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在上甘岭上创造的狙击神话

弋鹰7277 收藏 0 152
导读:"上甘岭"3个字当今国人无不知晓。由一场战斗而产生的故事、诞生的英雄人物和群体不仅存留于参战各方的史志资料和战例评价中,又经电影、歌曲、文学作品由数以亿万计的人群交口传扬,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且数十年长盛不衰,这在中国现代史上,不说是绝无仅有,至少也属罕见了。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战事的政治、军事意义所能赋予、所能诠释的了。这里曾经矗立起了一支军队、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意志的丰碑。      在"铁三角"对峙      当年的那场战事最初并不叫上甘岭战役,而称作五圣山战斗。五圣山是当时朝鲜半

"上甘岭"3个字当今国人无不知晓。由一场战斗而产生的故事、诞生的英雄人物和群体不仅存留于参战各方的史志资料和战例评价中,又经电影、歌曲、文学作品由数以亿万计的人群交口传扬,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且数十年长盛不衰,这在中国现代史上,不说是绝无仅有,至少也属罕见了。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战事的政治、军事意义所能赋予、所能诠释的了。这里曾经矗立起了一支军队、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意志的丰碑。


在"铁三角"对峙


当年的那场战事最初并不叫上甘岭战役,而称作五圣山战斗。五圣山是当时朝鲜半岛中部"铁三角"最靠北的顶点。所谓"铁三角",是铁原、平康、金化三郡的简称。它刚好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平康位于三角形的最北顶点,金化、铁原则分别位于三角形的东、西顶点。中国军队五圣山守军的最高首长--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将军这样形容"铁三角"的重要性:如果把朝鲜半岛看成一个人形,那么第15军担任防御的平、金、铁这个三角地区正处在人的肚脐偏上的心窝地区。该地区也是朝鲜东西海岸之间交通枢纽的咽喉地区。北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公路,东起东海岸的元山港,经过平康向西南方向直至西海岸之滨,穿越汉城。南有一条铁路干线,自汉城经过铁原、金化,朝东北方向延伸至东海岸的大津里。公路要道和铁路干线在铁原以东交汇成十字形的交通枢纽,横跨"铁三角"上中部的就是五圣山主峰。

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对峙的防线就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绳索,把"铁三角"地区从中划为两半。虽然联合国军占据了铁原和金化,但是平康和中部防线的制高点均为志愿军第15军牢牢控制。这些制高点中,最重要的就是美国人称为"爸爸山"的五圣山。五圣山主峰之西侧的铁原和平康之间的西方山与晓星山之间的一道平川又是易攻难守之地,便于机械化部队行动。谁控制了五圣山,谁就掌握了"铁三角"地区,也就掌握了中部战线攻守的主动权。

上甘岭实际上是五圣山主峰东南4公里处的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与之相对应的五圣山主峰北面1000米处还有一个小山村,叫作下甘岭。上甘岭村南边两侧有两个小山包。一个标高597.9米,"联合国军"称之为"三角形山";另一个标高537.7米,其北山被"联合国军"称为"狙击兵岭"。


最职业的军人


"狙击"这个词汇对有些人来说还比较陌生,甚至常常误读为"阻击"。很多人认为这个词汇来自于国外,其实并非如此。在中国的《汉书·张良传》中就有这样的描述:张良"东见沧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至搏浪沙中。良与客狙击秦皇帝,误中副车"。这可能是中国典籍中第一次出现"狙击"这一词汇。当然在这里,狙击还只是类似于从暗处袭击的意思,与今天的含义还有些差距。狙击手这个概念应该说还是来自于西方。"狙击手"一词在英文中称作sniper。这个词的前身是snipe,1832年第一次出现,源自于英军在印度边区的一种猎鸟活动。据说snipe是一种身体娇小、动作十分灵活的小鸟,要猎获这种鸟并不容易,需要相当不错的射击和潜行技术,这种运动也就被叫作snipe。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sniper这个名词普遍用来指代军队中那些枪法精准,经过伪装、潜行、侦察等特种训练的射手,中文译作狙击手。

