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9/


回到郓城县以后,我先让陈义去监狱里面带扈三娘见我。不一会儿,扈三娘带到了。我看见扈三娘还是被人用绳子绑着,连忙让小陈替她松绑。

“假仁假意的东西,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再讨厌你们。”扈三娘一边用手轻轻的揉着被绳子捆的发疼的胳膊,一边大声的骂道。

“你先要把话说清楚了。我们怎么就假仁假意了,你现在出去看看郓城县的老百姓生活到底怎么样?你再问问他们以前的生活怎么样?”我还没有发火,陈义到先发起火来了,劈头盖脸就给了扈三娘一顿。

“小陈,人家来我们这里是客人,对人家礼貌点。”我教训小陈道。“扈三娘,先前我答应过你哥哥扈成要放你回家,你放心我一定做到。不过我想呢,你来一趟我们这里也不容易,来日方长,你也不用急着回去,还是让小陈带着你在我们这里好好走走吧。你也可以看看我们这里全新的面貌,你看怎么样?”

“多谢了,我急着回家看我哥哥和我父亲,一刻也不能耽误。而且这郓城县,我从小来这里就不下数十次了,该看的我都看了,我也不认为你们有什么新的东西值得我再来看。我看你还是早点放我回家吧,不然如果我这个老百姓在你这个当官的办事的地方闹起来,好象就跟你提出的‘以民为本’的口号不太相符了。到时候天下人会怎么样看你,你应该知道吧。”扈三娘用极其冷淡的口气说出了这番有点无赖的话。

“哈哈,你说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值得你再来看,还说我们的‘以民为本’的口号只是标榜的?可是啊,你的亲生哥哥扈成就是被我们这里不值得你再来看的新的东西和我们标榜的‘以民为本’的口号吸引住的。他现在是我们人民军的一名军官。”我故意把“亲生”两个字说的声音重了一点。

“什么,你是说我哥哥现在投靠了你们这些贼人?不可能的,你在骗我。”扈三娘一听说他最亲近的人竟然投靠了他最厌恶的人,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急的满脸通红的差点冲上来跟我打起来。

“小姐,请你先冷静一下,我可以跟你保证扈成现在确实是我们人民军的一名军官,你要想见他的话,我立即就可以帮你把他找来。”我转过头对陈义说:“去请扈成来。”陈义答应了一声就去请扈成了。我接着对扈三娘说:“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为什么在你心目中最亲近的人竟然会加入我们这些贼人。”

不一会儿,扈成跟着陈义一块儿来了,扈三娘看他的哥哥确实是穿着我们人民军的军装,她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她哭着对扈成说:“哥,你干吗要投靠这些无恶不作的贼人啊!爹呢,你也不管了?”

“三娘,你冷静点。凌旅长带出来的人民军绝对不是你口中所说的无恶不作的贼人,他们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军队啊!自从他们来到郓城县以后,为这里的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事先哥哥也不知道事实真相,可是当我跟他们接触以后我发现原来事实不象你我所知道的那样。我们都被祝家庄和当今的官府给骗了。”扈成接着给扈三娘讲了他加入我们以后所见到的一些事情。听着扈三娘哭泣的声音逐渐变小了,看来扈成的劝说起作用了。最后她哽咽着问扈成说:“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那爹呢?”

“哈哈,三娘,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觉得你也应该好好出来看看学学,不要整天总是舞枪弄棒的。爹现在接受旅长提出的建议不搞农业了,转行做珠宝生意,这生意应该比搞农业强多了。”

“哦。”扈三娘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半信半疑的说:“好吧,我这几天就在这里转转看看。”

“我看这样吧。”我连忙站出来打圆场说,“扈成你刚刚加入我们人民军,一定有不少事情要学。而我呢白天要处理军务政务,晚上又要培训教师,也没什么时间。不如这几天就由小陈带着扈三娘到处看看,你们看怎么样?”

“不会吧,怎么是我?我不行啊!”陈义可能也知道扈三娘的刁蛮,赶紧推脱。

“行了,就是你了。你带扈三娘去吧,我还有别的事情。”我最后帮他拍了板。陈义看这件事情我说话了,也就只好同意了。而扈三娘自幼就是习武之人,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跟着陈义走了出去。扈成也告辞了。

