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学一回海外华人如何(转贴)

贾如军


“反暴力、反污蔑!”明天(19日),一场海外华人爱国大游行将在欧洲大陆和北美拉开帷幕。日前,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美国、英国的华人相继举行多场爱国游行,发出“反暴力、反污蔑”最强音,反对拉萨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抗议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抗议少数“藏独”分子破坏奥运火炬传递,各国共有数万人参加了爱国游行。(4月18日《新快报》)


近来,由西藏暴乱引发的一系列国际“涉华事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中国进入本世纪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对于西方人的不友好行为,中国民众(客观一点说,范围仅局限于所谓的“网民”)义愤填膺,纷纷抄起“现代化的家伙”——网络、手机——进行旷日持久的声讨和抗议。可是,我们发现,利用这种几乎“看不着、听不见”的声讨和抗议方式,很难达到理想的社会效果。很多“非网民”和没有使用手机短信习惯的中国民众,除了谩骂还是谩骂,别无其它表达爱国和抗议权利的渠道。


可海外华人却不满足于网络和手机,他们纷纷走上街头进行游行示威,公开表达自己的不满义愤和爱国之情,这让我们这些应该成为抗议主流的国内公众感到非常被动和尴尬。


这种“尴尬”似曾相识。19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用导弹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3名中国人死亡,20多名中国人受伤,大使馆舍被毁。事件发生后,全中国人民的愤怒、悲伤、压抑情绪已经到了极点。那时,人们多么想走上街头发泄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极度愤怒啊。然而,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和笔者一样,那些日子都是坐在电视机前漫骂着过来的。后来听说大城市也有游行的,虽然我们并没有从公开的媒体上看到显著的报道,但可以想见,即使有游行,游行者也不可能淋漓尽致的表达出自己的情绪的。


同样的事件还有2001年4月1日的“中美撞机事件”。在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给我的感觉就是,中国人民始终是在悲怆压抑的情绪下,熬着等待事件结果的。当我看到烈士王伟的妻子凄楚的面容;当我看到美国人决不道歉的傲慢态度,我那时真想冲向街头大喊着向美国示威!可是,当时我却要拼命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能上街,不敢上街!


而面对上述两个重大事件,海外华人都曾在他们的侨居国举行过规模不等的游行抗议活动。记得当时,身为“当事者”的中国人,我感到非常窝囊,非常尴尬——不料这种“窝囊”和“尴尬”的感觉今日又重袭我的心头。


民众上街游行,在西方国家几乎习以为常,即使在与我们国情相仿的国家也并不鲜见。古巴在2006年1月24日就举行过百万人反美大游行。哈瓦那街头声势浩大的游行场面,终于使我懂得什么是人民,什么是人民的力量,尤其是当国家危难之时一定更需要这种精神力量的支援。古巴是一个国情与中国相似的国家。但古巴人民在遇到国际争端或者矛盾时,却可以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发泄心中的不满情绪,我们中国为什么不能?


我不了解古巴的宪法,但我却了解中国的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我不反对国家依据国情对宪法中游行示威的具体解释,我也不反对国家依据法规对游行示威的具体规定。但是当国家遭受欺凌,人民蒙受耻辱的重大时刻,我们应该无条件的允许人民依据宪法履行游行示威的权利。这既能是对民众意愿的尊重,又是对民众情绪依法合理的疏导,更能最大限度的凝聚民众意愿和体现“国家意志”。


不管哈瓦那街头的游行是否是古巴“民意”的自然升华,也不管古巴和美国意识形态以及价值观的对错高下,仅从古巴民众能够大规模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这一点上看,古巴这种重视民意表达的民主意识已经很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了。


海外华人历次举行的爱国游行示威活动,说明中国人并不天生腼腆,他们也有血性和冲动,只是这种血性和冲动常常被另一种“爱国”所克制。我们不学西方,也不学古巴,让我们学习一回在侨居国土地上抗议侨居国的海外华人,在自己的国土上也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表达爱国和抗议权利的游行示威如何?[/center]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