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故事100人 黄帝 司马穰苴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1 2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size][/URL] 司马穰苴 在齐国,有一个很有权势的家族——田家。田家在齐国沉沉浮浮,但是大多的时候把持着齐国的国政。于是,齐国的国君对这个田家就一直是比较忌惮而猜忌的。 在晏子执政的齐景公时期,齐国还算是政治清明、国家富强的时期。但是,齐国已经显示出相当的疲态来了。在这个时候,晋国看出了齐国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


司马穰苴


在齐国,有一个很有权势的家族——田家。田家在齐国沉沉浮浮,但是大多的时候把持着齐国的国政。于是,齐国的国君对这个田家就一直是比较忌惮而猜忌的。

在晏子执政的齐景公时期,齐国还算是政治清明、国家富强的时期。但是,齐国已经显示出相当的疲态来了。在这个时候,晋国看出了齐国的衰微势态,开始不怎么服从,岂但是不服从,他们开始出兵攻打这个昔日的霸主国家来了。晋国的军队很快就占据了齐国的阿地和甄地。做为当时的天下第一国,却遭受别人的侵略,这不能不说是齐国的悲哀。

再后来,就是一直被人认为是弱小的燕国也胆敢发兵入侵齐国。在黄河之上的一场大战后,齐国军队丧师辱权,损兵折将。齐国的地位是岌岌可危。齐景公变得坐卧不安、寝食无味。做为一国首脑的相国在这个时候自然要站出来为主上分忧了。晏子向齐景公推荐说:

“启禀大王,现在我们齐国不是没有士兵,我们有百万敢死之士。我们也不是缺少粮秣,我们的盐铁粮食可以在生产的条件下足够全军开支三年。国富兵强,我们却在屡屡挨打。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就在我们缺少一位足以统帅全军去把实力的强大转化为临阵的胜利的统帅。微臣身为齐国丞相,举荐人才是丞相最大的义务和事情。现在,微臣就向大王推荐一员大将,他足可以担任重现齐国霸主时期辉煌的重任。”

晏子向齐景公推荐的人就是田家的田穰苴。晏子说:这个田穰苴虽然是田氏的人,但是他文武双全,文可以安邦,武足以定国。希望大王抛弃成见,以拯救齐国于水火之中。

现在的齐景公已经没有什么主张了,他只好听从了晏子的话,委任田穰苴做了齐国的统兵元帅。按照当时诸侯国任命大将和元帅的惯例,新任元帅要在接受任命后第三天向国君述职,阐明自己的治军和行军作战的思维以及基本原则。这个田穰苴也是在这个惯例的指引下,和齐景公坐在了一起。

“敢问田将军,齐国现在并不比那些晋国啊燕国弱小,为什么我们老是被他们攻打呢?”

“回禀大王。我们齐国是霸主之国,那些后起之秀自然会把我们齐国做为他们称霸的一块跳板了。而我们齐国之所以屡屡战败,不是士兵无能,也不是国家无力,更不是将帅无谋,那实在是承平日久,将士思安,大家懒散惯了,也就骄慢了。试想,以一支骄慢的军队去和上升的生力军作战,焉能不败?”

对于这样论断,齐景公是闻所未闻,但是转眼一想,又分明是事实。于是,齐景公对这个田穰苴是大加称赞和肯定。在接见完毕后,田穰苴这个齐国的三军大元帅才算是正是走马上任了。当然,刚才的对论,是齐景公对田穰苴的考察。这个时候,任命书发下去了,就轮到田穰苴向齐景公谈条件的时候了。田穰苴说到:

“大王圣明,不以微臣低贱而轻视。但是,微臣毕竟是田家后裔,恐怕天下士子不服,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大王最宠信的大臣做微臣的监军。”

齐景公也没有什么主见了,他觉得不就是派一个我的心腹嘛,他说到:“好,寡人立即答应你的条件,寡人派寡人最宠爱的庄贾去军中做监军。”

大军集结起来,准备随时出征。而军中的监军大人却迟迟没有踪影。这个庄贾是齐景公的宠臣,平素一贯很娇贵,没有谁可以在他头上动土的。而这个庄贾又从来没有过带兵征战的经历,这次要做监军去退却晋国、燕国的入侵军,他很是兴奋,他的那些部下、亲朋、好友又怎么可以放过这样一个可以大拍马屁的机会呢?于是,一场场的饮宴、践行和欢送,这个庄贾一直到了太阳落山才匆匆地漫不经心地乘车到了军营。而军营已经撤除,全军将士整装待发,就是等待庄贾一人而已。

按照庄贾的心思,自己这个国君跟前的大红人,到了你小小的军营,你田穰苴不赶紧出来迎接那才是怪事呢。却是,有人出门来迎接他庄贾来了。迎接他的人是齐军的军法队成员。他们不由分说,抹肩头拢二臂,把这个堂堂的监军大人给五花大绑起来。这个时候,三声号炮响起,田穰苴一身披挂整严地出现在庄贾的面前。在庄贾看来,这个小小的田穰苴不过是一个小角色,他那里就敢动自己一分一毫呢?但是他向错了。只听田穰苴大喊一声:

“军法官,点卯迟到三卯该如何处置?”

