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兽行 接上文 59、艺妓

erxianjiangjun 收藏 4 2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URL] [内容简介] 59、艺妓 1945年4月29日,这一天是天皇裕仁的生日,按照习惯,我们又该大吃大喝的庆祝一番了。可是当时的战局对大日本非常不利,美国正在猛攻冲绳岛,这样的聚会大餐就免了,其实就是为部队节省开资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


59、艺妓


1945年4月29日,这一天是天皇裕仁的生日,按照习惯,我们又该大吃大喝的庆祝一番了。可是当时的战局对大日本非常不利,美国正在猛攻冲绳岛,这样的聚会大餐就免了,其实就是为部队节省开资吧。

当时部队是绝对封锁日本的战事的,可是对上将以上的军衔指挥官,却如实通报。石井四郎虽然是个中将,可是由于他不是作战部队,是天皇亲自指挥的秘密细菌病毒制造部队,待遇自然就不一样了。因此,石井四郎享受上将军衔级别指挥官的战事“通报”待遇。而我是石井四郎的女婿,虽然不享受这个待遇,可是我每当在星期天休息的时候,就去他办公室找报纸看,总会看到石井四郎办公桌旁的战争资料,最令我欣慰的是,石井四郎一般不在办公室,他经常在新京、哈尔滨、东京等地,因此,我也就成了驴本日的侍候对象了。

那天早晨,接到庆祝天皇生日的通知,军官集体去哈尔滨,本以为是大吃一顿,又把我们领到了“黑天鹅”大酒店,又是和军妓性交,我却没兴趣,准备借机会逛逛哈尔滨市区的商店和街道,欣赏一下这个东方“小上海”的景致。

随来的几个军官——濑庇、田中和狗岚,就开玩笑的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说我是“阳痿”,是“刚而不举”,是“举而无力”,是“力而不足”“不如放屁”……在这些人的哄笑中,我还是下了车,他们在车上等待统一进驻,我却欲寻找欣赏市容地貌的满足去了。

其实,我到731部队这里,已经碰到过好几次统一嫖军妓的事了,我全部借故躲开,我不是不想和女人性交,我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也有七情六欲,并且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要比他们这群无赖更懂得性交的快慰与享受,我们祖传的健身养肾功道,可以令任何一个性欲望狂的女人达到梦幻的最高愉悦境地。可是我不敢乱爱,原因有三,其一、军妓性病传染猖獗,特别是日本特产的性病“梅毒大疮”,已经流行到全世界,令人生畏,自然对性欲传播的媒体——军妓肉体,望而却步了。

其二,我家里有石井美子,我对她真爱至诚,没有胜她的天资,休想乱我恒心——当然了,如果是无病的处女或健康的美妇,我也想享受一下男子汉的占有欲望和雄起的发泄。这样的机会还一直没有。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我之所以每个周日畅通无阻的进入石井四郎的办公室,这也是石井四郎希望的,他不会让自己的爱女找个水性杨花、满身大疮的丈夫,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我消磨在书画报刊的消遣中,比和那猪一样的交配不知舒适多少倍,这种心境谁会理解?

我跳下车,刚要往市区走,一辆小卡车停在了我的身旁——这是专门拉石井四郎的车。只见车里坐着一个如花似玉的日本军妓和卫兵驴本日,石井四郎却不在车里。

驴本日跳下车,给我敬了个礼说:“报告仔改上尉,司令官让您陪这位刚毕业的艺妓,直接去道口。”

我一愣,这是啥意思?道口是石井四郎的“家”,我只去过一次,在哈尔滨道口区。“司令官呢?”

“他被紧急召往新京关东军总部了。”驴本日是不了解战况,我可知道,大概是又研究战略部署去了。我当即上了小卡车,让濑庇和田中他们嫉妒去吧。

车开动了,我回头看看在大卡车里等着排号嫖妓的濑庇他们,他们极气的嫉妒的目光望着我坐的小卡车远去。

我这才回头看看这位艺妓。

这个姑娘也就二十岁左右,满脸的白粉扑面,标准的日式大盘头,一身红色的和服——这是处女即将和人同房的标志,看样子石井四郎这个老鬼又要糟蹋一个日本纯清少女了——这就是日本所有将军享受的权利,和天皇比起来,他们这是小巫见大巫了,天皇是一周“宠幸”一名小姑娘(一天一个他身体吃不消。),他手下的将军是一个月找个小艺妓。

老丈人把这个“艳福”给我是咋回事?先甭管它,到了家再说,反正今天是休息,看看她的表演也不错。

石井四郎在道口的房子也是个独门独院的小二楼,平时有两个日本人——老两口给看着房子,石井四郎回“家”的时间过去多,现在不多,日本战场不妙,他的闲情逸致自然就少了。

下了车,我才发现,这个艺妓体形还真不错,细细的腰、圆圆的屁股,就是胸脯有些扁平。她也是个中等个,就是这身和服看着不舒服,特别是她脚底下穿的木屐(注1),“噼里啪啦”的更让我心烦。这都是20世纪了,还穿古老中国秦末汉初时代的木头鞋,土得直掉渣。

