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个时期,俄罗斯在世界军事领域的表现十分抢眼,战略轰炸机屡次飞临美国航母集群和关岛、日本及北约军事基地,航空母舰远洋出巡,格洛纳斯全球定位系统完成及第五代战机开工。美国和西方以忧虑而无奈的眼神,看着这个近代军事列强,在经历短暂的挫折后正以强劲的姿态重新归队。

一、俄罗斯军队近代改革的历史:

俄罗斯历史上是一个尚武的国家,始终把军事的强大,看做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为了保持军队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曾先后进行过数次比较大的军事改革:如 l6 世纪中叶伊凡四世的军事改革;18 世纪初彼得一世的军事改革;19 世纪 中期米留金的军事改革;1905-1912 年军事改革;1917年之后新建苏军等。这些颠覆性的军事的改革,不仅推动了俄罗斯军队的近 ( 现 ) 代化 进程,也极大地保护和扩大了俄罗斯民族、国家利益,深刻地改变了欧亚大陆和世界的地理及政治版图。现在,俄军正在进行新一轮的军事变革。

二、俄军新军事变革的历程:

1991年的海湾战争,深深地刺痛了俄罗斯。伊拉克不仅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亲密的盟友,也是完全使用苏式武器和建军思想武装起来的一支强大的地区武装力量。但却在短短的42天内被打得落花流水。苏联不仅政治尊严扫地以尽,其武器和军事信誉更是荡然无存。苏联解体后苏军四分五裂 ,俄罗斯军队刚组建即陷入危机,作战能力急剧下降。尽管如此,刚刚从苏联解体中的血泊中诞生的俄军,还是忍着剧痛,从1992年开始,展开了脱胎换骨式的军事改革。

(一)、叶利钦时代 : 艰难拉开军改序幕

1、格拉乔夫时期:1992 年 5 月 , 根据新任国防部长格拉乔夫的改革设想 , 俄罗斯军队建设的总目标是建设一支“精干、强大而又便于指挥的现代化职业军队”。具体分三步走:

第一步:到1992 年底 , 主要完成国防部、总参谋部和其他指挥机关的组建工作 , 研究并确定俄军建设构想 , 清点现有装备、 削减军队员额 , 制定军队结构、编成、部署和裁减计划 ;

第二步截止于 1995 年 , 重点调整军兵种结构 , 陆军由集团军级和师级结构向旅级结构过渡 , 基本完成由原苏军驻扎地区向俄国内撤军任务 , 并组建新的机动集团;向义务兵役制和合同兵役制相结合的混合兵役制过渡,兵力总数调整为 210 万人;

第三步:从 1995 年开始 , 将国防部改为文职机关 , 对各军兵种机构进行彻底改组 , 改革军区体制 , 建立职能和地区司令部 , 完成新的军队集团和军事机关的组建工作 , 完成混合兵役制的过渡 , 将俄军员额裁减至 150 万以内。

由于受国内经济形势持续恶化影响 ,军费严重短缺 , 直接影响军队训练和战备任务,改革严重受阻。期间又爆发了车臣战争,两大原因,导致俄军第一次改革未能如期完成。

2、罗季奥诺夫时期:

俄军在车臣战斗中的表现一落千丈,较苏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据统计 , 1994-1996 年的车臣战争中 , 为对付两万多名军臣武装分子 , 俄军先后派出十万大军,却牺牲了 2483 名军人 , 损失 80 辆坦克、 729 辆装甲车、 93 门火箭炮、 18 架直升机和 420 辆汽车 ,代价惨痛,铩羽而归。此战表明,军改必须继续推进。

1996 年 7 月叶利钦签署总统令 , 任命罗季奥诺夫上将为俄罗斯国防部长。罗是鹰派人物,强烈反对北约东扩。他认为应该恢复和保持俄罗斯在世界上军事强国地位。为此 ,罗提出如下改革方案:

