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楔子:岩浆山洞(1)

“这鬼地方真他妈热!老大,你接的什么任务啊,好好的保镖任务不接,接这个不是人干的活,这他妈的哪是人来的地方啊。”

一个穿着丛林迷彩,端着把AK74U的白种年青人对他身边的中年老兵抱怨道。一点也不顾及到说话的对象是发他薪水的“BOSS”。“准星,你少费话,老大做事自有他的道理,不是我们这些小兵能理解的,虽然这个地方热了点,不过还是很有‘味道’的嘛。别看我,小心点,别掉进热岩浆里,到时我可不拉你。”

发话的是一个背着MP5,手里端着把加了ACOG瞄准镜的M14改装狙击枪的黑人。他嘴里似乎在为老大辩解,可脸上的表情却表明并不是那么回事。

看了看旁边自己其他的手下都一脸深以为然,被称为队长的中年士兵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不解释一下,后面的士兵大有罢工的倾向,到底是新手啊,自己以前不也是这个样子吗?好怀念那种感觉。

“咳!”队长清了清嗓子道,“我接这个任务也是为了我们佣兵团着想。我们刚组建,没有挑食的权利,而且……”队长用下巴指了指队前面正在确认路标的一老一少两个人,“前面那两个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他许给我的酬劳也很丰富,他们以后能给我们带来数不尽的‘好活’的。大家再辛苦一下,快到了,快到了!”

听了老大的话,佣兵的好奇心一下就被挑起来了,连一开始并不怎么感兴趣的队员也围了上来。准星第一个便凑到队长脸前,好奇地问道:“队长,前面的两个人是谁啊?听你的话,你好像以前认识他们?”

“不是他们,我只认识那个长者,年轻的我不认识。”队长苦笑了一下。

“他是谁?”年青人就是这么耐不住性子。

“美国CIA的……”队长顿了一下,“副局长!”

“什么?”所有人都愣住了。

CIA副局长是什么概念啊?这帮新兵一时脑筋转不过弯来,“他这么大的权力。为什么要雇佣我们啊?”一个东方面孔的佣兵问道。

“估计是私事,他没和我说,我也没问。佣兵知道任务就好,至于目的就没必要了解了。尤其是他,我也不想了解。”队长又苦笑了一下,把目光投向前面一老一少的背上……

“局长,到了吗?”年青人向拿着张纸条对着地图仔细查找的白发老人问道。

“应该是这里了,杰克让我再找找。还有,不要叫我局长,叫我的名字。”

“好的。布朗叔叔。”杰克见局长一时半会儿没有找到目的地的可能,就擦了把汗,环视一下周围的环境。

科托帕希火山是世界上最活跃的火山,硫磺气体到处弥漫,脚下全是刚凝结的岩浆,使劲一踩岩浆就会从踩破的壳缝中涌出,处处都是致命的陷阱。

几年来,布朗总是要求自己和他到处跑,似乎是在追寻什么,可又从不告诉自己真相,耽搁了自己的各种生意也没有道歉的意思,要不是看在从小到大布朗是惟一来孤儿院看自己的“亲人”的份上,他早就甩手不干了。

这一次更夸张,跑到南美这个大战圈中不说,还跑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看看后面的佣兵,都是生手,前两天和反政府军交火中那种混乱的局面,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也不知道雇佣这些人干嘛。

“找到了,找到了!”布朗挥着手中的纸条,指着一个方向叫道。

所有人都围上来,顺着布朗指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有啊!

“他是不是热晕了?”准星小声地嘀咕了一声。

没想到布朗还真听到了,对着准星笑了笑,没说话,带头向先前指定的地点行进。

到了地方,杰克看出点苗头了,原来刚才布朗指向的地方溶岩壳和别的地方的不很一样,但具体怎么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布朗看看大伙奇怪的脸色笑了笑,伸出手指向溶岩壳一插,在大伙的一片惊叫声中,他一把揭下一大块岩壳,露出一个大洞口。然后把手中的岩壳递给了杰克,自己探身走入洞中,佣兵队长紧随而入。

看着手中的岩壳,杰克才知道自己的那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原来这是块早就凝固的岩壳,旁边的岩壳都是刚凝固的,里面还是高温的岩浆,所以岩壳上面的空气是那种会扭曲视线的热空气,而这块后面是个洞,因为没有这种热空气,因而这块岩壳比较醒目。

