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陆逊进的中军帐来,见孙权、周瑜都在座,忙躬身施礼道:“见过主公,见过大都督。”

周瑜见陆逊英气勃发,虽才二十来岁,却成熟持重,心下就有几分喜欢。

因为是已故兄长孙策的女婿的关系,且又少有才干,孙权也很看重陆逊。

“伯言有何急事,但说无妨。”陆逊,字伯言。

“启禀主公,近日来,刘备遣军于铁山处驻守,开采铁矿,冶炼兵器,操练兵马。现已渐成气象。不知是何意图。”

孙权看了一下周瑜,轻描淡写地道:“想是左将军军中缺乏兵器,大战将至,抓紧制造一批兵器,以备急用吧。”

陆逊看看孙权,又转眼看看周瑜,欲言又止。

周瑜知道他怕说得太多,会伤及孙、刘两家的关系。于是鼓励他道:“伯言有话直说,无妨。”

陆逊谢道:“或是属下过虑了。但铁山与我邾县邻接,又靠近主公行营柴桑,今当大战,刘备本就兵力薄弱,却将两千之众驻守铁山,若只为制造兵器,要这么多兵何用?”

孙权忽然有些感兴趣了,他身子前倾,问道:“刘军这两千人是如何布兵的?”

“一部驻在长沙方向,想是防备韩玄;一部驻在邾县方向。”

周瑜接话道:“想是防备我江东。”

孙权沉吟不语。帐内一时沉静下来。

时鲁肃在座,见刚刚开始蜜月期的孙、刘联军极有可能为一点小事产生裂痕,忙进前道:“大战在即,一切以大局为重,主公切不可因小失大。”

刘备点头,但还是把视线转向周瑜,征求他的意见,毕竟,自己已经登台拜将,授予周瑜节制全军的权力了。

周瑜躬了躬身,尚未开言,先问陆逊道:“伯言以为如何?”

他这是想考察一下陆逊判断形势的能力。

陆逊坦然道:“铁山乃为江南冶铁中心,得到此地,不仅能解刘军一时之需,而且,若一旦两家抗曹成功,曹军北还,刘军扩军更要依仗此地。纵观荆州几郡,若没有铁山之铁,刘军极难在短期内恢复元气。因此,属下认为,抢占铁山,实为一步好棋,一个先手。因为这关系到刘军将来的发展。”

他话锋一转,又道:“然铁山于我也极为重要,且不说它已成为江南冶铁中心,就是我军打败曹军,进占荆州,这铁山也是我必经之咽喉要道,无此,则我即便占领荆州几郡,也会是孤悬在外的‘飞地’。”

孙权和周瑜以赞赏的眼光对看了一眼,还是周瑜发话道:“伯言所言极是,然当此两家联合,强敌压境的紧急关头,对于此事,又应如何处置呢?”

“为今之计,莫若暗示刘备,大战在即,两家联合,理应全力赴敌,不留后手,大事可济,若有二心,大事去矣。刘备必将铁山之军调走,而我则乘虚窥隙,蚕食其地。”

“若无法蚕食呢?”

“那就在战后以与荆州诸郡交通不便为由,要刘备让出整个江夏郡。”

周瑜心下暗赞,却不想让这个年轻人太过得意,只微笑不语。

孙权也很赞成陆逊的这个建议,心中也为能有这样的年青才俊暗自欣慰。忽然,他想起一事,叫住正欲告辞离去的陆逊。问道:“伯言可知刘军带兵的是谁么?”

陆逊一怔,立刻明白了主公的意思:“是一个姓姚,名远,字德兴的年轻人。只有十八岁。听说驻军铁山这条计策也是出自他手。”

孙权、周瑜及在座诸人闻言大惊,均面面相觑道:“如此年轻,如何能有这般才智和远见卓识?”

