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临将至,笑与魔共舞

一,前言:

戊子之初,乱象纷呈。南方雪灾,通货膨胀,台湾公投,西藏暴乱,股市狂跌,军事围堵,火炬骚扰让零八年在一开始就蒙上了一层阴影。收起自己的愤怒与无奈,我们冷静的发现,中国崛起的道路上充满了危机,陷阱和疯狂者的孤注一掷。当我们把善意与期望撒向世界,得到的却是赤裸裸的污蔑与谩骂,以及一个又一个无耻的阴谋。痛定思痛,面对这茫茫敌海,每个深爱着自己祖国与百姓的同胞们,更增添了一份失落,一份怒火,一份责任与一份凝重。

自一九四九年以来,我们一直并肩作战,无数次的灾难与痛苦下我们依然挺立至今。中国的全面崛起,指日可待,而正是如此,无数的罪犯,小偷和强盗们害怕了,恐惧了,疯狂了。一个大国的崛起,必将导致一片大国的倒下;中国崛起的道路上,一次又一次血与火的洗礼早已等着我们了,我们别无选择,唯有坦然面对。

嗅觉灵敏的人们早已闻到了浓烈的火药味,而一场旷世的中华崛起之战也早已拉开了沉重的幕布;没有前方与后方,没有旁观与中立,每个人最终都要选择自己的阵营,整个世界就是那广阔的战场!

二,本质: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乱象之下,我们必需要看到事物的本质,否则将如何面对那群疯狂的恶魔呢?透过战场的硝烟与混乱,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和种族五个主要的战区顿时清晰的浮现在我们的面前。

经济战区

经济上,高速稳定的发展虽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却带给了中国政府与百姓实实在在的利益。庞大的世界工厂,日以继夜的生产着世界上一多半的商品,同时飞速消耗着巨大的资源。消费品低廉的价格,使得西方世界的工厂纷纷破产倒闭,而资源价格的持续上涨又无情的剥夺着幸存者们那脆弱的生存权。

在技术进步,与全球化的浪潮下,“丘陵化”的经济版图最终向“平原化”发展,即全球各大主要市场的科技能力,管理水平,资源成本与商品价格逐渐趋同,所有的竞争最终必然会回归到对人的智力,耐力和能力的对抗上来。在看到这种趋势的不可逆转性后,金融业即成为了西方世界在银行,股票,汇率等众多金融产品的市场中,能够合法掠夺中国财富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也就解释了股市下跌,人民币升值等众多经济现象之后的本质。而对中国工业,环境乃至工人待遇的横加指责,只不过是一种毫无意义的造势罢了。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必然性产业升级,和一步一步从低端至高端飞速扩张的产业链,包括中国本身科技的迅速进步,加大了西方世界对自己工业体系的失望与担忧。而在金融方面,对中国优势的逐渐丧失,则更加深了西方世界对自己经济的恐惧。中国的崛起使得西方经济里的漏洞与问题无可奈何的被暴露出来,而对中国以及第三世界“吸血权”的逐步萎缩将使其迅速的枯萎,如不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吸上中国这么一下,要不了几年可能会连“吸血”的能力都被萎缩掉了。

所以抓紧时间,加快脚步对中国进行一次蓄谋已久的掠夺,使得中国的发展停顿或者倒退,让自己获得充分的营养再次强壮起来,也就成为了西方世界的必然选择。

政治战区

政治是经济的延续,政治也必然为经济所服务,而经济的强大也将给政治以更多的底气。中国政治的崛起,让经过西方数百年苦心经营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开始松动,更扰乱了广大第三世界民众被愚昧百年甘于奴役的心。

一方面世界体系的某些部分因接受中国这个庞然大物的加入而变得力不从心,另一方面世界体系的其余部分因拒绝接受中国这个庞然大物的加入而变得底气不足,最后,现有体系更面临着中国新体系前所未有的强大挑战。面对着西方的犹豫,彷徨与嫉恨,上海合作组织,东盟加一,中新自由贸易区等,正是这些无奈情感的鲜明例证。

在中国强大的经济和政治面前,整个世界都变得愈加躁动和不安分起来,他们分裂了!因为对原有权力与利益的眷念,对历史上所作所为的心虚和对新兴强权的恐惧,中国被敌视和疏远着;因为对长期压迫和低人一等的愤怒与厌倦,对世界新体系的美好期望和对巨大经济与政治利益的向往,中国被拉拢和簇拥着;我们看到了无数所谓的“敌人”们,我们也看到了无数所谓的“朋友”们,我们还看到了一群“双重国格”痛苦挣扎的“矛盾体”们。