“回禀大帅,按律当斩。”这个时候,一直很高傲和气焰嚣张的庄贾才回神过来,知道事态严重了。他赶紧派出自己的一个心腹跑马向齐景公报信。而齐景公的反应能力真是奇速啊,他马上派出一个特使前往军营为庄贾开脱。

“有旨意,齐军将士听旨,国君命令马上特赦庄贾大人的一切罪过,交寡人处置。”

这个时候的一道号令,让那个特使的气焰顿时萎缩下去。他喘喘不安地向军营内张望。而这个时候,田穰苴出现了,他高声断喝一声:

“在军营驰马该如何处置?”

一个值星官站了出来,他说:“按律当斩。”

使臣吓得面如土灰,他再也不敢为庄贾求情了。可是他马上觉得在荒野中拣了一条命。而在具体对使臣宣布的是时候,田穰苴对庄贾说:“按照法律,庄贾的罪过是可以处斩了。但是,我们还要看在他是国君特使的分子上,毕竟他在这里代表了我们的国君嘛。国君不能用刑,对使臣也就不能用刑了。当然,对使者不能用刑,但是不意味着特使你就一点罪过也没有了。来人啊,把车夫和左右三匹战马给斩了。”就在特使还在发愣的同时,庄贾的人头也和自己的肥肥的身躯分离开来。庄贾被新任齐国的大元帅斩头了。后来齐景公知道了,自然是万分地难过。

其实,田穰苴要向齐景公借调庄贾,原因就是减少自己在军营中取得威信的周期。而广大将士在经受了这样一场考验后,一个个都抛弃了心中的幻想,他们都被熔铸成为一块坚不可破整体了。大军在傍晚十分出了齐国的临淄。他们向城外的第一个屯扎点开拔而去。

在行军过程中,田穰苴把全体的齐军整治了一次。他把同时在军队中服役的父兄都安排在后军,而那些精壮的小伙子就被安排在最光荣的前军和中军。田穰苴自己则和全军负担最重的士兵一样,背负着大大的行军包囊,步行着指挥全齐军的行动。在生活上,这个田穰苴将军和他的最卑微的士兵一样,吃粗粮、睡硬板。在统帅的感召下,那些已经生病和伤残的士兵也纷纷请缨出战。他们不希望到时候被人瞧不上。在这个时候,齐军又恢复了从前的剽悍和凶猛。

大军一路开拔而去,扬起许多的战尘和更多齐人的希望。同时,燕国和晋国的军队知道齐军已经完成了战略的整编,战力非常急速地得到了提高。他们在心底里感觉到畏惧和害怕。于是,燕国的三军最先动摇,他们扔弃了曾经许诺的要长期占领的土地和人民,一路逃回燕国去了。就算是强大的晋国,他们一而开始起寨出发了。可他们哪里跑得脱,很快,上下同心的齐军很快就把晋国的大军追击上了。齐军追击逃跑的晋军,但是他们没有采取很野蛮的屠杀,而是采取了威慑和和谈的手法,使得逃跑中的晋军派出代表来和齐军磋商,磋商未来晋国与燕国要赔偿的战争费用问题。在经过晋国的国君派来的特使三番五次的交涉后,齐国取得了自己最理想的战争成果,土地、金钱和人民。在得到这样的结果后,齐国把被围困的晋国的人马释放了出来。而晋国觉得自己起码也拖上来一个本来已经跑脱了的燕国做垫背,也不是很冤枉的。

在基本上没有血刃的情况下,田穰苴取得了完全的、压倒性的胜利。于是,在这次战役后,齐景公亲自来十里亭迎接大军的还朝。齐景公看见这个田穰苴真是很杰出,就把他的姓氏封为了他的新官职的职衔——司马。于是,后来田穰苴就改名成了司马襄驹。

齐国的强大使得那些曾经入侵过和打算入侵的诸侯国都知难而退了。但是,在齐国,齐景公还是想起了这个司马穰苴毕竟是他们姜姓人家的对头田氏之子,于是,他在战争结束后不久,就把司马穰苴的大元帅官职给撸掉了。不久后,在怨恨交加中,司马穣苴死掉了。而齐国的田家更是在心中把这件事看成他们家族最大的屈辱。在后来,田家更加发愤图强,终于在不久后,完全取代了故齐的公室,成为了新齐国的国君。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