“这种环境,这么高明的掩饰手法,这是什么地方,来这儿干嘛?洞里有什么?”所有看过这块岩壳的人,心底都冒出了一连串这样的疑问。

“灯!”洞里布朗的叫声惊醒了沉思中的人,大家伙赶紧进洞,打开了紧急应急灯。洞挺大,但一眼就能看到四壁,布朗正在黑黑的洞壁上摸索什么,杰克接过灯光给布朗照上,布朗似乎扳动了什么一下,洞内一震,左手边上的一大块石壁倒了下来,露出了一扇门,吓了所有人一跳。

楔子:岩浆山洞(2)

黑黑的金属门上有对犬科动物的牙齿浮雕,布朗看起来很激动,一个佣兵想要去摸门上的浮雕,却被布朗一把拽了回来。

“别碰它,你想害死大家吗?不想死就别动。”布朗叫道。

说完从脖子上拉出一条士兵牌,上面还有一把小钥匙,然后他把牙齿浮雕上牙膛的左边





獠牙向外扳开,又把相对的下面的獠牙也扳开,门上出现一个钥匙孔,他把钥匙插进去一拧,边上弹开一个窗口,里面出现了一个密码窗和一个方形的凹槽,这时布朗的手开始有点抖动。他输入了一串密码,然后把士兵牌放进凹槽中用力一按,铁门儿轰地一声打开了。这一整套动作他做得很熟练,好像他就是这里的主人,在开自己家的门一样。

布朗费力地推开了大铁门,在玄关处一摸,竟打开了电灯开关。

“这种地方竟然还有电?”杰克非常诧异。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圆形的大厅,什么也没有,佣兵团十几个人和布朗叔侄,站在这儿竟然不觉得拥挤。大厅一圈全是门,正对着通道的门比边上的都大一号,看上去像是个会议室。

“把门都打开!”布朗大声喊道,吓了边上的人一跳。杰克没有动,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布朗,他看起来不只是激动了。

“哇,这是什么……!”

“看啊,是武器,好多武器……”

“电脑,最先进的电脑……”

“这种地方怎么还有医院?”

“妈的。这是什么呀,机器人?!”

每扇门打开都会引起一片感叹和惊叫声,布朗脸上充盈着满足和自豪。

“都给我回来,像什么样子!”佣兵队长的声音震耳欲聋。

所有的佣兵都脸红红地跑回了佣兵队,准星的手里面竟然抱着把加特林四管机枪。

“队长,你看,你看,好多的枪啊。里面还有,都是精品,都是改装过的!拿到黑市上都是无价之宝啊!”

“放回去,再无价也是别人的东西!”队长一边教训不懂事的队员,一边尴尬地偷瞄布朗。

布朗没有理会他们,眼神一直盯着面前的大门,脸上一片桃红,他手捂着胸口,像是心脏快要承受不住这份激动。杰克赶紧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整了整身上的迷彩服,布朗一把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所有的人在那一刹那间都呆住了。大家都猜测过门后面有什么,但从大家的表情可以看出,谁都没有猜中。

门后面是一张桌子,准确地说是一张插满了各式各样军刀的桌子。

这些各式各样的军刀,有的是大家都见过的各国部队装备的军刀,有的看上去像是自制的,足有三四百把,把一张长条形的桌子扎得满满的。每把刀上都挂着一个士兵牌,士兵牌上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和外面门上一样的牙齿浮雕。有的刀锈蚀了,可大部分都还和新的一样,闪耀着寒光。桌子看上去也有很多年头了,样式很古板,上面都是坑洼但却一尘不染,似乎常有人来打理。

在这么多军刀中,有两把最引人注意,一把是血红色带手盔的超大号的异形战壕刀,一把是一根样形奇怪的四棱军刺,军刺扎在一本日记旁。日记本的封面是那种很复古的牛皮,上面一块黑一块红的,不知是些什么,看上去很有年头了,从外面都能看到里面的纸张都有点发黄了。

布朗一边颤抖地抚摸着桌沿,一面围着桌子转,点着桌上的刀子念着什么,只有边上的杰克能听到他念的是一串名字,“大熊,快慢机,大巴克,小巴克,骑士,美女,小猫,快刀……”最后他站定最显眼的那两把刀面前。对着夹在中间的一把M9军刀颤声道:“队长。我回来了。扳机回来了。”语闭,眼泪顺着双颊滑落下来。