在现代战争中,狙击手也许是战场上最令人恐惧的战士。他隐身在神秘的暗处,往往会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刻,最不可思议的地点,从一个永远猜不透的角度,仅仅用一粒子弹就让对手命归黄泉,然后神秘消失。你无法搞清他身在何处,却时刻都能感觉到威胁的存在,稍有松懈,就会遭受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死亡只是生命的完结,而如果整日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那则是一种折磨,令人不寒而栗。战场上的狙击作战制造的就是这种气氛。有人说狙击手是冷酷无情的隐身死神,有人说他们是创造奇迹的传奇英雄,准确地说,狙击手是一群最职业的军人。他们具有出色的技艺和异乎寻常的忍耐力。他们的任务总是危险而孤独的。他们常常挺身在前,深入敌后。他们从不轻易浪费每一粒子弹,然而却也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转瞬即逝的机会。每当一个目标出现,他们的枪口便会闪过一道幽蓝的死光......

在50多年前的朝鲜战场上,也有这样一群狙击手。他们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神秘莫测,他们中很多人只是刚刚踏入战场的新兵,他们甚至不曾接受过任何正规的战术训练,但是,他们却经历了所有战争中一样的生死搏杀。50年前发生在朝鲜半岛上的那场狙击大战发展成为一场现代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狙击作战行动,而且对整个战争的进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次规模空前的狙击作战行动被郑重收入了《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并拥有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名称--"冷枪冷炮活动"。


狙击手应运而生


说起朝鲜战场狙击战的起源,还是在阵地战的初期。

1951年11月,皑皑白雪覆盖了朝鲜的山川大地。经历了一年多的激烈厮杀,战场的硝烟也在料峭的寒风中渐渐消散。战局暂时归于平静。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队在"三八线"南北地区形成了对峙。战线基本固定。双方的较量似乎在一段时间内转移到了板门店帐篷中的谈判桌上。

但是,"三八线"并不是和平时期的边界线,而是百万大军对峙的前线。战场上的对话除了枪炮别无选择,而双方阵地犬牙交错的状况又使这种对话平添了许多奇异色彩。因此,阵地对峙中的枪炮声始终不绝于耳。大到数个山头、高地的争夺,小到单兵、单炮的较量,双方使出全身解数,力争控制战场上的主动权,为停战谈判桌上的唇枪舌剑提供坚实的后盾。

美国投入朝鲜战场的总兵力已有数十万人,并且拥有绝对的装备优势。所以阵地对峙一开始,习惯了运动作战的志愿军就处处被动。美军方面大炮、坦克整日滥轰不止,平均每天向志愿军重点阵地发射炮弹2000余发,而且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不断向双方中间地带扩展阵地,把警戒阵地甚至修到了志愿军的鼻子下面。志愿军阵地上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随时都会招来美军铺天盖地的火力轰击。

此时此刻,志愿军的阵地基本上还是野战工事,没有形成坚固的防御体系。阵地上防御设施简陋,难以抵御美军密集炮火的轰击。加上火炮落后,数量有限,又缺乏制空权,志愿军根本无法与优势装备的美军进行火力对抗。朝鲜前线白天的控制权基本上把握在美军手中。美军车辆、人员在志愿军视野当中肆无忌惮地频繁活动。太阳一升空,无法忍受枯燥乏味阵地生活的美国大兵更是把阵地变成了舞场、酒吧和海滨浴场,性情温和者躺在地上晒太阳,生性好动者聚成一堆喝酒、摔跤、洗澡。

志愿军官兵义愤填膺,忍无可忍,可火力对火力绝不是志愿军的强项,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况,美军阵地上的目标明显,但只要志愿军官兵一开火,马上就会招致美军疯狂的火力报复,不但达不到削弱美军力量的目的,反而增加了自身的伤亡。当美军纵深火炮和飞机进行轰炸时,美国大兵个个得意忘形,站在阵地上对着志愿军阵地手舞足蹈,乱喊乱叫,甚至扯开裤子撒尿。

