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提交给白岩松先生的“白卷”

白的言语充满了对抵制派的不屑,一个被媒体做大的公众人物,不去思量欧美媒体对国人的伤害,却以一句“5月1日我肯定不去家乐福,然而却不是因为抵制,而是要去三亚为圣火到来做准备。”而表白自已的高雅和清凉。抵制了家乐福,其销售额就下降,其汇给法国总部的法朗数额就下降,浪漫的法国人就少了收入,他们就会知道这是因为中国人在抵制,进而就会去了解中国人为何要抵制。这就是抵制派的动机,很简单,很光明正大,很浅很朴素。

你说“抵制会伤害中国职工”,“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等于太给别人面子”。不错,或许会有这样的结果。家乐福若因抵制降低中国员工的收入或者裁减中国员工,这已纳入《劳动法》调解的范畴,至少到现在,没人能预见家乐福试法的能力,但我相信,为中国员工护法的人肯定也少不了哪去。只要抵制得当得法,家乐福哪来的法术惩罚中国员工?但是也提议国人警惕家乐福的一举一动。在你的字里行间,我或多或少亦真亦幻地感受到了些许迎风落泪间的多愁善感。但不知你是否感叹过法国媒体已经不是错误了,而是是对国人的谋体暴行了。你像是乡村教师一样,企图再一次去补习广大受众,还有一位搞摄影的人观点比你鲜明地反对抵制并声称早就知道结果会怎样怎样,我希望这些都是出自好好的善意,但在手机短信以可怕的速度广为传播的时刻,在抵制的倡议已被越来越多的人同情的时刻,你,还有这个搞摄影的“们”,此等娇柔的济世醒众而诲人不倦,是否会产生那等逆向的结果?炒卖和做作,艺人们的哄抬肉价。

你说“在奥运火炬的传递中,的确有很多西方人,干得不漂亮干得很糟糕。”,怪坚隆地咚,欧美媒体,尤其是法国,其极具蒙骗、捏造、偏执、狭隘之能事的对于广大国人的强暴行为,只是干得“不漂亮”干得“很糟糕”!“干”这个字,在当代汉语里面也有一个极其龌龊令人不齿的去处。你是否还要去给法国媒体们示范一场?我不企求你愿谅我的恶语相加,因为你貌视高雅清凉的言语却是对情感和理智倍受凌辱的国人的藐视和鄙夷。这是一种伪善的表示,你因为伪善,就应承受不伪善的待遇。

你说“如果你不生气,并继续执著地做好自己该干的事,继续在奥运火炬传递中点燃激情传递梦想,那么捣乱者就会被人们以小丑的方式留在记忆深处。用我们的平静与大气,给他们一个这样进入历史的机会吧!” ,但是,我显然无法平静,我生气了!我也对国内媒体长期以来的尴尬地位而忿慲而无奈,我也曾天真地以为西方媒体能给我提供可窥的一管。但是,这次,我生气了,着着实实地生很大很怒的气了。我理解海外华人说的“你不知道,可以不说,但不能LIE”,而此次最让西方所猝不及防的就是全体华人(但也有几些披着黄皮肤的华人除外)在理智被再次凌辱之后的觉醒,他们开始自我解决“问题”了,通过互联系网,通过兄弟姐妹们的互通有无,通过“中国不能再被欺负了”的信念,他们自发地揭示真相,自发地亮出自已鲜明的观点,将祖国勇敢地扛上肩头走在了西方媒体的境前。哪一次西方媒体的捏造,不是民间媒体最先揭露出来的?那才叫专业水平,有根有据,图文并茂。孱弱的姑娘在境头前掩面而泣--这不是胆却,而是委曲至极后的抗争;红衣男子在水池中扑向藏独--这不是暴力,而是对于暴力的最直接的反击;居家的美国华人自费租用飞机,呼啦啦旧金山上空西飘扬起呵护祖国的标语,何其英姿何其飒爽!我为金晶感动,但真不希望国内媒体从事再次包装再次玷污我的感情,我为定格在巴黎大街上用单薄的脊背纤弱的双手抵御对于祖国的侵犯的金晶而感动;然而我更为他感动:独自一人站在外国大街上,插着国旗,手执“祖国好”的标语,向着祖国敬礼的老人,一头白发,一脸苍桑,满眼无尽的期待!我宁愿相信老人曾身为军人,历经岁月磨砺的军礼已然不很标准了,但是,对祖国的期待和敬意却是最中国最标准。我看他一次,流泪一次,天天看天天流,以至于在公司里极力回避着和员工们的接触。流泪之际,不禁悠然而发对已故毛泽东主席的欣赏之意,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个人民,是海外华人,是全体国人。好汹涌的一片人民之汪洋,沉沦后而泛起的只会是些许代表各种利益的残渣余孽。人民很清醒,人民很了解真相,人民也很无奈。白,面对这些人,在2008年奥运前夕、在祖国被西方媒体强暴的当口,而那些西方国家不乏曾经身为海盗组成八国联军侵略、瓜分、掠夺过中国,利用国人之弱点极尽伪善之能事将中国对于工业革命的企盼厄杀于摇篮之中,而法国,正是第一批进入北平进入圆明园烧杀捋掠的海盗国家之一,在这样的当口,你会做些什么?当然你已经说了,要平静地做好自已的事情,不要中了鬼子们的奸计,这样捣乱的人就会在我们的平静之下进入我们的记忆深处,且还以国内主持人(无论是名牌的还是杂牌的)特有的风格号召大家“给他们一个这样进入历史的机会吧!”,还居然很专业地不失时机地大肆动用了一个感。。。感叹号!上帝啊,人们一思索,您老就要发笑。但这个白先生不加思索却又要猛叫人误以为他思索了良久,您就不要笑了好吗?白,至少我,不给他们这个机会,但是,他们却扎针似地扎入了我的记忆深处。