时间已经远去很久,布朗还沉浸在哀伤中无法自拔。忽然杰克和其他佣兵感觉脚下开始震动,而且这种震动越来越大。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火山就要爆发了。

“布朗叔叔。布朗叔叔,不要哭了。火山要爆发了!火山要爆发了!”看着布朗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杰克只好一巴掌打在他的背上,可挨了一掌的布朗却只是神情恍惚地抬起头看了看杰克,好像在怪杰克打断他缅怀过去的时光。

“火山要爆发了!”杰克使劲在他耳边叫道。杰克的叫声和越来越强的震动终于让布朗回到了现实中。

“哦。我知道了。不要紧,不要急!”布朗一点紧张的神色也没有。

其他人发青的脸色明显在告诉布朗,他的安慰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

“其他人都出去吧,杰克留下来。”

正转身准备离开的杰克,听到布朗的话,苦着脸转过身道:“布朗叔叔我还年轻,你放我一马吧……”

楔子:岩浆山洞(3)

布朗没理他,从身上把佩刀拔了下来,将自己的士兵牌缠在刀柄上,用力扎在桌子上,然后拿起那把四棱军刺边上的日记递给杰克。

“拿着!别掉了。”

依依不舍地又看了一眼桌子,头一甩,布朗带领大家走了出去。




坐在山头上看着从火山口涌出的溶岩和泥石流,把刚才的洞口所在的山坡给埋得严严实实,大家都倒吸了口冷气。要是晚出来一会儿,大家全都要被活埋在里面了。

“布朗叔叔,到底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地方?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谁告诉你的?里面的桌子是怎么回事?什么队长?我要一个解释!”杰克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浆,拨了拨头上的黑发,吐掉了一口泥水之后,便向布朗发出一串的疑问。

布朗没有理他,只是问了一句:“日记呢?”

“我们差点死在里面,你还只想着那本日记。你要不告诉我,我就把日记本扔到山下边去!”杰克火了。

“留着吧,那是你父亲的。”

脑袋“嗡”地一下,杰克愣在了那里。

自己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从来没有人告诉他父亲是谁,只有布朗一个人来看过他。他曾追问过自己的身世,可是布朗却只说是一个战死的朋友所托,他也不清楚他的身世。久而久之,杰克自己也放弃了。没想到今天,在这种情况下竟蹦出一本父亲的日记,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杰克有点接受不了。

“这只是火山爆发前的小型地震,真正的火山爆发还要24小时之后。我们走吧,没有关系。”布朗起身向山下走去,佣兵们跟在身后,只有杰克还愣在那里。

“队长,刚才那好像也是个佣兵的基地,可是什么样的佣兵会把基地建在这种地方?你认识那个布朗,那你也一定知道那是个什么佣兵团。”边上的佣兵都按捺不住好奇。

“有些事情结束了就应该让它消散在风中……”

“老大什么时候开始玩情调了?真恶心!”

“是呀,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消散在风中’,肉麻!”

“故作神秘!”

“……”

没有得到结果的队员们开始了一致的口伐。

“刚开始见布朗第一面,他一点都不像60岁的老人,可是现在我看他都有160岁了!”准星对着队长说。

“他的心留在了山洞中,走出来的是躯壳而已!”回到了美国曼哈顿的家中,看着桌上的日记本,杰克一直没有打开它。他有点害怕,自己的父亲看样子是个士兵。多年来的孤单生活,让他对了解父亲这个从没见过的“亲人”感到恐惧。可是心中又有一种雀跃、一种渴望一直在逼迫他的神经。

他轻轻地解开笔记本上的绳结,还没打开就从里面掉出一张小纸片,是布朗前两天找山洞的时候一直拿在手里的那张,上面写了一句话和一组数字。杰克能认出那组数字是GPS全球定位系统的坐标,而那句话是中国文字——看在多年奔波证明了你的诚意的份儿上!

