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风越来越大,夹带强劲的雨点开始侵袭美丽的小山村,莽莽的大森林;

一片片树叶枯枝在刷刷的雨点中掉落地上。

长钢的心情就象这阴霾的天气坏到了极点,因为一个做饭的卫兵在河边打水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淹死在河里,经过简单的处理长钢在回自己屋子的时候命令卫兵把那盆小木屋前原来主人种养的一盆正在盛开的美丽野玫瑰搬到自己的房里;

“这花真美呀,如果在日本我只能看看美丽的樱花,真想让自己的家人也能看见这样的花朵。”当长钢他看见这盆玫瑰开出的美丽花朵时候,他阴毒冰冷的内心突然感觉到了世界的美好,家的温暖;

这盆简单的野玫瑰开出的花朵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多,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没有人精心照料枝条看起来有些干瘦。

长钢再次靠拢在花朵前细心的欣赏,有自己现在少的好心情去欣赏,越看内心越想到了他一直猜疑的事情:“如果没有战争,如果我们不到这里来。看得出种植这盆玫瑰的主人是很爱美,很有爱心的,说不定是那个能把自己小房间简单装饰就看起来十分雅致的女主人种养的,或许就是她在森林里悠闲的时候发现这野玫瑰移植回这里的;”

长钢非常安静的坐在炕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干瘦枝干开出的美丽花朵:“这种植玫瑰的年轻女主人到底是什么摸样?应该是个很美丽的山野女孩,在日本只有美丽的女孩子才喜欢漂亮的东西,把自己的环境装点的非常舒适。因为她们喜欢让自己和自己所接触的东西都和自己一样美丽。”

“这个中国的小女孩她有没有自己的妻子漂亮?是带几分温柔还是带几分泼辣;”

长钢越想越累,越想就想到遥远的家人和妻子;

“对了,这屋子里应该还有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子,年轻美丽的女主人;我的天呀,她现在在那里?”

长钢靠军人的警觉和反应马上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他想起当时被屠杀的村民时候里面没有这样一个年轻美丽女孩子的身影,他没有看见,绝对没有看见;

“这女孩子难道是在城里读书?”

“不象,女孩子不会在县城或者其它地方读书,因为她的小屋里没有放置一本书,也没有可以学习的用具;”

“女孩子是参加抗联去了吗?”

“不对,绝对不对。她屋子里的炕很干净,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主人经常使用;”

“是串门 走亲戚去了?”

“不应该会,如果那样她也应该早就回到自己的住地了。”

“这年轻的女孩子去那里了呢?”

“难道她就是现在森林里哪英勇无比,聪明过人,身手敏锐,疯狂猎杀我们又让我非常敬佩的死亡幽灵吗?”

“不会真是她一直在我们周围吧;。。。。。千万不是。。。千万不是,如果是那真是太可怕了,一个激怒中的女人挥舞起锋利的战刀复仇的时候,冷酷和凶残程度远远超过男人,这是女人的天性;”

长钢在日本的时候学过哲学,研究过哲学,同时还学过动物学;他知道母猎豹每次的猎杀成功率远远超过公猎豹数倍,还有世界上最毒的南美蜘蛛在愤怒中可以一口咬掉自己老公的透露在慢慢的品尝老公的躯体;

“美丽小主人的存在,美丽小女孩子的失踪;她现在在那里,她现在在干什么?以前我怎么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这样一个严重的问题被自己忽视了,怎么这样大意;这是自己对自己和整队军人的严重失职,真该万死;”

长钢在内心里狠狠的骂起了自己:“长钢呀长钢,你配带领帝国军人征战吗?你自己的表现完全和寺远那头猪一样的是个狂妄自大无用的废物,甚至比寺远那样的武夫还要废物,连这样简单的事情,这样危险的对手都能忘记几年。真是头猪。。。。。;

一天一夜的大风大雨刚一停止,小雅独自一个人吃了点肥美的山鹿肉好提着刀走出了小树屋;

她看看雨天过后的晴朗天空,突然想起前天侦察完鬼子回来就告别的年轻帅气的陈子辉;

“小雅,你在疗伤的时候里我仔细的侦察了山村里鬼子的动向。他现在兵力还很多,我们靠我们要消灭他们还需要很长时间;这几天我看见鬼子除训练外还在准备调动的迹象,而且这里现在是个日军大队他们装备精良。我不知道现在的抗联在外面有什么大的动作,我猜想县城里的鬼子可能是遇到了麻烦,如果这个大队的鬼子突然出现在我们队伍前面我们抗联是要吃大亏的,这样重要的情报我必须马上回去汇报给你的叔叔知道,昨天我在河边猎杀一鬼子的时候强迫他告诉了他知道的一些情况;你现在的任务就在留下来监视这里的鬼子动向,等待机会能击杀他们几个就算几个;千万不要卤莽行事,千万不要正面接触鬼子,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再受伤,看起来鬼子在我们中国大地嚣张的日子不长了,但我们不会放过一个鬼子,让这些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鬼子活着走出这森林;”