志愿军官兵当然不能容忍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拼实力、拼消耗,不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克敌制胜的战术风格。况且美军的炮弹敞开供应,可以胡打、乱打、猛打,而志愿军的弹药则是全国人民节衣缩食从苏联一发一发买来的,不可能也绝不能与美军打火力战,必须在战术手段上下功夫,这就迫使志愿军官兵在"巧打"两字上大做文章,提出了"变死阵地为活阵地"的口号。

交战双方阵地大多距离400~500米,最近处仅有100多米。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志愿军战士对此作了最形象的描述:"对面阵地上的美国佬眼睛是黄的还是蓝的,我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这样的距离已经进入了各种轻武器的射程。狙击手由此应运而生。


克敌制胜的狙击步枪


对于一个职业狙击手而言,他的狙击行动必须要有专用狙击武器--狙击步枪。在现代兵器家族当中,狙击步枪因极高的射击精度被人称作"一枪夺命"的武器。与普通步枪相比,狙击步枪的枪管要长出许多,除此之外,其外观上一个最明显的特点在于枪身上安装有望远作用的光学瞄准镜,用以精准地射杀远距离目标。通过望远瞄准镜,狙击手所要做的主要的事情就是在最恰当的时候扣动扳机。他必须目不转睛地注视对手中弹倒下的惨状,随时准备着补上第二粒子弹。一个出色的狙击手往往可能成为战场上扭转乾坤的无敌英雄,而他们手中的武器也随之成为极具传奇色彩的神兵利器。

解放初期的新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军事工业。志愿军的轻武器装备可谓五花八门,且大多是在战争中从敌人手中夺来的,有的战士手中甚至还没有枪。至于那种装备有先进瞄准设备的狙击步枪对志愿军而言更是闻所未闻。但是,志愿军就是凭借着那一支支在今天的军事爱好者眼中已经视同烧火棍的武器,在当年的朝鲜战场上创造出一个神话--狙击手的神话。

究竟是哪支部队、哪位英雄首开狙击作战的纪录已经无从考证。现存的历史资料显示,在最初的狙击作战中,驻守朝鲜前线中段金化地区的志愿军第26军战果最为显著。1952年年初,该军第230团组织全团特等射手,在与敌军阵地接壤的前沿阵地,各种轻武器交替使用,开展"打活靶"竞赛,以29发子弹毙伤敌军14人,令对面阵地上的敌军魂飞胆破,几天之内没有一个人敢在阵地上露面。

志愿军总部立即推广了该团的经验,并于1952年1月29日向全军发出指示:"在与敌对峙状态中,对敌之小群目标及一般目标,每日指定值班的轻重机枪不失时机地寻求射击,对于单个目标也应组织值班的特等射手(狙击手)专门寻求射击目标,这将给敌人甚大杀伤。我们坚决反对认为步枪在近代战争中已是落伍兵器的说法。"由此开始,志愿军的狙击手运动开始在前线各军展开。

这种零敲碎打的狙击战术初看杀伤力不是很大,但是架不住天天如此。一天两三个,日积月累,战果就相当可观了。在绵延200多公里的"三八线"上,活跃着成千上万个志愿军的狙击手。他们潜伏在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等待着每一个可能出现的机遇,随时猎杀任何暴露目标的对手。看似平静的山野每一刻都有可能爆发出突如其来的杀机。

第15军守备的五圣山地区狙击活动频见成效。第45师第135团守备上甘岭537.7北山阵地,9个月冷枪歼敌达3558人,而同时期的第15军仅伤亡35人。

这才是真正像毛泽东所说的"零敲牛皮糖"战术。牛皮糖是中国南方一种用麦芽做成的圆饼状的糖,有的地方叫麦芽糖。卖糖人用小锤一块块地敲下来零卖。顾客买多少卖糖人就敲下多少。狙击手一枪一弹的蚕食战术恰恰符合毛泽东"零敲牛皮糖"战术的精髓,以至于后来的"联合国军"官兵给上甘岭537.7北山阵地起了个名字--"狙击兵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