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还记得三百年“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大唐帝国?是否还记得“稻米流脂粟米日,公私仓廪俱丰收”盛世光辉的大唐帝国?是否还记得“将军三剑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战功的大唐帝国?

然而这个曾经金戈铁马威震四夷的大唐,这个曾经拥有成千上万羞花倾国倾城佳丽的大唐,如今都成黄粱一梦。留下来的仅仅是一张张暗暗发黄的书页,一块块斑驳剥落的古碑,还有那一座座凝聚在落日风雨中渭北高原上的帝王高冢!辉煌壮丽的宫殿已成过去,岁月的沧桑沉淀在古老而又宽敞的朱雀桥上,无情的风雨早就把郊外的热血洗刷干净,漫野无边的白骨被漫漫的黄沙掩入地下。这就是大唐的命运。或许为大唐感伤、惋惜,然而你是否想过为什么昔日繁华的大唐会有这样的命运?

从唐朝的建立,到唐太宗的“贞观之治”,再到武皇的“贞观遗风”,把大唐推向了繁盛的顶峰时期。然而宦官当道,任用非人,这历代王朝的通病,也出现了大唐这个强大的帝国。在唐玄宗后期,宦官已经悄悄的向政治舞台靠近,开始在政界活跃,高力士是第一个。更可笑的是宦官刘克明、苏佐明竟然串通起来杀死了大唐天子唐敬宗把持了朝政。在“甘露之变”中,宦官王守澄得势杀死了宰相李训,把皇帝变成了傀儡。这一场场的闹剧和笑剧,用八个字形容最贴切“皇帝无能,宦官当道”。

任用非人在中宗时期已露出端倪,中宗因韦玄贞是自己的岳父,想把他从四川普州的一名参军直接提拔为宰相。这种不以实力当依凭,而以关系为依凭的提拔体制,也真是可笑、可气。到了玄宗的后期,政治奢侈腐化有增无减,宰相任用非人。先是任用不学无术善于搞政治权术、口蜜腹剑的李林甫,接着任用胆子比李林甫还大、整天发号施令乱理政事,排除异己、导致玄宗后期政治更加昏暗不堪的大舅子杨国忠。

如果说宦官当道和任用非人是唐朝灭亡的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因素。那么作为唐由胜转衰转折点的安史之乱,无疑是唐朝灭亡的致命伤。战前社会经济发展一片歌舞升平,处于封建盛世的转折点,在长达8年的安史之乱之后,“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看似进入了一个“中兴”时代的唐朝,实际上已是“昏惨惨似灯将尽”。唐之中兴只是好不容易度过安史之乱这个国家空前危机,政体得以勉强维持的时代。由于安史之乱,人口大量南徙,同时也加速了经济、文化重心的南徙,而北方由于惨遭战乱,经济发展缓慢。所有这些都为南方经济文化的崛起并取代北方的地位奠定了基础。同时,续“中兴”之后的“牛李党”之争进一步消弱了唐朝的统治。再加上当时的唐朝政局趋于混乱,经济遭到极大破坏,潘镇割据势力日益强大,朝廷危机不断。百年帝国从此走上了下坡路,往昔的繁华成为回忆;战争的创伤成为唐人难以治愈的心灵之痛。

再加上晚唐时期的社会日渐黑暗,经济恶性膨胀,贫富差距极端化,社会矛盾不断深化。均田制的破坏使大批农民流离失所;政府为收交财政补缺横征暴敛,真是“今年县宰加未钹,便是生灵足染成”。同时,富裕奢侈的生活,更加腐化了统治阶级的头脑,政治更加腐化,精神更加堕落。

历经多少次烽烟滚滚,多少次人嚎马斯,多少次东去春来,多少次花开花落的大唐,从此辉煌不再,它本来的辉煌多姿,一点点的暗淡下去,直到帝国的末日。最后一抹残阳无可奈何的坠落西山,天边无限绮丽的晚霞失去了它的艳丽,曾经辉煌无比的唐殿已是人去楼空,空空荡荡的大殿中随风吹起飘零的落叶却只回响这悲哀的钟声,大唐就这样永远的逝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