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中国大漠,阿尔泰山以东、呼伦湖以西、贝加尔湖以南,一块曾经剽悍的土地,游牧民族的天堂。公元630年,唐太宗李世民降东突厥,设府置州,纳入中华版图已1400年。而何以这一大块自古以来中国的领土在历史的进程中会迷失方向,与中华各族兄弟姐妹分道扬镳成为一个"蒙古共和国"?对此不少国民在网上有愤怒的质问、痛心的疾呼。这背后究竟是一段怎样的历史,其中又有怎样的历史教训?在今天祖国统一大业还没有完成,边疆领土纠纷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我们更不能忘记蒙古独立的前前后后,更要铭记这其间的惨痛教训--弱国无外交,落后就要挨打。

明清两朝,退出中原的蒙古政权分化为漠南、漠北、漠西三大部。漠南蒙古,也就是满蒙一家的内蒙古,被清廷倚为朝廷半壁,所谓蒙古八旗就指这部蒙古;漠北蒙古也就是今天的外蒙古;漠西蒙古则是指分布于今新疆、中亚,与各族穆斯林交替聚居的各部蒙古。

清末,随着沙俄的渗透扩张,风雨飘摇的满清政府逐步丧失了对外蒙的实际控制权,同东北一样,被俄国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1911年辛亥革命,中国各省纷纷宣布独立脱离清政府,直接导致了中国封建王朝的最终覆灭。沙俄喜出望外,立即策动外蒙独立。但随后各省重新统一,组建中华民国,而内政、军事、外交完全受控于沙俄的外蒙当局则拒不加入中华民国。11月30日,在上层王公、活佛的带领下,外蒙当局在库伦(乌兰巴托)宣布单独建立"大蒙古国",外蒙终于走出分裂自己祖国的第一步。

此时中华民国的政权交到了袁世凯手里,袁世凯卖国算是卖得彻底的了,但在这个问题上他到还是知晓大义,拒不承认所谓的"大蒙古国",在明白武力打不过沙俄的情况下开始了外交谈判。1913年11月15日双方签订了《中俄联合声明》均作出了让步:俄国承认外蒙是中国领土,取消外蒙独立;中国允许外蒙"自治",不在外蒙派驻官员、军队,也就是默认俄国实际控制蒙古。新生的、弱小的中华民国在当时的情况下得到这个结果也属不易,总算没有在名义上、形式上丢掉外蒙古。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1918年苏俄红军向西伯利亚推进,沙俄残余势力自身难保,外蒙失去靠山,经济困难、社会混乱,民众怨声载道、人心思归,外蒙当局不得已向北洋政府表示愿取消"自治",恢复旧制。1919年,段祺瑞派兵入蒙进驻库伦(乌兰巴托),彻底收复外蒙军政大权。然而到了1921年北洋政府内直、皖、奉军阀大战,全国局势混乱,旧沙俄势力借日本关东军支持重返外蒙,进攻库伦(乌兰巴托)中国驻军,中国军队战败退至买卖城。苏联红军也趁机进入外蒙古,扶持起亲苏的"蒙古人民革命政府",然后立即进攻买卖城,中国军队再次战败,不得不退回内地。从那以后时至今日,中国的军事力量再也没有进入过外蒙这片自己的领土(林彪的军用飞机除外)。

中国军队败走外蒙和外蒙古再次独立建国两大事件在国内引起舆论大哗,举国上下一致声讨外蒙古王公活佛投靠苏俄,分裂祖国的逆行,谴责苏俄武装侵占中国领土,北京政府严正声明不承认外蒙独立。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曹锟吴佩孚、段祺瑞、张作霖三派军阀均表示愤慨,一度都有发兵收复国土的迹象,但都担心对手渔翁得利,也忌惮不是苏军对手,最终都没有动手。苏联红军从此大模大样的驻扎在了外蒙古,直至1992年因国力衰落、自顾不暇,才极不情愿的撤出。而外蒙古人则令人痛心的迷失了国家大义与民族气节,抛弃了祖先的英雄与剽悍,心甘情愿的接受一个不同祖不同宗、毫无历史文化渊源的侵略者的实际统治,修起俄式建筑、学起俄文、当了 70年苏联的专业牧场。以至俄罗斯人撤离后,外蒙经济结构单一的只有畜牧业,一点制造能力都没有,失去外援就面临崩溃,像个未断奶的孩子。

此后的三十年,中国陷入了长期的内乱与外辱:南北对峙,北伐战争,国共分裂,中日战争。没有一个中国政府有能力去解决苏联保护下的外蒙的问题。事实上,外蒙古从此就脱离了中华大家庭,认下俄罗斯这个曾在蒙古金帐汗国铁蹄下生活的民族为宗主,日益成为苏联的卫星国。苏联也不再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了。

