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三十五章 碰到一只老狐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从校门正对着三十层高的教学大楼侧面便道穿过去,张耀东眼前豁然开朗,里面楼阁掩映,花团簇拥,沥青铺就的校园大道将各个大楼连接在一起,学生们匆匆赶往教室和图书馆的步履衬托着如画的校园,显得生机盎然,张耀东伴随着学生们大流涌向上京大学图书馆。

不歇脚走了十多分钟,不一会儿就清晰可见几座十几层高的大楼耸立在波光粼粼的湖畔。此湖名为崇明湖,是上京大学最招人眼球的著名景观之一,占地八平方公里左右,是天然的地热湖,无论春夏秋冬,始终热气腾腾,水温保持在三十多度上下。为了充分开发崇明湖,又不能破坏整体景观,学校在周边建起了十几个温泉馆,供学生与老师们洗浴,当然要收门票的,凭学生证和教师证可以半票入场,而在社会上,门票一般是赠送亲友的最好礼物,千金难求。空下来的湖边一律二百米之内不得出现任何建筑物,全部种植草坪,湖边栽种了一排排垂柳,在夏秋季节,柳丝拂面,湖风荡漾,不知是湖水迷煞了杨柳让其垂头恭维,还是杨柳承托出崇明湖的高尚典雅!此情此景端得是良辰美景,天然之作。崇明湖因此与旧图书馆,即现今的民族复兴博物馆并列京大三景之一,另一景是最后一代封建王朝建立的皇家植物园,原本不在京大范围内,由于与太学府紧邻,天国建国后,为增大京大的影响力以及提高校园美观,最终经过毛建国元首的拍板决定,划归上京大学,因此简称“京大三景”。张耀东道听途说,这个皇家植物园原来近百亩地,收集了当时国内及天国藩属国各类奇花异草。几经战火焚毁,现在只留下十几亩,焚毁地方被上京大学扩建各类建筑,留下的地皮专门恢复原本景观,即使近几年由于学校规模不断扩大,听说学校委员会将这十几亩地设置成禁区,任何时候不能用于开发。

新图书馆毗邻崇明湖,在湖光滟洌的映衬下,两排通往图书馆的乔杨木作通道,崇明湖与图书馆之间是成片的草坪,绿色包围着这座天国藏书量最多的图书馆。张耀东贪婪地呼吸着湖里飘散在身边的水汽,混杂着草木清香,真有点儿舍不得进入图书馆内,好想沉浸在这如画的风景不再出来,如果是这样,自己的既定任务将无法完成,时间这样紧迫,只能割舍这份留恋,忍着内心深处不时冒出的诱惑,一步三回头进入图书馆内。

踏上长长的台阶,与越来越多的学生混杂在一块儿,在通过门卫保安验明图书证后进入一楼大厅。上京大学学生和老师由于身上别着校徽,门卫只是盯着看看,一般不查阅证件,因为图书馆对如张耀东这样的社会人士开放,发现没有校徽的人,统统都要查阅有效证件,最主要的就是京城大学联合颁发的图书证,在接待室内被验明正身后张耀东被放了进去。

张耀东站在一楼大厅。仰望大厅顶端中央处悬挂的大楼区域划分图,经过几分钟的辨认,在十一层发现了自己要去的地方——应用物理图书区。一层大厅中设立了几部像大型商场那样输送密集人群的扶式电梯,在上面密密麻麻占满了男女学生。

张耀东站在电梯上,几经转换,终于到达十一层。学生们主要是占据八层以下的阅览学习室,在九层以上的藏书区很少去。尤其是现在期末考试阶段。因此,在后几层电梯内入者寥寥,张耀东轻松地进入十一层。

在这层楼的入口处接待室,两个学生打扮得女孩子仔细地再次检查了张耀东的图书证,才放他进入。张耀东几乎凭着本能,认为这两个女孩是在勤工俭学,因为她们一边看着手中的书籍,一边观察着入口处,只有有人进来时放下书本干起本职工作。这样的学习状态效果肯定不好,但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这就是人生境遇,身世好的学生可以玩乐学习两不误,不必担心经济来源;家庭经济条件不好,那只要自己挣钱补贴了,勤工俭学于是成为一种穷学生无可奈何的有效的经济来源。何况能够随心所欲地在知识的海洋里徜徉,汲取有益的知识养分,当然这只对爱学习的人而言。

张耀东在一排排书架前有点不知所措,自己要找的资料到底在那里,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一个身着图书馆制服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满脸警惕,对于这些形迹可疑,左右张望的人,实在是图书巡视员的本能反应。女人走到张耀东身边,询问了张耀东一番话,经她指点,张耀东明白了自己要找资料的大致方位,径自走了过去。

