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子:就算抱住美国的“大腿”也要登月

近日,议会选举及其后续事宜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但与此同时,另一件重要的国家大事也在悄然进行中。李炤燕目前身在国际宇宙空间站,而且在莫斯科,韩国小型卫星发射火箭(KSLV 1)第一阶段建造工程也已进入尾声。


某电视台在李炤燕乘坐的俄罗斯宇宙飞船发射当天播出了十多个小时的相关节目,但这并非值得如此关注的事情。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将李炤燕分类为“太空飞行参与者”,而不是“宇航员”。换句话讲,李炤燕是美国、俄罗斯、欧洲及日本所属宇宙空间站的访客,而且是第36个国家的访客。


李炤燕在宇宙开展的实验也只是基础实验,因此“为一个人的太空旅行花费260亿韩元国民税金”的主张也不无道理。在现阶段,最为重要的并不是载人宇宙飞行,而是火箭发动机技术。李炤燕升上太空并不代表我们实现了什么,反而向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在举全国力量开发载人宇宙飞船技术和只是像现在这样作秀之间选择其一。


今年年底将在全南外罗老岛基地发射KSLV 1火箭,这需要5000亿韩元以上的费用。另据推算,约十年后利用纯国产火箭发射更重的卫星则需要4万亿韩元以上。即使投入巨资,也无法保证能够赶上美国、俄罗斯、中国、日本及欧洲。


宇宙航天产业根本不存在技术转让。俄罗斯一直与韩国共同建造火箭,并将李炤燕带到宇宙空间站,但期间始终提高警惕,唯恐韩国看到任何细节,哪怕只是固定螺丝钉的过程。


俄罗斯方面以一个无关紧要的理由换掉了高山,并坚称“历时50多年研发出的航天技术不可以成为外交妥协的对象”。美国与俄罗斯相比,则有过之而无不及。现代重工业的某高层干部曾表示,强国绝对不会允许落后国家涉足航天产业。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航天产业,风险实在太大了。


从整体上看,航天产业与韩半岛大运河相比,是一项更大但更不务实的投资。大运河项目无论有无经济价值,建成后至少能给我们留下一条运河。而航天产业如果失败,就等于之前投入的钱全部打水漂。即使如此,却只有大运河是国民热议的焦点。因为大运河已成为政治问题。但从国家需要承担的风险来看,去不去太空才应该是做出国家性、政治性决断的对象。


美国布什政府已宣布新太空战略,称16年后将在月球上建设永久基地。也就是说,在对月球资源进行勘探和开发以后,还将继续向更远的太空迈进。16年时间转瞬即逝。美国向各国要求参与计划,就是要共同承担费用。韩国也计划参与,但如果没有航天技术,只能以掏腰包看热闹收场。到底是否参与,的确难以抉择。


过去,面对这种情况韩民族通常会说“不”。但世界历史却早已成为500年前乘船漫无目的地寻找新大陆的西方人的舞台。走别人从未走过的路有可能摔倒受伤,但最终也能开创一片新天地。这种体验就像DNA一样,不断遗传给强国的后代。


计算航天产业有多大附加值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也应扬帆远航,看看那里到底是世界的尽头还是别有一番新天地。中国想独自在月球建基地,日本则梦想在比月球远4倍的空间建立太空基地。世界强国正试图将太空变为领土,甚至想要占领未来。总有一天,太空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二个新大陆。这次,韩国一定要登上月球,即使是抱住美国的一条“大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