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6/


满怀希望走进山坳,来到木楼前,他心咯噔一下——院门紧闭,两把大铁锁将他拒之门外!一家人不知去向,顿时他心空落得像被人掏走!转身朝孟芒镇飞跑。

跑进客栈问老阿妈:“阿香一家人哪里去了?”老阿妈目光怪诞打量他,冷冰冰的问:“被他们骗去多少钱?难怪早上这家人开车跑掉。”慕云感到惊诧,追问阿香多长时间返回!

“你该不是被阿香迷住了吧!”老阿妈脸色渐渐阴沉,“千万别跟她有纠葛嘛!晓得人家为哪样叫她罂粟花——这女人灵性野气,美得像钩魂的琵琶精;山寨年青男人对她爱得要死,怕得要命。贱男人们明晓得被她迷住下场很惨,但是都爱争风吃醋,有的还互相拿刀杀。巫师说阿香是罂粟花妖呢!鬼日的就爱逗男人玩、看他们打架,下身却紧得很呢,想睡她你是做梦顶被窝。所以啊不少男人为了她,不是跳涧,就是神秘失踪,或者发疯上吊呢!”

太可怕了!这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野兽出没的蛮荒地,难道阿香真是罂粟花妖,为吸人精气玩弄他的感情!这种事《西游记》《聊斋志异》里有,慕云听得毛骨悚然,但又心有不甘,问阿香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们家是外来户,”老阿妈说话像巫婆梦呓,“大概十八年前,阿香爸带着大小老婆跑到山寨,惊惊慌慌像是来躲难的;这么多年了,他们吃喝不愁,哪样事不干,钱多得来路不明。尤其是那老头,像个阴森鬼,从不与山寨人打交道。阿香家每年外出两次,至少一个月才回;神神秘秘的,谁晓得他们是当土匪骗子,还是贩毒做玉石生意……”

原来阿香家背景凶险,不是土著!一旦想起他不寒而栗,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越想阿香越像迷魂的罂粟花,虽手下留情没要他的命,也没骗他的钱;却像吸精气的花妖,连吸精气带钩魂的,把他心掏空得落寞不振,难道他们还有更险恶的阴谋?估计是恨他无情无义不上钩,料定他绝对返回,于是用心叵测回避,然后伺机报复?现在他真的想迷死,可悲的是昨晚自断后路,恐怕到头来“人去愁千迭,心伤恨万端”,与阿香奇遇只是好梦一场——


昨晚洗完澡,他心情烦乱,独自坐在院外的山坡。既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明天早上就得走人;但是,与阿香几天相处成了日后的眷恋,以后孤身一人,前途茫茫……

不料背后传来轻巧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是阿香,靸着拖鞋挨着他坐下。沐浴后她换了身鲜艳的露脐傣装,显得秀美性感。四月的夜清风送爽,她披肩的长发散发迷人的幽香。

刚才隐约听见她家三口在楼上争执,烦恼都是他带来的。于是他望着月下远山问:“你阿爸阿妈责备你了?”

“阿哥,我要跟你一起走。”“那咋个行!”他吓得一跳。她双手吊在他脖子,含情凝视他:“我是清楚你想带我走的嘛,要不是心怀鬼胎,阿哥你早就跑了……”

他听得心里发毛,一旦触及到她柔润的皮肤紧张得寒颤,悄声求她松手,他毕竟是客人!阿香喃喃地说:“我都二十岁了,看上谁是我的事,他们才不管呢……”他颤栗的掰她的手,说她阿爸阿妈看见了不好!

“再掰我就喊叫的!”阿香顽皮的望他笑,见他有一下无一下地掰,她扬头厉声叫喊:“阿爸阿妈——他欺负我……”

吓得他一把捂住她嘴:“你还当真叫!你想过没有,你走了你阿爸阿妈咋办?这可是要他们的命根子呀……”这话说得阿香顿时没了精神。他抚摸她的手劝慰:“相信我会回的,就像风筝飞得再高,线在阿妹手里。”

“你现在咋提我阿爸阿妈嘛……”阿香眼里变得暗淡,“阿哥不懂赌石,这一走,山重水复无归路……”

“你晓不得我的背景,就不怕我行拐骗,把你卖掉?”他试探、吓唬她,是否清楚外面世道险恶。

“阿哥晓不得我们家的背景,说出来会吓死你。现在我不想听你这些骗三岁小孩的话,如果阿哥心里爱着阿香,就住一个月走。”她对着暗夜说。

要他同居?!他心里顿时吃紧,那飘逸神秘异香的闺房意乱情迷,一旦灵与肉纠缠,两人就爱得死去活来;到时谁还记得住一个月,恐怕拿棍子也打不走他。可是他既说出“走”字,就得信守承诺;于是为难地说:“我发誓,只跑一趟玉石场,然后死心塌地回来找你。”

“真的——阿哥不要骗我!”阿香望他坏笑,讲起山寨的古老传说:从前有位内地汉族青年,逢场作戏与土著姑娘对山歌;他不清楚当地风俗,对赢山歌要娶姑娘为妻。结果姑娘有心叫他赢,并要求兑现;他吓得想反悔赖账,被人家掳到山寨当了上门女婿。一晃两年,他住透风漏雨的竹楼,咽土著带血的牛苦肠,被折磨得寻死闹着要回家看父母。妻子怕丈夫一去不返,临别跪着流泪敬酒,求他看在夫妻情份喝了再走。回到家他终于解脱,再也不用受罪当土著了。不料过了一段时间他染上怪病,发觉祸根是药酒,为保性命只好赶回家……

阿香的一席话说得他心有千般滋味,愧疚和感动化作眷恋,叫他有口难言,暗自叹息。

“我恨你阿哥……”阿香含泪从颈后解出件碧绿的玉佛,将红绳系在他颈上:“我也晓得留不住你,只有以这件信物相送,它凝结阿香的灵气……如果阿哥见物思情,或出现三病两痛,就把它卖掉当路费……”

顿时他内心风起云涌,轻轻吻去她的泪痕。阿香脸如红霞,热辣辣地期待。异族异性的芬芳神秘诱人,两人如火山爆发紧紧相拥!在月下如山鬼缠绵,直到露尽更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