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08.html


241、偷袭

日军佐世保海军基地内,接到出发命令的日军立即行动起来,这些日军早在数天前就完成了一切出发前的准备,弹药和补给已经备足,所有的军人都被严令等待在自己的舰艇上。在紧急出发的铃声中,训练有素的日军迅速的点燃了锅炉内的煤炭,浓烈的黑烟从战舰的烟囱冒出来,笼罩住夜色中的军港。

佐世保的日军舰队是专门为对付中国海军而特别编成的,除武运号和大和号战列舰外,还有装甲巡洋舰18艘,驱逐舰38艘,其他鱼雷艇和辅助舰只40余艘。为保证歼灭中国海军的主力,从东京军港赶来的东乡平八郎还带了二艘老式战列舰和二艘巡洋舰极速赶来,双方约定在31日下午在东海会合,然后共同参与对旅顺港口的突然袭击。

日军的特混舰队开出港口后,一道无线电波从佐世保附近的小镇发出。设在奉天的作战指挥部内,将百里和朱道正焦急的注意着日本军队的动向。原东北军编成的精锐10个师已经进入龙冈山地区,二个机械化集团军也分布在辽东半岛和与朝鲜的接壤的地区,增援的20万二线部队则警戒着日军占据的俄国地区。

通讯参谋拿着电报走到将百里面前报告道:“部长,司令,情报局传来紧急通报!”

“念!”

“是!日佐世保基地舰队于28日夜10点开出军港,横须贺基地二艘老式战列舰和二艘巡洋舰同时出发,目标预计为旅顺港口!”

另一个通讯参谋小跑过来立正报告道:“报告,二军自龙冈山报告,日军一小部队潜入我纵深60公里,目的不明。”

“百里兄,小鬼子这是要下手了啊!”

“确实如此!不过等的就是他们!”将百里拍掌道:“参谋,报告日军舰队情况和陆军情况!”

“是!日军专门针对我海军的歼灭舰队现有武运号、大和号战列舰,老式战列舰4艘,巡洋舰20艘,其他护卫舰和辅助船只约90余艘。朝鲜日陆军现登陆数量60万,现在还在不断增兵,预计会增加到130万。”

“来势汹汹啊!”朱道点点头道:“特别是海军,不可掉以轻心啊!咱们除五岳级战列舰外,只有5000吨以下的护卫舰,没有巡洋舰,这一战凶险的紧。”

“可我们也有优势,我们是立体作战!”将百里笑道:“倭寇海军的历史比我们长,底蕴要深厚些。而且东乡平八郎也算个高明的海军将领,特别是在对马海战前,为对付俄国人的舰队,小鬼子竟然把全国储备的舰炮炮弹的一大半用于训练上,这样的胆识和气魄不是人人都有的啊。“

“听说东乡有句名言,叫一门百发百中的大炮超过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日海军的训练非常刻苦!”朱道补充道:“而且他们还派遣大量的情报人员携带无线电藏在渔船上分散在各处,对俄国舰队的动向弄的一清二楚,俄国人却蒙在鼓里。”

“这些都是教训啊!日本还发明了T型阵位战法,是一次创举,”将百里道:“不过这次倒要看看到底鹿死谁手?参谋,命令海军按照预定计划执行,命令二军将飞过鸭绿江的那些日本苍蝇给我拍死,不能放走一个!”

三田带领着日军的敢死队在龙冈山四处转悠,想找个活口问下情况,他们的好运气已经结束,被警戒的中国战士发现。很快二军的特种部队迅速的出动,慢慢的向正在四处寻找猎物的日军靠拢。

焦急万分的日军在经过了好几个村子之后,终于在一个山村后的林间茅屋内发现唯一的一个老人。三田大尉如获至宝,连忙带了懂汉语的福田前去审问。

福田弄了半天,终于弄明白,这老人舍不得原来发现的几棵山参,所以在转移的时候偷跑回来。周围的老百姓在二个月前就已经转移到了平原上,其他的老人也不知情,只知道回来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大量的军队开到山里面。三田见问不出什么,恼怒的拔出倭刀将老人劈倒在地,对福田道:“看来支那军队早就预备好了,我们必须通知乃木大将,这里一定有个巨大的陷阱!你和我分头走,快!”

