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欧洲相比,美国政治家成熟在哪里?

转自凤凰博报吴稼祥的个人空间


可以用一个中国成语来回答文章标题中的问题:美国政治家懂,而某些欧洲政客不懂“投鼠忌器”。


法国驻中国大使馆新闻官何诺4月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这两天“很苦恼”,因为一翻开报纸就发现有不少媒体在批评法国。他说,他本人非常理解奥运圣火在巴黎传递过程中对中国人民所造成的伤害,以及由此产生的愤怒,但在伦敦、旧金山的圣火传递过程中也出现了干扰,但中国媒体只批评法国,让他感到有点不公平。


不知道何诺先生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中国民意在奥运会问题上把最浓的一杯批评烈酒“敬”给法国,而不是其它西方国家,并不仅仅因为火炬手在巴黎街头的遭遇,更因为法国政客的拙劣表演。那个花花公子总统刚刚在中国怀中抱着中国领导人,兜里揣着200亿欧元的订单,嘴里吐着甜言蜜语,转身回到欧洲,就鼓动其它欧洲国家抵制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有那个巴黎市政府,挂白旗,不让挂红旗,这种事,旧金山市政府干了吗?


虽然美国众议院通过西藏决议案,虽然CNN某节目主持人口出秽言,辱骂中国人,但是,中国政治家和舆论已经逐渐看懂美国政治的分权格局,知道在美国存在着“积极权力”与“消极权力”两种权力。在发起或终止一个应急国家行动上,白宫是积极权力。这个积极权力在台湾大选前冷遇“入联公投”,警告台湾准看守当局不要在政权交接期胡来。这个积极权力在欧洲某些政客互相打气要抵制北京奥运会时,发表声明,说奥运会期间,布什“没理由不去北京”,并且批评自己的盟友不出席北京奥运,是一种“政治投机”。


美国为什么要这样做?布什的国家安全助理哈德利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解释:“北京奥运会与中国政府有关,也与中国人民有关,中国民众投入了大量心血,将奥运会视为中国跨入新时代的标志,所以我们必须取得一个平衡。”我认为他这个评论,也适合西藏问题,它与中国政府有关,也与中国人民有关。不管中国政府在处理西藏事态和人权问题上有什么可指责之处,那也只是一只老鼠,在它后面的,是一只尊贵器皿,那就是中国人对奥运会的珍惜和对国家统一的爱护。


美国政治家懂得鼠器之间的微妙关系,某些欧洲政客和浅薄的CNN主持人卡弗迪则不懂。可能让卡弗迪感到困惑和气愤的是,中国人,我们在帮助你们争取人权,你们怎么反而不领情呢,你们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么?我想问的是,卡弗迪先生,假如你小时候是一个不被你父母善待的儿童,在你父母打算召开一个盛大圣诞派对,并在圣诞树上挂满礼盒时,突然闯进来一伙人,又砸又抢,辱骂你的父母,并威胁要毁掉圣诞树,你加入他们的行列吗?




2008年4月18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