下了车,这位艺妓忙给我鞠躬,自我介绍名叫“樱子”,是初次“劳军”,让我多关照。我心里想:“我这个级别还关照不了你,就是和你寻寻开心呗,只要没有性病,不妨占有她一把试试。”

进了屋,桌子早就摆好了,驴本日忙着和那俩看房老夫妻准备吃喝的去了,我看着樱子在补搽脸面上的妆,我就踱到石井四郎的书房——隔壁房间,看看有杂志没,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中国的医药杂志,而石井四郎也喜欢看一些疾病养身的杂志,因此,在这方面,我俩就各取所好了。

在他的小写字桌上,一封天皇“御扎”(注2)引起了我得注意,这是天皇给石井四郎的信,写的啥,还挺厚的。岳父是已经看完了,上面还压着一块玻璃砖。我心里一动,反正老丈人也不在家,我还没看过天皇给人写的信呢——这就是中国人说的圣旨呀!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把他打开。

这是一封石井四郎亲笔写的:“关于成功投放硬甲类长寿动物潜藏菌病毒苗的成功报告”。

而这份皇家御扎,就是针对石井四郎“硬甲类菌病毒苗投放报告”的天皇亲自御批的回件。

在石井四郎的报告上有一段是天皇用御笔重重的红颜色划得横道道,那个道道上面的黑体字是石井四郎的亲笔字,这样写道:

“55年——60年的病毒将在2002年——2003年在中国的南方边境邻海地区开始爆发,形式是肺部既呼吸道感染,发烧后迅速蔓延,七天内是死亡最高峰期,有药也只能延缓两周左右——这将导致中国人灭绝。”

在这些报告的后面,天皇的红墨笔字写道:“为啥等这么长时间,太平洋战事吃紧,最好试制七天见效的绝佳软武器,好立即投放战场,挽救大和。钦此。”

我想详细看看这份报告,却传来驴本日的说话声,我只好将信札原样放回,返回樱子化妆的屋子。

这时撄子已经画完妆了,正在摇动留声唱机。驴本日端来一大托盘吃的和喝的。

我刚刚坐在榻榻米的桌子旁,樱子立刻就走过来,她跪在我的身旁,给我倒酒,我却心里想着刚才那个报告:什么“硬甲类长寿动物”,还得55年——60年发作,这是啥病毒病菌?再聪明的人也不会想到五十年后人类的病毒霍乱是日本人事先捣的鬼呀,谁信?不会有人信!这可真是个浩大的害人、毁灭人类的巨大潜伏工程。

留声机的音乐这时响起来了,又是“樱花”。樱子上前面跳了起来,她抖动着两个胳膊,扭动着腰肢,竟然大胆的象我投来阵阵飞眼。

驴本日送来了几瓶哈尔滨市里生产的啤酒,我忙示意让他也坐在我的旁边一起吃喝,他却不好意思,可又经不住我的再三邀请,只好站在我的身边,观看樱子跳舞。其实,我可没心思看樱子的跳舞,只是在想五、六十年后的世界会是啥样?那时也可能日本侵占了全世界,也可能被打得焦土荒岛一片……

这个樱子看她的舞姿毫不起作用,我不仅没注意看她,我连一盅酒也没喝完,还不如驴本日,自己一扬脖就籀下去一瓶啤酒,她就提议“划拳”。我说我喝不了酒,不划,她说可以让旁人代喝,那就让驴本日代替我喝了。

日本的艺妓“划拳”,其实就是艺妓挑逗男人的一种游戏。因为艺妓和男人划拳,只许输不许赢,原因很简单,要是把你侍候的男人灌醉了,谁还理你?可还不能看出来是故意输的,这就是技巧。日本有个规矩:男女人在一起划拳,谁输了谁脱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全托光了,也就是开始性交了。

头几拳,我有输有赢,脱了外罩和摘下了军帽,这倒激起了我的兴趣,反正输了有人喝酒,接着划,我一认真,这个小樱子就败下阵来了,连着脱了好几件衣服,只剩下粉红色的内衣和红红的短裤了,而我,也剩下短裤和一个背心了,我知道,再输三把——背心、短裤、兜裆布,我就是个裸男了,这可不好。

再看看驴本日,这个山货,已经喝趴下了——那有光喝酒不吃菜的道理。他倒在一旁呼呼酣睡。

樱子看样子也到了极限,再输,她就的解开胸衣,露出“真宝”来了,她这时完全可以提出不划了,可是这个傻丫头,还是划——出手!呀,我输了。只好脱掉短裤。

再划!出手——樱子输了。她笑了,白白的脸像个假面具。她毫不羞耻的脱掉了粉红色的外衣,露出了她那两个白白的、不大的小乳房。





注1:木屐,就是木头做的鞋。

注2:御扎,天皇的信件。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