保留战略火箭军、海军、空军“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 , 不调整其兵力和编成 , 突出核武器的威慑作用 ; 在 3-5 年内保留陆军、海军、空军、防空军、战略火箭军五大军种 , 只对陆军兵力进行削减调整 , 最后达到依次占兵员总额的 30% 、 15% 、 l3 % 、 12% 、 10% 的比例 ; 保留 lO-l2 个“21 世纪多用途合成师”作为“战斗核心”部队 , 集中财力物力确保其战备训练 , 将空降兵重新划归陆军、裁减空降兵为 3 个 师和 2-3 个旅,合并空军的一些航空兵团,海军每个舰队各保留一个分舰队或区舰队 ; 精减总部、军兵种、大军区和舰队机关,建立一支强大的预备役队伍。

但是罗的军改案遭到在军事改革方面有较大发言权的国防会议秘书巴图林的否决。在巴看来 , 国家经济难以维持如此庞大的军事力量 , 现阶段俄安全只能靠战略核力量来保障。在 2005 年前必须将 300 万总员额减至 170 万 , 合并相关军兵种 , 进一步削减国防预算。为此 , 必须在战略导弹部队、军事航天力量和导弹空间防御部队的基础上组建导弹——航天部队 , 将空军与防空军合并 , 成立直属总参谋部的战略力量作战指挥部。撤消陆军总司令部 , 大幅度裁减军队员额。保留武器装备制造企业的科技、 生产和动员潜力 , 扩大先进武器装备技术的出口 , 夺回失去的国际军火市场等等。

由于俄军高层意见严重分歧,且罗季奥诺夫掌军期间,俄国内经济形势更加恶化 ,其军队改革方案还未实施 , 即宣告流产。

3、谢尔盖耶夫时期:

到1997 年 , 随着俄罗斯政局渐趋稳定 , 国内经挤缓慢回升。同年 5 月 , 叶利钦任命谢尔盖耶夫为国防部长。同年 7 月 , 谢尔盖耶夫以罗季奥诺夫和巴图林的改革方案为基础 , 制定出新一轮军事改革方案 , 规划出 2005 年前俄军建设和改革的蓝图:使俄武装力量的结构、战斗编成和人数达到最佳状态 ; 提高军队技术装备的性能水平和战斗准备程度 ; 切实改善军官队伍状况 , 改进军官的培训和保障 , 增强军事法制和军事纪律建设 ; 加强军事科学体系和军事基础设施建设 ; 为军人及其家属提供可靠的社会保障。

在改革方案执行后,俄军费开支明显增加,军人社会地位提升,军心开始稳定,军队腐败现象得到严惩。1998 年,俄军将原先的五大军种改编为陆军、海军、空军和战略火箭军四大军种,总兵员 I20 万人,将陆军总司令部降为陆军总局。叶利钦称赞说 , 谢尔盖耶夫上任两个月所干的事比罗季奥诺夫一年里干的还要多。

(二、)普京时代 : 大刀阔斧,锻造新军

普京执政以后,全盘审视俄军改革的发展思路及现状,做出大规模裁减俄罗斯军队的决定。一是将战略火箭军由军种降格为兵种,原先该军种的总司令降格为司令员,并进行总数为 8 万人的大幅度裁减,将战略核力量保持在最低限度够用的水平上 ; 二是重新建立陆军司令部,以统一的指挥机构将促进整个陆军的建设和发展。

1、精简机构,换装武器,建设职业化军队

2001 年 3 月28 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任命与其关系密切的前情报官员谢尔盖·伊万诺夫为国防部长。伊万诺夫计划从四个方面入手对军队进行改革:一是确立符合俄罗斯国情的新军事学说;二是简化指挥链,将国防部变为一个更精简、更有效的机构;三是通过增加拨款,研制新型武器,恢复士气;四是分阶段将其军队改造成为一支有能力以较小的伤亡和更先进的装备对付各种威胁的职业化军队 , 其中包括俄罗斯如何在海外投放兵力。