中华之人不善于记仇,我们崇尚“相视一笑泯恩仇”的豪侠之气,我们被中庸的大儒文化所束缚并自认为这才是“修身、治国、平天下”的上上大道,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应该在什么时候应该对什么样的人相视而一笑而泯去恩恩怨怨,我们也知道了海盗出身的依靠掠夺而发家的国家,他们不是小丑,他们也没彻底的没落,他们早已重新联合组织起了一支新形式下的“八国联军”,他们很暴力很强大,他们占据了世界的主流,他们手中的地域资源、经济资源、科技资源、军事资源以及政体资源,都比我们强大都比我们先进,他们骨子里鄙视我们,视我们如一帮愚味的恶棍和暴徒(伟大的CNN其更伟大的主持人Jack Cafferty在2008年04月09月在更更伟大的美国最最自由的媒体平台上说我们50年来一直是BUNCH OF GOONS AND THUGS。),当如今我们历经千恶成难终于可以喘口气在他们面前直起身子平视着他们的时候(仅仅如此),他们却相互算计着各自的利益得失、相互利用、遥相互应,举着自以为屡试不爽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锐利武器,想要来“主”中国的“民主”之事了,想要来“自由”中国了,想要中国独立成一小块一块,最终做小你中国,最终使你中国再次沦为一如新家坡那等的华人集聚地,然后在曾经的中华版图上指点江山,这块归你,这块归他,那块该是我的了。弟兄们,上啊,来这里,有钱的没钱的都来打酒喝喝。这已不是政治信仰的异见与纷争,而是他们自视高人一等强行夺人,看看今天的俄罗斯的境地,看看昨天的前南的结局,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中国再也不可能被武力征服被分解被做小之时,哪怕不是当今的政体,强大的西方联合体中的一些人,他们觉得终日沉沦在昔日的海盗春梦里单调的意淫已不足以发泄他们的快意,在他们“自由”、“民主”和“人权”的媒体平台上在光天化日下的大街上在一些不很光明的空间里,姿意污辱我们算计我们,以使我们脸面丢丑丢尽方寸顿失,以使我们自惭形愧,以使我们“揭竿而起”,顺了他们的心愿,自我相残自我相恶,最后在他们面前跪下,将他们配料好的“自由”、“民主”和“人权”做成他们喜欢的美食,奉献给他们。哈,以他们几百年的文明史,又怎能理解得了多出他们N个倍数的有文字记载的大统一的大中华的大历史。我们的先人历经了多少内乱和外患、忍咽了多少苦难和忧伤而耕耘出来的这方土地,我们的不同政见的父辈和祖父辈、互相杀戮几十年尸山血海而争得统一的这块版图,怎么可能到了我们手中就成了一份意式匹萨,来个你一块他一块的?我们还是那么患得患失,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了祖宗血泪相传的这方土地,只剩下了祖宗概然遗下的这点自尊。我们还是那么愚腐,还是希望家丑不外扬,就让我们自已处理自已的事吧!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如果你是朋友的话,再请给一点真诚的帮助,我们会感谢你,我们会报达你,一个知恩图报的中国最终也是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最终也是世界之大幸。

