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号烈士--段德昌


段德昌,字裕后,号魂,1904年8月19日出生于湖南南县九都山九屋场。他幼年丧母,父亲长期在外工作,祖母把他抚育成人,送他在当地读书,后就读于长沙商业专门学校,19岁时父亲病逝,因家贫而辍学。


1924年,段德昌离开家乡,在华容与留法归国的共产党员何长工等一起创办新华学校。1925年“五卅‘惨案前后,任南县第一国民小学教员,接触到《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受到共产主义思想的熏陶。当反帝大风暴席卷全国的时候,段德昌与其他进步青年一道,发起组织青沪惨案雪耻会,并担任该会调查股主任。当年6月加入共青团,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即被党组织选派到黄埔军官学校第四期学习。“中山舰事件”后,被国民党右派开除出军校,转入毛泽东、李富春等主办的中央政治讲习班学习。结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五师政治部秘书和第二师政治部秘书长。在参加攻打武昌的战斗中,段德昌结识了该师一团一营长、后来成为共和国元帅的彭德怀,两人遂成为至诚的师友。彭德怀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是由段德昌介绍的。后来,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一书中,对段德昌给予他的关怀、教育和培养,表达了无限的敬意与感激之情。1927年,段德昌担任贺龙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二十军三师二团党代表,参加“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受挫后,他根据党的指示,由宜昌转到鄂西、鄂中一带农村,秘密领导农民运动。秋收暴动中,他左眼被烧伤,遂潜回家乡医治。伤愈后,于当年冬前往公安一带秘密组建党的基层组织和工农武装。恢复公安县委后,他担任县委书记、鄂西特委委员兼共青团特委书记。1928年春节前夕,段德昌成功地组织和领导了公安县年关暴动,点燃了荆江两岸的革命火炬。1928年5月,他率领游击队渡江东下,初创了洪湖根据地的基础。后来,段德昌与周逸群、贺龙一道,成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


1929年春,段德昌率洪湖游击队进入江陵、石首、监利开展游击战争,建立了三县红色政权。8月,鄂西游击总队成立,段任参谋长,后代总队长。在游击战中,段德昌与周逸群一道,首创“敌来我飞、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的游击战术,与1930年12月毛泽东提出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原则有同曲异工之妙。可以说,段德昌是毛泽东这一军事思想的最早创始人之一。同年底,鄂西游击总队扩编为红独一师,段任师长。1930年2月,独一师升编为红六军,段任副军长、前委委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随后,在鄂西特委的领导下,他率红六军战斗在荆江两岸,将江陵、石首、监利、河阳、潜江等县苏区连成一片,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洪湖苏区正式诞生。


1930年7月4日,贺龙率红四军东进,在公安南平与红六军会师,组成红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总政委,段德昌任红六军副军长兼十七师师长,后任军长。9月,以李立三为首的中共中央派邓中夏到湘鄂西,排斥周逸群的领导,强行调遣红二军团渡江南下,配合一三军团攻打长沙。段德昌大力支持周逸群的正确领导,提出巩固新苏区、停止南征的主张,被中央代表否决。结果,南征失利,不仅丢了新苏区,而且连洪湖老根据地也几乎全部丧失。面对不利局面,段与贺龙极力主张回师洪湖,重振根据地,遭到排斥。同年12月,段被调任湘鄂西联县政府赤色警卫队总队长。对此,贺龙十分气愤。后来他在《回忆二方面军》中写道:“邓名义上要段德昌去后方搞赤卫队,实际上是撤了他的职。”


段德昌回洪湖后,即与周逸群一起,将红二军团失散回洪湖的1000多名战士集合起来,组成新六军,段任军长。1931年1至5月,国民党先后调集五个旅的兵力,向洪湖苏区发动两次大规模的“围剿”,苏区大部分地区被敌占领。段回洪湖后即率领新六军和赤色警卫总队,采取“只打虚,不打实;不胜不打,要打必胜”的战术,灵活机动地与敌周旋,胜利粉碎了敌人的“围剿”,恢复了洪湖苏区,新六军也发展到2000余人。3月以后,以王明为首的中共中央派夏曦主持湘鄂西工作,新六军改编为红三军第九师,段任师长。周逸群牺牲后,段德昌成为洪湖苏区的主要领导人。