两年后,改革开始初见成效 : 俄军合同兵役制计划实施顺利; 作战训练的强度和质量得到提高,陆军和空军接受第一批新型升级武器,国防开支增加,官兵士气回升。2003 年“伊万诺夫原则”出台,重点致力于军队职业化。自 2001 年至 2004 年 7 月 , 受前总参谋长阿纳托利·克瓦什宁的阻挠 , 伊万诺夫军事改革方案一度受到干扰。为降低总参谋长的地位 , 改革派对联邦《国防法》作了修改 , 俄军作战控制权实现了从总参谋长向国防部长的转移;俄军出售、研制和装备了一大批先进武器。根据 2003 年制定的职业化计划,目前俄海军和空军大部分人员 ( 半数以上 ) 已经是合同兵役人员。预计于 2007 年底之前 , 包括空军、海军和核武器部队以及所有的空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大多数步兵旅和所有特种分遣队的约 88 个单位将全成为志愿兵部队。可以说,自2001年开始的伊万诺夫军改,基本取得了成功,为下一步俄军采取更大幅度的编制体制改革,奠定基础。

困扰俄罗斯军队的根本问题是:规模庞大、体制臃肿、指挥效率低下、军兵种结构不合理等。从1992年开始直到2003年的改革,一直都是围绕克服这些问题进行,但始终没有有效根除这些问题,只是逐步逼近这一目标。

三、新型俄军即将打造完毕

2003年9月,俄罗斯著名军事理论家斯里普琴科,发表了一篇题为《俄罗斯需要新型军队》的文章,明确提出:俄军应当准备未来的战争,而不应准备过去的战争。他建议在今后的军事改革中,对俄军现有指挥体制和军兵种结构进行彻底的改组:加快研制常规高精度武器的进度,以彻底改造俄罗斯陆军为核心。他认为俄陆军现在有9个集团军、1个独立军,28个师,是俄军中人数最多、装备最复杂的军种。可是未来战争是非接触战争,传统陆军将失去作用。交战双方再也不可能像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在广阔的战场上投入千军万马的大兵团进行决战了。斯里普琴科建议将陆军进行重新的排列组合,将守卫边防、保持国内稳定的任务交给内务部队;撤消现有六个军区,成立一个中央军区,其负责组织国家的空天防御和国家重要目标防御配系之间的协同。在此基础上,将现有军兵种统一组建为战略突击力量和战略防御力量。他认为未来的战争样式是宇宙——空中——海上突击战役和防御战役。陆海空三军不仅仅是联合作战问题,而是一体战问题。

这篇文章的发表,表明经过十余年军改成果的量变积累,俄罗斯军方对现代和未来战争的特点,以及为适应这些特点,如何建立新型俄军已经形成共识。鉴于国内外政治、经济、军事形势的共同作用和影响,2006年俄罗斯军改步伐突然提速,让全世界大吃一惊。

5 月 10 日 ,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发表第七个国情咨文中指出 , 俄罗斯军队的现代化问题是当前俄罗斯最主要、最现实的问题。俄罗斯作为拥有核武器以及强大军事政治影响力的世界大国应该肩负起维护世界稳定、消除威胁的主要责任。5 月 24 日 , 俄国防部长伊万诺夫在俄罗斯议会发表讲话 , 对未来五年的军队改革前景进行了描绘。5 月 29 日 , 俄国防部正式做出决定:撤销现有六大军区 , 成立三个地区司令部,分别针对远东方向、中亚方向和西部欧洲方向。该方案将于明年起实施 , 预计未来两三年内全部完成。这一改革构想和斯里普琴科的设想虽然不尽一致,但显然有着很多的共同部分。根据 5 月 29 日俄罗斯国防部会议精神 , 俄军这次改革重点将从四个方面着手:

(1)、改革编制和指挥体制。按照俄军最新改革思路 , 俄军将于 20lO-2015 年完成军队结构改革。首先 , 撤销陆海空三军总司令部编制 , 职权收归总参谋部 , 成立相应的陆军、海军和空军局 , 明确区分国防部和总参谋部的职能。按照改革计划 , 国防部是负责人事政策、后勤保障等职能的文职部门 , 总参谋部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指挥机构 , 直接指挥军队作战训练。其次 , 废除战略火箭兵、航天兵和空降兵司令部 , 组建战略核力量、军事航天防御、快速反应部队司令部。最后 , 大幅精简六大军区、四舰队司令部机构 , 使其变成行政管理机构。

