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1974年剿灭外逃"藏独"武装始末

血手印 收藏 0 128
导读:在最近的报道中,人们常常会看到“四水六岗卫教军”这样一个名字。其实,“四水六岗”是一个地理概念,指的是四川藏区、云南藏区、青海玉树藏区和西藏昌都地区。西藏和平解放后,盘踞在这一地区的“藏独”分子于1958年纠集3000人,成立了“四水六岗卫教军”,发动武装叛乱。1959年3月,叛乱武装被人民解放军剿灭,残部随达赖喇嘛逃往印度。上世纪60年代初,达赖的二哥嘉乐顿珠、四水六岗叛军前司令贡布扎西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推动下,决定在离西藏最近的尼泊尔北部山区木斯塘地区重建反攻西藏的四水六岗卫教军。中情局向其提供武器、装

在最近的报道中,人们常常会看到“四水六岗卫教军”这样一个名字。其实,“四水六岗”是一个地理概念,指的是四川藏区、云南藏区、青海玉树藏区和西藏昌都地区。西藏和平解放后,盘踞在这一地区的“藏独”分子于1958年纠集3000人,成立了“四水六岗卫教军”,发动武装叛乱。1959年3月,叛乱武装被人民解放军剿灭,残部随达赖喇嘛逃往印度。上世纪60年代初,达赖的二哥嘉乐顿珠、四水六岗叛军前司令贡布扎西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推动下,决定在离西藏最近的尼泊尔北部山区木斯塘地区重建反攻西藏的四水六岗卫教军。中情局向其提供武器、装备、经费、教官,并参与指挥。这些叛军中有数百人曾在太平洋上的塞班岛和美国科罗拉多州接受中情局的秘密训练。1974年,在尼泊尔政府军的清剿下,四水六岗卫教军全军覆没。日前,当年整个清剿行动的总协调人乌克雅布先生向《环球时报》记者披露了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中情局“断粮”后,不少叛军饿死在山里


环球时报:请问尼泊尔政府从何时开始知道四水六岗叛军进入尼境内的?


乌克雅布:事实上,从上世纪50年代末达赖喇嘛外逃时,尼泊尔政府就已经掌握了藏人来尼的动向。举个例子,1960年1月至2月间,至少有1500名藏人试图从边境进入尼泊尔,遭到尼边境当局的拒绝。事后我们才知道,这些人就是四水六岗卫教军的人。随后,他们化整为零,利用尼泊尔与印度开放的边境零散进入尼境内,前往木斯塘地区。据我们了解,四水六岗叛军绝大部分是从印度来到尼泊尔,而不是直接从中国西藏过来的。当时在国际上,弱小的尼泊尔遇到很大压力,只能让这些“外逃藏人”自由出入境。但总体上讲,上世纪60年代,尼泊尔政府并不十分清楚木斯塘的四水六岗叛军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直到最后尼政府军采取行动剿灭叛军后,我们才把情况彻底弄清楚。在我们提审一些叛军成员时,他们交代,达赖集团在美国的帮助下,曾与尼泊尔政府内的一些重要部长有长期联系,因此得到“特殊关照”,从而得以在木斯塘立足。


环球时报:有报道说当时叛军在尼泊尔得到了美国政府的大力援助?


乌克雅布:上世纪60年代,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有一个军用机场专供美国使用,中情局是这个机场的常客。我记得这个机场经常有直升飞机起降,大部分飞往尼泊尔北部靠近中国边境的山区。具体飞机运的是什么,尼泊尔政府也不得而知。后来我们了解到,美国从印度及其他地方组织了大批先进武器、无线电通讯设备和生活物资运给四水六岗叛军。在清剿之后的审判中,有些叛军头目交代,当时他们靠无线电与中情局取得联系,每次美军飞机来到他们的山头,他们就组织叛军士兵四处取回物资。但据我所知,这些供应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政府更迭,有几年的时间中情局无法提供物资,结果不少叛军被饿死冻死在山里。美国很早在尼泊尔就设有使馆,使馆部分外交官也秘密与木斯塘叛军联系。1965年,美国外交官霍华德?斯通在加德满都被捕,同时其供应给木斯塘叛军的大量武器也被查获。斯通因此被尼政府驱逐,该军用机场也被关闭。


叛军司令对我说,仗打了这么多年,一点希望也没有


环球时报:尼泊尔政府是什么时候下决心清剿聚集在木斯塘的叛军的?