张耀东今天主要查阅目前电能存储领域的资料,即电池工业技术,结合自己要首先发展投资小,见效快地电池产业目标,只能通过充分了解当前电池工业实际状况,做到有的放矢,不至于盲目投资,自己的起点必须充分准备,不能来半点儿马虎。电池技术方面的书籍被放在一个十几米长的三层书架上,粗略估算,足有几千册,这还不包括图书馆里没有开放的隐秘资料和书籍。

每排书架前都有一张张并列起来的大书桌,人们一般对坐阅读。张耀东站在书架前专著于找自己需要的资料,不停换着手中的书籍资料,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

突然一个嘶哑的男性声音传入张耀东耳中:“哎,这位学生说你呢,对,就是你!”声音很宏亮,震得张耀东耳膜嗡嗡作响。张耀东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怒目而视,这位老人身着藏青色的中山装。这个年代已经很少见到这种服装了,只能说明老人有着强烈的怀旧思想,虽衣服款式老旧,但洗浆干净,花白的头发整理的干净利索,一幅金丝眼镜让老人平添出一股儒雅的气质。

张耀东惊讶地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您是在说我吗?”

“对,就是说你呢。你这是读书呢,还是在翻书,真是浪费青春和时间,你就不觉得浪费宝贵的读书时间是可耻的吗?”老人严肃地说道。

“怎么了,我只是看书快了一点儿,没有损坏书籍,更没有偷窃,这也有错吗?”张耀东更加迷惑,眼角瞟见进来时碰见的那个妇女来到两人身边听着他们的话题,赶紧申明。

这时,中年妇女走上前来问中山装老人道:“刘老,怎么回事,让您不高兴?”

“噢,小彤啊,是这样的,这个青年人不好好看书,换了一本又一本,他到底是干什么,难道是给你们整理书籍来了。”中山装说到最后一句,可能是感到自己的话语有点儿幽默,紧绷的脸舒缓下来,语气也不再严厉。

“这个年轻人不是京大的,可能是社会人员,刚才我就不想让他进来,不过考虑到元首令,才放他进来。”中山装称呼为小彤的中年妇女愤愤不平道。原来元首令刚颁发后,大量社会人员涌入各大高校图书馆,损坏、盗窃现象时有发生,情况越来越严重,几个损失较为严重的高校就将社会人员拒之门外。那些真正需求知识的社会人员遭受这把城门之火,看不到自己急需的资料,后来告到上京高级法庭,法庭最终依据元首令课以几个首先关门的高校图书馆巨额罚金,并勒令再次向社会开放,同时考虑到高校面临的实际情况,允许各大高校图书馆制定严密的规章制度,一经发现社会人员有损坏、盗窃现象,图书馆可以酌情对当事人罚款,赔偿图书馆的损失,并移交司法机关进行惩处,为此最高法庭专门解释了这一条款。从此以后才恢复正常,但后遗症就是各大高校图书馆将一切到图书馆看书查资料的社会人员当小偷似地防范,所以才有刚才中年妇女的说法。

“噢,原来是这样,但我对这位年轻人的看书效果很是怀疑,同时他这看书方式也影响他人,希望你注意。”刘老教授正经说道。

张耀东在老头和中年妇女对话过程中了解了老头对他疾言厉色的原因,想插话解释可是没有他张嘴的余地,直到这时才能为自己辩解:“刘……刘……”由于不知老头姓名,张耀东挠了一下后脑勺,中年妇女看见张耀东的窘状,解释道:“这位是京大应用物理系的刘金山老教授。张耀东诚恳道歉道:“刘教授,其实我只是看书速度快,打扰您的地方,请您谅解。”

“只是看书速度快吗,有这样快的速度?我注意你很久了,我只看了几页,你就能将一本书看完?里面的知识掌握了没有,你可不能糊弄我,我这眼里可不揉沙子的。”刘教授从刚才的严肃一下子转变成好奇宝宝模样。对于他这样整天在书山纸海里泡出来的书虫式人物,见过看书快的人确实不少,但从未见过像张耀东这样翻书当作阅读的。

张耀东对老头这种好奇的神态有些感冒,本来自己就是这样看书的,碍着他了?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在人家这一亩三分地,只能盘起身来。一横心道:“您不相信的话,就考考我吧。”说完将手中的书递了过去。

刘教授看来对考较张耀东相当有兴趣,将自己来图书馆查询资料的本意放置在一边,接过书来,两人在书架旁边开始了小学生式般的特殊考试。

开始时,刘教授漫不经心,随着一个个问题被张耀东背诵如流的状态提起了精神,虽然有些出入,但书本内的精髓显然张耀东已经掌握了,转眼间一本书的大致知识要点问完。刘教授信手从书架上将张耀东刚才看完的书再次拿过一本来,如同刚才那样继续未完的考试大业。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张耀东依然是不紧不慢准确无误地将他所有提出的问题回答了出来。至此,刘教授已经深信不疑,但为了彻底相信自己的新判断,换了第三本张耀东看过的书,答案依然如此。

