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九十七节 名不正

沈阳完全光复了吗?没有!

沈阳的内城,还在日军的占领之下。虽说内城不大,但十分坚固,而且沈阳故宫也在里面,文物古迹众多。残余的鬼子全都跑了进去,负隅顽抗。独立师第一旅担心被逼急了的鬼子,狗急跳墙,向城内的百姓举起屠刀,所以采取了围而不攻的战术。逼迫鬼子投降。好在,沈阳的百姓参军踊跃,很快就有了充足的兵力,临视内城的鬼子。

随着义勇军,一个又一个的大胜仗传来,内城这块占地仅三百亩的小地方,逐渐被人给遗忘了。义勇军不攻城,城里的鬼子也不开枪,长久的平静,最能让人忘记。同时也让里面的鬼子更恐惧。

被围在内城的九一八事变的原凶石原莞尔,每一分钟都在惊恐中度过,如果不是他还有一台电报机,可以与关东军大本营联络,知晓全盘局势,他是一天都撑不下去。不是疯了,就会开门投降。他天天在祈祷着日照大神能够显灵,派下天使,用以对抗那个“杀神”。但是,日照大神总是在关健的时候,抛弃信抑他的日本臣民,无论怎么祈祷,就是不见“天使”。关东军的局势越来越恶劣了。

独立师关门落锁的计划完成后。义勇军立即展开了大规模的攻势。主力部队,从嫩江到滨江(哈尔滨)上千公里的战线上,向着关东军进行全面反攻,战斗每时每刻都有,两军杀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义勇军的弹药好像是用不完似的。数百门大炮,对着日军的阵地,不断的进行地毯式炮击。而日军,刚开始,还能仗着空中的优势,用以压制义勇军的炮兵。但由于后路被截断,弹药油料用一点,就少一点,一星期后,飞机就上不了天了。坦克也成了固定炮台。日军不得不转入全面防守。任凭着义勇军在自己的头顶上倾泻炮弹。

战役局面似乎是在一边倒,胜利似乎唾手可得。义勇军在与鬼子在阵地战的拉锯消耗中,不断的前进。但,实际情况比全国百姓所看到的要严峻得多。义勇军缺乏后备兵源。毕竟只是黑龙江一省之力啊,整个东北才三千万人呢?黑龙江能有多少?战争进行了一星期,几乎家家都在戴孝。白布、招灵幡、纸钱漫天飞舞,好像冬天提前来到。妇孺的哭声连日连夜,义勇军的士气,在不断的下降。再者,由于义勇军实行高抚恤金政策,随着伤亡人数的增多,原本富得流油的义勇军,也将面临资金枯竭的危险。

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这个,而是义勇军手中缺乏进攻的利器——坦克和飞机。面对日军越来越坚固的防御阵地,没有坦克的攻坚能力,没有飞机的轰炸侦察,光凭着血肉之躯的冲锋,要伤亡多少人啊?日军凭借着坚固的阵地,精准的枪法,总能给予义勇军以巨大的伤亡。扳回由于火力的不足,而造成的伤亡比例的不平稀。所以,义勇军只能更多的依赖炮兵。但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又进一步加速了储备的消耗。

时间上,对义勇军也是不利的。

这是让卫华屠倭他们最头痛的地方。按道理来说,时间对于被包围的一方最不利。因为他们外援断绝,子弹打一发就少一发,粮食吃一粒就少一粒。等到弹尽粮绝,就算不打,也要投降了。但是,缺乏自动武器的日军,在火力不足的同时,也带来了火力的延续性的增强。一个士兵,带足一百二十发子弹,可以战斗一整天!日军为了进攻黑龙江,储存了大量的弹药。再加上消耗量较小,支撑三个月没有问题。

三个月,九十多天。会发生多少事?

日军一个星期就可以从国内调一个师团过来参战!三个月,十二个星期,就能调十二个师团过来!独立师现在,面临着日军的三路围攻。一路是日军的朝鲜第19师团。第二路是从关东洲登陆的第14师团。第三路是从嫩松前线辙下来的第10师团。虽然独立师紧急扩兵为二个师,一个骑兵旅,但面对三个师团的进攻,仍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还只是第一周的战况。等到第二周,日军再增一个师团?第三周,再来一个师团?独立师将被前仆后继的“鬼海”给吞没。如果独立师撑不住,黑龙江也就保不住。

