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二卷 赤壁鏖战 第三十三节 都看上了铁山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周瑜笑道:“豫州多心了,瑜不日将起程逆江而上,迎战曹军,敢劳豫州与瑜水陆并进,互为照应。”

他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刘备:“倘能如是,瑜必不为小利而失大义。”

其实周瑜心里也是很着急,自己已经把话说得这么露骨了,这个刘玄德怎么还是一幅懵懂无所知的样子,莫非他在跟我装傻?

周瑜这最后一句话让刘备心里着实吃了一惊,他心想,周瑜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刘备一世英雄,反而“为小利而失大义”了?

于是他正色道:“此为同盟必有之义,公瑾不言,备岂能忘?”

说话时,他面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毕竟是一代枭雄,何时受过这等数落?不当场发作已是给足了周瑜面子了,但是,对他也不再以“都督”相称。

周瑜心想,看来你刘皇叔是决心跟我装傻到底了,我偏不让你装,干脆给你挑明看你怎么办?

于是他更加笑容可掬道:“听说豫州在铁山新造绝世宝刀,可否让在下一饱眼福?”

刘备恍然大悟,心想,原来绕了这半天弯弯,为的就是“铁山军”啊。他心里暗自佩服诸葛亮料事如神。但转念一想,造出铁山宝刀的事前天才刚听姚远传报,这周瑜就知道了,看来孙权也在防备着我啊。

但此时自己有求于他,却也不能不委曲求全,于是直言道:“备新遭当阳之败,兵甲不整,因此于铁山筹备兵器,非为它意,想都督误会了。宝刀铸造,尚未完毕,倘有可观,必奉赏玩。”

他将袖子一甩,站起身来:“铁山军本为我军精锐,但兵器甲胄甚为缺乏,使驻铁山,是为装备便当之故,备明日就将铁山军调回赴战,都督不必担心。”

这最后一句“不必担心”已明显带有些许怒气了。

周瑜忙站起身来,朗声笑道:“豫州此言,瑜不敢当。在下这厢给豫州陪礼了。”

说完深深一揖。刘备也不想把事闹僵,只好回礼道:“都督言重了,但只两家齐心协力,破曹指日可待。今曹军顺江而下,形势紧急,还望都督早定御敌之策。”

说毕告辞就走。

周瑜也不强留,一边送刘备出帐,一边陪笑道:“瑜不日将率军逆江与曹军作战,还望豫州率大军约期会合。”

他仍是在担心铁山军。

刘备此时已心知肚明,大声道:“必无延误。”

拱拱手,上船昂然而去。

江东军逆江而上,与曹军遇于赤壁,初一交战,曹军不利,引次江北,两军遂成对峙之势。但由于曹军势大、孙军势弱,相持日久,形势还是不利于孙军。于是周瑜多次派人催促刘备军起程。

却说刘备回见诸葛亮,遂将前事告知。

诸葛亮笑道:“此为江东恐我不出全力,故周瑜有此暗示,而且怕我战后占领铁山,将实力大增,也有防范之心。虽如此,然铁山乃我军兵甲供应重地,失此则失却整军根本,亦不可轻动。”

刘备道:“适才吾已答应公瑾将铁山军调回参战,目下全军起程在即,又哪有剩余兵力到铁山驻守呢?”

诸葛亮但笑而不答。

刘备见此,知道诸葛亮心中已有定策,强之。

诸葛亮无奈,只好提醒他道:“主公不妨征求一下大公子的意见。”

刘备如梦方醒。

自到樊口以后,有意无意间,刘备已经将自己的亲信插满了刘琦的江夏军上下,时至今日,刘琦虽还挂着江夏太守的职务,其实兵权早已被架空,就连行政也都是诸葛亮一手操持,根本就没他什么事儿。

好在刘琦此人极看得开,乐得清闲,就作了个甩手掌柜,啥也不管,只在自己府中饮酒作乐。堂会也不参加。刘备一开始为表示尊重,还请他与会,后来见一遍遍请也不来,也就懒得请他了。