就像是一对恋人,在自已的勤俭努力下在朋友的接济帮衬下,凑足了钱要结婚了要安家了,于是善良的一对人去跟朋友们商量,请他们提供一些持家致富的经验,甚至是生育养子的妙方。岂不料在小夫妻的喜庆日子里,一伙出了份儿的朋友们破们而入,有的脱了上衣,坦露出半尺高的胸毛和精心练就的这个肌那个肌,恶狠狠要小夫妻交出财政大权;有的甚至脱下了法迪亚的裤子(FRAN.DIAR,法国品牌),楞起了臭哄哄的一堆腐肉,却笑嘻嘻地说要教会小夫妻如何授精如何受孕。于是乎,男主人冲进厨房拿起了双立人的刀具(TWIN POINT,德国品牌)冲上前拼死过去,女主人举起了彼得兔的首饰盒(PETER RABBIT,英国品牌)哭天怆地甩了过去;其中更有一个尚未动手动肉的朋友感到无尽的委曲,说,哎呀呀,你们太愚昧太恶棍太暴徒了哟,我们这是来帮你们过好日子的,你看看你看看,我还给你们带了这么好的东西!于是打开了LV小巧玲珑的坤包(路易.威登,家乐福大股东,网上指出是藏独的金主之一),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取出了东洋风格的包装盒一个,大盒套中盒,中盒套小盒,小盒再套迷你盒,那么多的套套盒盒穷尽后,又滋滋啦啦地剥去了层层由澳毛精纺成的包装皮儿,到了取出一块落有水泥痕迹的小碎石,哆嗦着说道:知道吗,这可是从爱丽丝岛(美国,自由女神矗着的地儿)上好不容易捡来的哟!白,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出演这个男主人的角色。

西方的媒体们,以及你们所代言的那些利益集团们,这就是现实中的你和我。说出来有点儿惭愧,有点儿脸红,我们就是你们寄予各种希望的那代人,我们居住在中国大陆,居住在香港、澳门和台湾,也居住在你们所在的国家,我们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我们的英语水平比你们的中文水平好高得多,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比你们更了解你们自已的国家;我们很勤奋,你们听说过有能饿死中国人的地方吗?我们也有点儿自卑,这只是旁人的评说,我们往往说成是恭谦;我们不属于任何政治团体,但是我们都有一个族姓,那就是:中国。我们很贪婪,用了你们提供的一切平台和工具向你们学习,一如既往地学习世上一切美好的科学的文明的东西;但是从今天起我们有了警惕,时刻准备迎对任何割裂中国、割裂我们族群的恶剧、丑剧和闹剧。很小的时候我们听到了一首歌:西边是山,东边是海,这就是我们可爱的家园;长大了,我们听懂了:西边那山就是喜马拉雅山脉,东边那海就是太平洋;而今天,我们还梦想着去我们的先人们不慎愦失的地方故地重游,它们在更南边,更东北,更北边,这种念头,这几天躁得我们睡不好觉吃不好饭。告诉一个真相,那就是,正是你们的恶作剧,才使我们如此团结,才使我们如此清醒的认识到:中国必须要强大,中国必要实现符合中国人意愿的自由、民主和人权,而这么个强大的文明的中国也必须是经我们这代人手建设而成的。如果我们这代人老了,“去”了,我们还有下一代。对不起,我们的下一代,就不劳你们费心了,你们不必再枉费心机劳民伤财地寄于各种颜色的希望了,我们自会教育他们成长壮大,首先教唱:西边是山。。。。。。 最后,我旗帜先明地倡议抵制法国的家乐福!就是因为法国总统在作绣的舞台上以抵制北京奥运开幕式来浪漫自已和法国,使得二婚不久的他以及不久以前刚从中国捞到了实惠的法国再次在大庭广众跟前高潮了一次。就是因为家乐福在致歉信里还在玩弄如此词澡:“有关家乐福集团支持个别非法政治组织的传闻完全是无中生有和没有任何依据的。家乐福将保留对恶意制造和传播上述谣言的组织和个人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可笑!在法国这块率性的土地上,藏独组织并非是“非法组织”;可笑!在中国的国土上,国人的行为只要不违法中国的法律,何来的这个法国大卖场的“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就是因为法国驻华大使还在威哧我们--“法国公司在中国聘用了数十万中国员工,而抵制活动将会让他们失去生活来源。”,就是因为他还像怨妇一样在表演--他说,他本人非常理解奥运圣火在巴黎传递过程中对中国人民所造成的伤害,以及由此产生的愤怒,但在伦敦、旧金山的圣火传递过程中也出现了“藏独”的干扰,但中国媒体只批评法国,让他感到有点不公平。尊敬的大使先生,首先,我们等着家乐福因抵制而对中国员工降薪或裁员,若中国员工的利益确实收到伤害,那时我们不仅要以《劳动法》来维权,还要发动所有参预抵制的国人支援他们;其次,一来伦敦和旧金山“闹腾”得没有巴黎这个世界华都之出彩,二来这两座城市的主要官员都出席了圣火传递仪式并且都做了支持奥运的发言,唯有你们的巴黎,只打发了一个市府的办事员(有科级吗!)来敷衍了事,更有甚者,你们的市长允许并支持巴黎市在其市府大楼上拉出“巴黎在全世界支持人权"的横幅”,此举昭示了巴黎市政府将奥运和政治挂钩的宣言,也就是法国政府的违背奥运精神的宣言,更是一些法国人有组织有目的地背判并唾弃了创立了奥运精神的同样是法国人的顾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老先生的衣钵,因为所有种种类类的一切,使人们看清楚了在巴黎上演的一幕幕,若没有巴黎市政府进而是法国政府的默许、支持和参与,是不可能上演的!我们理解法国人生性浪漫喜好出个大彩,那就怪不得“实在看不下去”的中国人以抵制行为来使法国因为巴黎而继续彩下去吧;再次,我们就是要对法国说NO,说完了NO就是要采取点行动,好让法国在以后的日子里能记起点什么,我们无意也无力对在整个奥运期间杯葛中国的国家们采取抵制行动,但是就是要拿住那只闹得最凶嚎得最狠的公鸡,然后这般然后那般,然后给那些个正在这梁那梁上下窜腾着的人们物们看看,也让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能记起点什么。尊敬的大使先生,中国人至少肯定不比CNN的Jack Cafferty来得更暴力,我们懂得收发自如一张一驰,你大可不必因为“不解”而殚尽竭虑,不妨宽下心里来,有闲了去你们的科西嘉岛渡个小假,如果岛子上的独岛分子闹得也过了份,不妨再回到北京来。