其实孙权也不想想,陆逊不也才二十岁么?只许你有年轻才俊,就不许别人有么?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陆逊接言道:“闻听百姓们传说,这姚远乃是诸葛亮的弟子。”

孙权顾谓鲁肃道:“既是孔明高足,谅非凡才。大才纷聚玄德帐下,其必非久居人下者。”

时孔明已回樊城。鲁肃怕在这件事上纠缠过多,忙答言道:“曹军已自江陵顺江而下,事不宜迟,应与左将军约期在夏口汇合,并进逆曹。”

周瑜想了一下,对孙权道:“主公,我意可从军中抽调一百轻骑交付伯言,让他驻邾县,时刻监视铁山军动向,以不使我失却先机。”


却说自诸葛亮自江东回来之后,闻听姚远去了铁山,心中有些担忧。

他言于刘备道:“驻军铁山,虽是一步好棋,然江东多才智之士,怎能看不出来其中端倪?倘周瑜以此事质问于我,还需想一万全之策。”

刘备道:“闻听德兴报说铁山冶制兵器进展神速,铁山军整练也十分顺利,且再等些时日,看看江东是何反映。”

他这是抱着侥幸心理,能占一天便宜就占一天,到跟前再说。

一日正与众人在府中议事,忽报周瑜已率江东之兵至夏口下寨。

刘备大喜,与众人一同至城边依堞而望,果见夏口方向旌旗招展、甲戈映日,水陆营寨,甚是整齐。顾谓众人道:“人言周郎善用兵,今观此阵势,果不其然。”

夏口乃古地名,位于汉水下游入长江处江北。由于汉水自沔阳以下古称夏水,故名夏口。

当下刘备见周瑜兵至,即遣糜竺牵羊奉酒慰劳之。

周瑜想亲见刘备言及铁山之事,对糜竺道:“瑜感谢左将军盛情,烦请子仲致意左将军,瑜有军任在身,不能轻易离开军营,否则一定亲去拜访。但有要事相商,左将军可否屈尊降驾,来军营共议大事?”

糜竺见周瑜态度有些倨傲,便有几分不悦,回来对刘备言及此事,刘备倒不在意,听说周瑜来请,便欲亲往。

糜竺谏道:“我观周瑜气量非雅,且两军议事,当中间地方相见,奈何邀我往见?既邀我往见,当先派一使者来请才是,只让我捎信,恐怕在礼节上多有不敬。”

关羽也道:“他道我有求于他,故意抬高身份也未可知,然主公乃汉室贵胄,来拜访一次也不会辱没了他。”

诸葛亮也怕为小节伤了两家和气,害了抗曹大事,忙道:“那周瑜虽极为自矝,然也是有名之士,断不会做无义之事,我随主公一道前往,只见机行事罢了。”

他所谓的“无义之事”,即是众人所担心的为害刘备。

刘备道:“公瑾名士,安肯害我?况且他想见我,乃是商议联军抗曹之事,若不去,既误军事,又失同盟之意,事将不谐也。”

又对诸葛亮道:“先生筹备粮草军资,事务繁重,不便同往。我一人前去即可。”

于是刘备只带一名随从,驾着小船孤身一人往见周瑜。

序礼毕,刘备问道:“闻知周都督来此,备深感欣慰,今双方联军,拒曹必胜,但不知都督带来了多少军队?”

他一者是担心江东兵少不足以御敌,二者也是想借此机会察看一下周瑜军营,看看士气如何、装备怎样,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谁知周瑜根本就没有带他到各营中转转的意思,只是面带微笑道:“瑜带了马步水军共计三万人众。”

刘备知道周瑜对自己还有些戒心,心中有些失望,言谈中就有些显露:“都督不觉得三万兵有些少么?毕竟,曹军可是十倍于我啊。”

周瑜明白他心中的想法,但仍是不松口:“在周瑜手中,三万人足够用了,将军不妨静观我大破曹贼。”

听到周瑜话中隐含讽刺之意,刘备不禁语气有些激昂:“想我刘备受曹贼窘迫至此,安能作壁上观?都督敢是对我军放心不下?”他还是没有悟到周瑜话中的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