当旧列强们看到中国这么一个欣欣向荣,难以驾驭,甚至“大乱朝纲”的政治个体时,利益驱使,本性所致,如不拼死打压那才不正常呢。

军事战区

个人认为,就现在的中国军力,并不算强大,但也不能算弱小,毕竟数十年来中国发展的重点是经济,而军事曾经还长期处于一种接近于停顿的状态。无论如何,中国现今的军力与中国的大国地位是绝对不相符的。强大的军事需要强大的经济给予保证,而强大的政治则需要强大的军事作为后盾。虽然中国的军事在几十年来被长期忽视,但我们也能可喜的看到,近几年来中国军事在强大经济的支持下飞速发展。对中国而言,一个强大的军队将是中国崛起道路上的最好护航者;而对于西方世界而言,一个强大的军队则是击溃中国最根本的障碍。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威胁者们提出了所谓的“中国军事威胁论”,企图为中国披上一块理论上的狼皮。这不仅是一种讽刺,众所周知给一只本来就是狼的狼披上狼皮是毫无意义的,这也更意味着中国必需努力尽快变成一只正真的狼,因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无奈的看到,在第一,第二岛链上大兵压境,南海诸岛贼旗飘扬,中东,南亚等等则更是危机重重。居心叵测的“中国包围圈”正在迅速形成,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实力,只有实力才能证明一切,而军事实力则是所有其它实力的根本与保障。

文化战区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数千载,本身即证明其强大与优越;在人类历史的漫漫长河中,光芒万丈而生生不息。有时真的很难说明白,是中华文明承载着中国,还是中国承载着中华文明,或是二者一直在相互承载着。就现今看来,中国在文化上具备着多层的含义,也从本质上与西方文明产生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与冲突。

在语言文字上,汉语是人类象形文字的最高与终极形式,从发音体系,实用性,科学性,系统性,扩展性和可持续性上所爆发出的蓬勃生命力和不可替代性来看,印欧语系都是无所比拟的。汉语更是从本质上导致使用她的人在思考方式上同使用字母拼写语言的人有着巨大的区别。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二者甚至没有互相比较的价值与意义。然而,巨大的使用人口和优越性所带来的残酷现实都是西方文明所嫉恨和无法容忍的,这是西方反华的根源性问题之一。

在哲学体系和宗教信仰上,中国长期奉行一种实用主义的风格,不同流派的哲学与宗教在中华大地上被不断影响,改变和综合且互不冲突。对个人而言,哲学与宗教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状态和不同的需求下是可以相互转换的。不同流派的哲学与宗教对中国人而言仅仅是一种人生工具而不是目的,所谓入世为儒,隐世为道,出世为佛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西方文明无论是哲学体系上还是宗教信仰上,都具有着一种中国人所无法理解的局限,偏执与极端;尤其是宗教,历史上由于教义的冲突流血死人甚至发动战争的荒谬行为在中国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我不是说中国没有因为宗教而死过人,有,但和欧洲相比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从欧洲宗教的单一性上我们就可以看到情况是多么的严重,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传入东亚文化圈时与统治阶级和普通百姓都不同程度的出现过剧烈的冲突,如中国的“太平天国”,日本的“岛原之乱”,以及在东亚持续数百年不计其数的***骚乱。如果说西方人是一群看似理性的理想主义者的话,那么中国人就是一群看似感性的实用主义者;一边是极端,偏执与狭隘,一边是包容,宽宏与实用;正是水火不相容,东西不两立啊。一直疑惑西方人在指责中国人难以被其同化时为何看不到事物的本质,现在想来叫一群偏执狂看到事物的本质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即是西方反华的根源性问题之二。

在意识形态方面,曾经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在西方所策划的,针对共产主义阵营的意识形态大总攻下,苏联倒了而中国就没倒?现在想来还是有其历史根源的。中国人理想中的完美世界是个什么样,抛开儒家暂且不谈,读读墨家的著作就知其一二了。正是由于中国本身“天下大同”的文化土壤与民众基础,使得中国向着一个本土化的“共产主义”目标大踏步的迈进。然而西方的意识形态和理想世界是个什么样,我就不敢妄论了,不过从其疯狂攻击中国的态势来看,反正和我们有很大的区别就是了,这也正是西方反华的根源性问题之三了。