乌克雅布:1972年,比兰德拉国王继位。1973年,他访问中国,并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的接见。我记得他回来后不久,就召集相关部门负责人开会,军队、警察、内政部官员都在,也包括我。在那之前我是内政部主管“西藏难民事务”的下秘(处级)。后来我被比兰德拉国王任命为负责剿匪事务的协调官。比兰德拉国王对与会者说,中国总理周恩来跟他严肃地讨论了木斯塘叛军的问题,并希望尼泊尔政府采取行动剿灭这些危害到中国国家安全的叛军。会议做出清剿决定后,让我尽快作为协调官员前往木斯塘与叛军头目见面,同时尼军开始包围叛军所在的山头。


当时叛军的司令名叫旺堆嘉措,曾在美国科罗拉多受训,据称极其好战。1973年7月,我与内政部一名官员前往木斯塘。在木斯塘县,我们见了当地官员,要求他们派几名警察保护我们,结果官员们大惊失色,说没有警察敢到山里去面对极端凶残的叛军。最后我们勉强带了一名胆大的警察。第二天,我们来到尼尔吉里山的山脚下,这里离叛军总部不远了。首先,我们遇上了旺堆嘉措的哨兵。听说我是政府代表之后,他们把我带到半山腰的一处木房子里,周围这样的房子还有十来座,后来我们才明白这是叛军的一处基地,整个叛军共有十几处这样的基地。每个基地大约有200至300人。当时旺堆本人并不在,他的副手巴陈跟我见了面。他答应把政府要求他们投降的意见转达给旺堆。随后我又前往其他几个基地,会见了那里的首领。这些叛军手里拿着比尼泊尔政府军还先进的美国制武器,身着统一的作战服,不过看上去已经没有了好战的心气,大概是因为多年来在侵扰中国西藏的过程中不断遭到打击。


此行并没有什么结果,叛军既没说投降也没说抵抗。我回到加德满都,收到军方情报说旺堆嘉措已秘密来到这里治病。通过中间人,我很快在泰米尔区见到了这个当时的风云人物。其实我跟旺堆也算是半个熟人了。上世纪50年代,我在印度东北部大吉岭上中学期间,旺堆就经常到我们学校旁听英语课,我们当时就认识。他的个子几乎有1米80,身材魁梧。快20年过去了,他还记得我。我向他通报了尼泊尔政府的决定,建议他下令所有叛军立即投降。旺堆当时情绪低落,说仗打了这么多年,一点希望也没有,也该为手下几千人找个出路了。


达赖喇嘛的代表要求尼泊尔军队手下留情


环球时报:旺堆后来做出什么决定?政府军是什么时候决定进攻的?


乌克雅布:1973年底,尼泊尔政府向叛军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必须在1个月内投降。为了让叛军能理解,政府将最后通牒翻译成藏文,在木斯塘县四处张贴,后来又将时限后延了15天。但一直没有叛军投降的消息。1973年底,比兰德拉国王下令展开军事行动。鉴于木斯塘四水六岗叛军一直得到美国的支持,拥有数千名装备先进的精锐士兵,所以尼泊尔政府极为重视。国防部下令驻扎在博克拉市的第三旅出动约3500名士兵,另外动用了2000多名警察。不过尼军将领仍然没有什么信心打胜仗,因为尼军一般都在平原地区活动,几乎没有山地作战经验,而四水六岗叛军则善于山地作战。1974年初,我陪比兰德拉国王接见了从四水六岗叛军中分裂出来,并已率部投降的前叛军司令巴巴益西和他的侄子,要求他的部队提供帮助,条件是打完仗后给他的手下土地、安家费,所有人还可以得到尼泊尔国籍。巴巴益西同意出300名士兵帮助政府军展开清剿。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旺堆的军营里,叛军一片哗然,军心浮动。1974年春,随着政府军包围圈的缩小,叛军几乎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当时达赖喇嘛的驻尼“大使”顿珠朗杰和达赖二哥嘉乐顿珠的秘书拉莫次仁找到尼泊尔政府,称他们带来了达赖喇嘛本人的录音带,达赖命令叛军投降。与此同时,在尼泊尔驻印度使馆,嘉乐顿珠和达赖喇嘛的代表彭措通登多次拜访尼泊尔大使,求尼军手下留情,并保证命令叛军投降。后来达赖多次说他跟四水六岗卫教军没有关系,试图维护自己的“非暴力形象”,但这些事实说明,四水六岗卫教军一直受达赖集团的直接领导。达赖喇嘛的录音带起到了作用,听到录音的叛军士兵们丧失了抵抗的最后动力,绝大多数士兵随后向尼军交枪投降。作为对这些人的惩罚,尼泊尔政府后来虽然予以安置,但拒绝给他们尼泊尔公民身份。


旺堆嘉措被打死在边境上


环球时报:旺堆的最后下场如何?这些叛军后来是如何处置的?