根据地域原则 , 在东、西、南三个战略方向成立三个地区司令部 , 统辖地区内各军兵种部队。东部地区指挥司令部总部设在乌兰乌德市 , 统辖远东军区、西伯利亚军区 , 伏尔加河沿岸——乌拉尔军区 , 太平洋舰队可能也包含其中 ; 南部地区指挥司令部总部设在萨马拉市 , 统辖北高加索军区、黑海舰队和里海分舰队 ; 西部地区指挥司令部总部设在莫斯科市 , 统辖圣彼得堡、莫斯科两个军区 , 以及莫斯科特种司令部、波罗的海舰队、北方舰队。由于俄罗斯北部是气候恶劣的北冰洋,所以俄军没有设立北部地区指挥司令部。

按照改革设想 , 俄军各大地区指挥部将拥有自己的炮兵、防空军、空军、工程、通讯以及其他部队 , 部署在相应地区的空降部队也将由它们指挥。但是 , 由于战略火箭军处于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核心地位 , 俄军认为作为俄国家安全最重要保障力量的核武器 , 只有在统一的指挥之下才更可靠 , 所以 , 此次改革没有将它拆分到三个地区指挥部。

(2)、组建新型混编兵团。鉴于目前俄军作战单位是营、团、师、集团军、军区 , 体制臃肿 , 所以 , 根据改革方案 , 俄军将组建混编常备兵团 , 营和团为基本战术单位 , 旅和师为主要作战兵团 , 每个作战单位都配编侦察、电子战、特种作战、后勤保障部队 , 成为自主作战集群 , 独立完成各种任务。目前俄军已经开始实践尝试 , 在北高加索组建了两个山地步兵旅。

(3)、减员增效 , 质量建军。据俄罗斯国防部长伊万诺夫说 , 目前 , 俄军存在的一个较为严重问题就是官兵比例不协调 , 高级军官比例太高 , 非战斗人员太多。为此 ,俄军这次改革的另一个侧重点就是减员增效的问题。根据改革预想 , 俄军将要在未来 5 年裁减 300 名高级将领和 3 万多名行政和辅助人员 , 同时优化官兵比例 , 使将军和士兵的比例达到 l:1000 的世界性标准。目前俄军总兵力为 120.7 万人 , 计划在未来五年内裁军 20 万 , 同时将武器采购和科研费用与军人工资和保障费用的比例,由现在 的 2:3 优化为 3:2 。

(4)、改革军事动员和预备役体制。计划撤销各地兵役委员会 , 建立军区级别的专门机构 , 负责征兵、动员和培训工作。在预备役方面 , 组建俄罗斯的国民警卫队。

三、最新军改动因

虽然自上世纪 90 年代初以来 , 俄军进行了多次改革 , 但像此次这样大刀阔斧、脱胎换骨的体制改革 , 还是首次。俄军对传统军事体制颠覆性改革背后,有其深层次的动因。

一是扭转对美、欧战略态势的被动。苏联解体之后 , 美国为防俄东山再起,从经济、政治、军事诸方面诱、压并施,对俄罗斯毫不留情,意图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为称霸世界铲除最大障碍。遏制、围困、肢解,成为紧接冷战美国对俄战略的核心。具体表现:以休克疗法使俄经济落入深谷;大力拉拢独联体国家,离间其与俄罗斯关系,政治上大搞颜色革命,军事上大力推动北约东扩;宣布退出反导条约,研制NMD、TMD等新型战略武器,迫使俄罗斯继续进行曾经让苏联气喘吁吁的军备竞赛。同时,接连发动战争,抢夺原苏联在世界上的势力范围,收获冷战成果——这就是美国从1983年入侵格林纳达开始直到2003年入侵伊拉克,20年战争全部战略动因。