三田大尉和福田还没把话说完,就听见负责警戒的士兵传来一阵低沉的呻吟,随后爆发出一阵密集的枪声。福田刚想夺门而出,三田一把拉住:“不要命了?是支那人的突击队,他们有神枪手,隐蔽出去!”

外面的日军已经“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警戒的两个日军已经被人用匕首割开了喉咙,这些日军毕竟是挑选出的精锐,居然在临死之前发出了警戒信号,突袭的二军特种部队被发现,只好转突袭为强取。

双方在夜色中近距离展开了激战,拥有高射速武器的特种部队占了极大的便宜,短短的几十秒短兵相接后,日军倒下了十几个。端着哈奇开斯轻机枪的日军往往开火的同时,也被精确的子弹击倒。学聪明了的日军连忙隐蔽在各处,不再贸然开枪暴露自己的位置。

三田和福田躲在茅屋背后,低声商议,最后决定把残余的人分成两组,分头向朝鲜方向撤退。可隐藏在夜色中的支那人没有一点动静,就象隐蔽在草丛中的狮子,非常有耐心的等待按捺不住的猎物自己跳出来。

三田和福田分别招呼了附近的日军,每人掏出一枚手榴弹,同时拉开火,向特种部队可能在的方向同时丢了过去,在一阵猛烈的爆炸之后,残余的日军大喝着从隐蔽的地方跳起来,边胡乱开枪,边分成两队,向东西方向飞奔。

穿着迷彩服隐蔽在周围的特种部队战士在军官的指挥下,迅速的分为两队,向分散逃窜的日军包围过去。夜色中不时有清脆的枪声响起,只顾着没命逃窜的三田大尉在狂奔十几公里之后,累的一头栽倒在地,等稍微休息之后转头一看,跟着自己的20多个士兵现在还不足四个,其余的估计凶多吉少了。

正当三田准备再次狂奔的时候,几个日军仿佛听到衣服破空的声音,几人疲惫的抬头一看,几个象巨大蝙蝠一样的人手捏着闪着蓝光的匕首从天而降。还没等日军回过神来,锋利的匕首已经从他们的左胸肋骨之间插入。

在灵魂出窍的那一刻,三田悲哀的想:“战神一样的乃木大将不会上支那人的当吧?……”

12月31日下午四点,已经和出羽重洋带领的特混舰队会合的东乡平八郎转移到旗舰大和号战列舰上,出羽重洋恭恭敬敬的站在东乡平八郎的边上。

“出羽重洋中将,你觉得这次我们能胜利吗?”

“能!支那人的海军虽然上升势头咄咄逼人,可毕竟根基尚浅,传统和训练上和我们差距还很大,真正有威慑力的只有五艘五岳级战列舰。可海军和海战,不是靠几艘新式战舰就能包打天下的!”

东乡平八郎听了,微笑着点点头道:“你说的非常正确,中国人的战列舰应该有些战力的,可其他的战舰构成不合理,他们没有巡洋舰,只有战列舰和护卫舰。有中国舰队动向的消息吗?”

出羽重洋答道:“我们派出了大量的观察员伪装成渔民分布在东海各处,并没有发现中国军舰的踪影,远东社情报上说中国人现在正在旅顺基地开誓师大会呢。”

“也许有另一个方法,”东乡平八郎神秘的笑下,叫秘书拿出一个收音机摆在指挥台上:“诸君,这是中国产的收音机,支那政府在他们国家各地设立了许多无线电发射塔,除可收发电报外,还进行广播,这里面有许多有趣的新闻,我们打开听听。”

收音机打开后,播音员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各位亲爱的听众朋友,现在播发一条刚刚收到的电报新闻,我英勇的东海舰队全体官兵在旅顺港口召开五岳级战列舰成军誓师大会,全体海军官兵斗志昂扬……总统和总理等分别向东海舰队发去贺电,祝贺他们在建设新海军的道路上取得了重要的成果……”

东乡平八郎示意秘书关掉收音机,然后对出羽重洋道:“明天他们就会发出哀悼的电报了!通知舰队,保持无线电静默,以战斗队形展开,目标――旅顺支那海军基地!”