这一切,其实,在制定战略计划的时候,都考虑到了。只不过,人算总是不如天算的。独立师没有想到沈阳城内竟然没有多少军火库存。同时,也过高的估计了七个玩家的战斗力。照卫华七十二小时屠宰三千鬼子的来计算。一个玩家的战斗力,相当于日军一个大队。七人,就相当于鬼子一个师团了。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当鬼子将兵力展开,并针对这些“杀神”,安排相应的警戒和兵力时,玩家们成了掉进水坑里的牛,有力使不出。

战斗每时每刻都在继续,不是在凤凰山,就是在鞍山,不是在嫩江,就是在松花江。血每一刻都在流,不是中国人的血,就是日本人的血。

这个时刻,义勇军以及全东北,全中国的人民都在盼望着,少帅的兵能够打回来。和义勇军一起,共同消灭鬼子。

少帅现在手中还有近三十万人马,光辙到关内的就有二十多万人。如果这些军队,能够投入战场。必将先于日军,积累足够的兵力之前,消灭掉关东军。这就好像在原本平衡的天平的一头,忽然压上一块巨石。想不胜都难啊。

少帅果然不负众望,他通电全国说,要打回老家去。并在报纸上刊载军队出动的照片。一时间,全国都沸腾了。少帅的声望涨到了历史最高峰。无数人在期盼着少帅,能够力挽狂澜。

少帅的军队果然动了,且数量足有十万之众,行动速度还很快。其先峰,第七旅仅三天就乘火车抵达了沈阳城下。

不过,接下来的事就有些诡异了。第七旅要求接管沈阳城防!同时,少师电令义勇军,全部投到前线去。将所有的城市,都交与东北军。同时在新闻舆论上大造声势,说义勇军禁止东北军入城,是心生二心,破坏抗战。而国民政府,这时也站出来说,少帅代表着国民政府,义勇军如果不让城,就是分裂国家,妄想自立为王。

为了应对这局面,义勇军军事委员会紧急召开会议。商量对策。与会的除了七个玩家之外,还有王铁拳,第一旅的赵参谋长,以及黄显声支援过来的正团级以上的军官。

“日他姥姥!”龙将军破口大骂,“我们盼着他来打日本,结果人来了,却是来抢地盘的。”

屠倭轻咳一声,制止了龙将军的粗口,都官封少将了,还动不动就骂娘,特别是在这个严肃的场合。

卫华道:“召集大家来,主要讨论一个问题,城到底是让还是不让。赞成让的,说出你的理由,赞成不让的也说出你的理由。最后大家统一下意见。”

“当然是不让!”龙将军又是第一个吼起来,“沈阳是我们辛苦打下来的。他少帅一枪不放的就将沈阳丢给了日本人,怎么还有脸回来要城?我们要是将城给少师,指不定,那天日本人又来,他又一枪不放的跑了。军队可以跑来跑去,沈阳城内的百姓可经不起反复折腾。”

“对,不让,誓死保卫沈阳!”与会的各人,全都是热血膨湃,义愤填膺。

和军官们商量政事?卫华头痛起来。他们考虑问题就是欠全面啊。现在这情形,其实是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假如不让,东北军强占呢?自己人和自己人打?那不叫鬼子得了便宜?只有让人城,表明自己无二心,东北军才有可能投入前线,与义勇军并肩作战。夺取抗战最后的胜利。

军官们吵吵嚷嚷的吼了十几分钟,不让城的态度越来越坚决。只到吼累了,大家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一声不吭的卫华脸上,会场安静下来。

卫华一人,也没有办法做出与众人相反的决定。他注意到屠倭和赵参谋长都没有跟着吼。笑道:“赵参谋长,你说你的意见。”

身材矮小,一脸书生气的赵参谋长缓缓的站了起来。道:“其实,这个会应当是,讨论我们义勇军的目的是什么的问题。而不是讨论让不让城的问题。目的决定政策嘛!”

卫华赞赏道:“说得对。你认为,我们义勇军的目的是什么?”

“根据不同的目的,就会做出不同的行动。如果我们义勇军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抗击侵略,取得抗战胜利,那么只要是有利于团结抗战的,都应该去做。为了这个目的,别说一座城了,就算将黑龙江也给搭上,我们也得让。如果我们义勇军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占山为王,或者取代国民政府统一全国,那么这城就不应该让。无论谁来抢,我们都要将他给消灭掉。卫委员长,您的最终目的是那一个呢?”