而在外蒙问题上,最卑鄙的一幕发生在1945年,苏美英秘密交易,导致了中国主权的丧失在法律上被承认。

1945年2月,在讨论如何结束对日作战及二战后利益分配、势力范围划分的雅尔塔三巨头会议上,苏联提出的条件之一是必须承认外蒙"独立"。为换取苏联对日作战,美英毫不犹豫的出卖了中国的利益,承认了"蒙古共和国"为合法政府,并答应向中国施加压力迫使中国放弃对蒙古主权。这是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背着中国进行的一笔肮脏交易,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主权和利益,公然践踏了公认的国际准则。

1945年6月15日,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把雅尔塔协定的内容正式通知了蒋介石,要求中国政府接受所有条件。蒋介石感到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派行政院院长宋子文、外交部长王世杰和蒋经国赴莫斯科谈判。谈判异常艰苦争论激烈,斯大林威胁宋子文说:外蒙古必须独立,如果中国不同意,苏联就不会出兵打日本。宋子文据理力争,苏方一概拒绝讨论。 1945年8月14日,在严酷的既成事实面前和强大的国际压力下,无可奈何的蒋介石只得指令宋子文、王世杰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其附件。中国同意: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三个条件下,中国允许外蒙古"独立"。双方关于外蒙问题的换文是这样说的:"鉴于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愿望,中国政府同意,将在日本战败后举行公民投票以确定外蒙的独立。"

1945年 10月20日,外蒙古当局一手操办了这次"公民投票"(记名投票)。据外蒙古方面的报道称:"共有98%的选民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 后来奉命前往观察外蒙古"公民投票"的国民政府内政部常务次长雷法章事后对这次投票的评价是:"其办理投票事务人员,对于人民投票名为引导,实系监视,且甚为严密","人民实难表示自由之意志"。 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继事实之后,在法律上、形式上亦丢失了自己的主权。

1949年10月,中国内战以共产党奇迹般的以弱胜强告终,一直骑墙观火的苏联迅速抛弃了蒋介石,第一时间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到台湾的蒋介石对斯大林没有遵守《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条款异常恼怒,并以苏联违约为由在联合国状告苏联,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联合国对此予以承认。这就是至今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版图上还包括外蒙古的法律依据。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需要苏联阵营的国际承认,也需要苏联的技术、经济援助,加上朝鲜战事吃紧,美国是捋起了袖子要掐死新中国。共产党这时要同苏联翻脸武力解决外蒙问题,平心而论是不现实的,于是只有开始谈判。早在1950年毛泽东出访苏联,众多的议题中就有外蒙主权问题,但苏联野蛮拒绝、概不讨论。刚硬的毛泽东与蛮横的斯大林闹了一肚子不愉快,这也为日后中苏交恶埋下了伏笔。艰苦的谈判一直谈到斯大林死了赫鲁晓夫上台。最后双方达成的协议是:苏联全面撤出东北,交出在东北的一切军事、经济既得利益,包括旅顺海军基地、东北铁路网等等;中国最终承认了既成事实三十年的外蒙古独立。

外蒙古这个离家出走的孩子终于未能认祖归宗,而沦落为苏联的附属国。更令国人痛心的是,外蒙人似乎对昔日的祖国母亲和各族兄弟毫无感情,谈判结束后迅速而欢喜的与中国换文、划界,摆出一付彻底分家的姿态。中苏关系破裂后,外蒙古紧跟苏联步伐,对中国怒目相视、举拳相向,比日本对美国的奴性有过之而无不及。西方学界则毫不客气的将蒙古国定义为苏联的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对于外蒙这个千余年来共同繁衍生息、共同抵御外辱、共同开拓疆土,事实上的手足兄弟,我实在不愿称其为"走狗"。

然而时过境迁,1991年苏联轰然倒下,其继承者俄罗斯自身亦陷入混乱、动荡与休克中,断绝了对蒙古的援助,蒙古被本性自私的北极熊无情的抛弃了。六神无主的漠北蒙古人忐忑不安的向南方那个日益强大的、自己不久前的祖国,血缘上的母亲--中国,伸出了求援之手。当初中国衰弱的时候,他们背弃了祖国,投入强大的沙俄、苏联的怀抱。今天苏俄一落千丈而中国强大了,他们又回过头来,想得到中国的帮助。对于这个出走的孩子中国是何等的宽容,1991年,杨尚昆主席访问蒙古带去了中国的态度,从此大量的物质援助连年不断,使陷于崩溃边缘的蒙古经济得到恢复,日益贫困的人民生活得到改善。

历史是一面镜子,以史为镜可以明是非。1771年,蒙古土尔扈特部冲破沙俄重重阻挠回归祖国,历史告诉我们,蒙古永远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外蒙离开我们并不是很久远的事,难道要永远和我们分离吗?今天的外蒙古人民能不能像祖先那样英雄,重拾国家大义、民族气节,勇敢的走回家园,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