杰克抓了抓头没看明白是什么意思,把纸条放在边上的茶几上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杰克鼓足了勇气打开了日记本。

只见第一页第一段写道:“我本来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过着普通的生活,一切都是那么地平静,每天除了上课,就是跟朋友们胡闹瞎混,没事就去网上冲浪,或者梦想着有一天有一位美女从天而降嫁给我这个平凡的小子,平淡而美好。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那一天的到来一去不复返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20岁生日的前一天,1999年4月30日,那天很热……”

第一章 刺激的旅游(1)

“刑天!”一声大叫穿过清晨的浓雾,震得体育场的篮球架都有点晃悠。一个身影快速地从跑道的后面追了上来。不用看,冲那一嗓子就知道是我们宿舍的“大哥”——丁翔。老丁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哥呀,比我们全宿舍所有的人都大六七岁。他高中毕业后做了几年生意又回来啃书本,和我们这些小弟成了同窗。用他的话说,现在这年代不会电脑就是文盲,所以又跑回来学敲键盘。我真服了他了,他的“二指禅”练得快比上“海灯法师”了,我都奇怪他怎么能用两根指头一分钟打90个字的,太神奇了。




可是他从来没有晨跑的习惯啊,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什么事啊,老丁?”抬头看了看这个比我高半头的家伙,195公分的个头,比我快高上15公分了。本来我的个子在人群中也不算低了,可站他面前就是让人感觉有些自卑。

“快五一了,放好几天假呢。你怎么打算的,回家?还是待在学校?”

“不回家。这儿离家太远了,来回车票钱也不少,不回去。”我们学校在云南,而我家则在河南。

“那敢情好,和我一起出去玩吧!介绍几个美女给你。”

“算了吧你,少拿美女当诱饵,你会这么好?奸商是白当的?八成是有事求我帮忙,说出来吧。”我一脸的不相信和看清了的表情。

“还是刑天厉害,其实就是……这次……呵呵……SQL数据库和JAVA语言的期终设计。你看……”老丁一脸“纯真”的微笑。

“嗯,这个问题嘛,比较严重。现在的这个政策也比较敏感,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是比较不好把握的……”

“一世人两兄弟,你不帮我,我可就死定了。这是最后两门实践课了,一过我就没后顾之忧了。再说我也看见你早就做好毕业设计了,给我再做一份吧,我向领导保证以后一个月的伙食由我包办,宿舍的热水由我来打,只要是领导的要求一律满足。”然后瞪着两只自认为挺可爱的小眼睛可怜地看着我。

“看在老丁同志为人民服务的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我就满足你这个小小的请求。”我大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于这种做起来十分轻松又能“帮”到别人的事情,我总是不遗余力去做的。

“哈哈哈哈……”我们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看着老丁一头的汗,我停了下来。让他坐下休息一下。

“刑天,你可真行,跑了四五公里吧,你都不累?身体素质不错!”

“那是你太差劲了。我可是跟我哥练出来的,他更厉害,武警,在中南海当差。我就跟他练了一个月不到,也就只有在他边上打打哈哈,跟着屁股后面转转的份,呵呵。”

“中南海保镖啊?厉害,厉害!”老丁一脸的佩服。

“那是他,不是我!不过我们哥俩都对武器感兴趣,不过他当了兵,我没当。”

“你为啥不当兵啊?”

“我怕苦,也怕死。”没什么不好意思,我很坦然。

“切!你真好意思说。”老丁一脸的鄙视。

“这有啥不好意思说的?你不怕苦,你当兵去啊!”

“我要为经济建设贡献力量!”老丁一脸虔诚相。

“你比我还不要脸,还找借口!”我一脸更鄙视的神情。

“得了得了,说真的,五一去滕冲玩吧,看看火山地热。”

“成啊,你出钱我旅游。不过听说那儿离国境线不远,不会出事吧?”我挺担心的。

“不会不会,云南哪有你说的那么乱啊?再说了,离国境线还远着呢,远着呢!”

“那好吧,他们一起去吗?”

“去吧,人多热闹啊!”

“好,明天出发!”

