我说不要也罢,我们发动一次进攻,把他们接出来。不然我们的物资和力量会在那儿被博洛不断消耗。”

岳效飞颇感到意外,苏州一侧的太湖,那可是他慕容家的起家的地方。慕容卓能说出不要的话,可见他对于现在的战局持一种较为悲观的看法。

岳效飞倒不这样看,他是个标准的鹰派,想从他手上抢走东西,不战斗是不行的。这样白白把辛辛苦苦建立的太湖基地就送给清军,天下哪里会有这么便宜的事啊!可是坚守起来的困难也是件不争的事实啊!除非……

慕容卓看着低头沉思的岳效飞,如果不是他嘴上的雪茄烟还在海风之下忽闪忽亮,他还以为岳效飞已经瞌睡了,想回舱陪他的颜知己了。

良久之后,岳效飞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卓兄,我看你和李香君的事就别拖了,过一两天回去就办了吧!”

慕容卓显乎被岳效飞的话噎死,这谈战略谈得好好的怎么就又谈到女人身上去了!

“喂!小子,虽然你是长官,那可我私人……”

当然他是参谋长,脑袋自然也不慢话才说了一半,他就有些明白岳效飞的意思了:“哦,你不打算撤出江南吗?只是撤出那些碍事的人,可是岛上的武备再强,也顶不住博洛的倾力攻击啊!”

“当然顶不住!所以我打算把罗杰他们给派去,把江南附近所有的船要么弄到岛上,要么就全给他炸了,博洛的大军有本事从湖上游过去攻击的话,我倒没打算拦他!那也算他的本事不是!”

慕容卓叹了口气,他就不明白岳效飞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他怎么就能想到呢?

岳效飞的脑袋,其实要说是工人的脑袋。尤其是玩机械的,对于关键的如同电源开关一样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忽略的。

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如果那儿的胜武军的那些“长官、百姓”其他林林总总的闲人员都被接走以后,而又没有可以攻击他们的力量的时候,不就光胜下他们去骚扰别人的了。

而太湖之大,好比是人的肚子。其四周不但城市众多,而且可以突出水网地区威胁长江航运。而太湖基地对于清军来说,好比是条可恶又不能自己开肠破肚把它抓出来的蛔虫。 而以军队包围太湖么!需要的兵马只怕就是个天文数字了。

慕容卓一边想着岳效飞的话,一边暗自点头心道:“如果候方域那小子从岛上出来的话,那我还真要快马一鞭把饭给他煮熟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