卫华心道,赵参谋长怕是心中早有主意了吧。只不过,他在义勇军的地位尚轻,所以不敢提出与众不同意见。怕犯了众怒。于是,又将皮球给踢了回来了。卫华笑了笑,以一种模棱二可的话道:“义勇军当前最重要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反击侵略。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建设一个强大的新中国,让全体中国人民都过上好日子。那么,赵参谋,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呢?”

卫华又将皮球给踢了回去。这让赵参谋不由的一楞。心想,这个卫司令可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啊。于是言道:“短期利益,要服从长远利益。局部要服从大局。各位,我们现在,什么是局部,什么是大局。什么是长远,什么是短期。大家心里都有一本明白账吧。”

“哈哈……”卫华开口干笑了二声,“那么,赵参谋,我们是让还是不让呢?我怎么一直没有听明白你是什么意见。”

虎妞道:“就是!就是!赵参谋怎么像个酸书生一样,说一些之乎者也,好像是那么回事,但实际上,又什么都没有说。真讨厌。”

卫华和虎妞的一唱一和,将赵参谋堵到了墙角,这时他必须明确表态了。赵参谋咬咬牙道:“我认为,为了抗日的大局,我们只有一个字——让!”

“你说什么?”龙将军横眉怒目,众军官群情激愤,挥着拳头就要去打赵参谋。但他的拳头,还在空中,就被人给抓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屠倭。

赵参谋沉痛的道:“谁想让城啊,那是战士们用血肉打下来的胜利果实。我亲眼看到了义勇军的战士们,如何的血洒火车站。为了夺取沈阳,作出了多大的牺牲。但是,我们不让行吗?难道,我们可以,在前方与日寇作战的同时,再于背后与东北军作战?为了统一战线,为了共同打击日寇,我们今天必须做出牺牲!”

“操他娘的。他张学良怎么不作出牺牲?反而趁机收回地盘?大占好处?我们义勇军自成立以来,打了无数的胜仗,消灭了无数的鬼子,敢道我们错了?老天真是不公平,凭什么我们流血流汗与鬼子斗,到了最后,反倒还要让我们作出牺牲?他那个坐山观虎斗的不抵抗将军反成了得利的渔翁?这是为什么啊……”龙将军流出泪来。

其实,他在看到第七旅开到沈阳城下时,他就知道了,沈阳肯定又是张学良的了。毕竟,龙将军是一个生意人,他看问题还是十分清楚的。但他不甘心啊。再者义勇军独立师,依赖着沈阳的兵工厂提供武器弹药,如果将城让给了东北军,天知道,还能不能得到补给。如此一来,消灭关东军的计划就泡汤了。

不让城,大好的抗战局面必将被破坏。但让城?则仍有一定的风险,抗战局面有一定的可能性被破坏。

相害相较取其轻。

道理虽然简单。但面对割肉,谁能不痛?

龙将军一哭,其他军官们也跟着哭了起来。卫华心中感慨,他们都是明白人啊。作为后代的人,不应该轻视了古人。

屠倭拿起一份文件,沉痛的道:“我也知道,我们必须让城。但我们不能这么便宜了他。可以要求一些条件。我草拟了一份《抗日共同宣言》,上面规定,第一、少帅承认义勇军为独立的合法抗日武装。第二、让城之后,要提供充足的补给义勇军。第三,东北军不能坐视观战,必须开赴前线,与日军直接作战。第四、义勇军的家属享有与东北军同样的待遇。第五、通电全国谴责内战,一致抗战……共计十条。”

卫华一锤定音道:“这个共同宣言很好。每一条,都是少帅无法拒绝的。不过,对于让城之后,我们能够得到多少补给,我很担心啊。”

屠倭冷笑道:“如果不充足,我们就辙兵。长白山根据地,是我们的安全通道。随时可以走。让他们东北军独立面对疯狂的日军!”

卫华摇头道:“如此,东北的百姓又要受苦了。而且东北军也可以借机骂我们不战而逃。”

“我操他娘的。”龙将军悲愤之中大怒,“这天下的理,怎么全都在张学良的手中。”

“没办法。他目前是正统,哎——”卫华不断的摇头。

中国人讲究“名正言顺”。只要名义上,义勇军还是东北军一系的,是在少帅管辖之下的,那么无论义勇军杀了多少鬼子,立了多少功劳,全都是少帅的。而一旦义勇军不服从命令,单独行事,就成了叛军。打了败仗,则不问原因,只要张学良说义勇军不听指挥,就可以将全部的责任推到义勇军身上。

功劳是别人的,过错是自己的。这就是义勇军目前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