但是,无论怎样,刘琦都是刘表的长子,从法理上说,这荆州之主还是他,即便今后真要从曹操手中夺过来,也免不了利用他来笼络人心。所以,虽然刘备早已将他架空,但一想到今后的用途,也还得好好尊着他。

经诸葛亮一提示,刘备才想起这尊神来。与其让他在樊口尸位素餐,还不如派上点用场。铁山就是个极好的去处。一者可以让他远离自己的军队,消除他最后的那点影响力;二者他是荆州的正主子,更是现任的江夏太守,让他镇守江夏属下的铁山,真可谓是名正言顺了,不但一直忠于刘表的长沙太守韩玄不敢有任何动作,就是对铁山垂涎欲滴的江东孙权也会掂量着点,不会冒师出无名的大不韪。如果真能这样,只给刘琦少许卫兵就能守得住铁山,不但能节省下两千兵马赴敌,而且还不会给孙权留下口实。

刘备大喜,立刻派人请大公子刘琦过府议事。

诸葛亮见状,忙指一事回避了。其实他对刘琦也心怀愧意,因为刘琦对自己言听计从,极其尊重自己,但自己却出这般主意,可是……政治就是政治。

他暗自叹了一口气,快步离开了刘备府。

刘琦一听此言,倒很爽快:“总为我军利益,有保不可?但听叔父调遣,小侄定不负叔父所望。”

他一是无奈,自己反正在樊口没什么事儿干;二也是想离开是非之地,曹操大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以他的判断,孙、刘两家肯定不会是曹操的对手,与其在这儿等死,倒还不如躲得远远的,实在不行,就跑到南方四郡去,四郡现在还效忠父亲,到那儿也能躲过一时,说不定还能作一个偏安的土皇帝。而铁山,就离南方四郡很近。

但长沙太守韩玄此时却并没有惦念这位少主人,他正在为自己的出路而担心。

曹、刘、孙三方大战一触即发,他却到现在还定不下来倒向哪一方。按说,小主公刘琮已经归降曹操,自己就应该随同一起归降了。

事实上,他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曹操的缴文刚到长沙的时候,他就想按惯例派长子到曹军中入质,但被手下大将黄忠劝住了。

黄忠道:“大人请想,曹公虽得荆州,但所能控制的也就江北那几个郡而已,江南四郡其他三郡还都没有表态,仍在观望,长沙离曹军最远,不必着急。况且,大公子和左将军近在江夏,离长沙不过一日路程,江东已经与之联合抗曹,长沙又与孙将军的豫章郡接界,江东军到长沙也不过一日路程。倘我一旦宣布降曹,谁敢担保此两处兵马不来袭我?愚意莫若观望一段时间,看看三家胜负如何再作决断。”

其实作为刘表的中郎将,黄忠从心里还是想归附刘军的,只是他明白,在曹强刘弱的形势下,胆小怕事的长沙太守韩玄绝不会同意附刘。退而求其次,能不让他在第一时间投降曹军、只持观望的态度也可以缓一缓。

听了黄忠这番话,韩玄又开始犹豫不决起来,他也知道,凭自己手中的这两三千兵力,不但曹军,就是孙、刘两家灭掉他都易如反掌。

这日正在太守府中与黄忠商议此事,忽听斥侯急报道:铁山军最近动向有异,似乎要出兵,但不知到何处。

韩玄大惊,忙问黄忠道:“不会是左将军看我久不决断,派铁山军来袭长沙吧?”

由于离得较近,他对铁山军的实力还是非常了解的,别看他们只有两千兵马,却都是由能征惯战的老兵组成,且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与自己的这帮没有经过多少战阵、养尊处优的郡兵相比,真是有天渊之别。而且,铁山军主帅姚远自己也会过面,别看年轻,那可是个厉害的主,可以说足智多谋,不可小觑。

黄忠慨然道:“大人勿忧,待老夫前去铁山处打探一番,却再理会。”

韩玄松了一口气道:“老将军但相机行事即可,若遇敌兵且不可轻战。”

他知道,凭着黄忠的这身武艺、胆识,此去打探,定会有准确消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