陈子辉在告别前算了算时间,从自己接受队长任务到现在已经好几个月了,如果不是小雅意外受伤或许早几天就带小雅回抗联营地了,他不知道自己的队伍在外面正打的县城四周的鬼子鬼哭狼嚎嗷嗷惨叫。

“你一定要等到我们来接你,你叔叔很想你,一直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如果你叔叔和我们抗联知道你一个人坚持抗战到现在,击杀鬼子无数,小雅你不但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而且还是全国人民心目中的英雄,是我们全中国的民族英雄。”

陈子辉走了,他带着自己最新的情报离开了。这多少让小雅有些失落,这个自己救护过俩次的又是叔叔队伍的精干部下,在离开的那一刻对自己一字一句的贴心关怀让她几年来几乎忘记的温情慢慢的从内心深出蔓延开来。

不知道为什么小雅当知道陈子辉要短暂分离的时候,她想哭,想用眼泪告诉这个年轻的抗联指挥员自己的心情,但她还是没有流泪,她自己知道鬼子还没有消灭,鬼子还在凌辱屠杀其他的善良中国人;

陈子辉一离开,小雅没有停下复仇的步伐。她除要完成陈子辉交付监视鬼子的责任外,她一早起来继续用寺远那把华丽而且十分锋利的战刀,一刀一刀的去掏空一棵被日本鬼子炮弹击倒现在已经干枯的铁梨树;

铁梨树是东北森林木材最坚硬的木材,小雅要一刀刀的把这树干挖空制作自己对付鬼子的神奇武器;

大龙和老狼王也悠闲的在大森林里游耍一圈,活动活动好筋骨后猎到几只野兔早早的带回来主人身边,其他时候就父子俩就蹲在地上看这个美丽的女主人不停的掏挖制作武器;它们毕竟是狼根本搞不懂这样的东西能有什么用,它们也不知道幽灵做的是什么东西的,此刻也无法去体会年轻美丽女主人的心情;

时间就在少有的寂静中流失,也是陈子辉离开小雅的第三天,她停止了手中翻飞的战刀,一件原始的杀伤力巨大的武器在她手里诞生了。

摸摸自己做好的‘树炮’, 摸摸自己的得意之作,这让心情郁闷几天的小雅脸上又开始绽放久违的笑容。

“大龙,‘树炮’终于做好了,我们就用这样的武器去杀鬼子,打鬼子;”

造树炮这是小雅受伤恢复过来的时候发现大龙父亲拖回来的那箱炸药就开始设计导演一出大戏一出绞杀寺远那群鬼子一样的大戏,一出日本鬼子的大悲剧;她本想把这样的想法告诉陈子辉,但陈子辉一看见小雅清醒过来后一直潜伏在小山村四周严密监视长钢大队。

也许小雅的英勇让陈子辉敬佩,也许是军情紧急而忘了告诉小雅非常危险的事情。陈子辉在匆忙告别的时候还是忘记了提醒小雅不要轻易接触已经埋放在黑土里的那个带骷髅头的小铁箱。

现在的小雅是非常感谢大龙父子,如果没有它们冒生命危险救助自己,报答自己,自己就算有英勇的陈子辉存在也不会有机会活到现在,一想到那些残暴的鬼子还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小山村里能多活一天现在都让她内心滴血的伤痛;越是安宁的时候,她就越想起自己慈善的父母,她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地下到现在还无法瞑目;越是宁静,她越能感受到大虎小虎喊姐姐的稚嫩声音;

经过对小山村的几天监视,小雅没有仓促行动,她没有忘记陈子辉的提醒和自己受伤的教训。也就是在小雅观察鬼子行动的几天里,原本差不多俩百人的队伍不知道什么原因调离进县城去了一大半,兵力的减少让压抑的空气出现舒缓的景象。

看着小山村里已经不多的鬼子,小雅总是告诫自己:“让这些畜生活在世上的时间太长了,真的是太长了,这一切应该结束了,是该送他们回老家的时候了;”

当鬼子压力一减少,美丽小雅已经等不及陈子辉和叔叔的返回。她相信自己有能力铲除小山村这这伙人数已经不多的鬼子。她选择了要用最短的时间最致命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在自己父母亲人和那些无辜的亡灵前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顷刻间的抉择又让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成为鬼子眼里煞气凌凌的死亡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