乌克雅布:旺堆选择了顽抗到底。根据尼军情报,旺堆与其死党共37人,准备突围前往印度,继续从事叛乱活动。据投降者报告,这37人携带了63匹马、13头驴、4部无线电、相当数量的步枪、手枪和手榴弹。这些人通过无线电随时与新德里的达赖办事处及中情局保持联系。为了安全,旺堆清晨就出发赶路,深夜才休息,将手下分成四五拨,前后相隔一两小时,他自己随时变换位置。旺堆选择的路线是尼泊尔与中国西藏的边境线,有时进入中国西藏,有时回到尼泊尔,试图以此甩掉尼军。随着旺堆向西逃,尼泊尔国防部命令尼军位于西部的第四旅担任主攻。为清剿成功,当时参加行动的共有4个连近800名士兵,最后阶段动用的武装直升机达到4架,并动用了不少无线电设备。1974年7月,尼军终于在尼泊尔、印度和中国边境的三角地带、尼泊尔的达尔朱拉县追上了旺堆残部。


旺堆最后葬身之地离印度边境已经很近了。那天上午,尼军再度出动直升机巡查,同时派出多股士兵在山头四周搜索。旺堆此前肯定通过中情局通知了印度军方,因为当时印方一侧不断有直升机起降,尼军的无线电屡次遭到印方干扰。不过终于在上午11点左右,尼军发现了旺堆及其手下,双方展开激烈枪战,旺堆残部几乎全军覆没。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旺堆本人是否在被击毙的叛军当中。尼军用直升机将巴巴益西送到现场,经他指认,最终才确定旺堆已经被打死。至此,木斯塘四水六岗卫教军被全部剿灭。


出于人道考虑,尼泊尔政府将所有投降或俘获的叛军及其家属进行了安置。政府在4个县市设立了4个定居点,共有700余家、2000余人分配到土地。2005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决定将5000余名在尼藏人送往美国“重新安置”,优先考虑的就是旺堆的部下,因为尼泊尔政府没有给他们发放身份证。美国政府似乎想弥补当年其为了本国利益,不惜利用四水六岗卫教军从事反华武装活动而欠下的“债”。但尼泊尔政府已经重申支持中方立场,不允许这些人前往美国,防止他们成为美国反华的新工具。


西方仍在尼培植“藏独”势力


环球时报:目前尼泊尔藏人的状况如何?


乌克雅布:目前在尼泊尔共有3万多藏人,他们当中一部分人,主要是巴巴益西叛军的后代,已经拥有了尼泊尔国籍,另一部分藏人持难民证,也有少部分人没有任何证件。在尼泊尔的藏族人主要开地毯厂、经营手工艺品商店、从事旅游业等。据我所知,中国驻尼使馆非常关心在尼藏人的利益,每年藏历新年都要举办招待会。大部分藏人在尼泊尔生活得不错,他们对中国政府也抱着十分友善的态度,近年来有不少人返回中国藏区探亲或定居。


但是西方国家和达赖集团在这里的活动仍然很厉害。2005年初,在中国政府的交涉下,尼泊尔政府取缔了非法运行的达赖驻尼办事处,但实际上,办事处工作人员至今仍在原址办公,只是没有了正式“名分”。“藏青会”、“藏妇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等激进“藏独”组织在尼泊尔的活动也很猖獗。此外,据我了解,仅加德满都谷地就至少有七八十座较大型的寺庙,这些寺庙基本上是由西方国家的非政府组织或个人捐款支持的,尼泊尔政府对他们没有什么约束力。尼泊尔北部山区与中国西藏接壤,历史上与西藏交往密切。多年来,达赖集团与西方国家一直对这一地区“情有独钟”。这一地区现在有数百座藏传佛教寺庙,其中较大型的有四五十座,经费都来自西方国家。此外,达赖集团暗地里从该地区网罗了不少会说藏语的尼少数民族,以西藏人的名义送到印度达赖集团的学校里读书或当喇嘛,而这些学校的经费也全是由国际援藏势力提供的。尼泊尔作为南亚弱国,对这些渗透行为虽有所察觉,但无力约束。我认为,中国未来应当帮助尼泊尔更有力地打击“藏独”势力的渗透。


环球时报:作为前尼泊尔驻拉萨总领事,您怎么看最近中国藏区的一连串事件?


乌克雅布:我的职业生涯似乎与西藏有特殊的关系。至今我仍然与中国西藏自治区的许多朋友有很多联系。在我看来,中国中央政府五十多年来为西藏的发展付出了巨大努力。西方国家不承认这一点,就不能客观地看待和处理西藏问题。我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拉萨工作时,拉萨的市容还不如尼泊尔的加德满都,而现在,加德满都人都很羡慕拉萨。再比如,人口2600多万的尼泊尔人至今还不能用尼文发手机短信,但我看到,由于中央政府的投入,中国的藏族人却可以用藏文发短信或发邮件了。我认为,达赖喇嘛是个政治和尚,中国内外的藏族人将来都会认清他的本质,西藏将和中国其他地区一起迅速发展,谁也改变不了这一历史趋势。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