在日军的大队舰艇编队之外,一只潜艇的潜望镜始终缓缓的跟随着日军舰队的方向转动。水下15米深处,潜艇的艇长低声命令道:“记录电报,鲨鱼5号在325号海区捕捉到目标!敌人正以战斗队形向旅顺进发!”

旅顺海军基地内,开完誓师大会的官兵们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等待出发的命令。当天色渐渐暗下来之际,从基地内涌出几队宪兵,在情报局人员的带领下,分别扑向不同的目标。半小时后,负责抓捕的人员回到基地,几个远东社的间谍被一举擒获,同时还缴获无线电机二台。

萨镇冰很快得到了情报局的通报,眼睛被处理完毕,可以出海。顿时旅顺海军基地沸腾起来,官兵们迅速的发动舰艇,在夜色的掩护下依次开出港口,排列成战斗队形后,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上。

远东社社长内田良平特地赶到朝鲜,来到乃木西典的指挥部,想见证向支那动武的历史时刻。在大战即将打响的这段时间,内田良平兴奋的满脸通红,在乃木的指挥部来回的踱步。

乃木西典笑下道:“内田君,不必如此手足无措,要镇静!你不是说所有的东西都安排好了吗?支那的大海舰队也在他们的军港内,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乃木大将,欲征服世界,必向征服支那,欲征服支那,必先占领满洲!我们终于向天皇陛下称霸世界的梦想开始前进,我能不激动吗?”

“军队都做好准备了,”乃木点点头道:“只等明天天亮时刻,我运动到鸭绿江边的20万军队就会立即跨过冰面,黑木第一军的仇可以报了!胜利是属于大和民族的!”

1914年的元旦在紧张的气氛中姗姗来迟,连续几天的雨雪天气终于停止,在水天相接的地方,慵懒的太阳慢慢的探出头来。雾气蒸腾的海面上,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日本人庞大的特混舰队从雾气中穿出,向旅顺港口恶狠狠的扑去。

所有的日军都到达了自己的岗位上,杀气腾腾的等待攻击的命令。两艘负责侦察的高速护卫舰快速的奔到舰队的前面,向中国海军港口冲去。在距离军港十海里的地方和中国海军的一艘鱼雷艇相遇,早就准备好的日军立即开炮,隆隆的炮声立即远远的传开。

中国海军的鱼雷艇一遍还击,一边利用自己高速灵活的优势进行规避,在和日军的护卫舰周旋十几分钟后,被击中爆炸后沉入海底。旗开得胜的日军得意洋洋的继续向军港方向高速前进,几分钟后,天色逐渐的大亮起来,随着薄雾的散开,在护卫舰高出观察的日军突然尖叫起来:“支那人的军港是空的!……他们的舰队不在港口内!”

“什么?八嘎!”日护卫舰的舰长顿时身子凉了大半截:“到底看清楚没有?昨天入夜前远东社还通报,支那海军的主力全在军港内,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通信兵,立即发报给旗舰!快!”

与此同时,与吉林交界的鸭绿江边,江面上走出一队日军,跨过中心线,向中国江岸走过来。

发现日军异常动向的中国守军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在一个连长的带领下,也走出工事,向跨过中心线的日军迎了上去。随着距离的接近,双方都紧紧的抓住了手中的武器,警惕的互相观察着。

带队的日军上尉走到中国军队前面喊道:“皇军的一个小队失踪,我们怀疑是因风雪迷路,进入这边,我们奉命前来搜查,你们快快的让开!”

中国守军连长目光越过日军上尉的身体,向对岸看去,那里从江边到山腰,不断的闪动着刺刀的光芒,至少对面有上千日军!他妈的,要打就打,偏偏还找些理由。早对日军打算心知肚明的连长轻蔑的笑下:“你们是不是要找70个日军啊?领头的叫三田,是个上尉,对吧?”

带队的日军上尉吃了一惊,难道三田上尉他们全都玉碎了?日军顿时脸色大变,全都把手放在武器上。

“你们怎么知道?”日军上尉厉声问道。

“看来你们真的是找这玩意儿!既然如此,就不麻烦你们了,我们帮你把东西找到了!”守军连长向后面提着包袱的战士示意下,那个战士立即将手里的包袱扔了过来。包袱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外面的布散开,骨碌碌的滚出个脑袋,正是三田上尉死不瞑目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