回想起来,当时我很随意地就做出了那个改变我一生的旅游计划。

火车到了保山市,我们一行七人,小白,赵刚,孟广,老丁,小白和赵刚的女友加上我,便下了车。本来想真接奔腾冲去的,可是来旅游的人太多了,那边的饭店人都满了,为了避免住宿的麻烦,大家就决定先在保山住下。

第二天早起得知腾冲那边还没有订到房,大家只好在保山再待一天。闲着无聊,我就和老丁出门逛逛,这一逛就到了市中心的世贸大楼。

二十多层的双子型的大楼是保山最大也是最高的建筑,地下是超市,一到六楼是商业大楼,再向上就是写字楼和宾馆。

我花了将近四个小时才把商场上下都逛了个遍,确实不错,这里既是边境城市又是旅游城市,作为城市的购物中心,这里面充分地显示了它“有‘容’乃大”的风格。当我最后回到一楼,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想起小白他们让我回去时给美眉们带点零食的事情来,就让老丁在一楼等着,自己往地下超市去了。

就在我买好东西,在放有电子秤的工作人员休息室称糖果的时候,突然响起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巨响。店员赶紧跑了出去,我也探头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我吓出一身冷汗。只见地下超市的电梯上站着一个黑黑的家伙,穿着T恤,肩上背着个旅行包,手里端着把AK正向天花板放枪。与此同时,从楼上也传来一片枪声。

我僵住了——完全傻掉了,这是怎么回事?拍戏吗?




可是当阻止他的店员被打成渔网时,我知道这是真的——我碰见抢劫的了。

从人群中传出的尖叫声把我从失神中惊醒,就见又下来几个端枪的,开始把人向楼上赶,不听话的马上就是一枪托砸得满脸是血。其中有两个人开始四处巡视,看有没有人留下,那个留光头的向我这边走过来了。

怎么办?我一下慌了神了。不能让他抓住我成了我当时脑海中惟一的念头,可是躲哪儿呢?我急得东张西望,想找个藏身之处。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头上开始冒汗。职员室就这么大还放了很多的东西,我躲哪儿呢?能躲人的只有那一排铁衣柜了,我慌忙一个一个地拉门,天不绝我,终于让我找到一个没锁门的。我赶紧钻了进去,悄无声息地把门关上。就在这时,光头匪徒走进屋来,他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开始翻门口的货箱,看里面藏人了没有,检查一遍后开始向里边搜,最后站在了我藏身的这排柜子前。那一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脑中不断地想像着如果他发现我藏在里面,强硬地打开柜门,我应该怎么办?是举手投降还是和他拼了?就在我脑中混乱如麻的时候,他开始试着一个柜子一个柜子地拉门,前面的几个柜子都是锁着的,他用枪托一个一个地砸,咣咣的砸锁声,吓得我一阵一阵的哆嗦。我决定如果他发现我,我就投降。可等他到了我门前时似乎已经很累了,他喘了会儿气,拉了拉我的门,看门是锁着的,我以为他要砸门了,闭上眼睛把手举了起来,准备投降,可他却只是在门上跺了一脚,把门跺得凹了进来。嘴里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就走到了最后一个柜子跟前。这个柜子门是开着的,他看没有人就转身走了出去。我举着手站在柜中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没想到自己这么幸运。松了一口气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虚脱感,要不是柜中空间小估计我就一屁股坐地上了,这时候我才发现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等了好一会儿,就在我确定附近没有人了,深吸一口气准备推门出去时,又一阵脚步声传来。糟糕!他又回来了,我赶紧又缩回去屏息站好,可是这个脚步声不像是刚才那个光头的,估计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也在屋里转了一圈,随便翻了翻,站在柜前看了看,似乎看见这个被踹凹的柜门,笑了一声,嘴里面骂了一句和刚才光头骂的一样的话,我仔细听也没听懂,这才发现他讲的不是中国话,难道我遇到了外国的劫匪?

就在这时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这个人一下子就蹿出去了,动作非常敏捷,显然是久经训练的。他的动作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哥,“军人”两个字一下子就从我脑中蹦了出来。就在这时听到外面那个人笑道:“哈哈,你可真会躲啊,藏在大米里。”然后,一声枪响。

完了,这帮人太可怕了,竟然直接杀人,连投降的机会都不给。那我要是给发现了……我眼前浮现了我脑浆崩溅的画面。不,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我不能死!求生的信念带来的力量一下充满全身,原本沉得像灌了铅的四肢也一下轻了很多。握着苍白拳头,大气也不敢呼,等了好一会儿,一直到连楼上断断续续的枪响也没有了,全楼静得像个坟场,我才鼓起勇气推开柜门轻轻走了出来,然后我慢慢地走到门口,利用超市的防盗镜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我轻舒了口气。

见鬼,我旅的哪门子游啊,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刺激吗?真倒霉!

现在怎么办?我又陷入一片混乱中!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14:23:44 被linfengshi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