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南希.格林的到来,打断了还在持续的,生命之中最美妙旋律的篇章。

“简小姐,醒来了吗?有位南希.格林小姐来找您!”

这时的简.梅林的美丽的脸上,正泛起一阵潮红,她那曼妙的身体痉挛着,正努力攀上年轻的生命当中,最为畅快淋漓的高峰。

然而,仆人在门外的喊叫声打破了这一切。剧烈的动作停止下来,唐云扬有些意外而慌乱的向门外望了一眼,不能想象如果被那个卡瑟先生知道了的话……。激情中的简喘息着。把她纤长的手指竖在红唇边,不出声的发出“嘘”的声音。

“就来,我就来!”简.梅林努力稳定着嗓音。

“我的小天使,你要我帮忙吗?”可她的嗓音还是让门外的仆人听出了今天的她与众不同。

这位家的里仆人,是把简.梅林从小抱大的女仆,而“小天使”这个称呼从婴儿时刻就没有改变对家。

“不,不用了,我很快就来!”

“南希.格林?!她是来找你的吗?”回过头,她问唐云扬。

“小天使,这个名字真好,我以后也要这样叫你!”

唐云扬顾左右而言他,这时候另外一个美女找上门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唐云扬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100%正确,但这位“小天使”这么快前线回来,十有八九都是那头“坏狼”在她面前说过什么。

“小天使!”(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

这个名字一直是简.梅林最亲近的人向她使用的昵称,而唐云扬显然对于这个昵称极感兴趣。

“唔,不可以!”

在唐云扬身上的简.梅林,伏在他的身上,美好而火热的身体紧紧挤在他的怀里,吻着他的唇,但却拒绝了他的请求。

“简.梅林小姐,哦,简.梅林小姐,我看我们得快些了!”

唐云扬的口气当中对于“简.梅林小姐”这个称呼充满了揄揶,说罢唐云扬一翻身来到简.梅林的身体正面。

“简.梅林小姐,不要在拒绝了,或者您会更加喜欢唐夫人这个称呼吗?”

沉浸在欢爱激情中的简.梅林海蓝色的眸子仿佛盛满了美酒,显然对于这个称呼她是同意的,而唐云扬的建议似乎也可以毫无困难的接受。

片刻之后,勉力自清晨的爱恋之中脱身的简.梅林来到了客厅之中。

由于担心会出什么事,卡瑟.梅林打电话回公司告诉他们自己要晚一点到,此刻只好用一杯咖啡打发这堪称无聊的时间。眼睛中隐含敌意,默默的打量着南希.格林。

“她出门的很匆忙,甚至没有来得极把自己打扮好!脸上没有必要的化妆,头发也仅仅是简简单单的盘在脑后,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能出什么事情呢?这件事与唐有关吗?”

这些疑问在卡瑟.梅林的脑海之中纠集成更大的迷团,由于事情与自己的女儿有关,这使他决定放下一切,也必须要弄明白这件事。

“南希小姐,我冒昧的问一句,您这么急找我的女儿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是的,卡瑟先生,这是件非常紧要的事情!”

南希.格林努力保持着镇定,因为她带来的坏消息并不止一件。除了麦克.郎的事情之外,还有一件在她看起来更加严重的事情,麦克.普林斯公司同时也出了事。

她十分了解唐云扬对这些华工的感情,而且唐云扬甚至把自己几乎所有的收入,全部投进华工那些家属来法的事情里去了。而现在,华工们居然在麦克.普林斯公司的工厂里静坐示威,并且提出不满足条件绝不妥协的要求。

这件事,她是第一个接到的通知。

南希.格林优越的秘书身份,使她与唐云扬、李二杆子、朱斌候等人,一起住在离军营、工厂都不大远的一所宽大而精致的寓所之中。这样便于唐云扬照顾两面的事情,但李、朱二人时常在“城堡”当中,忙得不可开交。

所以今晨的电话最先被工厂的工头,那位法国籍的技师让.菲利普的电话直接通知到她。然而,唐云扬昨天夜里外出根本就没有回来。很显然,他的目的地肯定就在简.梅林家。而且对于中国文化略有研究的南希.格林也十分清楚。

虽然,唐云扬与简.梅林的关系并没有公诸于众,但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尤其是那些主要人物心里都是十分清楚的。

如果唐云扬没在这里,公司的局面尤其是唐云扬身边的那些诸如朱斌候、李二杆子之类的兄弟一样的人物,他们唯一会听从指挥的人,必然是简.梅林。

而且,在南锡城里,如果说有能力迅速控制麦克.普林斯公司状况的,除了军队之外,就是梅林家在南锡城的地位了。毕竟,作为股东的他们处理起来,比军队处理起来要温和得多。

这就是南希.格林,在大雪天的清晨来不及打扮自己,而匆匆忙忙上路的原因。

南希.格林不知道简.梅林会不会为她未来的丈夫来承担这一切,甚至清晨在路上奔跑的时候,她心中也想过,如果自己是那位李二杆子他们嘴里的“大嫂”的话,自己一定可以制止这件事。

唯一值得叹息的是,自己来法国来得太晚。如果能够早些到来,自己可以轻松得到那个“大嫂”的位置,而且可以轻松的探听到麦克.普林斯公司的全部情况。

“那么,是唐要你来的么?”

卡瑟.梅林总觉的这件事不可理解,如果是自己家的天使与面前这个美丽的生物之间发生了什么的话,那么她们难道不应该是竞争者吗?

正在卡瑟.梅林猜测的当儿,她的女儿从楼上的房间之中来到了楼下。

“对不起,南希小姐,您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卡瑟.梅林看着自己的女儿,尽管她的打扮像平时一样,一丝不苟。但他总觉的今天清晨的女儿,似乎与平时有很大区别。可是区别在哪里,他又不能完全说得清楚。

正在卡瑟.梅林苦苦思索女儿今天的与众不同时,南希.格林向简.梅林说话了,而且用得是难懂的中文。

“他在这里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