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春季读书]之《布拉格小城画像》

[size=14]我读《布拉格小城画像》


这本书开了我在网上购书的先河,以前一直喜欢逛书店,当随手翻开某一本书,散发出来的墨香会给我带来无尽的愉悦。然而关于这本《布拉格小城画像》,我几乎是在浏览到的第一时间就在网上下了定单,第二天的上午它就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到我的办公桌上了,像如约而至的情人,当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包装,那种略显激动的心情还是记忆犹新。这种描述并非是要刻意渲染它是一部多么伟大的著作,事实恰好相反,如果抛开此书作者的影响,恐怕未必会有多少人去关注它,而最初吸引我的却正好是它的书名。布拉格小城画像, 莫名的就对我产生了某种魔力,致使我必须在第一时间得到它,我似乎隐约看到了在作者深刻的线条勾勒下,一个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小城故事已跃然纸上。

书的封面是杨·聂鲁达的头像,在最下方,赫然印有一行烫金小字——让捷克文学走向世界的著名诗人、小说家。

我想这正是世人给予作者的一句最高的赞赏,对于这位十九世纪捷克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无论什么样的赞美都不会过分。但同时,我想说就我个人而言,首次接触捷克文学,并在随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深受其影响,应该还是通过米兰·昆德拉,这恐怕与大多数的中国文学爱好者一样吧。早在1987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已在国内面世,当时的我刚满10岁,而那个时候的捷克人民甚至还不曾知道这本早已是风靡全球的畅销书。但不管怎样,就文学作品而言我最终还是回到了现实主义与批判现实主义的阵营,对这类的作品我从不轻易放过,在整个中学以及大学期间这类书充斥了我的全部业余时间,我如饥似渴的阅读,痴迷的程度甚至超越了我对专业课程的投入,以至于当时曾有位老师对我说,你或者该放下画笔回头是岸。呵呵,如今再回头看看那个时候,我想我真是幸福,从巴尔扎克、福楼拜、司汤达、到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再到裴多菲……日本的夏目漱石……当然其中也包括诸多优秀的我们本土的文学作品,《红楼梦》等等,太多太多了,换到现在就算给我时间也未必再有那样的激情!

让我们重新将目光锁定在杨·聂鲁达的身上,好好看看这本书究竟像我们展示了哪些内容。打开书的扉页,有对作者的简短介绍,“捷克小说家,诗人…出生于布拉格,早年曾做过教师和记者…作者善于用诙谐辛辣的笔调刻画小人物的日常生活,笔力精准老到…”等等,看到此,大家或许已经猜到小说要描写的具体内容了。全书共有十三个中短篇小说组成,现实主义的作品习惯于细节的刻画,这个特点在本书中被作者发挥的淋漓尽致,用书中的评语来概括“小说为读者营造了如生活般琐碎,又如诗歌般美好的意境”!

开篇的第一个故事是《安静大楼里的一周》,如果从欣赏一幅绘画作品的角度去看,这个故事是从局部进入的。一间密不透风的屋子,被浓重的黑暗包围,你不得不尾随作者的笔端去追寻故事中的内涵。明显素描的手法,甚至还运用嗅觉描写来触发读者的感官“这里弥漫着一股油腻味,是许多种粗俗气味的混合体,时而像松木或衫木,时而似羊脂或猪油,过一会儿又仿佛是干李子、小茴香、或者烧酒和大蒜的气味”,对于你并不熟悉的味道,多少有想找来闻上一闻的冲动。从一开始你即被作者带入了事先早已设定好的故事情境,然而你却不能一气呵成的读完它,因为你必须耐心的安静而细致的体味作者从每一个字里行间传达出的某种讯息,某种独特的意味,描写的每一幅画面还要细细的揣摩,生怕漏掉十分重要的细节。不能急噪,需要格外的平静,否则那种快速的阅读方式将会破坏作者苦心营造的氛围。在这个故事中作者从可怜的养狗老小姐冉宁卡的死写起,第一次引发了整个大楼里居民们的热情,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有的十分怪异,有的十分荒唐,但总体上却又不失真实。不想在此陈述故事情节,有兴趣的朋友自然可以自己去发现。我想说这个故事最终打动我的地方在于,另外一个主人公博士先生尽管是身处于这样一个社会最地层的小人物,在他的生活周围也尽都是一些被现实生活压迫得早已变得十分昏庸、狭隘、冰冷、世故的人们,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似乎看不到任何希望,处处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的生活却因为爱情的到来,给他和周围的其他人带来了生活中唯一绚烂的色彩。那些写给心爱姑娘的情诗贯穿了小说的始末,尽管故事的结局姑娘也没能知道诗的作者是谁,而博士本人也阴差阳错的娶了别人为妻,但似乎这些都不重要,都不是作者想要真正表达的。那种诗意的美好终于穿破重重阻碍,穿破乌云密布的夜空,呈现在了读者眼前,与其说作者在对人物、场景细致入微的描写背后是要更加深刻的剖析人物的精神世界,莫不如说作者是在抽丝剥茧的为我们接开小城居民安静外表下的真实生活。

此书的每一个故事都足以让人深深感叹,比如《在“三枝百合花”酒家》、《夏夜絮语》等等等等,随便翻开哪一页都可以静静的读上好一阵儿,尽管讽刺意味浓厚,但

优美的语句还是充满了页面,作者的浪漫情怀表露无疑。也许它不会使人热泪盈眶,但一定会打动人心!另外值得推荐的还有作者的诗集《墓地的花朵》。

最后我想用书中的一首诗作为结尾:

莫如一枪打在心坎上,

莫如转瞬之间饮弹身亡!

可是——我深知,在我死去的心里,

依然能够找到你。


纵使面对临终的痛苦

还有你那幽幽冥间路!

但是——你永远在我的心上

地久天长!

[/size]

本文内容于 2008-4-18 20:46:29 被嫣然一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