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平凡的世界》是一部现实主义小说,获得了第三届茅盾文学奖,2000年又入选“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平凡的世界》共三部六卷,是一部全景式地表现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它描绘了1975年到1985年期间北方农村的变迁过程,酝酿、创作于1982年到1988年这6年期间。本部小说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刻画了农村各阶层众多普通人的形象,本书通过浓重地写实亲情与爱情、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梦想与现实的矛盾,展现了日常生活与巨大社会冲突,各种矛盾和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特别是主人公孙少安面对困境时的艰苦奋斗精神,对于今天的读音者仍有启迪意义。


笔者认为这本书其实也是一部描述农民是如何逃离农村、逃离土地的一个过程,很隐含地展示了两位主人公逃离土地的过程。这两个主人公分别是孙少平和孙少安:哥哥孙少平虽然扎根农村,但通过开砖窑、包砖厂,谋求新的致富之道,最终成为农民企业家,从而脱离农民身份,虽然他的户口仍然是在农村。弟弟孙少安则不愿意再局限于面对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背乡离井,通过自身的奋斗,历尽揽工的折磨,最终以矿山为归宿。


《平凡的世界》的第一部是改革开放之前的双水村的状况,大家都是差不多贫穷,展示了改革开放的必然性:孙少安渡过了忍饥挨饿的中学时代,孙少平在维持家里之外,还要带领全队保卫劳动的果实。第二部则是改革初期的迷茫,在这一时期初期,孩子们不再上学,农民掠夺性地使用土地。为此孙少安也不能再做村里的初中老师了;孙少平则开始开砖窑,揽小活,逐步改善了生活,却没有了精神追求。第三部则是涅磐,在经历了重重苦难后,孙少安成为煤矿的正式工,孙少平承包了乡里的砖厂,成为一名企业家,最终做出了捐助学校的慈善之举。

当年孙少安、孙少平面临的生存和精神困境至今在很大程度仍是广大农村青年现实面临的困境,对于许多希望凭一己之力拼命向上爬的求学者、打工者来说,他们面临着更残酷的生存压力和竞争压力。“出走还是留守?”出走,就有机会摆脱贫瘠的故土,把握城市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但那个时代城乡之间巨大的体制鸿沟,意味着他们背井离乡后仍很难获得城市身份,从而真正分享城市;留守,就必须继续忍受精神的空虚和单调乏味的农村生活,但在自己最熟悉的土地上至少会温饱无忧,左右逢源。这个命题的背后就是城乡二元化制度,这是一个谁也无法改变的现实,主人公只能艰难地做出选择。


下面按照书小说的过程依次介绍一下孙少安和孙少平是如何逃离土地的。

先说说哥哥孙少安的逃离农村之路。

孙少安是小说中最能干最能吃苦负担最重的人,在他六岁那年,父亲给他说:“少安,你也大了,应该出去干点活了。跟爸砍柴去吧!” 在他十三岁那年,不用父亲说,他自己也知道不能去城里读书了(虽然他年年都在班上考第一名,虽然他在全县统一考试中名列第三)。即使是在参加劳动成为真正的农民之后,他又通过自己的聪明恳干能吃苦,在18岁时凭借着“精明强悍和可怕的吃苦精神”被推选为生产队长,而且以后是年年满票当选,成为双水村的“能人”之一。

在实行农村承包责任制后,他敏锐的把握住同学透露的信息,大胆举贷,利用农闲时间前去工地拉砖,挣了其人生的第一桶金,这展现了孙少安的魄力和改善生活的愿望。通过第一次外出揽工,开阔了孙少平的视野,为以后建设砖窑积累的经验和基础。书上描述“孙少安在城里拉砖的时候,就看见现在到处搞建筑,砖瓦一直是紧缺材料,有多少能卖多少。他当时就想过,要是能开个烧砖窑,一年下来肯定能赚不少钱。”随后,孙少平认准目标,开了砖窑,使家庭逐步迈入小康。虽然经历了失败,但最终还是自己建设砖窑,并最终承包了乡里的砖厂,成为“双水村”的第一富。

正是有了孙少安,孙少平才得得以完成学业,而孙少平之所以敢放心到外面“闯世事”,也是有孙少安在家在,他的“后方”就平安无事。孙少安的发展道路是立足于他自身条件和农村现实情况的,相比起孙少平的盲目性和冒险性,他走的路更可行,也更有借鉴意义。

我们可以想象,孙少安积累了其事业的基础之后,肯定会有更高更大的举措,或者是成为建筑承包商,或者是砖厂规模越来越大,最终进入城市,逃离农村。


再说一下弟弟孙少平的逃离农村之路。

孙少平中学毕业以后,也想考过大学,但没有成功,然后就在村里的初中教学。但是实行承包责任制之后,“几乎一半的学生不再上学,回家来带父母亲种地,谁家都感到人手紧缺。大部分学生都回了家,剩下一两个愿意继续上学的,也都转到了石圪节中学。”这样孙少平自然失去了教师这份工作。“他不得不回家当了农民。”他被农村的闭塞所困,“肉体的熬苦使精神时常处于麻痹状态。”“一个有文化有知识而爱思考的人,一旦失去了自己的精神生活,那痛苦是无法言语的。”最后孙少平做出了去“黄原”城里揽小工的决定,从最低层的小工做起,通过认真本分做事的习惯和厚道的性格,被“黄原城边的阳沟村曹书记相中了”,成为了城效农民,不过还得到到处打短工,后来阴差阳错,孙少平又碰到了机遇,在曹书记和田晓霞的帮助下被招到了“铜城煤矿”工作,正式逃离了农村,改变了农民的身份。

正是有了千千万万个孙少平不断去冲击这条路,才有了农民工这个词汇,并慢慢改善生存环境,缩小城乡差别。因此,孙少平出走的意义不在于其出走后的成就(小说最后描写孙少平成了矿工),而在于出走的本身,这种挑战命运的举动本身就有着很大的象征和示范意义。、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农民工,我们的改革开放会走的这么快?当我们看到那些建设高楼的农民工时,向他们暗致意吧,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基石。


当然还有其他的途径,如小妹孙兰香考上大学,通过高考进入大学是当时农民孩子离开土地的途径之一,孙少平也尝试过,但没有成功。笔者记得小时候在姥姥所住的村里,在1982年,村里考上了第一个大学生,竟然是所有的亲朋好友及村里的干部们都来祝贺,大摆酒席,因为他参加了高考三年才最终成功的。他的成功使村里人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在以后,村里每年都会继续考上一两个学生。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两位主人公的选择是代表当时最大数的农民所能走的不同的道路而已,并无孰优孰劣之分。当然,孙少平的机缘巧合更多一些,但孙少平的精神意义更大一些,因为孙少平面对的是生活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但幸运的是,经过灵与肉的考验,最终成功的实现了自我超越。


再次读完本部《平凡的世界》这部长篇小说,掩卷深思,回顾这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农村的生活有了更大的翻江倒海般的变化。城乡差别虽然还是存在,但也爱步缩小,而且农村户口与城市户口的二元制也正在取消,人们将可以自由流动在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如果路遥先生再世,将会以更加饱含热情的笔墨,为我们谱写新的现实主义巨著。


再次怀念路遥先生。

本文内容于 2008-4-18 11:35:43 被黄海之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