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再见过她,也没有她的任何音信。我把我的爱人给丢了……可我却不能无牵无挂的离开人世!”经典的《不见不散》之场景,就在你我身边。


昨日,73岁的孙芝兰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那场至今不忘的初恋,并表示,要寻找到她五十多年前的初恋情人。


相逢:少女初恋遇到军官


孙芝兰出生在安徽。幼年时,父母相继去世。解放前,13岁的她给别人做了童养媳,解放后,命运才获转机。


1953年,17岁的她到了南京军区大院一名军官家做保姆。“当时,那家人对我很好。后来,大院的一些家属知道我孤苦一人,就张罗给我介绍对象。对方是一名军官,叫刘志国,老家是辽宁本溪县的,大我7岁。初次见面时,我被那身抢眼帅气的军装震住了,紧张得不敢说话。当时对方嫌我小。”孙芝兰追忆起半个多世纪前的点滴往事,脸上仍荡漾着羞涩:“我当保姆的那家人知道我要处对象,转变了态度,总刁难我,我觉得委屈,就离开了,一天到晚总是哭。介绍人知道了,找到刘志国,说了我的处境,没想到对方这下急了:‘她这么苦,今后可咋办?’”


辗转:倔强少女告别恋人


工作没了,孙芝兰和刘志国的恋情反倒有了转机。怀着对苦命少女的深深怜惜,刘志国同意和孙芝兰相处。“他对我很好,每月的29元生活补贴,大部分都给了我。每周都来看我。”孙芝兰记忆深处的刘志国是完美的,自己却那么渺小。“小保姆和军官?女方高攀了!”部队里也有闲言碎语传到了孙芝兰的耳朵。面对这些闲话,孙芝兰犹豫了,常跟刘志国说自己要去北方的工厂闯闯再回来跟他结婚,不然配不上他。刘志国没当真,全当是要强的芝兰说气话。


孙芝兰也真倔强,两人相处了大半年后,南京当地一位军官全家调至北京,需要带一个人去做保姆,她准备去。刘志国虽万般不舍,却没留住恋人,骑自行车送出老远,以一张照片、一个珍贵的笔记本作别远行的芝兰,辛苦积攒的500元钱也全塞给了她。


试探:温暖恋情付之流水


很快,孙芝兰随那家人辗转来到沈阳,这对相隔千万里的恋人几经周折,通过书信又联系上。鸿雁飞书让人重拾爱情,也能让人万念俱灭,她和他之间就是。


“芝兰同志,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别难过,我结婚了。如果你现在回南京,我也可以给你介绍一名优秀军官……”1954年的一天,在一封热切期盼的来信中,孙芝兰突然看到这样的字迹。她震惊又气愤,不理解对方的做法,更没有勇气去探寻真相,冲动之下,将刘志国的照片、通信地址,两人所有的信件等一股脑全部烧掉,连着哭了几天几夜。一段纯真的恋曲就此戛然而止。


后来她获得真相——“他根本没结婚,可能就是在试探你!”得知此讯,她悔不当初,可是那个年代,没有了通信地址,很可能就意味着与一个人的彻底诀别。再后来,孙芝兰调到大连工作,1957年,经人介绍,嫁给了后来的老伴,两人育有三个儿女,10年前老伴离世。


50多年里,仅有一次托人打听时,听说刘志国后调到外地了。“成都还是重庆?这两个城市,我始终没弄清楚!”老人遗憾着。


心愿:望能找到他的讯息


55年过去了,“初恋情人”的照片早已不复,但相恋时老刘赠的那对翠绿色绣花枕套、三张1949年发行的百元纸钞、那个泛黄的写着新中国日记的红色小本,她一直都珍藏着。翻看扉页,“赠给芝兰同志留念”的字迹是刘志国的亲笔,墨迹已明显褪色,但落款时间清晰可见:1953年9月6日于军校。


“过去,我时常会梦到老刘,梦见他在山坡上,我问他怎么到了那,他说为了清静。后来找人解梦,有人说,也许他去世了。但我不相信,我希望他还活着,所以我也要好好活着,希望有生之年,能再见到他!”这么多年,在孙芝兰历经沧桑却满怀感激的内心,一直有一个角落是属于刘志国的,尽管那可能只是一种默默的情绪:“当年他对我那么好,把自己的钱都给我花,我得还;不管他现在瘫痪也好,孤单也好,如果现在没有人陪伴他,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他;我希望他好,如果他家庭幸福圆满,那么我会祝福他,并告诉他,让他放心,我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