由于20年战争,苏联在世界的盟友几乎被美国全部消灭,俄罗斯被迫全线收缩,沦为一个地区国家;而由于东欧和波罗地海国家加入北约,俄罗斯已无缓冲地带,几乎和美国指挥下的北约短兵相接。到乌克兰变色,美国和北约的“刺刀”已逼近俄罗斯心腹。现在,美国和北约又要在波兰和捷克部署反导系统,直接威胁俄罗斯最得意的“核长矛”。空前凌厉的全面攻势,让俄罗斯倍感压力。“9 · 11”事件后 , 美国打着打击恐怖主义的借口 , 更变本加厉 , 独断专行 , 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地在全球推行霸权主义的政策,越发让俄罗斯战略危机感加剧。

2003-2004年一年中,俄罗斯已进行了十数次洲际导弹发射演习。其中2004年2月10日至18日举行的代号为“安全-2004”战略核演习是俄罗斯立国后规模最大的,演习地域横跨欧亚大陆,涉及俄军7个军区中的4个军区;参演部队有陆海空三军以及战略火箭兵、太空兵和空降兵3个独立兵种;演习科目有陆上机动、空中拦截、海上封锁、空降突击、太空作战等科目;目前俄所拥有的各种先进武器装备几乎全部亮相;普京总统亲临现场观摩。2004年8月3日俄罗斯国防部长伊万诺夫就在俄罗斯北方舰队核潜艇部队的所在地奥列涅戈尔斯克,就带领17个北约成员国的49名军事专家,破天荒地进入了戒备森严的核武库。俄想以这种方式,不露声色地威慑北约在东扩的道路上,不要走得太急。11月1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军队首脑会议上称,俄罗斯最新型核导弹即将问世,几年内将装备军队,而“这些研究成果是其他核大国所没有的,今后几年也不会有。”

俄罗斯同时修改军事学说,宣称可以首先使用核武器对付“战略性军事威胁”,西方说北极熊“又一次露出了核牙齿”。同时,俄也开始采取其他国际政治措施,抗衡美国对中亚和外高加索地区的渗透。

二是改造过时军队,准备未来战争。俄罗斯挥舞“核大棒”还有着另外一层用意:就是最大限度地发挥苏联核遗产的威慑效能,逼退迫在眉睫的北约和美国的常规军事威胁,为俄罗斯全面进行中的常规武装力量的军事改革赢得时间。

由于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表现出的惊人战力和高度信息化水平;更由于美国隐形空军、全球瞬时打击计划、军事转型加速。海湾战争中,俄罗斯已经意识到苏式军事体系已全面落后于美式军事体系;伊拉克战争后,这一认识更加深刻而紧迫。加速追赶美军,成为全军上下一致的共识和动力。这是近20年来美国对利比亚、格林纳达、南联盟、阿富汗等苏式军事体系国家的屠杀、扫荡和肢解,特别是伊拉克战争触目惊心地展示了以信息化、空中化为特征,代表世界未来军事发展方向的美式军事体系的巨大威力,对俄罗斯军事神经连续撞击的直接反映。

经过十余年探索与反思,俄军在理论认识上已完全摒弃了传统战争观念 ,认为太空将会成为未来战争的主战场 , 由空军、海军、空天力量以及信息战部队实施太空作战 , 精确制导武器和新概念武器将能在任何条件下命中全球范围内的任何目标。这就意味着现行军队体制必须向打赢未来战争转变 , 即突出进攻性 , 以攻击态势达成防御目的 , 彻底改变过去注重陆军和地面作战 , 人数众多规模庞大的旧面貌。俄军总参谋部认为 , 近年来国内外的局部战争实战经验表明 , 必须根据未来战争非对称联合作战的要求进行改革。毫无疑问,这次体制改革后的俄军,将具有比分兵把守国士的防御形态大得多的战略威慑性。

普京是个胸有大志的总统,但他清楚,若无一支强大的新型俄军,就不会有俄罗斯的国家未来和现实的基本安全,也谈不上俄罗斯在国际上的政治地位,更不用说复活苏联的民族梦想。