刘教授将书籍放回书架上,惊讶的眼神让张耀东不觉间飘荡起来。自豪啊,能让京大的教授如此“崇拜”自己,这是多么光荣的事。之前刘教授给他带来的憋屈已经一扫而空,觉得他原本可憎的脸也变得惹人喜爱。

刘教授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抓住张耀东的手紧紧不放,生怕他一转眼不注意溜走,自己从那儿找这样天才般的人物。中年妇女也在同样惊讶的状态下转身离开,到此时她也相信张耀东确实是来学习的,对他已经如同京大学生那样看待了,也不再像看小偷那般时刻注视着他。

“以前哪个学校毕业的?学什么专业?”刘教授开始了新一轮爆豆式的盘问。张耀东已经不再排斥这位严肃而又可爱的老头,如实将自己的有关情况一一告诉了他。

刘教授听完张耀东的回答,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这个专业毕业,更加佩服起张耀东的天才般阅读速度。“那你这么丰富的电池工业知识从哪儿来的。”刘教授又出现了新的疑问。

“最近我比较关注电池工业的发展状况,这几天先是在京航大学查询了一些相关资料,但那里不全面,听人说这里是全国最全面的图书馆,所以慕名而来。噢,晚上在网上也查阅了相关资料。时间算起来大概有十多天吧!”张耀东如是说。

“那也相当了不起,别人也许用一年以上的功夫才能粗糙地掌握一门专业,最快也不过半年,而你仅仅十多天就理解地如此精到,我还是十分佩服的。”刘教授也如是说。

“一般吧。”张耀东谦虚道。可不能得意忘形,张耀东告诫着自己。

两人一边低声倾谈着,一边开始了原来到此的查询资料的目的。过了一会儿,刘教授一拍脑袋,好像是想起了某个问题,在张耀东出现这个想法时,果然,刘教授探过头来,悄声问道:“咱们谈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张耀东一股脑将自己姓名和来历全部告诉了他,省得他一会儿就再来一个新问题。但是显然刘教授兴趣盎然,是不会烦躁的。这不,又来了一个问题。

“这些知识和你的专业关系并不大,为何现在如此关心,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张耀东犹豫起来,该不该告诉他自己真实的想法呢?可抬头一看,只见老头儿满脸的迫不及待和渴望,觉得瞒骗了一心扑在教学科研一线的老教授,实在于心不忍,将自己创业的想法半真半假告诉了他:“我手里有一笔资金,想兴办一个公司,能够投资小见效快的那种,可思来想去,选择了电池工业这个行当。老实说,我不想建一个低水平的电池厂,重复建设太不应该了,想向高端电池方面迈进,否则就失去了投资的意义。所以这段时间特别关注这方面的知识。”

刘教授得到了答案,缓缓说道:“可你没有涉及过这个行当,仅凭你这样一些理论知识还远远不够的,你知道高端电池要选择什么样的工艺吗?你能掌握投资规模吗?你有过硬的社会关系吗?等等这些都需要考虑到,如果没能深入调查了解实际情况,我劝你要延缓进入这个行当,只有觉得万事妥当,才可付诸实施。”张耀东听着刘教授的循循告诫,深以为然。

刘教授看见张耀东倾听自己的见解并同意,心里十分高兴,越发将自己的想法全盘说出:“小伙子,进入高端电池行业不仅仅只有资金就可以的,主要是技术工艺短缺。咱们国家受西方技术围堵这么多年,差人家至少十年左右,虽然我欢迎你想加入我们这个行业,但还是要慎之又慎啊。”

张耀东听着老人的规劝,感动的要掉眼泪,忽然有了一股将自己已经掌握了超越现代的电池新技术的老底告诉他的冲动,但忍了忍将已经到了喉咙的话咽了下去。

刘教授看见张耀东眼睛泛红,心里自以为得计,正高兴着盘算如何将这笔资金投入到自己的研究课题当中。这段时间研究资金有些紧张,学校划拨的资金听说还没有到位,眼看锅里无米下粥,只能自己四处拉赞助了。小伙子虽然没有告诉自己准确的资金数额,可要建一家公司,至少也得上百万吧,说不定能上千万,对于自己的研究课题可是及时雨啊。大不了课题研究成功后,如果他还有兴趣投资电池工业,将电池技术折算成股份优惠卖给他,自己当然占据控股权了。嘿嘿,就这样,得套出他的老底。

张耀东被这只老狐狸善良的表情所蒙蔽,完全不知自己已经进入老头儿的毂中,还在感动着。老头儿也实在不厚道,他的课题离研究成功还遥遥无期,就想通过一张空头支票空手套白浪般“抢夺”张耀东手中这笔资金,况且他的课题能否研究成功尚在两可之间,如果不成功,那张耀东这笔资金就完全打了水漂,而他只不过就是不成功罢了,对他而言没有丝毫损失。这会儿老头儿只想着如何措辞让张耀东心甘情愿投入到他那伟大的研究行业中来,其他问题及后续影响根本没有考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