文化上的巨大分歧,本身的极端偏执和对中国同化的彻底绝望,导致了西方世界在心理上绝对无法接受和认同中华文明的存在,肆无忌惮的攻击与污蔑也就来得理所当然啦。

种族战区

种族方面,其实和一群双手带着奴隶贸易的余温,沾满原住土著鲜血的自以为是的种族主义者们妄谈什么种族平等简直就是天真幼稚,当从这群奴隶贩子和屠杀者们的口中听到这四个字时,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在对比历史上中国对待蛮戎夷狄的态度上来看,我们中国人真是善良得让人感到心碎了。和一群张口一个“黄祸”,闭口一个“中国威胁论”的人在一起,施其以善意,则是对自己不可饶恕的残忍了。

所有的一切在种族的残酷现实面前都显得如此苍白,不知道在这“苍白”面前,我们那所谓善意与美好的期望是多么的可笑。我们最终会发现,在种族的巨大鸿沟面前,所有积极的努力最终都将几乎是徒劳的,这也是由人种间不可调和的差异所必然导致的。

三,对策:

综上所述,中国在与西方世界的种种所谓的“对抗”已经远远不能称其为对抗了,我在这里把它定性为战争,当然和传统意义上战争又有一些区别。既然是战争,在面对敌人的无耻阴谋和狂妄挑衅时,我们必需要有自己的对策;但由于本人对上述五大战区的理解和认识尚十分浅薄,在此仅能给出一个模糊的倾向,至于对错与否,亦不得而知,只能交给时间和历史去证明了。

经济之战

金融安全是经济之战中最为重要的核心阵地,在证券,股市,银行等金融领域必需要保证完完全全的自主控制,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外人获得一丝一毫的主导权。

金融安全的问题如果能得到有效的保障,那么股市就是阵地,银行就是堡垒,金融公司们就是巨大的坦克集群,所有的股民基民们就是祖国的战士,而我们手握着的人民币就是一颗颗的子弹。战火一开,成败与否,至少我们指挥部里站着的将军们都还是自己人。如果金融安全的问题的得不到有效的解决,就和指挥部里站着一群敌人的特工和间谍一样,“裸战”的情形既会出现,而战争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要失败了。

农业和城市化改革必需小心翼翼的渐进式前进,这里国家有国家的计划,我不多说,反正稳定压倒一切。

政治之战

放弃不结盟政策,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我们需要自己的盟友;甚至在广大的第三世界面前,中国完全有实力以一个盟主的身份出现,事已至此,我没有理由再沉默下去了。

政治上中国早已成为了公认的一极,以一个大国的身份更多的利用自己的权利,更多的参与到国际事务中去,是一个必然的倾向于选择。

军事之战

经济上的蓬勃发展和庞大的资金储备早已为中国的军力扩张提供了巨大的能量,努力扩军,当一只真正的狼来了时,也就不会有人再喊“狼来了”。

民防,碟报,基础设施安全和灾难应对这几个方面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南方雪灾和西藏暴乱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绝对不能再忽视下去了。

文化之战

对教育产业化必需进行反思,对爱国主义和正真的素质教育必需得到贯彻落实,对升学功利主义的思想必需有所遏止。

中国的传统文化需要复兴,崇洋媚外的歪风恶习需要制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必需要坚定不移的跟着党走下去,在这里我相信政府和人民,没有问题。

种族之战

种族方面比较敏感,这也是我上篇不妄加论述的原因,在这里只想提出两点。

第一,计划生育的政策应该得到政府的反思,当然绝对不可以完全放开了生,不过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我们都必需认识到人口总数所具备的强大力量。一个折中合理的人口政策是值得被考虑的。

第二,在民族政策上,个人认为要做到正真意义上的平等,最好不要有任何的区分,尤其是针对汉人的自虐式政策。一个完全平等的环境才能给予中华民族以正真的团结与和谐。

四,总结:

天将降大任于我中华,苦其心,劳其骨,饿其体,空其身,乱其所为,然动心忍性,为其所不能。

面对着茫茫敌海,我们不要妄自尊大,更不能妄自菲薄;我们要坦然,理智,自信,坚强的面对这一场旷世之战,崛起之战的伟大宿命。我坚信,中华崛起之圣战,中国必胜!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必然是属于中国的!

中华崛起之圣战,天佑我中华!!!

(声明:本文所有论述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若雷同,纯属巧合。)

原创申精,版主勿删!

本文相关链接如下

与魔共舞系列三章

[原创]与魔共舞之中华战旗

[原创]与魔共舞之东亚巨鼎

[原创]与魔共舞之赤色洪流

谢谢大家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08-4-30 16:48:20 被黄笑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