我倡议从圣火抵达国度的那天至奥运会结束期间,全体国人不去中国各地的家乐福消费,不去消费的同时也不去滋众围观和集会游行,更不应寻机闹事,要和平抵制,就是不去,就是不睬,就是要让法国有感觉,就是要让法国还有其它什么的国们学学什么是和平抗议的方式。

我倡议抵制期间家乐福的中国员工们要面带玩笑体现良好的职业风范,若是遇到被误解的事情,要及时打110报警,有什么委曲,咱老百姓们心里清楚,在此,提前给你们说声“对不起”;在此,提前给你们道个安,放心吧,有咱老百姓们在后面看着呢!

我倡仪在奥运期间对来华的法国人友善但冷淡,但若是法国人胆敢在奥运会上不三不四,我倡议所有有法国人参加的比赛项目,国人不去捧扬,典型的做法是:若某场有法国人参加,则不看这一场,大家伙儿在休息地儿轻松地品饮聊天,这场过后再入场。但是若是有国人和法国人对抗的项目,则必须去,带不了锣鼓家什也要带了喉咙去,吼他个呆若木鸡。

我倡议若巴黎市政府在奥运束前不向全体国人表个过得去态,则除了抵制家乐福外,还要抵制法国达飞轮船公司(简称“CMA”),CMA这些年发展不错,在世界排名上已超越我们的中远(COSCO)和中海(CSCL),并且在国内的各条国际航线上占得了越来越大的分额。我倡议,所有订立了到岸价的出口贸易合同的的国内出口厂商,以及所有订立了离岸价的的进口贸易合同的国内进口厂商,大家联合起来,不向CMA租船订舱,改向我们自已的船队COSCO和CSCL租船订舱。我们已故的周恩来总就曾说过要全力支持我们自已的国家船队。支持我们自已的国家船队,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是支持我们自已的航海事业,进而支持我们自已的造船事业,再进而就是支持了我们的海军、我们的海上国防力量。要知道,我们现在的舰艇还不如法国,我们舰艇上的导弹还不如法国,有钱了争取到时间了,我们就可以造出最先进的舰艇和导弹,我们就可以在海盗出身的国家面前更加挺直了腰板。我也倡议,COSCO和CSCL的兄弟姐妹们要分外珍惜来自于国人的支持,改进自身的服务质量,夺回市场上被抢去的份额,更亲善地回报支持你们的国人。

我倡议,无论是姓白的还是姓黄的先生小姐,只要是中国人,要团结起来,不要虚名务实或理智而实行骑墙、矫情或漠然,不要端着一盆子热血到处泼洒而被病垢为无理取闹,其实即便是有理的取闹咱也不要。我们只是要团结起来万众一心的表示,以让世人记住了:在2008年的这个时候,中国人有了这么一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姿态。

我再倡议,对于一两个不允许中国奥运圣火火炬护卫手入境的国家,我们的政府的姿态要再硬些,这些喽喽们,他们也是表个态给他们的带头大哥看看,无所谓了,即便是即将到来的抚桑之旅,即便是已经有过的会一口中文的总理在北大摆足噱头的讲演,当今世界就是场子,你唱完了,也得让我吼一嗓吧。再者说,他们也有自已的经济和地域政治利益,带头大哥还能充当一辈子的奶妈?既不伦不类,也入不敷出了吧?此所谓,国有国的手段,民有民的腔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