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使:给达赖授勋是“正当”的,抵制法国产品是不正当的?

给达赖授勋是“正当”的,抵制法国产品是不正当的?

2008年04月18日 14:01环球时报


4月17日《环球时报》报道:法国驻中国大使馆新闻官何诺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这两天“很苦恼”,因为一翻开报纸就发现有不少媒体在批评法国。他说,他本人非常理解奥运圣火在巴黎传递过程中对中国人民所造成的伤害,以及由此产生的愤怒,但在伦敦、旧金山的圣火传递过程中也出现了“藏独”的干扰,但中国媒体只批评法国,让他感到有点不公平。


笑话,“藏独”不是青面獠牙,也不是“飞天虎”,也不是“钻地龙”,他们能在法国抢残疾女火炬手金晶的火炬,他们能在巴黎上窜下跳,没有某些国家的暗中支持,“藏独”分子又怎么可能煽风点火于巴黎?法国驻中国大使馆新闻官何诺先生,你应当为法国保护圣火的诚意而苦恼,你应当为法国出现众多的“藏独”分子破坏圣火的传递而苦恼,而不必为中国的媒体的不同声音而苦恼。


4月17日《环球时报》报道:巴黎市长德拉诺埃16日表示,他将于21日向巴黎市议会提议,授予达赖荣誉市民称号。德拉诺埃声称,这一决定是为了向一位“不懈提倡人民之间对话”的“和平斗士”表示敬意。


何诺先生,你的“苦恼”也许正在这里,你们的巴黎市长向屠夫向暴徒向分裂者向挑衅者向麻烦制造者达赖授予“荣誉市民”称号,并且标榜达赖为“和平斗士”,看来,谁的手上有和平市民的鲜血,谁就代表着“和平”,谁在中国的西藏制造“打砸抢烧”,谁就是替西方出气的“斗士”,伟大的法兰西,伟大的德拉诺埃,以及您伟大的何诺先生,伟大的雨果先生描述的“两个强盗闯入圆明园”的故事您不会不知道吧,鸦片战争时期对和平的中国以及圆明园实施“打砸抢烧”在你们祖先眼里有相当的荣誉感和强盗的快感,如今达赖在西藏“打砸抢烧”,在你们的眼里也有相当的强盗快感吧?这不知道是法兰西的耻辱还是荣耀?


“我不认为网民或手机短信要求抵制法国公司和法国产品是正当的,也不认为它们有意义。”是的,1860年中国人面对被焚毁的圆明园进行任何抵抗是“不正当的”,2008年中国人因为法国某些政客在西藏问题、奥运问题上的欺人太甚抵制法国公司是“不正当的”,而只有你们支持达赖是“正当”的,只有你们给强盗达赖授勋是“正当”的,中国人面对宰割面对火烧圆明园就要逆来顺受,中国人面对你们的政客为非作歹与达赖互为反华犄角而当哑巴,并且还要把利润乖乖送给法兰西才是“有意义”的。


“两个强盗闯入圆明园”中雨果说:“我们欧洲人是文明人,中国人在我们眼里是野蛮人,这就是文明对野蛮所干的勾当。”如今的法兰西以及西方某些反华国家,仍然死抱着这样的列强传统,仍然视自己为文明的发源地,人权的法官,道德的制高点,而中国在这些人眼里是野蛮人、暴徒、呆子,“列强基因”在法兰西正在复活,巴黎市长正在鼓励达赖多沾点和平西藏人民的鲜血而到法兰西邀功,不知道何诺先生为此“苦恼”过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