第三是有效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势力。打击恐怖主义和车臣分裂势力是俄军此次体制改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受车臣分裂势力的影响 , 在短短不到 10 年的时间 , 俄军就发动了两次车臣战争 , 由于俄军一直沿用苏式军事体系,反应缓慢、效率低下,付出了惨重代价。由于没有将其有生力量彻底消灭 , 致使车臣恐怖主义分子在首都莫斯科和其他地方制造了造成众多平民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的恐怖事件。 2002 年 10 月莫斯科发生造成 119 人死亡的车臣恐怖分子劫持人质事件之后 , 俄政府着手对本国的安全战略和动用武装力量计划进行调整 , 以应对恐怖主义的挑战。俄领导人多次表示 , 将对威胁国家安全的恐怖活动实施 “先发制人”的打击 , 并动用军队对国内发生的恐怖主义行动进行打击。对此 ,支持此次改革的俄军将军们认为 , 这项改革措施将大大提高俄军应对当今主要威胁 一一国际恐怖主义的效率。不久前俄特种部队击毙巴萨耶夫,将为推动俄军的最新军改,提供强大的舆论动力。

最后,还有俄罗斯近来经济复苏的重要原因。由于近来能源价格狂涨,俄罗斯经济状况全面好转,资金宽余;以及普京政权稳固;进行更大幅度军事改革的计划,于是提上日程。

四、俄军改前景

俄军此次变革的困难,仍然首先是经费问题。俄军要顺利实现这次改革 , 必须改进现有军队基础设施 , 包括通信、指挥所、保障设备、驻地、 司令部等。俄《独立军事评论》周刊认为 , 这次改革至少需要花费 4-5 万亿卢布预算资金。很显然,依俄罗斯现有经济实力,需要很长时间的逐步投入。经费是个釜底抽薪的因素,经费不能完全保障,军改步伐是无法想迈多快就迈多快的。这个因素曾经决定了历次俄军改革的成败,未来仍将是决定因素之一;

其次,俄军高层指挥权之争。此次改革计划中被削弱实际指挥权的国防部部长及俄各军兵种司令,对可能导致自己权力削弱或丧失的总参谋部的军事改革计划,存在强烈抵触。这个问题,是世界上一切实行改革的军队,都必将遇到的重大问题。从俄罗斯政治的一贯铁腕风格推论,此问题不具有举足轻重的分量;但在2008年普京之后,俄罗斯领导人会否萧规曹随,值得观察。

第三 , 裁人的压力。此次军改俄国防部将裁减大批高级军官 , 其中包括 300 名将军。未来的三个地区指挥部无法容纳六大军区的原有人员。如何安置这批被触动实际利益的将官和部队,不仅关乎军改的顺利进行,还直接影响着俄军的稳定。这是比俄军高层权力之争低一个等级的问题,它会让俄军上层慎重,但不会因此踌躇不前。

一些保守派祭出“国情”一词,试图否定俄军的改革。俄《共青团真理报》评论就说 , 现在俄军问题很多 , 战备水平不高 , 此时出台激进改革计划不是最佳时机。另外美俄国情不同 , 大幅参照美军体制未必适合俄国国情。把军队职能更多定位于反恐也存在一定的误区 , 会彻底打破现行军事战略、 战术和战斗条例。

上述问题,是俄军此次军改面临的主要难关。但是,俄罗斯政府高层已经意识到,俄军不改革绝对没有出路,维持现状无异于继续落后,慢慢等死。无论改革遇到多大阻力 ,都必须坚定地走下去。目前俄军的新式军改正在筹备实施,首先是在远东进行组建地区联合司令部的试验。同时,开始新型常规武器研制,以与军制改革相同步。

总体看来,俄军军改的大势已经形成,不可逆转。值得观察的是军改的进程以及军改将为俄军带来怎样的变化。由于世界上受苏式军事体系影响的国家众多,所以俄罗斯的军事改革,事实上也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国际事件。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将是世界军界关注的焦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