1931年夏,国民党政府军向洪湖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段德昌率红九师二十六团北上开辟天(门)潜(江)苏区,破除洪湖北面之敌,并胜利迎接贺龙红三军东进洪湖,同年11月,段代表洪湖苏区出席瑞金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执行委员。至1932年上半年,在粉碎第三次“围剿”的过程中,段率领红九师取得了龙王集、文家墩、新沟嘴三大战斗的胜利,共歼敌一万多人,缴枪一万余支。此后,湘鄂西根据地军民就送给了段德昌“常胜将军”的美名。


1932年7月,敌调集10万重兵,向洪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面对强敌,段德昌与贺龙等主张采用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方法,集中优势兵力寻机歼敌,以夏曦为首的湘鄂西中央分局执行王明“左”的路线,要求红军打阵地战,“不使一寸土地为敌人蹂躏”,并在苏区开展大“肃反”,苏区大批党政军骨干遭杀害,结果第四次反“围剿”失败。10月,洪湖苏区几乎全部丧失。11月,红三军被迫撤离洪湖苏区,从随县北部出发,取道豫西南、陕东南、川东,进行八千里“小长征”。途中,段率九师负责阻击、断后,保证了红三军于1933年1月安全转移到湘鄂边。



1931年12月以后,夏曦统治着湘鄂西苏区。段德昌与贺龙一道坚持同王明错误路线执行者夏曦作斗争。段德昌看到夏曦将万涛、柳直荀等红军高级将领当作“改组派”加以杀害,心中感到十分悲痛。1933年2月上旬,中央分局在鹤峰毛坝召开扩大会议后,段德昌回来对爱人刘淑云(红九师秘书长)说:“分局书记夏曦要继续杀人,我反对,他杀的全是我们党的精华。我不痛心吗?我估计他会对我下手,你要保重,你腹中有孩子。我们从洪湖一路打过来,征战五省,行程 7000里。你将来生了孩子,如果是男孩,你就叫他段五省,如果是女孩,你就叫她段七千,以示对我的纪念好了。”不久,当夏曦宣布解散红军党组织时,段德昌为捍卫党的组织,质问夏曦:“你把苏区三万红军搞得还剩下多少人?把苏区丢光了,连党也不相信了,你是革命功臣还是革命的罪人?”夏曦一意孤行,下令将段德昌逮捕,不顾苏区人民和红军反对,不顾段德昌的反复申诉,不顾贺龙所说的“德昌是开创苏区的元勋,杀了德昌红军会脱离人民”的忠告,于1933年5月 1日将段德昌诬为“改组派”,杀害于湖北巴东金果坪江家村松树坡。临刑前,段德昌断言“历史对此将作出公正的结论”,他最后提出三条要求:一、赶快带领红军去解救洪湖人民,不要搞内耗杀自己人了。就刑时用刀杀,节省一颗子弹去打敌人;二、不能将他家属作为反革命家属;三、吃碗面条后再死。全军将士见此无不悲恸落泪。段德昌被杀后,红九师排以上干部几乎全被株连杀害,连段德昌不满16岁的警卫员花儿这个讨米要饭出身的孤儿,也被强按在地上,用不到拳头大的卵石砸碎头颅而亡。当中央首次为段德昌平反昭雪后,他生前书写贴在关押他的石洞壁上于谦的诗句——“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碎骨粉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象春雷一样回荡在人们耳边。1962年,贺龙回到湖南,同“二战”时期担任过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南(县)华(容)安(乡) 特委书记的杜修经谈起洪湖根据地的红军失利时说:段德昌后来被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当“改组派”杀害了,我们不是敌人打垮的,是自己杀垮的!


党和人民不会忘记自己的好儿子、年轻的无产阶级军事家段德昌。在湖北省鹤峰县,段德昌烈士忠骨于1953年1月自牺牲地移往该县下坪镇,1962年又移于鹤峰县满山红烈士陵园,1980年重建后更名为湘鄂西苏区鹤峰革命烈士陵园。在湖南省南县,家乡人民于1983年8月17日在九都山为段德昌建立了纪念碑。1985年,中央将段德昌列为全国早期十大军事家之一;1989年,中央军委将段德昌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贺龙等开国元勋共33人,确定为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军事家。历史对段德昌作出了公正的结论。


1952年10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向段德昌的亲属颁发了第一号“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等同于烈士),落款“主席”二字之后的签名,是人们熟悉的刚劲笔体——毛泽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