孙立和各位好汉的加入又让我们的军事力量进一步的加强。我决定再做一次编制上的改变:全军公分为五个团,其中步兵三个团。林冲为一团长,下辖一营,二营和三营。石秀为一营长,吕方为二营长,扈成为三营长。杨志为二团长,下辖四营,五营和六营。雷横为四营长,同时免去雷横二团副团长的职务,杨雄为五营长,郭盛为六营长。把先前孙立从登州带来的军队和祝家庄愿意投靠我们的庄兵和编为三团下辖七营,八营和九营。孙立为三团长,孙新为七营长,邹渊为八营长,邹闰为九营长。骑兵营扩建为骑兵团,晁盖兼任骑兵团长下辖三个骑兵营,骑兵团一营营长由朱仝出任,同时免去朱仝一团副团长的职务,欧鹏为骑兵团二营营长,马麟骑兵团三营营长。水兵团改命为水师一团,还由阮小二任水师一团长下辖三个水兵营,阮小二兼任水师一团一营营长,阮小五为水师一团二营营长,阮小七为水师一团三营营长。同时挑选一百来个水性好,武功又不错的组成我们人民军的第一只水鬼部队(本来还有朋友建议我把这只部队起名为蛙人部队的,可是我还是认为水鬼这个名词更能够体现这只部队的特点。),编制为一个连,属旅直接领导,王定六为水鬼部队队长。近卫营编制不变。调任乐和为吴用手下,时迁为朱贵手下。至于解珍,解宝兄弟两个人我要用于组建我军的第一只特种部队。我让他们两人在人民军中进行一次海选,标准我参照了现代我军特种部队的标准:在恶劣天气下,泥泞的山路上爬沟过河,一刻钟之内前进3500米;能够接住解珍或者是解宝全力进攻一百个回合。最终,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全军只有七十二个人,组成了我军第一个特种兵连。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支特种部队。我给他们制订了非常“残酷”的训练计划:除了解珍,解宝对他们进行常规的泅渡,攀岩和武术阵列训练以及常规的体能训练之外,我还参照我军的训练为他们加了进行杠铃,哑铃,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等七个项目各一百次的强化训练,天早晚两次十公里武装越野的训练计划。目的就是要把他们训练成我们军队的一把尖刀。

就这样没过多久,我们的军队已经发展到八千余人。接下来的几个月根据地内部的各项经济情况都有了很大的好转。朱富的酒楼已经开始赢利了。汤隆的钢铁也已经可以大规模生产了,首先我用他生产的上等钢铁打造的兵器给我们全军的武器装备全部换了一个遍,随后又用他生产的的上等钢铁打造一些家具,农具,和装饰用品,据说市场上很受欢迎。甚至到了最后发展到几乎所有的达官贵人都要带着我们做的钢铁装饰用品才好意思见人的地步,这是后话了。工部那方面公孙胜已经开始着手研制火药,听说进展非常顺利。新教师的培养也进行的非常顺利,已经有一匹新的教师可以做到白天上课,晚上来听我们讲课了。而且钱乙和安道全着手培养的第一批战时急救人才已经培养成功了,我高兴极了,因为这样就表示以后我们的战士如果在战场上受伤了就会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这样以来,我们的军队可以少牺牲多少优秀的战士啊!

这时我在我们当中又发现了两个个人才:一个是陈义。他竟然是我国北宋著名发明家毕升的儿子毕嘉的关门弟子。据他说当时毕升深感官场黑暗,回家一个人专心研究活字印刷术。以后他的后人也不涉足官场法,毕嘉看他人很机灵就收他做关门弟子学习活字印刷术。如今他的活字印刷术已经可以超过他的师傅毕嘉了。陈义也深知如果只在家里研究是不可能光大活字印刷术的,而宋朝朝廷把这些科技都称做奇技淫巧不肯真正的重视,他先前投靠梁山泊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地方光大活字印刷术。可是他发现忘伦心胸狭窄,不是能够成事的人,就一直没有说出来。最后碰到了我,看我一步一步的把我们的事业做大,而且我也很重视类似的科技,就小心翼翼的告诉我了。我一听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了,活字印刷术可是我国印刷术发展中的一个根本性的改革,是对我国劳动人民长期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的结晶啊!马克思联系欧洲的历史发展阐述说:“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却变成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可见活字印刷术在我国乃至世界历史上的显赫地位。我立即让陈义加入公孙胜领导的工部。并且告诉他用钢铁做出的活字会比用泥和木头好很多。陈义高兴的离开了,而我却要另外找一个文书了。

另一个是公孙胜给我介绍的名叫李明,据说他是当朝的著名建筑学家喻皓的第五代弟子。我听了欣喜若狂,喻皓可是我国古代一位举足轻重的科学家呀!在宋朝我国的各种建筑大多以木材为主,喻皓先生编纂的一部《木经》详细的介绍了有关于木结构的特性和各个构件之间的相互比例关系。可以说《木经》的问世不仅促进了当时建筑技术的交流和提高,而且对后来建筑技术的发展有很大影响。这么说李明也应该是一位了不起的科学人才了。我连忙把李明请来,跟他讨论了有关与木结构学方面的问题。我发现李明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木结构学方面的人才,而且他对材料力学和理论力学方面也有独到的见解。我高兴极了,连忙告诉公孙胜给他安排一部分人,让他负责研究战船和弩方面的问题,希望早日能够造出我们自己的战船和弩。李明喜滋滋的跟着公孙胜出去了。

我看时机也差不多了,就带领着二团,三团,骑兵团横扫了整个济州。总共不到两个月时间济州已经完全归我们政府管辖了。在这个当中,那些先前被我们放回去的人起了很大的作用,特别是那个缉捕史何涛,基本上见人就说我们有多厉害,以至于后来有不少敌军军队一见到我们的旗帜就投降,这也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同样也坚定了我们要把善待和教育俘虏进行到底的决心。同时我们在新占领的各县推行我们的民主制度和土地改革制度,并且由李云在新占领的各县招募城防军,由李云统一指挥。同时依照经济状况和教师队伍的成长情况在各县逐步推进我们的义务教育制度。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的这一系列举动差点给我们根据地带来了灭顶之灾。

还是我!本书的厚脸皮作者凌天剑。还请各位大大多多点击,多多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